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話“掌握勝機”
當我回來時,會議正吵得火熱。

“敵人馬上就要接近到那邊了,必須要做好對他們的准備才行”

“所以我才說應該要先去找盧迪烏斯啊!”

如嘶吼般大喊著的是艾麗絲,正在和他對話的是翔德爾。

洛克希也在場。

“他身邊有東迦跟著。隨時都可能回來。在這段時間里,戰力的整備還有陷阱的布置都……”

“你說那個棒槌到底能有什麼用啊!”

“別看他那樣,很有實力的”

“既然要說有實力的話,為什麼你沒有和他們在一起啊!”

“唔……那是因為……”

議題是今後的事情吧。

是要來救我呢,還是要相信我會自己回來,先迎擊敵人呢。

正在吵這個吧。

艾麗絲好像主張要先救我的樣子。

真是感激。

“真是夠了,就算我一個人也要下去!”

艾麗絲按捺不住地站起來,頭也不回地轉身。

然後,和我對上了視線。

“要下去的話,最好先從蘑菇影子底下的樓梯下到祭壇,拿到藍色的水比較好唷”

“盧迪烏斯!”

當我告訴她攻略方法時,艾麗絲便抱了過來。

強而有力地。

讓人懷疑脊椎都要被折斷了一樣的力氣。

“害我好擔心!”

“抱歉”

仔細一看,包括洛克希,其他的人也都好像松了一口氣。

光是我還活著就作出這種反應。

真是不勝感激。

“……說起來,怎麼回事啊,這個手”

“啊啊,這個嗎……不,我整理起來一次說好了。不過在此之前……”

我這麼說著,向四周看了一圈。

眼睛停在了坐在這里的一名男子身上。

“你,到底是誰”

我看著翔德爾,這麼問了——

北神卡爾曼二世。

阿雷庫斯.萊貝克。

打倒了王龍王,打倒了巨大的比蒙,在各地成立了各種武術,

成為了七大列強的一人,那個北神英雄傳的主角本人。

就在百年之前,甚至被傳頌為世界最強的劍士,北神流的頂端。\

(注:第5章47話曾提過:“聽說那個北神二世阿雷庫斯.R.卡爾曼也是在沒有實戰經驗的情況下,第一次的實戰就把劍帝給斬殺了。”)

(注:第12章114話曾提過:“打倒比蒙非常困難。硬質的外皮極其堅固,普通的攻擊根本無法擊破那個巨大的身體。”、“比蒙察覺到危險就會潛入地下深處逃跑。因此,好像幾乎沒有人成功。”)

老實說我並不是太吃驚。

雖然是好奇為什麼這種人物會在這。

不過,頭腦里大部份的事情都能想通了。

奧爾斯蒂德讓他跟著我,但是又什麼都不說的理由。

艾麗愛爾比基列奴或伊澤露緹更早送他過來的理由。

東迦是北帝的理由。

北神卡爾曼二世。

懂了。

“為什麼之前不說呢?”

“以防萬一。人神雖然能讀人的心思,但要是不知道我是卡爾曼的話,就能掩人耳目。行動起來也比較方便呢”

原來如此。

掉下山谷時雖然以為我方的情報都泄露給人神知道了,

但是,卡爾曼在我方陣營的這件事並沒有被交出去,這麼一回事嗎。

…………。

“……真的嗎?”

“不,老實講我是想說稍微陷入困境時再公開的話應該會蠻帥的”

“很好”

耍帥失敗。

這種事常發生呢,真的。

“結果因為東迦是北帝的事情曝光,所以就沒用了是嗎?”

“嗯對……雖然本來東迦是不太為人所知的北帝就是了呢”

然而,這下子,就做成了問題。

要是我知道這二人是強者的話,才會去采取隱藏在這二人的存在之中的行動。

不,那樣一來,劍神和北神也會采取別的動作了吧。

“總之,接下來也請多多擔待了。阿雷庫斯先生”

“這是當然。啊,不過接下來也請稱呼我翔德爾。因為對方現在是這麼認為的”

確認完翔德爾的身份後,開始情報的整理。

首先,大約10天之前,我帶著劍神與北神來到這個村子,然後掉進了谷里。

我在谷底的時候沒有意義到,不過似乎暈過去相當的一段時間。

就在那天的隔天或後天。正確的時間不清楚,不過轉移魔法陣和通信石版失去了光芒。

艾麗絲還有洛克希這時發現情況不對,為了和我會合,而來到了斯佩爾多村。

接著發現了斯佩爾多族之村的魔法陣也失去了光芒。

然而卻相信我正在行動中,決定暫時觀察情況。

而確定了我下落不明的,正是不久前回來的翔德爾的情報。

“我原本正在第二都市里等著盧迪烏斯閣下,但完全感覺不到回來的氣息。

而且盧迪烏斯閣下帶去的士兵們也沒有回來。

非但如此,城里還開始流傳著斯佩爾多族就是惡魔的真面目的流言。

當我准備去通信石版確認情報時卻為時已晚,第二都市的轉移魔法陣已經遭到破壞了。

那時我擔心自己已經被盯上了,所以就隱藏起行蹤,偷偷地回到這座村子里來”

翔德爾回到村子時便確認了我的行蹤不明。

是在第二都市嗎,地龍谷之村嗎。

為了弄清楚是不是在這一帶,于是便以大病初愈的瑞傑爾德為首展開搜索。

經過他們的調查,確認了我和東迦的足跡,只延伸到山谷一帶的這件事情。

掉下山谷的機率很高。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瑞傑爾德馬上便准備爬下山谷,但翔德爾卻要他等一下。

一旦掉進谷底,就沒有爬出來的方法。

就算以目前的成員能夠爬得下去,也很有可能再次遇難。

有東迦跟著應該暫且能夠安心,所以不如等我自己爬出來。最後好像做出這樣的結論。

嘛,也不算是有錯啦。

要從那地龍群里爬出來的確是很難,而且東迦也確實是保護了我。

“這麼說來,你有見到情報商嗎?”

接著回到村子里的翔德爾一行人。

得到了情報。

是跟被破壞的魔法陣有關的情報。

“從情報商人手中,有得到基司的情報。

猴子臉的魔族從第二都市伊雷爾前往首都畢堅利魯,到那邊消息好像就斷掉了”

“也就是說什麼都不知道?”

“是的。但是,就在前幾天。

確認了鬼神馬爾他現身于第二都市伊雷爾。

而從被發現的那一天,是在大家所說‘魔法陣消失光芒’的那天之後這點臉考慮,恐怕鬼神是從設在地二都市的魔法陣侵入夏利亞,並把事務所給破壞的吧”

“原來是這樣嗎”

而支持著這個情報的證據,就是艾麗絲和洛克希的情報。

艾麗絲和洛克希抵達的時間據說就是昨天。

本來的話,只有4天左右的距離,但她們的行程卻花上了10天。

這件事的原因,便是她們在經過首都時,剛好正在舉行典禮的關系。

而那個典禮,就是討伐隊的誓師典禮。

在首都里,因為要討伐斯佩爾多族,而變得像祭典一樣的熱鬧。

在這氣氛下,討伐隊的誓師典禮也被提前舉行了。

本來的話,應該是再過幾天才會舉行的。

恐怕是基司接到了我掉下山谷的報告,于是提早開始行動了吧。

因為奧爾斯蒂德的護手脫落了,所以我還活著的事便透過人神給泄露了。

因此,才打算在我爬上來之前,盡快地對奧爾斯蒂德發動攻擊也說不定。

而洛克希和艾麗絲,對那過早出發的討伐隊,進行了調查。

根據調查,得知了討伐隊里有劍神和北神參加。

然而,在調查當中,二人也一直對某件事感到疑惑。

盧迪烏斯應該有進行交涉過才頓,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的情況呢。

為什麼沒看到盧迪烏斯的人呢。

當他們思考這些的時候,討伐隊就在不經意間,從首都出發了。

于是二人便一面警戒討伐隊,一面跟蹤著。

認為即使知道他們的路線,也至少再掌握一些情報。

但是當他們進入第二都市時,洛克希認為再追下去太危險了。

于是便避開城市,准備穿過森林後前往斯佩爾多村。

在那之後,理所當然地因為迷路而浪費了幾天,但還是平安地到達斯佩爾多村了。

就是這麼一回事。

順便一提,到達斯佩爾多村時,艾麗絲和瑞傑爾德之間好像有過感動的再會。

看到瑞傑爾德的瞬間,艾麗絲湧起了一股想飛撲上去的沖動。

我變強了,快看。

是這種想法,充斥著她的腦中吧。

但是,她卻拼命地忍住了。

現在自己,已經不是小孩了。

是被瑞傑爾德認可為戰士,名為艾麗絲.格瑞拉特的戰士。

身為戰士,必須要做出不辱師父瑞傑爾德的行動才行。

這麼說給自己聽之後,擺出了招牌動作,說了。

“好久不見,沒什麼變呢,瑞傑爾德”

“嗯,艾麗絲。你長大了呢”

“當然啦”

艾麗絲和瑞傑爾德之間的對話,就只有這樣。

僅僅這樣就能讓艾麗絲感到懷念,以及驕傲。

過去不得不抬頭看才行的瑞傑爾德,現在是一樣的高度了。

而且,還能夠和瑞傑爾德並肩作戰。

以上是艾麗絲一臉驕傲地和我說的。

“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恐怕現在討伐隊也正在朝這里逼近當中。鬼族的戰士們作為援軍出現的日子也不遠了吧”

“原來如此。接著,我這邊也有事要報告”

我也開始報告。

有關那二名士兵是劍神與北神的事。

使用了我也用過的戒指來變裝的事。

還有,因為基司大概也用了那個變裝,所以找不到的事。

雖然摔下了地龍谷,但被阿道菲之手與東迦在千鈞一發之際拯救的事。

...

那時候,讓奧爾斯蒂德的護手離身,結果被人神找到了的事。

最後,從谷里逃出,回到了這里。

“盧迪烏斯”

我把全部都說完之後,艾麗絲低聲的說。

“格魯.法利奧,讓我解決”

艾麗絲看著我手上生著的根這麼說。

“……嘛,包含這方面,討論一下吧。我很高興你想幫我報仇,但是麻煩請不要一個人猛沖。會變成像我這樣呢”

好,整理一下。

首先是基司,肯定是處在能一定程度操控討伐隊的立場上沒錯。

最有力的候補,大概就是假扮成國王吧。

雖然不知道誰是使徒,不過在基司那邊的有劍神、北神、鬼神三人。

劍神和北神,利用變裝戒指之類調查了斯佩爾多村,

鬼神則和基司一起突襲事務所,奪走了我們的退路。

接著,他們現在帶著約100名的討伐隊,正朝著這座斯佩爾多族之村前來。

“……”

鬼神馬爾他。

那種東西,被送進了夏利亞里。

重新意識到這點後,心中萌起了有如絕望的心情。

“家里到底怎麼樣了……?”

我這麼一說,洛克希便低下了視線,艾麗絲抱起雙手,翔德爾困擾似地摸著下巴。

“鬼神是只破壞了事務所就回來。

還是說,也對夏利亞發動過攻擊才回來,並不知道”

我試著思考。

要是是我的話會怎麼做呢。

現在,夏利亞有如空殼子。

盧迪烏斯,奧爾斯蒂德都不在。

能夠抵抗鬼神的人,一個也不存在。

放置不管?

不可能會這麼做。

就算是沒有戰力的狀態,也會加減攻擊看看吧。

“……”

現場被沉默給支配。

奧爾斯蒂德感覺也正擺出恐怖的表情。

因為頭罩所以不知道就是了。

“喔,各位好像都在吶?”

這時,入口附近傳出聲音。

轉頭一看,他就在那里。

“紮諾巴!”

這麼說來還有他呢。

不對,我可不是忘記了啊!

當然嘛!

只是稍微那個,有點擔心家里那邊而已。

“師父,余來晚了。剛剛才抵達的”

“沒關系,我也才剛到而已”

紮諾巴的後面,還有茱莉跟金潔兒的身影。

二人都破破爛爛的。

身上到處都有擦傷,眼睛下面也因疲勞而發黑。

就像即將魔力枯竭一樣的慘狀。

“半路上,和看不見的魔物陷入苦戰了呢。要是沒有斯佩爾多族的人來幫忙的話,那可就危險了”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二位就好好休息……不,這些事你們也聽一下比較好。到角落坐著休息吧”

我這麼說完,茱莉和金潔兒就搖搖晃晃地默默走進禮堂,在柱子附近坐了下來。

洛克希馬上趨前,開始施予治愈魔法。

“再來,紮諾巴,現在狀況你把握到什麼程度?”

“大部份。不過還是希望能夠為余從頭說明一下”

因為這樣,所以又從頭開始說明了。

同樣的事情再說一次實在是很麻煩,不過沒辦法。

情報的共享才是最重要的。

“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現在很擔心朝這邊過來的討伐隊,還有夏利亞的情況”

“唔嗯”

這時紮諾巴突然的笑了。

有什麼地方好笑的嗎。

難不成會說什麼“自己的家人已經全部都在這里了所以很安全呢,哈哈哈”之類的嗎。

“那件事的話,余等在前來此處的途中,在森林中發現了七大列強的石碑,所以已經同佩爾基烏斯大人的部下,阿魯曼菲確認過了”

“喔喔!”

面露喜色而起身的,並不是我。

他接受著周圍的視線後,馬上又坐了回去。

那個人就是翔德爾。

“失禮了,然後呢?”

“據說,師父的家人都平安無事”

四周圍都松了一口氣。

是嗎,沒事啊。

雷歐有好好替我做事嗎。

還是被什麼人保護了呢。

又或是判斷攻入有魔法大學在的夏利亞太危險了嗎。

“然而,只要有佩爾基烏斯大人的支援,形勢就一口氣逆轉了呢”

翔德爾用略顯興奮的表情看著周圍。

但,紮諾巴的臉色卻有些暗淡。

“不,佩爾基烏斯大人表示,這場戰爭,要當個旁觀者。可能無法期待支援”

“怎麼會! 明明就是這種時候,才能展現出那位大人的力量的!”

翔德爾用有點誇張的動作向後倒。

這個男的是有喜歡佩爾基烏斯到這種程度嗎。

難不成是甲甲?

不對,翔德爾是北神二世。

北神一世和佩爾基烏斯是‘殺死魔神的三英雄’的老朋友吧。

那麼,說不定和佩爾基烏斯認識吧。

不過,確實如翔德爾所言。

佩爾基烏斯與12名部下的力量,在像現在這種情報戰時正是難得的寶物。

最強的偵查兵光輝的阿魯曼菲,豪雷的克里亞耐特。

只要二人聯手,對手的情報就藏也藏不住,一瞬間就被傳達給全部的同伴了。

當然,不光是這樣。

其他部下的能力,也盡是些能起關鍵作用的東西。

然而,既然說無法支援的話,也沒別的方法。

奧爾斯蒂德的方針,也是傾向不去借助佩爾基烏斯的力量。

“鬼神馬爾他是個粗魯卻溫柔的男人。不會去攻擊非戰斗員”

如此喃喃自語的,是奧爾斯蒂德。

“要是去的是劍神或北神的話,夏利亞也會被攻擊吧”

奧爾斯蒂德的話語安靜,卻又響亮。

是頭罩的關系吧。

“然而,基司是很多疑的。

即使利用劍神和北神,確認了我人在這里。

也不會舍棄這里也有轉移魔法陣,而我已經回到了事務所的可能性吧。

因為才會利用鬼神。

要是鬼神的話,我打倒他也要花上一點時間。

說不定原本就是打著在這段時間里,讓基司本人或是其他人迂回去破壞魔法陣的計劃”

奧爾斯蒂德似乎是這樣的看法。

原來如此。

會把鬼神帶去,不過是周全之計嗎。

而因為那周全之計,使我的家人得到了保障。

與其這麼說,說不定從一開始就沒有要攻擊夏利亞的打算。

我優先,家人在後。

這時,翔德爾提出了一個疑問。

“那,為什麼不三個人去呢”

“這一點的話,大概是因為劍神和北神的目的,與基司不同”

劍神和北神的目的。

此話一出,讓周圍的人倍感困惑。

但是,有一個人沒有顯露出疑惑,就是艾麗絲。

“……因為格魯.法利奧想要和你一較高下對吧”

“亞曆山大.萊貝克也是”

奧爾斯蒂德在斯佩爾多族之村。

因為知道了這一點,所以二人才沒有在夏利亞,留在這里。

從這點來看,不由得就能感受到基司並沒有完全掌控著這二個人。

要是想動手的話,應該也能下到谷底殺我的才對。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連東迦都下得去了。

那亞曆山大也辦得到才對。

所以並沒有照著人神和基司的想法在行動。那二個人。

“不管怎麼樣,知道家人平安我就放心了。

只不過,接下來劍神、北神、鬼神三人將會進攻這里,所以還不能太放心就是了呢”

神級三人。

另外再加上,討伐隊100人。

另一方面斯佩爾多族的戰力有,

能動的斯佩爾多族戰士數十名。

還有,在場的各位。

奧爾斯蒂德、紮諾巴、金潔兒、茱莉、諾倫、克里夫、艾麗娜莉茲。

瑞傑爾德、洛克希、艾麗絲、翔德爾、東迦。

村子里有斯佩爾多族的婦孺,醫師團也還留在這。

醫師團先不說,討伐隊是瞄准斯佩爾多族而來的。

被攻進來的話,難保不會被殺光。

“……”

金潔兒、茱莉、諾倫也算不上戰力吧。

克里夫……在戰斗中也派不上什麼用場。

連奧爾斯蒂德,也要算在戰力外。

奧爾斯蒂德的魔力幾乎不會回複。

用了多少就會耗掉多少。

我原本就是為了填補那份空缺,才成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的。

就算是遇上了戰斗,也沒辦法直接說老師,麻煩你了。

雖然萬不得已的話還是會替我出面,

但一名或二名神級的還好說,有三個人的話,就會花掉相對的魔力了吧。

即使不是這樣,也還沒有確認基司的下落。

說不定還留有預備的戰力。

而且我要是基司的話,肯定不會把正面對決會輕易落敗的劍神之類的直接送進來。

肯定會想好什麼策略吧。

奧爾斯蒂德是張不能打出來的王牌。

除了萬不得已的情況,還是把他分配在村里防守比較好吧。

神級三人。

考慮到要剔除奧爾斯蒂德,肯定不會是場輕松的戰斗。

不會是場輕松的戰斗……。

但並不是贏不了。

我方有劍王艾麗絲、北神翔德爾、北帝東迦這三位強大戰力。

只要由我、紮諾巴和瑞傑爾德來輔助他們的話……。

雖然不會是場輕松的戰斗,但不管是要打還是要逃,應該都不是完全辦不到。

這場總力戰……對基司來說,感覺稍微是有點不公平。

現在,我方的戰力都集中在斯佩爾多村里。

要是以為我不在的話還好說,但掉進谷底時,我的生死已經被人神給得知了。

我在,奧爾斯蒂德也在。

在這種情況下,怎麼會去發動總力戰呢……。

不對,之前還有冥王韋塔在。

本來的話,基司是盤算著要利用冥王韋塔,讓瑞傑爾德成為我的敵人的吧。

這樣來想的話,在畢堅利魯王國里欺騙掉以輕心地前來的我,

變裝後的劍神和北神,鬼神一起抵達斯佩爾多族之村。

用神級3人再加上冥王韋塔和瑞傑爾德的3~5人來確實地收拾我。

能夠預料到會是這種發展。

嗯。

這樣一想,對手的棋子之所以看起來會這麼少,可說是因為我應對的很好也不一定。

雖然也可以說只是運氣好而已。

盡管不知道誰是使徒誰不是使徒,

但從情報中感覺得出來,基司並沒能好好掌控劍神和北神。

基司到底是用什麼方法來使喚他們的呢。

例如說,要是基司提出了某種條件,而他們是因為同意了條件才行動的話。

這次,會這樣不計代價的攻進來,也是因為那份約定的關系吧。

而且,那個條件在剛才的話中也得出了。

劍神和北神的目標,就是和奧爾斯蒂德對決。

二個人親眼看到了奧爾斯蒂德的身影,已經充滿干勁了。

而基司准備的,只是他們的舞台。

沒錯。

再進一步的說,基司聽到我掉進谷里時,應該就已經開始行動了。

並將預定應該要和鬼族的戰士團合流後再出發的討伐隊的勢師典禮提前。

這可以認為是因為知道要從谷底上來非常困難,所以打算在我不在的時候一決勝負。

知道了我還沒死的基司。

便馬上就驅使討伐隊,准備要給予奧爾斯蒂德沉重的打擊。

在我離開谷底之前。

然後,我卻趕上了。

在戰斗前歸來,變成了現在的狀況。

而且還可能沒注意到翔德爾的真面目。

此外,從人神那副急迫的樣子來看的話……。

“……這,說不定是勝機呢”

當我低聲地這麼說時,房間里進來了一名青年。

握著白色長槍,斯佩爾多族的戰士。

“討伐隊來了。還有半日的距離”

我趕上了。

但看來只是剛剛好而已——

地龍之谷。

將成為決戰之地的此處,極端地深。

谷寬平均有400公尺。

寬的地方超過500,窄的地方有100~200左右。

斯佩爾多族是在這最窄的地方架橋,往來兩側森林的。

而且那座橋上,還塗著搗碎過的透明狼討厭的香草。

敵人的數量很多,而路只有這一條。

和河流不同,可沒辦法簡單的通過,是一定會停下腳步的地方。

要是把橋拆掉,就能爭取更多時間了。

而且這里和森林中不同,沒有障礙物,所以是在能使用千里眼的我的射程范圍內。

“橋,還是留著吧”

因為這樣的提案,所以橋就留下來了。

要是敵人真的穿過來的話,再破壞掉就好。

掉到下面的話,可沒辦法三兩下就上來,這點我已經親身體驗過了。

地形上有利。

雖然沒有設陷阱的時間就是了……。

我們就在這里,等著迎接敵人。

現階段,成員有6人。

我、艾麗絲、瑞傑爾德、紮諾巴、翔德爾、東迦。

這6個人,將會成為三名神級的對手。

而斯佩爾多族的戰士們,則主要會以討伐隊為對手吧。

洛克希因為有事要拜托她做,所以配置在後方。

艾麗娜莉茲與幾名斯佩爾多族的戰士則擔任洛克希的護衛。

克里夫與剩下的人,則防守村子。

嘛,就是典型的戰士放前面,魔法師放後面的模式。

發生萬一的話,還能把受傷的人送進村子,治療之後再回到前線。

說到了治療。

阿道菲之手暫時就放著不管了。

現在的時間和洛克希及紮諾巴帶著的卷軸都很有限。

而且這雙手性能好像比我原本的手還好,既然暫時能動的話直接用了,

等戰斗結束之後,再用治愈魔法的卷軸治療就好。

嘛,畢竟是魔王大人難得的禮物。

就讓我好好地利用吧——

半天後,我們與100多名討伐隊隔著橋互相對峙。

橋的對面,站在畢堅利魯王國方的前頭的,是三名男子。

腰上掛著一把劍的中年男子。

劍神格魯.法利奧。

雖然已經有一定的歲數了,但他的劍技卻絲毫未減,我的身體就是最好的證明。

背上背著一把大劍的一名少年。

北神卡爾曼三世。

亞曆山大.萊貝克。

雖然是七大列強的其中一人,但他的實力,還尚未摸清。

再來,是有將近3公尺的身高,還有像大樹一樣的巨體,身上穿著像鈴鐺一樣的項圈,還有虎紋的腰巾的紅色鬼族。

鬼神馬爾他。

奧爾斯蒂德雖然猜測過他為什麼沒有襲擊我的家人,但真正的意圖不明。

關于這一點或許該道個謝比較好。

但是,我沒有打算要道謝。

他攻擊了事務所。

那麼,在事務所里的長耳族櫃台小妹就沒希望了吧。

雖然到最後我還是連名字也沒能記住,但我想要替她報仇。

“沒有看到基司呢”

雖然很遺憾,但附近看不到猿臉的身影。

是躲在附近呢。

還是留在第二都市伊雷爾了呢。

至少,在千里眼的可見范圍里是看不到。

如果沒辦法完全操控的話,既然是基司,說不定已經放棄逃掉了。

而討伐隊的人,看起來都一臉驚恐地看著斯佩爾多族的戰士們。

綠色的頭發,灰白的槍。

正是在童話故事里出現的惡魔的打扮。

要是這場戰斗勝利的話,我也要在畢堅利魯王國里賣瑞傑爾德的繪本。

“不用害怕!”

討伐隊雖然害怕地看著斯佩爾多族的戰士。

但是神級的三人完全不是這樣。

“我方有壓倒性的數量優勢!”

特別是北神卡爾曼三世,元氣滿滿的。

高舉著拳頭,用連這邊都聽得到的聲音鼓舞四周,提高士氣。

的確數量上是討伐隊比較有利。

但這里是在森林中,而我方是斯佩爾多族。

倒不如說我方還比較有利。

全員拔出了劍,用帶著露骨敵意的眼神,瞪著在谷前的20人。

然後,亞曆山大也從背上拔出了劍。

“吾名北神卡爾曼三世亞曆山大.萊貝克!

跟著我,一起贏得榮譽吧!”

“……!”

接著,亞曆山大一邊大叫,一邊在吊橋上跑了起來。

看到這的翔德爾,瞬間便大喊。

“就是現在!”

下個瞬間,我的手就行動了。

從雙手中射出了岩炮彈。

岩炮彈筆直地飛去,把吊橋從兩端破壞了。

同時,瑞傑爾德也動了。

他用灰白的長槍,把面前吊著橋的藤蔓給切斷了。

“啊啊啊!?”

每個人都呆滯地看著這一幕。

看著落下的橋。

還有跟橋一起掉進深淵里的北神卡爾曼三世。

只能愣著看而已。

就連下令的翔德爾都呆住了。

怎麼會。

怎麼會,這樣。

這,不可能……。

不對。

不過,從這種高度掉下去的話,就沒救了。

不不,亞曆山大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不過就算有救,一時半刻應該也爬不上來。

“…………先、先拿下一人?”

沒有因為這句話高聲歡呼的人。

也沒有送來責難般的視線的人。

每個人都正把剛才在眼前發生的事,深深地烙印在眼里。

……現在是好機會。

我朝雙手注入魔力。

現在在場的人里能發動攻擊的人並不多。

我要上了。

左手朝天一指。

膨大的魔力上達天際,產生雷云。

洶湧澎湃的魔力由右手抑制、壓縮。

落下。

Lightning

“ 雷 光 !”

伴隨著轟天巨響,一道雷劈下。

眼前被染成一片白色,接著是轟鳴響徹云霄。

谷的對面飛塵四散。

樹木火熱地燃燒起來,發出啪嘰啪嘰的聲音後倒下。

雖然不知道造成了多大程度的傷害。

但是,手感很好。

連手都顫抖不已的手感。

殺了人的手感。

拼命壓抑住這股感覺後,我再度朝雙手注入魔力。

“再來一發……”

我這麼想的下個瞬間。

從飛塵之中,有什麼東西跳了出來。

紅色的東西。

輕盈地,從遠方來看連聲音都沒有,甚至感覺像在飛一樣的跳躍。

但是,那速度與質量卻非常驚人。

轉眼間那紅色就逼近,

然後著彈。

濺射出有如炮彈落下一般的聲音與沙塵。

著彈點在我們的右方。

沙塵之中,出現了二名男人的身影。

“……”

紅色皮膚的鬼族,以及40多歲的人族。

鬼神馬爾他,以及劍神格魯.法利奧。

二人跳過山谷而來了。

100公尺的跳躍。

該說不愧是列強嗎。

“來吧……本大爺的對手是誰啊?”

猙獰地笑的狼。

和跟我面對面時,那種沒勁的感覺不同。

現在他帶著明確的殺意與覺悟,站在此處。

在他腰上的是一把有著豔麗刀鍔的劍。

是魔劍吧。

和被我背後的裝甲給擋住的東西完全不同水准。

冷不防地,背上開始冒汗。

“我唷”

理所當然地出前的。

赤色狂犬。

腰上佩著二把劍。

抱著雙手,以威風凜凜地站姿,站到了劍神的面前。

“也是呢。其他的呢?”

“還有我”

我如此自告奮勇後,劍神咧嘴地笑了。

“怎麼,你看起來很健康嘛”

“托您的福,依然健在”

“呿,所以我一開始就說把頭砍掉就好了嘛”

這句怨言,是在對誰說的呢。

基司吧。

然後,我的身邊。

還站著有著綠色頭發與灰白長槍的,身經百戰的勇者。

又是三個人了。

艾麗絲、瑞傑爾德、還有我。

三個人的戰斗。

Dead End複出。

雖然是三對一,但可不能抱怨。

原本我和翔德爾是打算當亞曆山大的對手的,是做出了那種白癡行為而掉下去的人不好。

“……”

鬼神那邊是翔德爾、紮諾巴、東迦三人。

聽說鬼神的戰斗是以肉搏戰為主,紮諾巴與東迦對付力量型可是驚人的強。

身為北神卡爾曼三世的翔德爾,聽說也很習慣與大型的敵人戰斗。

相性絕佳。

能贏。

或許會有誰犧牲也說不定。

但即使如此,也能打倒這二個人。

“────喝啊!”

這個想法只維持了一瞬間。

從我們的背後,傳出了吆喝聲。

急忙轉頭一看,從谷里正有什麼東西飛了上來。

並不是什麼東西。

那正是不久之前才掉下去的,黑發少年。

“哈啊……哈啊……”

他一邊擦著汗,一邊把劍高舉向天空。

用像是在演戲一樣的語氣,如此宣言。

“吾名北神卡爾曼三世! 是要成為打倒被詛咒的邪神,奧爾斯蒂德的英雄的人!

想阻止我的人啊,盡管來吧!”

怎麼會。

怎麼會,居然爬上來了?

從那個谷底……?

不對,雖然說是斷崖,也不是完全垂直的。

就算是我,要是能使用魔法的話,也能在半途停住,立刻回來的。

用那把劍刺向牆壁,然後從底部用跑的上來……。

這是不是也該說不愧是列強呢。

“……沒辦法。盧迪烏斯閣下,那個呆瓜就由我和您一起上吧”

“好”

我對翔德爾的意見點頭贊同。

沒辦法和艾麗絲與瑞傑爾德三個人戰斗雖然很遺憾,

但莫可奈何,按照計劃。

“請小心那把劍。那可是世界最強的劍”

說到北神所擁有的劍,那就只有一把。

據說是把那個王龍王打倒之後制成的,傳說的巨劍。

‘王龍劍’卡夏庫特。

“……為什麼”

但是,那位持有者卻一邊高舉著劍,一邊用吃驚的表情看著這里。

“為什麼,你會在這里?”

北神卡爾曼三世。

亞曆山大.萊貝克用發抖的聲音,看向我。

哼哼,掉到那個谷底不但沒死,還活著回來,是有這麼的不可思議嗎?

應該聽基司說過我還活著,不過似乎是不相信呢。

不過所謂的掉進山谷里,可是生存flag呢……。

咦?

不是在看我這邊?

亞曆山大視線的彼端是在我的身後。

翔德爾身上。

嘛,也是呢。

“老爸!”

這聲喊叫,是成為了開戰的信號嗎。

還是只是時間的問題呢。

“唔喔喔喔啊啊啊啊!!!”

下個瞬間,鬼神馬爾他咆嘯著舉起雙手,朝地面用力一砸。

大地隆起,斷崖崩塌,樹木也一棵棵倒下。

就像是被這股沖擊給推動一樣,戰斗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