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1 王龍王國國王
結束和蘭多夫的會面後,返回了阿蘇拉大使館.

剛到使館就被通報謁見王龍王國現任國王的請求獲准了.

我在王龍王國當權者眼里不僅是龍神的部下,還是艾麗愛爾一方的,也是蘭多夫和班妮狄克的支持者.

作為大國國王,會否允許謁見,本以為會十分困難,沒想到這麼快就批准了.

"盧迪烏斯閣下現在即使是在王龍王國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啊,同意您的謁見也是理所當然的."

當我感到意外時,大使館的人解釋道.

沒什麼真實感呢,雖然近來總遇到不認識的人主動打招呼的事情.

臉混得熟就好辦事.

像是需要謁見大人物這種事時好處就顯現了呢.

"盧迪烏斯當然可以."

"不,我的艾麗絲姐姐,人家國王其實是想見到你啊,只是不好明說."

"不愧是盧迪烏斯啊!"

艾麗絲還是老樣子.

數日後,我登城前往王城的謁見之殿.

不是我誇口謁見之殿見得多了.

阿蘇拉王國,西隆王國,卡奧斯布雷卡城……各處的謁見之殿拜訪,謁見之殿就是顯擺的地方.

廣闊的空間,奢華的裝飾,有些還有盔甲鮮亮的騎士成排的屹立其中,一副我國就是如此強盛,君王正是如此偉大的樣子,和其它耀武揚威的地方是一樣的作用.

說到見過的謁見之殿,阿蘇拉王國在大小和精美上最為出色.

最為寬敞,衛士最多,阿蘇拉王國的謁見之殿給人光輝燦爛的感覺.

為了艾麗愛爾的加冕儀式,始終在不停裝修著吧.

無論大小,侍從,裝飾情況,特制的寶座,以及寶座上的人,都是一級品啊.

但是,說的很明白吧.

阿蘇拉王國謁見之殿,確實是極好的建築.

但是,只能算世界第二.

最好的那個謁見之殿,可不僅是謁見之殿內而已.

從城外開始,優秀的藝術品一路陳設,讓愛好藝術品的來訪者賞心悅目.不僅如此,一路上不會遇到任何人,也沒有噪音,只有靜靜得長廊.

使來訪者感受到一派莊嚴肅穆的氛圍,心中不由得敬畏起來.

然後到達謁見之殿前一路上經過多道大門.那種無法用世間辭藻形容的華美大門次第打開,最終到達的空間反而只有最低限度的質樸裝飾.

寶座前排列著12名騎士.

他們都戴著面具,渾身散發著誰都能感覺到的無可言表的壓迫感.

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王座更為引人矚目.

為了坐在寶座上,唯一未戴面具的男子.

那種壓倒性的威嚴,優雅,存在感……誰見了都會倒吸一口涼氣吧.

那是哪里.

無須諱言,空中要塞卡奧斯布雷卡城.

甲龍王佩爾基烏斯.

當時我沒注意到,那整個的演出.

佩爾基烏斯給人的感覺就是世界第一,毫無疑問.

"……嗯"

這樣見多識廣的我,在看到王龍王國的謁見之殿時也不由發出了感歎的聲音.

王龍王國的謁見之殿與阿蘇拉王國和卡奧斯布雷卡城的謁見之殿全無相同之處,非常的簡單.

首先,在謁見之殿的入口立了兩名全身披掛甲胄的巨大衛士.

有3米高吧.

身披魔導鎧一般大小的鎧甲,稍稍一動都發出低沉的轟鳴,宛如金剛力士俯視著每一個到訪謁見之殿的人.

是這個世界的巨人族吧.

或者是我不知道的高大種族.

至少王龍王國,給這兩個大家伙穿上了鎧甲.

也就是說這個鎧甲就是給予人恐怖與畏懼的存在.

然後進入殿中,引人矚目的還是鎧甲.

從謁見之殿的入口直到寶座附近,各色鎧甲組成了兩列直線.

在寶座邊的繡金地毯上立著身披甲胄像是要守護什麼似的國王.

他們都在保護著那灰色的鐵制王座吧.

用和甲胄一樣材質金屬打造的寶座,上面釘著靠墊.

絕不是舒適的座位.

殿內基本沒有裝飾.

姑且在牆上掛了繪有屬國國徽以及騎士團紋章的旗幟,僅此而已.

粗獷的石壁,銀色的鎧甲.

把展示力量的存在擺出來就好,恰到好處的感覺.

要說在眾多謁見之殿感受到的威壓感.

……眾人推薦,星級評定的話我給4星.

"您面前的乃是王龍王國第33代國王史塔維奧.馮.王龍."

正胡思亂想間,王龍王國國王被介紹給了我.

我跪倒恭敬的低下頭,等待召見.

"平身,報上家門."

"初次被召,我乃龍神奧爾斯蒂德部下盧迪烏斯.格瑞拉特.祝陛下您吉祥如意."

坐在寶座上的男子,相貌平平.

暗淡的金發與王冠不怎麼搭配.

年齡40歲左右吧.

身上散發著和艾麗愛爾大哥古拉維爾第一王子相同的氣氛.

"貴公,就是打倒這一代水神蕾塔,一人阻擋了侵攻西隆王國大軍的那位盧迪烏斯.格瑞拉特嗎?"

看來傳聞增添了很多尾和鰭.

漸漸的已經成了半魚人的樣子.

"不,水神是我主所敗.擊敗敵軍是和我老師還有卡隆寨的士兵們一起."

"誠實的人."

不覺得他有王的威嚴.

難道是我見慣了比他更具威嚴的人嗎?

"但是,這一代水神蕾塔和北帝奧貝魯.柯爾貝特之死都與你有關吧."

"呵呵,這個不否定."

"我國尊崇實力,你雖不屬于任何國家卻能取得如此豐功偉績,深表敬佩."

"您太過獎了."

哎呀,意外的好評呢.

平時做的事情都被看著呢……

果然拜前段努力所賜啊.

也許也從大使館禮服上借了光.

"能和你這樣能人對話的機會很難得,反過來說你這樣的能人也不會沒事跑到我這里來."

"那個……"

"你先別說,朕猜猜看."

王擺手阻止我說話,然後回手撫摸著下巴上的胡須.

那是打整的很漂亮的胡須.

突然想到這個國家男子基本都留胡須.

阿蘇拉則基本掛刮掉……文化差異吧.

"首先,不會是來謀職.你和阿蘇拉的艾麗愛爾女王關系十分親近吧.相對于我國,在阿蘇拉王國謀職連爵位也是可以得到的吧.對吧?"

"誠如您所言."

王,在盯著我看呢.

然後一笑,繼續說道.

"你專門到我國來見朕,必定是謀求需朕給予幫助的東西……哦對了…….坊間流傳著不可思議的傳言呢…….夏卡爾曼,是什麼傳言來著?"

聽到王的話,旁邊站的一名騎士迅速低下頭.

長了一副流氓相,身上穿著和蘭多夫一樣的式樣的鎧甲,應該是同一個騎士團…….

哎?不對,等等,是夏卡爾曼.

曾好好做了關于他的調查呢.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先生為了應對80年後拉普拉斯複活而活動著,呼籲各國做好准備."

大將軍夏卡爾曼.迦魯岡帝斯.

王龍王國的第一猛將.

有著四分之一長耳族血統,常常因言行粗鄙而受人矚目,卻是位優秀的實干家.

可他在王前回答問題用詞很有禮貌,耳朵也和常人差不多.

"呃?我的事情."

米里斯的教皇也知道呢,大國情報網果然非同小可.

"然後在各國建立自己的組織,並用那個組織進行買賣……有這麼回事吧?"

"當然不是."

雖說差不多.

但是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

"果然,和其它國家一樣,也想和朕合作……是吧?"

國王,一副心知肚明的表情.

嗯,嗯.

基司的事情也是做一樣的打算.

不過有點稍稍的不同…….

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被否定的話一定心情不佳吧?

生氣也是可能的.

"隨意干吧,朕許可了.朕,對你這種態度蠻喜歡."

王話語中透出很高興幫忙的意思.

聽說了我的行動,一直在期待著我來吧…….

就是這樣吧.

"但是,提出請求,馬上就召准,然而朕的決定畢竟都事關國家的威信.向王提出請求就能實現願望,愚蠢貪婪的民眾都跑來提出請求可是很麻煩的."

"……"

"所以我也有一個條件……怎麼?"

我默默地舉起了手,王詫異的看著我.

故事看來跑題了.

這家伙還真麻煩,

"陛下,抱歉打斷您.您說的基本都對,只是今天到這里來還有點別的事情."

"……何事?"

先讓我說吧.

"是有關班妮狄克殿下孩子的事情."

王的臉色變了.

周圍的氣氛也一樣.

"我從我的友人蘭多夫那里聽說,班妮狄克殿下孩子……小帕克斯先生被當成了制造麻煩的人,所以現在貴國有要處理掉他的傳言."

"有這事."

王的聲音在發抖,毫無氣勢.

"同他母親一樣只是政治上的棋子.現在只是一個麻煩的存在,國家沒有留下他的理由."

"蘭多夫閣下呢?殺了那孩子,蘭多夫閣下肯定無法接受會離開貴國."

"王龍王國可不是一個列強就可以左右的小國哦."

這是實情吧.

否則,也不會考慮要殺掉小帕克斯,不是嗎.

"也就是說,貴公到這里就是為了給那孩子做免死的求情嗎?"

"……嗯"

我與王對視著說道.

"與其說是免死,不如說我認為這是沒必要,不應該的事."

"哼哈"

王發出鼻音的笑聲,看向旁邊的騎士夏卡爾曼.

"聽得到嗎,夏卡爾曼."

"聽得到,用這雙耳朵."

王重重的跺了下腳,身體跟著向前傾.

肘放在膝上,手撐頭向我瞪視.

和剛才判若兩人.

這才是這個王的真面目嗎?

"那麼,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您這個提案,對彼此有什麼好處?"

不必驚慌,也無需膽怯.

"請允許我慢慢道來吧."

這個國家的實情全在我公司的掌握中.

社長可是無所不知的.

我什麼都知道,你能怎樣呢.

"首先,從前國王陛下駕崩開始,王龍王國屬下三國被北方紛爭地帶的國家攻擊了."

"……"

"既然是支配下的屬國,那支持就是必須的.混亂中發生的這場戰爭讓王龍王國的國力也受了重創,至今還是在苦于應對."

"這……怎樣?"

"我想能結束這個狀況."

總之,那個戰爭是艾麗愛爾在背後挑動的吧.

煽動別的國家對王龍王國屬國發動戰爭,藉機大肆出售武器.

阿蘇拉王國是有錢人,這方面也對我多有照顧.

但是,這些錢可不是憑空生出來的.

齷蹉的勾當也會做些的.

嗯,其實阿蘇拉王國不做這種事也能掙到巨額的金錢.

所以,不管怎麼看主要目的都是騷擾王龍王國.

王龍王國就算想要它停止,大概也沒辦法吧.

"然後,陛下,先王駕崩之時,急需大量的金錢,所以也找米里斯教會借了錢是吧?"

"……"

"現在雖然借款已經還清,但是做為借款條件允許神殿騎士團駐紮在王龍王國.神殿騎士團強行推廣米里斯教義,也有點小問題吧."

"那也能解決?"

"能行."

借款要沒還完,我也是沒法插嘴的.

但是,就算還完,米里斯國國王還是會繼續騷擾王龍王國的.

只要神子和教皇發話,馬上神殿騎士團就會回家去的吧.

靠為這種時候鋪墊的關系,艾麗愛爾和教皇自然得給我面子.

還有別的要求的話,到時再考慮吧.

"此外,將來西隆王國和帕克斯還有問題發生時,我也會站到最前線."

那種場合果然還是得把紮諾巴帶上.

紮諾巴,蘭多夫,三人眾,帕克斯複仇之戰的形式.

"如何?"

首先提出三點.

做為讓小帕克斯活著的交換應該是足夠了.

"……"

但是,王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狠狠地瞪向了我.

還不滿足嗎?

"您請考慮下吧."

站出來打破僵局的是夏卡爾曼騎士.

"盧迪烏斯閣下,您確實在阿蘇拉王國和米里斯神聖國有很大發言權.您剛才提到的問題我國已經在采取相應的對策,所以無需勞動您大駕……不過,聽說盧迪烏斯閣下您握著艾麗愛爾女王和神子的把柄是嗎.

門路很廣的盧迪烏斯閣下事先看來做了很多調查.您也清楚現在眾多的麻煩只能一個個的解決吧.所以嘛——"

"夏卡爾曼!別再說了!"

聽了王的話,夏卡爾曼慌忙收聲.

"好處我明白!"

不太高興呢.

"但是,這個男人的態度讓人惱火,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間呢."

啊,態度謙遜點好嗎.

我太強硬了吧.

算了,口氣放軟點.

"並不是說這些條件不能接受.然而,班妮狄克孩子的命運,之前已經和議會商議決定了.現在突然跑出一個外國人提出新的提案就能推翻?"

"陛下,和議會說明這是剜肉補瘡了嗎?是在摘除將來騷亂的萌芽和現在失去《死神》間做選擇.議會是傾向于前者,但是如果有更好的選擇,改變選擇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關鍵不在這啊,不在這啊,我更關心的是,曆史悠久的王龍王國的威信能否被維護啊.朕剛登基,如果被認為優柔寡斷的話,臣子們對我的忠誠也會動搖."

王,當然愛面子啦.

對夏卡爾曼,當做伙伴對待呢.

但是,這樣直白的說出自己的想法的話,不是在我面前沒有威信了嗎?

"嗯……"

嗯,這里面其實也沒面子問題吧.慢慢討價還價吧.

讓我和宰相慢慢商談吧.

他是個能夠好好對話的人,什麼問題都可以好好商談的人.

即使一次談不攏,還是會留有余地便于下次再談的人.

這個國家重要人物的信息,我可是全部掌握了的.

他們喜好,秘密,全部挖出護城河也能填平,意見自然也能改變.

聽說那麼多好想後面需要的時候拿出來用啊.

"……克拉克啊,你覺得怎樣?"

王向離他稍遠處坐著的青年問詢.

年齡和我差不多.

和王一樣的金發,腮下稀疏的胡須.

他的事,調查過.

克拉克蘭登.馮.王龍.

現在的第一王子,終會成為王的人.

非常聰明,有過人的政治才能.

他有著悲慘的未來.失戀正等著他.

目前,他在戀愛中.

作為前往參加阿蘇拉王國新王加冕儀式的大使,他對艾麗愛爾一見鍾情.

之後,多次主動出使阿蘇拉王國,在他25歲那年終于告白了,玉碎了.

艾麗愛爾以後的命運也很殘酷呢,克拉克後來對阿蘇拉宣戰了.

"這個提案應該接受嗎?"

他現在還沒被甩,所以在倡導與阿蘇拉建立友好關系.

"紛爭地帶平定前,不應和阿蘇拉王國敵對,這是我一貫的意見.盧迪烏斯公和艾麗愛爾女王關系親密我也早有耳聞.現在接受了盧迪烏斯閣下的建議,再加上和龍神奧爾斯蒂德大人合作的話,就算是阿蘇拉王國也得有所忌憚.這是很好的事情啊,這種對我國有百益無一害的提議為什麼不接受呢."

干脆的答覆,能感到賢者的氣度.

和我不一樣.

他的話,有一半也是為著艾麗愛爾考慮吧.

由于有賢者的外在,所以一點私心也感覺不到.

帥氣的表態呢.

"嗯……"

王嗯了聲看向天花板.

那里有答案嗎?

"好……那就這樣吧"

王望向我,幽幽地說道.

王已經有了答案,只是很不情願.

"謝謝您"

我是很講究禮儀的,堅持不懈的低下了頭.

"好了,抬起頭來."

這時,王的表情變了.

我聽話的抬起頭來,看到王在苦笑.

沒有什麼威嚴,只有一個疲憊男人的苦笑.

"如今的王龍王國只能這樣.因為我這個優柔寡斷缺乏威嚴的王的緣故,混亂狀況持續著.對于幫助貴公為80年後做准備來說很糟吧,現在無力提供什麼特別的幫助."

"……哎"

啊,是這樣啊.

這,這就是這個王的本性吧.

感歎的同時,奧爾斯蒂德告知的事情想起來了.

這位王在位時間不長.

10年之內就會病故,克拉克會繼位.

克拉克在位期間的王龍王國會有驚人的變化.

那才是王龍王國輝煌的開始……這個王只是個過渡.

所以,我對這個王的事不是很上心.

但是,為什麼呢?

現在的我相比重要人物夏卡爾曼和克拉克,對于眼前這位王更感中意呢.

"俺很中意這樣的您."

他坐在鎧甲包圍的寶座上.

沒有相應的才能,卻履行王的職責.

但是沒有自暴自棄,在臣子支持下作為王努力生活,不是生存著吧.

至少,表面還是做得可以.

"中意朕嗎.這可有些失禮啊.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冒犯之處望請見諒."

確實,他是在曆史上什麼都沒留下的男人.

深交下去,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

但是,在他有生之年我想和他好好相處.

沒有目的,我只想和他交往.

于是,小帕克斯暫無性命之憂了.

班妮狄克不用再惶惶不可終日,蘭多夫也很高興.

王龍王國,蘭多夫都不會失去什麼,皆大歡喜萬萬歲.

順便一提俺當初的目的"基司的通緝"也達到了,一切順利讓人大大舒了一口氣.

傭兵團設立只能等下次了,趁那位王在位時談應該沒問題吧.

王龍王國,以後也要好好相處下去.

真是最好結果了……

欠艾麗愛爾和教皇人情的事情無論怎樣都是做了.

小帕克斯的事情,數年後還會有變故.

到時和紮諾巴,還有蘭多夫一起解決吧.

"真是得救了呢,不然只能把王龍王國毀滅掉了."

這個男人確實有那種實力吧,也有那個決心了吧.

蘭多夫有死戰的覺悟了.

為了怕和西隆發生沖突,而甯願和蘭多夫作戰,怎麼會有那樣的傻瓜?

我這樣見識過蘭多夫的恐怖的人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吧.

"但是既然國王陛下已經同意了,那麼我也就沒必要那麼做了.真是承蒙您關照了呢."

這樣的話,對大家都好吧.

"盧迪烏斯閣下,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莉絲,您知道嗎?"

"……嗯.遇見過兩次."

"想找什麼人的話,推薦去找她."

是呢.

洛克希正是靠她的能力找到了簡妮絲的所在.

她有和千里眼相似的魔眼呢.

確實,找她幫忙的話,基司的所在一下……雖沒那麼准確,但是大體位置可以確定.

"請她幫忙的話,拿著這枚戒指告訴她是蘭多夫的請求,應該能勉勉強強答應吧."

"哦哦……"

可以不用請客了呢.

"這樣的話,請務必賜予我."(此句用的敬語)

我從蘭多夫那收到了一個白色的戒指.

恐怖的玩意,不知道什麼骨頭做的.

令人毛骨悚然的戒指.被詛咒了吧……但是還是戴上吧.

"盧迪烏斯閣下,祝您好運."

"蘭多夫先生,您也一樣"

就這樣,我們離開王龍王國.

下一站,魔大陸.

魔王阿道菲拉道菲所在地.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