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七話 “為了恩義”
在那之後,寫下了證書。

這一次事情的全貌。

因為盧迪烏斯的仁慈神子才平安無事的事。

事故的責任在米里斯教團身上的事。

米里斯教團以後會全面協助和支援‘龍神’奧爾斯蒂德,以及盧迪烏斯的行動,以示負責的事。

這個‘行動’雖然也包含和魔族相關的事,但並不包含在法律上有問題的行為。

像這樣的感覺。

做為這次主犯的二人,教皇和樞機卿,理所當然地簽名了。

在樞機卿額頭上流著的冷汗實在是很CUTE。

將證書交換,進行神子的歸還,之後便解散了。

各個關系者按照先前的簡易判決,之後還會在別的評定會議里,厘清這次失態的責任歸屬的樣子。

雖然不知道會受到怎樣的處罰,不過樞機卿能輕易地躲掉吧。

嘛,逼迫他也不是我的工作。

因為不是人神的手下的話,雖然是妨礙者也不算是敵人,

而且就算擊潰了樞機卿一個人,魔族排斥派也不會就此消滅。

總之,該拿東西都拿到了。

襲擊事件那邊,也就此告終了。

────

之後,帶著簡妮絲和克里夫,回到了家。

歸途中,克里夫輕聲地說了。

“對不起”

對愣住的我,克里夫說了。

“你在說什麼啊,突然的”

“仔細想想的話,這次的誘拐是因為我不謹慎的發言所導致的。

最後雖然是收在了好的結果上,

嘴上老是說著裝模作樣的話,感覺卻只是把事情搞砸而已”

“是這樣沒錯呢”

你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嗎。

帶著想法去行動,說著堂而皇之的正論,但卻能讓人們邁向幸福。

這就一直以來的克里夫學長。

“不過我也沒有放在心上,對這次的事情反省,下次不要再犯吧”

“啊啊,就讓我那麼做吧”

克里夫雖然有點沮喪……但比起那種事情,這次事件中克里夫的立場那邊還比較令人擔心呢。

在家,溫蒂正在等著我們。

只有溫蒂。

“啊,歡迎回來”

猛然地,不知愛莎和基司是否平安的情感浮現出來。

在寫證書的時候,試著不著痕跡地打探了一下,但樞機卿和神殿騎士團只會說“不知道”。

是准備要當作之後的王牌嗎,還是說……。

“愛莎小姐,基司先生,沒問題了!”

結果這些擔心都只是杞人憂天。

二人從地板下跑了出來。

“呼,歡迎回來,哥哥……還有,簡妮絲媽媽”

松了一口氣的二人。

問了一下情況,

他們在一大早得知了克蕾雅和卡萊爾離開家中前往教團本部,的情報,為了通知我而前去了教團本部的樣子。

但,時間已經太遲了。

當他們到達教團本部的時候,神殿騎士團正在大肆騷動。

前往教團本部的克蕾雅,以及打算接觸泰蕾莎的我。

二人接觸之後,肯定是擦出了什麼樣的火花。

這麼想的他們,想起了我下的命令,回到克里夫家。

打包行李之後躲在家里,准備一到夜里就逃到城外的樣子。

“中間,神殿騎士團的人來了好幾次,不過這次好好地把他們趕走了!”

溫蒂這次似乎有好好地在工作。

但是,果然樞機卿也有想對愛莎、基司下手嗎。

好險啊。

“話說回來,媽媽回來了就是說……?”

“嗯嗯,結束了唷”

向愛莎和基司說了事情的詳細經過。

全部聽完之後,愛莎發出感歎的聲音,眼睛一閃一閃地說。

“總覺得,哥哥啊,好像英雄呢。

即使各種失敗而陷入了困境,

結果某天突然地,將一切都解決之後就回來了呢”

說什麼傻話。

哪有像我這麼矬的英雄啊。

────

隔天。

為了讓簡妮絲給神子檢查,前往教團本部。

將卡萊爾和克蕾雅二人接到克里夫家來,一起搭馬車前去。

在馬車里面,和卡萊爾談了談。

他對這次的事情感到相當悔恨的樣子,一次又一次的向我道歉。

我沒有打算要責備失敗。

雖然他的作法也有些許錯誤就是了……。

但人是會犯錯的。

重要的是,是否有反省,之後改進。

在這一方面,難以說做得很好的我,沒辦法去對他人的失敗嘮叨地抱怨。

畢竟對著失敗的事本身去三挑四揀的,也不會有任何前進呢。

只不過,我也沒有要帶他們前進的責任在。

卡萊爾雖然說了很多,但克蕾雅一句話也沒說。

在載了五個人的馬車之中,保持著沉默。

她在想什麼呢。

該問問看嗎。

當我還在掙紮時,已經到達教團本部了。

辦理正式的手續,取得了在教團本部的中樞會晤的許可。

被帶到的地方,大概是平常被神子使用的房間吧。

和跟教皇會面時一樣,在中央設著透明障壁的地方,有二張桌子,和一扇窗戶。

在稍嫌昏暗的房間里,護衛有6人。

沒有看到泰蕾莎。

被換掉了吧。

總之,是在護衛的跟班們包圍之下的診察。

只不過,這次沒有太被警戒。

護衛們每個人都用尷尬的表情,把臉朝我別開。

不需要道歉。

畢竟那個是工作呢。

何況我也盡情地將你們揍到暈了過去,彼此彼此而已。

因為還會受到其他跟工作有關的處罰吧,所以這樣就好了。

畢竟,我還希望能保持友好關系呢。

因為被那樣的家伙們給怨恨的話,之後可是很可怕的呢。

可以的話,希望能保持關系。

“那麼,要開始啰”

神子和簡妮絲面對面坐在椅子上。

達斯特抓住簡妮絲的頭,將頭固定住,撐開眼睛。

神子將臉貼進,盯著那里瞧。

簡直像是眼科的檢查一樣。

“……喔”

神子,和簡妮絲的視線發光了。

視線在發光。

……只能這麼形容。

在雙方的眼睛中間,隱約地流竄著光的細線。

之前並沒有出現那樣的光。

“不愧是神子大人……”

“一直都是如此的聖潔……”

跟班們不禁發出歎息。

之前都沒有這樣的光出現。

應該是表演吧。

不,說不定不拿出全力就不會出現。

就像火魔法提高魔力的話熱度與亮度就會增加一樣,

神子的能力也是,全力使用的話,就會看到像這樣的現象吧。

光的連線。

“……”

克蕾雅看起來,正將雙拳在胸前緊握。

像祈禱一樣的那個動作,讓我也集中起注意力。

現在,簡妮絲過去的記憶將被赤裸裸地曝露出來。

在那個迷宮的底部。

飛到魔力結晶之中時的記憶說不定也看得見。

從簡妮絲的記憶里,要是能知道是什麼原因的話,說不定也能找到解決的方法。

希望能出現提示。

有提示的話,那些博學多聞的熟人說不定能為我注意到什麼。

奧爾斯蒂德,或是琪希莉卡之類的。

“……啊”

神子輕輕地發出一聲,身體震了一下。

達斯特馬上放開了簡妮絲的頭,迅速地碰了神子的肩膀。

下載,完成了嗎?

“……”

神子張著雙眼,緩緩地站了起來。

直直地朝我這邊看過來。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是”

因為被叫全名而端正了坐姿。

“我看了簡妮絲.格瑞拉特的記憶”

“怎麼樣?”

“轉移事件之前,他在菲托亞領地的布埃納村里,過著一邊養育諾倫和愛莎,一邊在村中的治療院幫忙的日子”

從那里開始嗎。

不對,嗯。因為要是沒有好好的把看到的事情說出來,會讓人以為只是在說些敷衍的話而已呢。

“和你分別之後,簡妮絲每天都在擔心你的事情。飯有沒有好好吃啊,有沒有衣服穿啊,有沒有向很多女生搭訕啊……”

喔。

對不起。

哎呀不過,那個時候可沒有花心唷。

在被下半身支配之前的盧迪烏斯大陸是很和平的。

畢竟可以向著毫無防備的希露菲國維持數年的和平呢。

從這幾年和希露菲的來往方式來看還真是想像不到。

“她的記憶,就在擔心著你時染成了一片雪白,暫時中斷了”

是轉移事件。

我目擊過那個瞬間。

但是,幾乎所有的人,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注意到時已經被轉移了。

保羅是這樣,莉莉婭好像也是這樣。

“那之後,她的記憶被封在了全黑的世界當中一段時間”

“……一段時間,是嗎?”

“沒錯。漫長的時間,就像是睡覺時沒作夢一樣,渡過了那樣的時間”

沒有記憶。

這樣說來的話,果然是在轉移事件當中,被直接轉移到迷宮當中了吧。

雖然像這樣的機率很低才對……。

不過,就算很低也依然有可能。

瞬間移動之後,跑到牆壁中的可能性一直都存在。

有好好地設定轉移魔法陣的出口和入口的話,隨機傳送之類的不太會發生就是了……。

不過畢竟那個轉移事件,真的是突如其來的呢。

七星的確說過這是來到這個世界時的余波什麼的就是了……。

要是人族也能不要把轉移魔法陣當作禁忌,充份地管理的話就好了。

那樣的話,就不會造成混亂,應對也能提早才對。

嗯。

那方面也對艾麗愛爾進言一下吧。

提出和轉移有關的研究報告的話,艾麗愛爾應該能做點什麼。

……咦?

但是,這樣,基司是怎麼找到簡妮絲的。

那家伙確實是說,收集情報之後,在轉移迷宮的深處發現的樣子呢……。

咦?

“在那之後,她開始作夢”

神子的話將我從思考中拉了回來。

總之,對基司的質問之後再做吧。

“夢嗎?”

“是的。夢。她開始用像變成布偶一樣的感覺過著日子”

“……布偶”

“但是,那是個很幸福的夢”

這個時候,神子閉上了眼睛。

像是看著眼瞼之下所映照的圖片那般,滔滔地述說出來。

“在沒見過的家中,悠閑渡日的夢。

和莉莉婭一起,曬曬太陽,種種花”

接著,神子的語氣發生了變化。

她開始用像簡妮絲一樣的語氣說話。

“雖然保羅過世了,但盧迪和小希露菲也結婚生子了。

但果然是那個人的兒子呢,盧迪他啊,洛克希、艾麗絲的,一個個增加了,但是包括希露菲在內,大家都很幸福的樣子。

諾論雖然對此抱怨,但也好好地去了學校,見面的時候,也不會忘了和我說聲“媽媽我出門了”。

我和愛莎很合得來唷。她很喜歡花。當我說我喜歡蘋果和水仙的時候,簡妮絲夫人也? 這樣回我。

當我說叫我媽媽也可以的時候,莉莉婭露出了困擾的表情呢。果然她也是希望愛莎叫她媽媽的呢。

洛克希她,在家附近的學校里擔任老師。

是非常受歡迎的老師唷,諾倫是這麼告訴我的。

那孩子因為是魔族所以也有點年紀就是了……但是,因為盧迪超級喜歡洛克希,所以年齡什麼的好像不成問題。 (老媽,洛克希年紀比你還大唷)

和艾麗絲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她把非常喜歡盧迪的心意傳達給我知道了。

在誰都沒看到的時候,到了我的面前。面紅耳赤地說“雖是愚拙之人,還望多多關照”。

我,不禁笑了出來。我和她說這不在盧迪的面前說不行唷。在我面前不用那麼拘謹也沒關系唷。

接著,艾麗絲她呀,就滿臉通紅地縮起來了呢。

平常明明是那麼勇猛果敢的,真是超級可愛的呢”

這個是,這幾年的記憶。

和我的記憶,有些許差異。

諾倫簡妮絲搭話的那情況,幾乎沒有發生過。

愛莎在園藝的時候,即使和簡妮絲說話,也不會回答。

但是,說不定,在簡妮絲的眼中……。

看起來是大家都會回答,自己也會說話的樣子吧。

“然後,是盧迪的小孩們。

露西是個懂事的孩子。明明年紀還那小,卻想著不當個好姊姊不行呢。

拼命地聽希露菲的話,而且因為盧迪在看,每天也有練習魔法唷。

可是啊,在我的面前,偶爾會說些喪氣話呢。她說沒辦法像媽媽她們做得那麼好。覺得很沮喪。

我和她說,沒關系唷,總有一天會辦得到的呢,就算真的辦不到,只要有其他辦得到的事情就好了唷。

這麼說完,她就說會再繼續努力了。真的是好可愛呢。

菈菈和我很親近。她出生不久之後就會說話了呢。每次有事都會叫我。

奶奶、奶奶的叫……然後,雷歐就會來找我。大夫人,不好了。不好了。菈菈大人尿床了-的叫著。

最近,常常爬到我的腿上,和雷歐三個人一起曬曬太陽聊聊天唷。房子的外面有什麼呢,還有把拔的故鄉在哪里呢,諸如此類的。

阿路斯他,非常的喜歡胸部。和過去的盧迪一個樣子。

我抱著他的時候,就會好像非常舒服似的,抱住我的胸部唷。

像我一樣的老太婆的胸部也沒問題呢。

看來好像遺傳到保羅和盧迪不好的地方了。

像盧迪那樣,讓很多女孩子哭也是可以,但是記得最後要讓她們都幸福唷?”

回過神來,眼框正發著熱。

從眼角流著一滴滴的淚。

露西不太會靠近簡妮絲,菈菈也不會說話。

大半部,都是簡妮絲的妄想。

從那虛無的眼睛中看到的,妄想。

簡妮絲所看到的世界,真是溫柔。

“對了對了,說到盧迪。那孩子,成為很厲害的人的部下了唷。

龍神奧爾斯蒂德。

說是那個‘殺死魔神的三英雄’的其中一人,龍神烏爾佩恩的遠門弟子什麼的。

非-常的強,而且長相非-常的可怕,大家都很怕他,但是我卻不覺得可怕唷。

他是真的想要和大家拉近關系的。

特別是很在意盧迪的事情呢。常常到家里來看看情況唷。

我雖然偶爾會和他說話,但好像平常不太習慣和別人說話呢。變得有點語無倫次的。

不過,是很溫柔的人唷。露西在魔法上有困難的話就會告訴她訣竅……不過因為是很難的訣竅所以露西不太能理解就是了。

我和他說抱抱看露西,而他雖然感覺有點怯生生地,但那手的動作卻無比的溫柔。

不過,對雷歐和阿路斯好像不太行。

前一陣子,讓阿路斯大哭了起來,看到艾麗絲出現後就像逃跑一樣的回去了呢。

就是那麼強悍又溫柔的人。成為那個人的部下,雖然不知道盧迪在做些什麼,但是我感到很驕傲。

保羅的話,一定也會這麼想的唷”

這里面到哪部份是事實呢。

奧爾斯蒂德應該幾乎不會到我家來才對……。

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來訪的吧。

“盧迪變得非常出色了。

諾倫和愛莎也成年了,和希露菲的第二個孩子也要生了。

莉莉婭雖然因為不照顧我不行而感到焦躁,但還真是傻呢。

照顧我和照顧小孩子們的話,肯定是照顧孩子們優先的吧?

照顧希露菲的事情就托付給了莉莉婭,而我要去母親那邊了呢。

沒關系唷,不用那麼擔心的,畢竟我過去也是冒險者呢。

和盧迪、愛莎,以及盧迪的朋友克里夫一起……。

嗚呼呼,和盧迪一起旅行什麼的,好興奮呢”

簡妮絲的記憶,來到了最近這幾天。

“媽媽她,真的變成一個老太婆了。

和過去完全不一樣。非但沒有罵我,還用一副快哭的臉,簡妮絲、簡妮絲的。

擔心我有沒有哪里受傷、有沒有生病,還讓我去看醫生。

明明我就和看起來一樣,還很活蹦亂跳的呢。

不過,真是愛操心呢。每天都讓我去看醫生。

以前那麼嚴厲的母親,卻哭喪著臉,完全沒有罵我。

只是每天都一臉擔心地來看我唷。

對了對了,父親也來了呢。

說到父親,他連胡子都長出來了。

聽到我說以前明明就沒有留的,便告訴我是因為當上了高官才留的。

跟他說不適合之後,便苦笑給我看了”

猛然一看克蕾雅正把頭埋在卡萊爾的胸前。

卡萊爾也是一邊摸著自己的胡子,眼角一邊泛著淚光。

“可是,母親和盧迪的感情不太好呢。

盧迪,很討厭被別人用高姿態說話,于是和母親吵起來了。

不論如何都希望他們能重歸于好就是了……。

當我這麼一想,果然不出所料,盧迪他把母親逼到死路里了。

保羅那時候雖然也是這樣,但盧迪真的是,這種時候真是不能原諒呢……。

我不好好去調停的話可不行!”

這時,神子的眼睛張開了。

到這里就結束了嗎。

“呼”

神子她按著鼻梁,喘了一口氣。

然後,像垮下來一樣坐到了之前所坐的椅子上。

跟班們馬上就靠了上來。

不知是何時准備好的,拿出了像是蒸過的毛巾,還有裝有水的杯子等等。

按摩著肩膀和手。

像大官一樣的感覺。

“很不好意思,就到這里。如何呢”

神子一副精疲力盡的樣子。

那個能力,這麼的累人嗎。

應該很累人吧。

在一瞬間將情景在頭腦里循環,即興的扮演著簡妮絲。

要是那樣的情報量在一瞬間流入的話,會很累吧。

連我也想替她按摩一個肩膀了。

“不,非常的謝謝你”

沒有得知簡妮絲的治療方法。

但是,知道了簡妮絲變成現在的狀態之後的感覺。

只要聽到這些,這次,來米里斯就值得了。

“至少,她現在感覺很幸福”

保羅先生過世的事情,也完全知道。

很了解現況唷”

的確她很了解現況。

比想像中還要更確實地。

雖然留有一點像夢境的感覺,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神子語氣的關系有點像童話故事一樣,不過小孩的數量之類的並沒有出入。

小孩的性格……只有菈菈有點不一樣。

不過,菈菈的確是和簡妮絲很親近。

從簡妮絲的眼中來看,菈菈正拼命地傳達著什麼……也說不定。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明白了的事情”

“……?”

“她……雖然不知道到哪種程度,但好像能讀取別人的想法”

能讀取想法?

“因為是這種狀態,並不能將所有的想法都正確的解讀,讀不到的部份好像就擅自補充了就是……”

這時,神子壓低了聲音。

輕輕地朝我揮手,擺出要我把耳朵靠過來的手勢。

跟班們馬上塞住耳朵,向後轉。

我把耳朵貼近神子。

接著神子用細微的聲音說了。

“她是‘神子’”

我緩緩地對著那句話點頭。

這是從一開始,就知道的事。

因為被附上詛咒的可能性很高。

“要是被知道的話,又會引發騷動的,所以我建議你先隱瞞起來”

“當然。只不過,我也是擔任著奧爾斯蒂德部下之身。能保護好她”

“這樣子斷言,還真了不起呢”

嘛,因為這次遭到了綁架,所以或許這麼說也很空泛就是了。

但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在做的。

不過,這次搞懂了二件事。

一個是,簡妮絲的能力。

能讀取思考的能力。

雖然還不知道可以到哪種程度,但至少,不是跟死亡有直接關聯。

所以說以後可以安心了。

還有一個,是基司。

那家伙所說的事情,有些不對勁。

仔細想想,這次的事情,那家伙的動向也都很奇怪。

明明知道拉特利亞家是魔族排斥派,還去靠近,或照著所說的把簡妮絲帶出來。

在今天里,不和他問清楚不行。

“神子大人,能和你見面真是太好了。不送你什麼謝禮不行呢”

沒有得知取回記憶的方法,或是恢複理智的方法。

但是,可以認為狀況沒有想像中糟糕。

既然說有意識的話。

既然說是像作夢一樣的感覺的話。

也許,之後可能突然會醒過來也說不定。

“非常謝謝。那麼我有兩個東西想要,可以嗎?”

“是什麼”

“那個護腕可以給我嗎?”

“護腕?”

我看向自己的手。

在那里,奧爾斯蒂德的護腕正發著光。

“是的”

“……但是,這個護腕是不能取下來的,其他的東西不行嗎?”

“無所謂。只要是能夠一眼看出是奧爾斯蒂德大人的部下的東西,什麼都可以”

能夠得知是奧爾斯蒂德部下的東西。

這樣說來,也就是說。

“神子大人,你是說你也想加入奧爾斯蒂德大人的旗下嗎?”

“是的。畢竟我也不想在30歲之前就死了呢”

“原來如此”

這樣說來,的確是有過她的命運很弱的說法。

就這樣走了的話,她就要面臨死亡的命運了。

雖然看起來不太健康,不過並沒有病焉焉的,這樣看來是被暗殺的吧。

不過,從進入奧爾斯蒂德的庇護下來看,

不管是這次的事件被認為是黑幕的樞機卿,

還是想要將我拉攏為友方的教皇,都會變得難以下手吧。

雖然說不上是絕對……。

嗯……。

那,就讓它變成絕對吧。

“好吧,這幾天會准備證明的”

“感激不盡! 這樣就能活到50歲了呢!”

這次也有得到她的幫忙。

過幾天後,不光是上面有龍神標志的證明,也替她召喚守護魔獸吧。

“還有一個是?”

“請提出讓泰蕾莎減刑的要求。這樣下去的話,她又要被調到遠方去了吧”

“這不是莫可奈何的事嗎?”

畢竟因為聽從了命令,卻沒有將其完成。

“是的,是沒錯。但是這次她輸給盧迪烏斯大人的事,讓樞機卿大人也受到了沉痛的打擊。要是被趕到遠方的話,就會被殺掉的。我,只要保護那個人就好”

派不上用場就沒有用處了。

所以,樞機卿派像拿泰蕾莎出氣一樣殺了她也不奇怪吧。

最終雖然和她變成了那樣的狀況……。

但即使如此,目前為止也的確受了她的照顧。

她也只是被利用,只是聽從命令的話,被殺害也太超過了吧。

“我知道了”

“非常謝謝您。那麼請在請願書上簽名”

馬上便有一名跟班拿著文件過來了。

准備真周到呢。

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嗎。

“那麼盧迪烏斯大人。未來的日子里也請多指教啰?”

就這樣,神子成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了。

────

“盧迪烏斯大人”

之後,在接待室等待馬車時,克蕾雅朝我搭話。

仍然是那冷徹的表情。

這個該說是她平常的表情呢,還是緊張時的表情呢。

“雖然我想這不是應該在這種場合下講的話,或許等冷靜一點之後會比較好,但是因為您之後好像還有預定,現在,想和您談談。不知可否?”

我無言地點了頭。

難不成,是娶了三名妻子的事情惹她生氣了嗎。

二名的話還好說,三名。

對米里斯教來說,是不可原諒的事吧。

“有關我闖出的禍的事”

“是的”

搞錯了。

先是自己的事的樣子。

也是呢。

闖出了那樣的禍,還想要責怪我什麼的,不會這麼做吧。

啊不,這個和那個是兩件事就是了。

她的表情毫無改變,說了。

“這次,我所要做的事情,並非是做為人所能容許的事情”

“是沒錯呢”

不管說是多麼地想幫簡妮絲,那個治療法也太超過了。

要是真的做下去的話,我也不會乖乖的在這種地方聽人說話。

“因此,請給予我處罰”

“你說處罰嗎……?”

“沒錯,處罰。請給予從你身邊奪走簡妮絲,想做出殘忍的事情的人,相應的處罰”

“光是道歉,還不夠嗎?”

“這樣是無法為人表率的。犯了罪便要受罰”

我明白話里的意思了。

簡單來說,就是道歉有用的話就不需要警察了,的這個意思吧。

在這次的事件當中,關系者大多都受到處罰了。

但是,克蕾雅卻沒有處罰。

這一點,讓克蕾雅過意不去吧。

“……你認為怎樣的處罰比較好?”

“用鞭子或棍棒打我也好,將我的雙手切下來也好……索性殺了我也無所謂”

呃……。

這不是太超過了嗎。

“聽剛才簡妮絲的故事,已經清楚知道我做了多麼的自以為是,恣意妄為的事情了吧? 那可是准備將像小孩子一樣親近我的女兒,給推進地獄里。不需同情,對愚者降下治裁的鐵錘是必要的”

她的拳頭不停地在發著抖。

剛才的那些話,她是這麼解釋的嗎。

但是,我的耳中,聽起來並不是這樣。

聽起來是更不同的樣子。

簡妮絲原諒你了。

自己將要被做什麼,我想是並不了解。

但是,她感受到了克蕾雅的苦惱。

充分地理解到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所以在克蕾雅在場審判中,周圍一個同伴也沒有,准備要自己一個人當黑臉的時候,原諒她了。

所以簡妮絲在那時候,打了我和卡萊爾,而沒有打克蕾雅。

的這種說法,有點太牽強附會了呢。

沒事沒事。

嘛,給克蕾雅處罰也很合情合理吧。

克蕾雅自己也不想被赦免,而是希望受處罰的呢。

在受到處罰之前,肯定勸也勸不動吧。

唔-嗯。

這樣說來,不就是這種頑固的地方造就了這次事情的嗎。

很好。

“我知道了……那……”

“……”

克蕾雅用緊張的表情看著這邊。

抱歉啊,就讓我運用到利已的方向上吧。

“請改宗”

“那是指,和你加入同一個宗教的意思嗎? 叫我信仰魔族?”

講錯了。

不是改宗呢。

加入了洛克希教我也會很困擾。

這個情況,該說什麼好呢。

嘛,字面上怎樣都好。

“不,沒有放棄米里斯教徒身份的必要。只要排斥魔族的這個想法,能夠為我舍棄掉的話就感激不盡了”

“那是指拉特利亞家全體嗎?”

“只要克蕾雅小姐一個就夠了。因為我的妻子里也有魔族,要是她被說“肮髒”之類的我會不太舒服。還有,要是也能認同我的宗教,不要對我家的教育方針插嘴就太感謝了”

“……”

“另外,下次開始,因為像那樣的事而迷惘的話,請來找我商量。因為我有著能解決大多數事情的力量……我想”

克蕾雅用愕然的表情,看著我。

但是,馬上點頭了。

“知道了”

克蕾雅擺出不太能理解的表情。

搞不太清楚到底算不算是處罰的感覺吧。

連我也不太清楚。

但是,她像是想著這是處罰的話就欣然接受吧一樣,再次點了頭。

“以後,克蕾雅.拉特利亞將成為魔族迎合派,不辭辛勞地為其行動。而且信賴你,不會對你的宗教與教育方針插嘴,也不會讓別人插嘴”

“那就麻煩你了……不過,請不要做得太過火。把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是很不好的”

“……這是當然的”

總之,這個婆婆要是能再柔軟一點的話,以後,妻子與女兒她們也不會發生糾紛了吧。

雖然現在講得很毅然,不過也可能會好了傷疤忘了疼。

下次見面的機會……是有就是了,但那個時候要是又吵起來的話就不好意思了呢。

“我這邊就是以上這些”

“……感謝您的溫情”

克蕾雅默默的,但卻認真的表情點了頭。

真是笨拙的道歉呢,真是的。

────

接著,在那之後,又回到了克里夫家來。

拉特利亞家那邊過幾天,會去打個招呼吧,不過首先是基司。

有一堆不得不問的事情。

這次的事,之前的事。

回想起來從以前開始,那家伙就很會抓時機。

關于那一方面,不讓他好好和我說清楚不行吶。

“那,我去找一下基司就回來”

愛莎和簡妮絲就留在家里。

我馬上出去找基司。

“哥哥,暫停一下!”

被愛莎阻止了。

她用有些焦慮的臉,將手里的東西交了出來。

“這個!”

她的手中,正握著一封信。

被蠟封住的信封。

在表面,寫著“給盧迪烏斯”。

“溫蒂說,哥哥你們出發之後不久,基司就來了,留下了這個!”

我一語不發地收下了這個。

在這個時間的留下的信。

有不好的預感。

我馬上打開信封,讀了內容。

‘給盧迪烏斯。

唷,前輩。

前輩聽完了神子的話,回到了這里來,讀著這封信,我想應該已經知道大概發生什麼事了吧。

已經知道了吧?

怎麼可能,該不會還不知道吧?

要是還不知道的話,這封信就是我的失策了……不過算了。

現在,前輩有很多疑問吧。

理應不知道的簡妮絲的所在,為什麼會知道呢。

為什麼,我要這麼碰巧的,把簡妮絲帶出去呢。

再更之前一點,遇到前輩時也是這樣呢。

在德魯蒂亞族的村子里,偶然地找到前輩的理由。

為什麼,怎麼辦到的。

就算是S級冒險者的基司大人,應該也有辦不到的事情才對,對吧。

我回答你。

全部,都是人神大人的指示。

我,是接受著人神大人的建議,在行動的。

簡單來說,就是‘人神的使徒’,這回事呢。

我欺騙了前輩,這一回事。

很驚訝嗎?

還是覺得果然是這樣呢?

亦或是,正感到憤怒呢?

應該是在憤怒吧。

哈,肯定猜對了吧。

但是吶,我從還是小孩的時候,就是聽著那位神明的聲音而活著的。

瀕死的時候,陷入危機的時候,聽了那個聲音就能得救。

對毫無戰力的我來說,那個聲音就是救贖。

前輩,你應該也是這樣吧?

從魔大陸回來時,人神大人幫助了你才對。

替你和瑞傑爾德大哥牽起線,讓你取得了魔眼,

進了牢房就讓你出來,妹妹的命也讓你救了。

就連告訴我簡妮絲在什麼地方的,也是人神大人。

明明如此啊前輩。

你,卻背叛了人神大人。

會這樣,我猜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對吧?

人神大人,也並不是個好神。

是為了讓我們做什麼事,才給予建議的吧。

而那件事,說不定觸碰到了前輩的逆鱗。

但是,並不是讓你能把一切歸零背叛祂的事情吧。

因為就算被利用了,我們所受到的恩義,也還好好留著啊。

要不是這樣的話,可不合理。

至少,我在故鄉毀滅時,是這麼想的喔。

人神大人利用了我,把我的故鄉給毀滅了。

人神大人笑了唷。笑著說“你被我給利用了唷”呢。

當然連我也會生氣的喔?

搞什麼啊你這渾蛋,居然敢算計我,別開玩笑了,這樣。

不過啊,那個時候,人神大人這麼說了。

“既然之前幫了你那麼多,這種程度的事做了也什麼吧”這麼說呢。

那個多半,是為了挑釁我而說的話吧。

為了在火上加油,讓祂能笑得更開心而說的話吧。

但是,我啊,那個時候,想到了。

這麼說也是呢。

想到至今為止救我的恩情的話,也是沒辦法的呢。

老實說,也是很恨祂,但是,這樣才合理吧……我這麼想唷。

嘛,前輩肯定,不是這樣想的吧。

現在正一邊讀一邊想著,新來的,這搞錯了吧,也說不定呢。

只不過,對前輩來說搞錯了,對我來說卻沒有搞錯。

從我這邊看來,是前輩不知感恩。

恩將仇報,呢。

所以說啊前輩,很抱歉請讓我加入這一邊吧。

這一次,只是觀察情況而已。

為了測試前輩的力量,巧妙地讓你掉進陷阱,試著跟神殿騎士團碰上。

嘛,看起來輕易地掙脫了就是……。

總而言之,已經知道用這種方法,是解決不掉前輩的了。

不過,把王牌全部亮給人看可是失敗了吶。

下次,我會集結能確實得勝的戰力,堂堂正正的從正面,對你發出宣戰布告喔。

洗好脖子等我吧。

我對前輩並沒有仇恨。

在牢房里的那段時間很開心,一起在聖劍街道旅行的事也讓人難忘。

迷宮探索時,也很久沒有那麼讓人緊張興奮了。

這些都是實話。

但是,也僅只于如此。

雖然沒有仇恨,但也沒有恩義。

雖然對人神大人也有仇恨,但恩義卻還有剩。

就算恨也要報恩。

這個,就是我的作風。

基司.奴卡迪亞上’

我馬上從家里沖了出去。

“基司!”

基司是敵人。

不知為何,魔導鎧也被看到了。

說是會集結戰力。

那家伙,打算怎麼做。

說是下次會正面宣戰。

該相信好還是不相信好呢。

沒有去了解的必要。

要干的話不阻止他不行。

不殺了基司阻止他不行。

首先是,商業區。

我飛奔到了傭兵團分部。

立馬向奧爾斯蒂德,發送了有關這次事件的概要,人神的使徒是誰,還有信的內容的訊息。

沒有等待回答就跑出去,准備追基司。

但是,他往哪邊去了之類的,也不可能知道。

我一個人效率連屁都不如。

這麼想著,我便趕到教團本部,發怖了基司的通緝令。

再讓神殿騎士團動員,在米里西奧及其周邊為我搜索。

但是,他是人神的使徒。

知道未來的基司。

毫無戰斗能力的成為S級冒險者的男人。

也沒有理由會被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