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卷 第二百十三話"今後的方向性與克里夫的煩惱"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貼吧

翻譯: WIX3000

經過了一個月.

冬天就快過去,春風將至.

────

這一個月里,我集中精神在與奧爾斯蒂德進行討論上,並訂立了詳細的計劃.

首先,是關于召集同伴這件事.

這部份定下了三個方向.

第一,成立主要負責情報收集的諜報,雜務組織.

這部份要使用愛莎他們建立的"盧多傭兵團".

奧爾斯蒂德會在暗中進行全力協助,將這個組織擴大為世界規模.

各自進行合作,並將各國的情報彙集到本部.

就算不去本部,到分部去的話也可以詳細地了解那附近發生過什麼事吧.

這與其說是給奧爾斯蒂德用,不如說是輔助我本身活動的成份比較重.

第二個是,握有權力的人.或者是,之後似乎會握有權力的人.

將他們收為同伴.

既然拉普拉斯複活之後會發動戰爭.

理所當然就能想到,會與人族各國進行戰爭吧.

到那個時候,依照有或沒有事先已經知道會變成這種局面的人這一點,應該也會改變各國的應對能力.

因此,向權力者事先通報未來會發生戰爭,喚起他們的注意,在為他們提供微薄之力的同時,因為目標在80年後即使緩慢也好,替我們行動.

與拉普拉斯開戰之時,根據有沒有各國的協力,也會影響盧多傭兵團行動是否能順利才對.

第三個是,主要為戰斗的武人集團.

姑且這個可以算是跟奧爾斯蒂德有關的吧.

將代替奧爾斯蒂德與拉普拉斯戰斗的人成為伙伴.

讓他們代替奧爾斯蒂德,與拉普拉斯戰斗. (很重要所以說2次?)

如果詛咒被解除,能夠和奧爾斯蒂德一起戰斗的話,就這樣帶去和人神進行決戰也可以.

找誰才好呢……這方面和奧爾斯蒂德討論之後決定下來了.

'原本就有和拉普拉斯戰斗的命運,而且不容易成為人神使徒的人’

像這樣的結論.

名叫鬼神和礦神,和這個世代沒有關聯,但是之後會與拉普拉斯對立的人物.

水神流或劍神流也是,雖然和這一代的人沒有關系,但他們的弟子們將會和拉普拉斯對立.

還有,也打算向北神卡爾曼三世,死神蘭多夫這些壽命很長的人說一聲.

其中也有對拉普拉斯抱有私人恩怨的人.

瑞傑爾德,就是其中一人.

不清楚所在地的對象就由盧多傭兵團搜索,我親自訪問之後進行下跪外交.

根據情況,也可能會不賣點恩情不行吧.

總之,先向似乎很強的人從一部份開始打聲招呼.

接著,在這些收集過程中也有瓶頸存在.

人神.

因為跟他有關,會用使徒進行妨礙吧.

人神的使徒基本上不會知道是誰.

依奧爾斯蒂德所說,可能性好像有高有低.

但,這次的輪迴中,好像連可能性低的人都成為了使徒,所以判別上有困難.

之後因為我的活動,奧爾斯蒂德預料之外的人變成了使徒的可能性也變高了.

關于這方面的對策……老實說,沒有想到.

所以索性就不去思考了.

第一點,根本不知道人神是以怎樣的標准挑選使徒的.

奧爾斯蒂德說過"有選擇命運強的人的傾向".

但,現況是命運不強的人也變成使徒了.

原本命運強弱的基准也變得曖昧不明.

似乎是只有奧爾斯蒂德和人神知道的規則.

即使按照那個規則一個一個向奧爾斯蒂德請示,也只會浪費多余的心力而已,所以感覺去思考也沒用.

對游戲新手來說,也有適合新手的玩法.

總之先對著成為伙伴的那群人設定好'不要相信夢中的神諭’這樣的標語.

不過,就算這樣也會出現使徒吧.

感覺到古怪的話就確認是否為使徒,之後隨時將他殺害.

雖然是很痛苦的職責,但我想盡可能去執行.

除了我很痛苦的事情之外的話,剩下就只要一股腦地增加數量就沒問題了.

說到底,人神的使徒最多三人.

我方越是盡可能的增加,就越有利.

舉例來說,我方只有5人的情況下,1個人背叛為使徒的話,戰力就減少20/.

對方的戰力也會增加,戰況會變得不妙.

但是,我方有10個人的話,或是20人的話.

100人的話,1000人的話.

只有1個或2個人背叛,也沒有太大影響.

操縱領導人將1000人全部變成敵人,這樣的話是很不妙啦,

但是基本上領導人是我,所以沒問題.

我過世之後雖然有點不放心,不過比我還優秀的人材多得是.

應該會出現足以托付的人才對.

即使是現在,也有洛克希她們在呢.

還有,除召集同伴之外,該做的事,該得手的東西也有不少.

一個是,確保和奧爾斯蒂德的聯絡手段.

在前一次的戰斗中,因為聯絡不足而讓帕克斯身亡了.

當然,除了聯絡不足之外也有各種因素吧.

但是……要是有能私下與奧爾斯蒂德聯絡的方法,應該能夠回避才對.

並不是想著要什麼都拜托奧爾斯蒂德.

但是,接下來會比之前更常分頭行動.

為此,聯絡手段是必須的吧.

在重要的局面之下,比起自己一個人判斷,與某人討論之後再行動比較好的情況應該是比較多的.

而且要是能知道對方有危機的話,也能趕過去幫忙呢.

雖然我完全沒辦法想像我去救奧爾斯蒂德的場面就是了.

總而言之,果然,行動電話是必要的.

就算不是電話,只要能讓對方收到情報就好.

基于這樣的想法,我試著去找奧爾斯蒂德討論.

說明關于電話這種東西的存在之後,詢問有沒有類似的東西存在,或是能不能作出來呢.

"傳達聲音或文字的魔道具嗎"

"只有文字也可以,總之我想離得很遠也可以交換情報比較好.畢竟難以下判斷時會想要討論,辦不到嗎?"

我想不行吧.

這個世界可沒有那麼方便.

"龍族的魔道具里有類似的東西.要是將其再現的話,多半可行吧"

雖然我那麼想,不過奧爾斯蒂德的回答意外的是好消息.

"嘿唉,有那種東西嗎"

"嗯,你應該也有見過才對"

真的假的.

有那種東西來著.

有的話超方便我也想要,應該會這麼想才對吧.

"就是七大列強的石碑和冒險者公會的卡片"

"啊啊!"

原來如此.

說起來好像沒錯.

冒險者公會的卡片是用聲音輸入的,七大列強的石碑也能將同樣的文字顯示在世界各地.

哈-.

原來如此.

冒險者公會的卡片,原來是龍族制造的產物嗎.

的確是有點超現代感的東西呢…….

"雖然需要少許改良,就作作看吧"

"哎? 奧爾斯蒂德大人能自己動手作出來嗎?"

"反正,你的出現搞亂了預定計劃,暫時擱置了.有必要的話作出來比較好吧……在下次也能用到"

因為這種原因,變成奧爾斯蒂德要親手作給我.

真是令人高興的誤算.

看起來下一次奧爾斯蒂德好像也打算將我納為同伴這一點,也真的很高興.

"也有做不出來的可能,記得考慮這點"

"Yes sir, Boss"

就這樣,關于通訊機器的部份得到了好結果.

還有一個.

有鑒于上次的失敗,有個東西不把它搞定不行.

就是魔導鎧的運輸方法.

上次,千辛萬苦帶上的魔導鎧'一式’,卻只用在移動上.

為了從城鎮中運到寨里去也費了不少工夫.

而且還帶不進城里,結果即使與死神蘭多夫交戰也沒辦法使用.

之後,我想不會有太多機會再和死神等級的戰斗了.

但是應該仍然有我和'二式改’無法應付的對手才對.

想為此做點什麼.

當然,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小型而且高性能的'三式’也正在開發當中.

但是'三式’的制作還要花上一些時間.

盡管紮諾巴已經全力進行開發協力,也不是一兩年內就能做出來的東西吧.

這時候,想到了一個方案.

能不能直接召喚'一式’,這樣的方案.

以前希露芭莉爾所教的課程當中,似乎提到物質無法召喚就是了…….

不過,總-覺得,要是能再稍微地轉換一下想法的話,應該也能進行物質的召喚.

關于這方面,我打算自己私下試著進行一些測試.

不行的話就不行吧.

────

接著,有關召集同伴的方向性已經決定了.

總之先一邊擴大盧多傭兵團,一邊和各國的權力者結交,拉攏為同伴.

直接面對面讓各國的權力者成為同伴就好了吧.

而首先是克里夫和艾麗愛爾呢.

米里斯教團的教皇的親族,以及阿蘇拉王國的下任國王.

將已經跟同伴差不多的他們,正式地納入奧爾斯蒂德陣營當中.

二個人哪一邊先呢.

當然是從住在附近的克里夫開始.

克里夫加入為同伴的話,就能和米里斯教團產生聯系.

米里斯神聖國可是強國.

即使放到拉普拉斯的戰爭中,也是極端強大的戰力吧.

畢竟戰爭就是錢和數量呢.

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有點關系不是壞事.

克里夫不管怎麼說,也算是我的好朋友.

奧爾斯蒂德的詛咒那方面也有進行協助,這些做為理由已經相當足夠了吧.

可以聽到做為回答的嗯嗯兩聲.

這麼想著,我前往了克里夫所住的公寓,但是很遺憾地遇上了慣例的那個.

聽到艾麗娜莉茲那挑逗的聲音,只好回頭.

那棟房子,牆很薄啊.

什麼"克里夫不行! 克萊普在看!"啊.

這樣的話等克萊普睡覺的時候再做不就好了嗎,真是的…….

姑且留下了'傍晚前來拜訪’的便條,

改去紮諾巴的家.

────

不再是王子的紮諾巴.

他將代表王族的物品變賣成金錢,住到了我家附近.

二層樓高,小巧舒適的房子.

考慮到了制作人偶的問題,1樓改裝成了像車庫一樣的裝潢.

主要的居住空間是二樓.

在那里,好像與金潔兒,茱莉三個人一起生活.

以三個人住來說已經夠大了吧.

雖然不知道那三個人的關系之後會怎樣發展…….

會結婚之類的吧. (不是主角居然開後宮,紮諾巴必需死啊)

總之,有身為王族時存下來的一筆錢所以暫時是沒有問題,

但是之後會慢慢坐吃山空,所以支付了制作魔導鎧的工資給他.

即是研究開發費用.

雖然紮諾巴收了下來,不過臉色不太好看.

"明明也不只是余一個人制作的,只有余收到工資,余認為這怎樣也說不過去呢"

眉毛歪成八字的這麼說了.

也不是說不知道他的意思.

魔導鎧是我和紮諾巴及克里夫三個人合力制造的.

而開發費用卻只有紮諾巴收到.

這不符合邏輯.

只不過啊,這樣說的話,最不符合邏輯的人就是我.

我穿著魔導鎧出去工作,然後接受報酬.

也就是說,目前為止都是只有我收到錢的情形.

用的是大家一起做的魔導鎧.

魔導鎧並不是以金錢為目的而制作的.

但是即使如此,人類也是會為了錢而互相殘殺的生物.

要是想要追求平等的話,也要付薪水給克里夫才行吧.

只不過克里夫也沒有正為金錢所困,肯不肯收也很難講就是.

嘛,那些就算了.

至少有誰需要錢的話,付給他就是了.

我認識的人里面可沒有會明目張膽地要求不合常理的金額的貪心鬼.

我自己也是,對方有困難的話出點錢幫忙這種程度的余裕還是有的.

果然人類在金錢上也很充裕的時候,不對別人好一點不行.

嘛,魔導鎧是必要的東西,所以紮諾巴的人偶制作技術也是必要的.

對必要的東西出錢.

天經地義的事.

因為這些因素,這一陣子紮諾巴可說是過著穩定的生活.

站在那個紮諾巴的家門前,深呼吸一口氣.

即使在這個家的主人不在時,也可以自由的出入,被這麼交代過.

但是,進入的時候,要確實地敲門.

這就是所謂的親不越禮,近有分寸.

"紮諾巴-,是我-! 開門喔-!"

一邊咔啷咔啷地搖著門鈴,一邊呼喚紮諾巴.

"喔喔,師父.請進請進,門沒鎖"

回答得非常迅速.

不過我還是小心再小心.

"真的嗎-? 我可以開門嗎-? 真的要開了喔-! 要阻止我只能趁現在喔-? 我一旦行動就停不下來了喔-?"

因為之前就是沒有小心,差點發生案件呢.

"搞不懂師父在說些什麼,不會阻止的所以請進來吧"

"真的嗎? 你的身邊沒有正在換衣服的女生嗎?"

"就說沒問題了"

我相信了.

相信紮諾巴了.

就算天塌下來,我也相信紮諾巴.

"那,打擾了"

打開門向里面踏入一步,那里就已經是紮諾巴的工房了.

寬敞的空間里放著兩個工作桌,到處都擺放著木箱及人偶.

紮諾巴坐在一張桌子旁.

茱莉也在一起.

用這種講法的話好像是跟往常一樣,但是今天的氣氛稍微有點不同.

具體來說的話,就是茱莉所坐的地方的問題呢.

一直以來茱莉都是在跟紮諾巴有一點距離的那張桌子上,制作著人偶.

但是,今天不是坐在那張桌子旁.

"……"

茱莉正坐在紮諾巴的腿上.

一邊坐在紮諾巴的腿上,一邊用專注的表情在為人偶上色.

而紮諾巴的話,則在她頭上慎重地削著魔導鎧的部件.

茱莉的頭上雖然散落著削下的碎屑,不過絲毫沒有在意.

"紮諾巴……才一陣子不見,跟茱莉變得相當好了呢?"

"嗯,不行嗎?"

個頭小的茱莉和個頭高的紮諾巴在一塊,看起來像兄妹一樣.

嘛,安全上壘了吧.只是坐在腿上一起做人偶的話…….

看來沒有在做害羞的事的嫌疑.

不對,就算下手了也不算出局就是了呢.

畢竟這個世界沒有兒福法,不會責怪他唷.

不過怎麼說,這樣,呢.

因為特地注意過了,原本期望出點意外呢.

"不會,很令人欣慰唷"

這麼說著,我將放在工房一角的椅子拉過來坐上去.

"那麼,師父,今天有什麼事嗎?"

"嗯"

當然,到紮諾巴這邊也不是只為了閑聊而已.

雖然紮諾巴正在被委托制作魔導鎧,不過和這個同時進行,還有另一個工作想要交給他.

"其實啊紮諾巴,今天來是為了將任命書給你的"

"哈啊……認命輸嗎?"

"對,任命書"

這樣說著,我從懷中取出的是,一張紙片.

我將紙片捧在手上,遞向紮諾巴.

"哎呀,失禮了"

紮諾巴慌張地放下茱莉,拍一拍胸口將屑渣撥掉之後,恭敬地收下了.

是個相當有禮貌的男人.

"嗯……寫著'任命紮諾巴.西隆為瑞傑爾德人偶的販售負責人’呢"

"嗯,謹慎地收下吧"

"要收下也是可以……但是那個計劃不就會延期了嗎?"

這個任命書就代表著,從以前開始一直策劃的瑞傑爾德人偶販售計劃要開始了的意思.

現在或許會想為什麼是這個時間點.

但正因為是現在,所以才不得不做的.

是因為這樣的.

接下來在拉攏各國權力者的同時,

也要召集能夠與拉普拉斯一戰的同伴.

但是,有許多人的所在地不明.

例如說,沒錯,就是瑞傑爾德.

在本來的曆史里的話,他會在魔大陸里,

但是在這次輪迴之中,和我一起前往了中央大陸.

最近音訊全無,行蹤也不明.

雖然覺得既然是他的話不會有什麼萬一,但是是無法馬上見面要求協助的狀態.

嘛,他也不會是特別隱藏起行蹤的,

所以在搜索的時候或許就會發現他.

但是,果然說到"為了打倒拉普拉斯,請和我合作"的人,我最先想拜托的就是他.

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就是他.

不論如何也想要把他找出來,由我直接拜托.

能對拉普拉斯雪恨的機會,想要交給他…….

上面說的有一半是表面話.

其實只是單純想見很久不見的瑞傑爾德,

見面之後,能再一次一起朝同一個目標前進的話就好了.

這些才是,剩下的另一半真心話.

雖然是有點自私的理由,但是因為這股趨勢而開始了瑞傑爾德人偶的販賣.

也有比起單純的尋找,這個方法更快的考量.

而且也為了順便提升斯佩爾多族的形象而計劃過了…….

姑且也准備好了其他的官方說法.

例如說,跟魔導鎧有關.

在制作魔導鎧這個兵器方面,我和紮諾巴,克里夫三人確實都感到遇上了瓶頸.

這樣下去的話,可能無法完成'三式’.

因此,大規模地販賣人偶.

在擴展交易規模的同時,進行技術員的召募或培育.

增加懂得紮諾巴或克里夫技術的專家,讓每個人重覆進行嘗試的話,出現什麼革命性構想的可能性也會提高.

不管是哪個世界里,技術人才的教育都是很重要的. (可惜在鬼島不是)

"──所以說,就是這樣的原因"

我將上述的內容,詳細地向紮諾巴說明.

"雖然我也想過由我來做,但是因為魔導鎧和人偶制作也是之後想要發展的方向呢.所以想將負責人,托付給比誰都還要了解的你"

"嗯……"

"做為協助,會提供從以前就看上眼的傭兵團團員.當然,一開始成立店鋪的時候我和愛莎她們也會盡力幫忙的……你願意幫我嗎?"

"是,請交給余"

紮諾巴干脆地點頭,跪了下來.

在一旁看著的茱莉也慌忙地跪下來.

"Grandmaster! 那我該做什麼好呢?"

"茱莉就跟著紮諾巴,聽從他的指示"

"是的!"

茱莉也變得相當的勤奮.

之後會請她加入瑞傑爾德人偶的首批商品的量產體制吧.

為了紮諾巴而賺錢.

聽到這個的話,她也會發奮圖強吧.

"那,詳細的內容過幾天之後再說.今天就先這樣"

"明白了"

總而言之,這樣計劃就更進一步了.

────

到了傍晚,我前往了克里夫愛的小窩.

因為色色的事情已經結束,下午的公寓靜悄悄的.

換句話說,每天的那個,讓附近的居民也沒辦法心平氣和地過日子吧…….

不對,平常都是在學校的研究室那邊做的,大概只有晚上吧.

"嗨,盧迪烏斯……"

在尋找房間時,既消瘦又憔悴的克里夫出來迎接我了.

懷孕時一直到小孩生下來那一陣子明明就還很有精神,最近卻一直面色蒼白.

差不多該為克里夫的腎虧擔心了.

"唉呀,盧迪烏斯,真難得呢"

對面的艾麗娜莉茲則是光溜溜地.

用滿足的表情在為小孩哺乳.

上半身赤裸,下面也只有一條內褲.

說不定現在只是中間休息,晚飯結束之後又會繼續也不一定.

"嗯,稍微有點事情要談呢"

雖然這麼說,大小姐系的金發美人半裸的在替嬰兒喂乳的姿勢,出乎意料地像一幅畫呢.

因為是長耳族所以全身纖細而苗條.

他平常像癡女一樣的態度,和現在有如聖母般的態度.

這也是一種差距吧.

在看希露菲和洛克希的時候,也能感受到某種差距.

最近從艾麗絲身上也能感覺到差距.

那個艾麗絲抱著小孩,明明動也不動地被吸吮著乳汁,卻沒有發出吵鬧聲,也沒有揍正在吸的人.

女性作為母親哺乳的身姿,果然是很神秘的啊.

"盧迪烏斯,可以請你不要一直盯著看嗎?"

"哎? 啊,對不起"

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被克里夫給叮嚀了.

抱歉抱歉.

並不是抱著什麼有色的眼光在看的.

"莉茲也是,有客人來至少穿一下衣服"

"哎呀,克里夫真是……你在嫉妒嗎?"

"沒錯.就算盧迪烏斯對你來說或許是像家人一樣呢……"

"我知道了啦"

艾麗娜莉茲聳了下肩膀,抱著小孩進到里面的房間里了.

"盧迪烏斯,你也是,明明就有三名妻子了,可以不要色眯眯地看著別人的妻子嗎?"

"色眯眯什麼的……"

才沒有這回事.

雖然想這樣回答他,但是的確是看了.

我的話,也不希望希露菲她們的裸體被人看見.

道歉吧.

"沒有,不好意思.下次會注意的"

"嗯……"

克里夫邊歎著氣,邊將身體埋進沙發里.

雖然也有一部份是因為疲勞吧,不過總覺得心情很差呢.

是夜生活里有哪邊不順心嗎.

"那,今天有什麼事嗎?"

"嗯,沒有啦,該說是有點事想拜托你呢,還是說是勸誘呢……"

克里夫用渾濁的眼睛看著我.

總覺得話很難講出口.

要重來一次嗎.

不對,重來之前應該要先問理由吧.

"……出什麼事了嗎?"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克里夫打算說些什麼,甩了甩頭.

"不,剛剛好,畢竟算是不得不跟你說的事呢……"

有某種很深的含意的前題.

想起了之前紮諾巴的事情.

"其實,收到了米里斯神聖國的祖父寄來的信"

連形式也一樣.

這樣的話,是引誘克里夫的陷阱嗎.

又要戰爭嗎.

又是人神的陷阱嗎.

不對,不管怎樣,都打算要拜托克里夫擔任與米里斯神聖國的中間人的.

本人看起來也有這個打算,

這次沒有想說要帶回來之類的太過樂觀的事.

當然,希望他能待在夏利亞也是事實,但我的目標是達成目的.

克里夫起身,從書架上取出一封信.

這也有很嚴重的即視感.

信上肯定寫著,

祖父在養育克里夫上花了多少的錢.

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呢.

那是為了成為我方陣營的力量.

什麼時候要成為力量呢?

就是現在!

像這樣的事情寫在上面吧.

不注意看可不行.

"啊,不是那麼嚴肅的問題啦"

克里夫輕輕抓著臉頰這麼說了.

有點難為情的表情.

"從以前開始,就叫我畢業之後就回去呢.所以這些只是旅費和旅途的關心而已"

這麼說著我看了看.

開頭是從關心克里夫的身體健康開始.

之後,旅費要是不夠的話,把放在同一封信里的米里斯教團干部的徽章給米里斯教會的人看,像這樣的通知.

因為戰斗處于劣勢,要回來的話就做好覺悟,沒有覺悟的話不回來也罷,像這樣嚴厲的提醒.

而最後,雖然寫了嚴肅的事情,但是分別已久想看看你的臉,在心中期盼著你的歸來,以這樣的話做了結尾.

整體來說,是封考慮了克里夫的事情,讓人感到內心溫暖的信.

雖然沒有見過克里夫的祖父,不過似乎是個好人呢.

這些有什麼問題呢.

"老實說,我正在煩惱呢"

煩惱的是那些覺悟云云的話吧.

"我原本是打算畢業之後,馬上回去米里斯的.

為此也累積了不少修行,即使是到現在這一刻為止,也一直是這麼打算的.

而且我也有能在米里斯的爭權奪利之中,脫穎而出的自信"

"也是呢"

克里夫原本一直是這麼說的.

從這個學校畢業的話,要回到米里斯神聖國,繼承祖父的腳步…….

雖然說在最近,理解到要繼承教皇是很困難的事情,開始踏實地進行做為神父的修行就是.

"不過……"

克里夫靠到沙發上,抱著頭.

"畢竟我也結婚了,小孩也生了"

光憑這些,就知道他在煩惱什麼了.

簡單來說,和我一直在煩惱的事情是同一類.

"米里斯教團是會毫不在乎地將目標指向弱者……也就是敵方的家人的"

"……"

"艾麗娜莉茲還好說,她有辦法自己保護自己.

但是克萊普的話,連用自己的腳站立都還辦不到.

我…………沒有自信能夠保護好他"

我明白這種煩惱的心情.

重要的人,是不管什麼時候都希望能在安全的地方的.

"第一,我連結婚的事情都還沒告訴我祖父.

要是被知道了米里斯教皇的孫子和長耳族結婚的話,說不定會傳出奇怪的丑聞.

可能會因為那個丑聞拌住腳而失勢也說不定"

米里斯教對其他種族會施加很大的壓力呢.

雖然說長耳族是大森林的居民,所以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排斥,

但是也有一部份的過激派僅因不是人族的理由就進行迫害.

何況艾麗娜莉茲在長耳族當中好像也處于不怎麼好的立場上.

"這些事情在腦中團團轉,搞不清楚該回去還是不該回去,然後就去跟莉茲撒嬌……最近就是這樣的不停循環……事到如今,我才明白紮諾巴會那麼固執的心情啊……"

克里夫自己本身,肯定是想回去,覺得不回去不行的吧.

但是,會讓妻子與小孩處于危險之中.

再加上,因為妻子的問題會讓祖父的情況惡化也說不定.

在這樣的狀況下,自己該朝自己的道路前進嗎.

不知道.

就算是我也不知道.

但是,這次,我來到這邊也有關于那方面的話要說.

現在的我,能夠拋出救命的稻草.

"克里夫學長"

"…………怎樣?"

"要正式的納入奧爾斯蒂德大人的麾下嗎?"

克里夫用呆滯的表情看著我.

或許說法有點問題.

不過說"當我的同伴"之類的被誤解也很困擾.

還是明白的說比較好吧.

"這是什麼意思?"

"成為奧爾斯蒂德大人的部下的話,我和奧爾斯蒂德大人就能夠全方位的成為你的後盾.

守護艾麗娜莉茲小姐與克萊普的同時,帶領克里夫學長的陣營邁向勝利也是可能的"

克里夫挑起了眉梢.

"接受這個後盾的情況下,我該做什麼才好?"

"主要是,為拉普拉斯複活的時候做准備"

這麼說之後,我陳述了我們的計劃.

以奧爾斯蒂德為中心的80年後的計劃.

雖然已經和克里夫說過有關人神的事情了,不過還是從1開始仔細地說了.

"……"

全部說完時,克里夫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如何呢?"

這麼問時,克里夫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抱著雙手,閉起眼睛,發出煩惱的呻吟.

"唔-嗯……"

應該不是壞主意才對.

克里夫也知道奧爾斯蒂德身上洋溢的厭惡感是詛咒的關系.

雖然不知道撇開詛咒的奧爾斯蒂德是怎樣的人就是了吧…….

即使如此,我也沒有背叛克里夫.

被懷疑的話會很傷心.

"能再給我……一點時間嗎?"

經過了一番煩惱之後,克里夫說出了這些像是擠出來一樣的話.

"馬上就要畢業典禮了.到那個時間,我再決定"

既然自己決定了期限,我也不得不點頭.

也覺得說為什麼沒有老實的點頭.

但是,克里夫自己說不定也不知道為何而迷惘.

"有什麼想法的話,請去和艾麗娜莉茲小姐商量一下吧.畢竟這不是該一個人煩惱的事情呢"

"哎? 啊啊,也是呢.謝謝"

克里夫這次老實的點頭,擺出了淺淺的笑容.

艾麗娜莉茲應該有在聽剛才的對話吧.

從剛剛開始,從門縫中就能隱隱約約地看到金發呢.

她的話,能好好的幫我引導克里夫吧.

雖然或許結果不會和我所想的一樣…….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那樣吧.

"那麼,我還會再來"

"嗯.總覺得不好意思呢"

"不會,覺得煩惱或痛苦的時候,要互相幫忙嘛"

這麼說完,離開了克里夫的房間.

最後也不能忘了向艾麗娜莉茲使個眼色.

總之,克里夫的回答要等到畢業典禮再問吧.

到畢業典禮為止,還有大概2個月.

在這之間,就朝紮諾巴的瑞傑爾德人偶店的開業邁進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