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七話「奧爾斯蒂德的真實與王城的十日間」
打倒大留士後已經經過10天了.

打倒水神蕾塔,打倒歐貝爾,打倒大留士,

在阿斯拉王國恭迎佩魯吉烏斯,壓制古拉維爾.

關于匹雷蒙,他被剝奪了當主的位置,軟禁在領地中.

盧克成為當主,盧克的哥哥則擔任其輔佐.

盧克的哥哥在社交,政治層面上的手腕值得期待,

因此實務上的政務全讓他代替進行的樣子.

基列奴當初,對匹雷蒙他們仍抱持著敵意.

但是,看到盧克的哥哥對愛麗絲贊歎不已,甚至對她求婚的景象,恨意好像也散去了.

就像被主人稱贊感到很高興的狗一樣,露出莫名驕傲的表情.

順便一提,基列奴依然在艾麗耶魯的身邊,維持著護衛的工作.

看來是終身任職吧.

當事人他們的感覺如何並不清楚,但可以算是不錯的結果吧.

────

依序講一下這10天里的事情吧.

首先是第1天,奧爾斯蒂德的事情.

在那之後,我們從宴會場地意氣風發的凱旋而歸.

就連那個艾麗耶魯也因為疲累而早早回到了房間中.

至于我的話,

在公眾面前光明正大地宣言會選擇盧迪的希露菲又激起了我內心深處的愛意,所以將她拉進了房間里,充份的疼愛她.

老實說,因為在日記里最後被甩掉了,所以稍微有點不安.

但是像這樣在那麼多人面前毫不避諱地選擇我.

對少女來說已經是至高的幸福了.

雖然這麼說,希露菲似乎也已經很疲憊的樣子,還沒有突入第二回合就比賽結束.

希露菲沉穩地睡著了.

我為了將欲火難耐的身體給冷卻下來而去沖澡,

在沖澡時,被戰斗後情緒高漲的愛麗絲闖了進來,粗暴地被疼愛了.

我覺得愛麗絲還是多學習一下少女的作法才好.

連靈魂都被吸干抹盡,變成像干尸一樣的隔天.

女仆們前來通知,說是收到了一封寄給我的信.

沒有寄信者,畫著龍神的紋章的信封.

肯定沒錯,是公司信件.

信件的內容簡潔地注明對我傷勢的關心,還有本日會議的場所.

會議室在墓地.

位于貴族宅邸的地區的末端,傭人用的墓地.

只有這里人跡罕至,就像是在城市里的孤島一樣寂寥的地方.

而且還是在地下的墓穴.

到了晚上好像會舉行不死族運動大會一樣氛圍的場所.

在那里,潛伏著比不死族還要令人恐懼的那一位.

「來了嗎,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是,特此前來報到!」

奧爾斯蒂德坐在棺木上,手撐在臉頰上等待著.

何等不尊重死者的行為啊.

我沒有坐在棺材上的打算,于是用土魔術作出了桌子和椅子,然後放上了帶來的蠟燭.

「請」

「嗯,謝謝」

社長拉開了椅子,我也在他前方入座.

那麼,會議開始.

「首先,先讓我跟你說聲辛苦了吧.

盧迪烏斯.這樣一來,艾麗耶魯就確定會成為國王了」

「您是說確定嗎? 即使離國王死去還要一段時間?」

國王患了不治之症……好像也就是衰老,但是直到死去為止,還需要一點時間.

在這段時間里古拉維爾重振旗鼓或是還有其他敵對勢力的可能性,多少也是存在的.

疏忽可是成功的大敵.

這些艾麗耶魯是跟我說的.

不安要素仍然存在.

師父在眼前被殺害的水王伊佐露緹.

和大留士關系密切的保萊阿斯家.

這兩樣必須多加注意不可.

這樣的話,我的下個工作就是將這些勢力給擊垮吧.

我是這麼想的,但…….

「嗯,迎接佩魯吉烏斯,打倒大留士的那個瞬間就已經確定是由艾麗耶魯成為國王了」

奧爾斯蒂德好像確信著什麼東西.

雖然是對我來說完全摸不著頭緒的話,但是在他的心里似乎已經這麼決定了.

「從表情看來完全無法理解吶,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喔喔不行,表情漏出來了嗎.

「不,奧爾斯蒂德大人.只是,仍然覺得疏忽大意是不行的」

「…………」

奧爾斯蒂德銳利的視線刺在我身上.

哎呀真是,我真的沒有不相信社長所說的話唷?

我只是想表示還沒有完全結束而已嘛…….

「不是,你看,那個,奧爾斯蒂德大人的預測也有可能會出現錯誤吧?

這次,意外順利的結束了,說不定人神還留著哪一手,無法肯定的說沒有其他動亂會發生吧?」

「沒有.可以肯定的說」

「……」

被這麼說,我不乖乖閉嘴也不行.

奧爾斯蒂德對我仍然隱瞞了什麼.

肯定是不能告訴我的事情吧.

「我終究曾經是人神的使徒,所以沒可能告訴我嗎……」

細語道出的話.

沒有打算要說出口的話.

失言了.

聽到這個,奧爾斯蒂德站了起來.

用駭人的眼力瞪過來.

「咿呀,非,非常抱歉,不是這樣的.我對于不肯告訴我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的不滿……」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的確,我完全沒有信任過你」

我將預知眼開到了最大極限,搜索逃跑的路線.

沒用,完全被奧爾斯蒂德的殘像給包住了.

就算我逃掉也會被抓回來的樣子.

沒辦法,硬著頭皮上吧.

「這次也是,考慮到你反叛去人神那邊的可能性,隨時都在監視著你」

監視.

嘛,也是呢.

因為要是奧爾斯蒂德有這個打算的話,不管是歐貝爾還是誰,都能在我沒看到的地方處理掉才對.

「但是,你不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從這一次的事情里也確定了,你是個值得信用的男人.」

「……」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有件事要向你致歉.我對你說了謊」

奧爾斯蒂德這麼說著,又坐回了椅子.

「說謊,嗎?」

聽到我的回話,奧爾斯蒂德擺出了恐怖的表情.

不對,是困擾的表情.

這個人,是不是應該再多稍微練習一下微笑比較好呢.

笑容可是溝通的要點唷.

雖然我也不是那麼擅長就是了.

「嗯,以前我說過的.我身上有著初代龍神為了與人神戰斗而創造出的秘術,得到看見命運之力的同時,能夠擺脫世界之理的術.」

「是的」

的確,就是能夠看見眼前的人大略未來的那個吧.

「那有一半,是謊言.我並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唔嗯.

「所以,擺脫世界之理的這部份,是實話對吧」

「嗯.但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啊.

所謂的擺脫世界之理,你認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算你問我怎麼想.

難道哪里有提示嗎.

比如說詛咒.

奧爾斯蒂德帶著的,被厭惡的詛咒.

不,沒有關系吧.

「魔力回複速度顯著地變慢……這個的副作用吧」

「嗯,以魔力回複速度顯著地變慢為代價,得以避免來自人神的干涉.

但是,你不覺得奇怪嗎?

初代龍神為什麼要在自己的秘術上,附加這樣子的負面效果?」

就算你問我為什麼.

大概是要避開人神的干涉,不附加這樣的負面效果,就沒有其他方法了吧.

不對,可是戴著奧爾斯蒂德的手鐲的我,並沒有那樣的副作用呢…….

「初代龍神,創造出了能夠確實勝過人神的秘術」

「……」

「那個秘術就是犧牲魔力的回複力,不管在何時何地死了,也可以保持著記憶從最初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

這樣說來,奧爾斯蒂德果然…….

「所謂的最初是指甲龍曆330年的冬天.中央大陸北部,一座沒有名字的森林中.

期限是從那之後的200年.

到了那個時候,如果人神還沒被殺死的話,我就會強制的『被送回』那時.

假設在這之中我死了也是一樣」

Time leap.

雖然有想過這個可能性.

沒想到,居然真的是這樣.

「時間轉移在眼前發生過的你應該相信吧」

「嗯,算是……」

未來的我,從龍族的遺跡得到了時間移動的提示.

龍族持有能夠從過去轉生到未來的秘術.

那麼,就算龍神能夠使用時間跳躍的術也不奇怪.

畢竟連我都能差不多創造出來.

「那個,這樣,奧爾斯蒂德大人大概是第幾次重新開始了?」

「100之後就沒在數了」

奧爾斯蒂德滿懷著恨意,說出這些像某個羅將一樣的話.

(譯注:語出北斗神拳羅將邦的「一百人之後就不記得了」)

嗯,經曆100次200年的話,就是2萬.

在超過2萬年的時間里,跳躍都不斷持續著嗎.

光想我頭都暈了…….

「但是,在這數百次的跳躍之中,我看過了無數次艾麗耶魯和古拉維爾之間的戰爭.

到底誰是必要的,誰不是必要的.

有什麼的話艾麗耶魯會贏,沒有什麼的話古拉維爾會贏.

還有,從這個階段開始古拉維爾就不會再卷土重來了.

艾麗耶魯的勝利已經是無法動搖的事情」

「即使有人神的參與,也是嗎?」

「沒錯.人神並不會保持記憶跳躍,所以不知道我『重新開始』的事情.

然而我知道那家伙的存在,在開始和那家伙的戰斗之後,像這次一樣干涉戰爭的事也發生過很多次.

接著,在布下全部的指令之後,人神就會在某個時點以後『抽手』」

「那就是現在這個時機嗎?」

「沒錯」

原來如此

奧爾斯蒂德之所以能夠把話講得如此肯定,

是從至今為止數百次的經驗中得出的嗎.

有可能有例外嗎?

雖然這麼想,人在差不多的情況,就會采取差不多的行動.

即使不會差不多,我也知道出現『例外』的可能性也很低.

「所以,盡管安心吧.已經到了這一步,成為國王的就是艾麗耶魯了」

「我明白了」

說到這個份上的話,艾麗耶魯就會成為王了吧.

要說還有哪里不安的話,就只有奧爾斯蒂德在這麼多的次數中一直輸著的事情吧.

「奧爾斯蒂德大人.真的能贏過人神嗎?」

「嗯,能贏.要打倒那個家伙需要什麼東西,還有為此要做些什麼准備,都已經搞清楚了.這次還有像你一樣的存在.只差一步了」

那麼,我就相信他的話吧.

奧爾斯蒂德是看得見未來,

還是經過了無數次的重新開始,都不重要.

我不這麼做的話就沒其他選擇了.

不多加油可不行了呢.

即使是為了守護家人.

────

第3天.

伊佐露緹來到了我所停泊的房屋.

順便一提,房屋是從艾麗耶魯那邊得到的.

雖然是艾麗耶魯擁有的房子中比較小的,也比我家還要大上2倍.

也配置了管理家中雜務的傭人.

可以當成阿斯拉王國的別墅,任意使用的樣子.

房子的事先打住.

現在在講伊佐露緹.

她是來見愛麗絲的.

莫非要複仇嗎.

無視我警戒的態度,她禮儀端正地接受了接待.

和女仆們打過招呼後,接受愛麗絲的引領,被帶往客廳.

愛麗絲命令女仆們送茶,用微薄但端正的態度迎接伊佐露緹.

相當習慣使喚人的樣子.

在我家里,大小事都要自己來吧.

畢竟愛紗雖然是女仆但可不是傭人.

伊佐露緹對于我也在客廳里的事感到很訝異.

警戒似地,把頭低下.

「初次見面,我叫做伊佐露緹.庫魯艾魯.

和愛麗絲是在劍之聖地認識的.

從今往後,就算認識了.」

「歡迎,我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愛麗絲的丈夫.」

這樣打招呼之後,她露骨地皺起了眉頭.

「你就是,可是……」

沒錯,就是我.

被討厭的事情,前幾天見面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是的……我正是盧迪烏斯」

「把愛麗絲放著不管,還跑去取另外兩人為妻的,那個?」

「…………是的」

這種感覺,我記得.

和克理夫一樣.

也就是說,又一個米莉絲教徒嗎!

「有點意外,和那個叫盧克的好色騎士搞錯了呢」

「我沒有打算要欺騙你喔?」

「不會,只是我自己搞錯了而已」

伊佐露緹嫻靜地輕聲笑了.

「雖然這樣……比想像中還要重視著愛麗絲呢?」

「那個,看得出來?」

被突然這麼說,歪了歪頭.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很重視愛麗絲,但是愛麗絲很重視我.

何況,到現在為止的對話中,並不覺得有這樣的要素存在.

「水王伊佐露緹來訪了.

作為水神蕾塔的弟子,蕾塔在那個會場中被殺害了.

說不定是艾麗耶魯王女的敵人.

說不定,是為了報仇而來的.

說不定,愛麗絲會亮出武器來.

不保護她的話,不跟她一起戰斗的話…….

這些,全寫在你的臉上唷」

嗯,臉上寫著這麼長一段文章啊.

最近被看穿臉色的情況真的很多呢.

果然應該要做一下微笑的練習吧.

嘛,這種事隨便啦.

「這些事情,能和很看重愛麗絲的事關聯上嗎?」

「要是不重視的話,那你就放手吧.畢竟,是第三位妻子嘛」

第三位什麼的請不要在愛麗絲的面前說啊.

我可是沒有打算排順序的.

「老實說,原本擔心愛麗絲會受到更多的屈辱.

只看上她的劍術與肉體,平常幾乎不會對話,還以為是這種感覺的狀況……」

你說的是哪邊的大男人啊.

不過,愛麗絲也不是很多話的人呢.

她基本上不太主動說話,而且晚上也會向我要求肉體……哎呀?

大女人?

不不,雖然不太說話,但是訓練什麼的卻總是在一起吶.

「稍微安心一點了.愛麗絲看起來很幸福」

「要是看得出來的話,我也感到很榮幸」

這樣說之後,伊佐露緹笑了.

潔白無瑕的笑容.

看起來明明是清秀的類型,但卻能感到誘人.

雖然是很漂亮的人,但是感覺現在還是花蕾.

開花的時候,肯定是結婚之後吧.

人妻系的魅力呢.

啊,愛麗絲小姐呀.

踩別人腳可是會痛的耶.

「所以,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盧迪烏斯是我的東西所以不會讓給你唷」

愛麗絲還是一樣盛氣凌人的態度.

「不需要喔,那種東西」

「那是什麼,決斗?」

不要把我稱為那種東西好嗎.

伊佐露緹擺出困擾的表情.

「不了,還有師父的遺言,

而且艾麗耶魯大人也准備給水神流一些好處.

我可不會成為你們的敵人唷.」

伊佐露緹似乎依照預定,准備在騎士實習的時間結束之後,做為騎士被提拔.

將來會成為劍術指南役,或是騎士隊長吧.

根據場合也能夠取得貴族爵位的樣子.

「師父在王宮里好像也有很多支持者的樣子.艾麗耶魯王女也並不希望和水神流為敵的樣子呢」

「嘛,好像是那樣呢」

這個世界里的劍士都是一些怪物.

即使如此所謂的權力還是比武力要來得強,但也要避免與之為敵的蠢事發生.

擅長打架的家伙還是當伙伴比較好.

「對我們來說也是,聽到免除了道場被解散的可能性之後,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要是單純只看現場的狀況的話,蕾塔純粹就是個襲擊者.

想取艾麗耶魯人頭的反叛者.

即使在政爭中,充滿讓暗殺者活躍的場所,

要是讓暗殺者出現在公開場合的話,被追討也是無法避免的.

總之,不曝光的話做什麼都可以,曝光的話就得會受到非難.

雖然像艾麗耶魯和古拉維爾,大留士那種程度的話,能夠無視一定程度的非難隨便亂搞就是了.

這次,艾麗耶魯也不希望和水神流一派發生事端,

水神流一派也不想打無法取勝的仗.

在互相利害一致的狀況下,便免除懲罰了.

「師父死了我雖然感到很遺憾.

但是,在這和平的時代里還能像個武人一樣的死去,也是她的期望吧.

雖然就我來說,事情發生前完全沒有找我談過,讓我感到有點震撼就是了」

就像她說的,伊佐露緹看起來似乎還不能完全接受蕾塔死去的事實.

這種感覺,要說的話和冒險者比較相近也不一定.

「的確,我個人是想要替師父抱仇的……但是,那個對手不是愛麗絲也不是基列奴,也不是那一位盧迪烏斯大人,所以沒有能讓我宣泄的地方」

伊佐露緹似乎有些遺憾.

對于當時沒有追逐奧爾斯蒂德,感到有點後悔吧.

「我的話要打也沒關系唷」

「愛麗絲,請不要開玩笑了.現在我有著保護道場的義務.

要是和你這樣瘋狂的對手戰斗的話,造成一輩子也治不好的傷怎麼辦」

瘋狂.

對愛麗絲來說很恰當的詞.

「道場什麼的多無趣啊」

「這是你放棄義務拋棄家族的身份該說的話嗎」

「……」

愛麗絲語塞了.

保持著不高興的表情.

「嘛,分別之後還經過不到一年呢.

我們互相都多少有點變強了,也有點興奮呢」

伊佐露緹用開玩笑的眼神這麼說.

「嗯嗯,沒錯呢!」

愛麗絲的臉頰漲紅,看起來像是在問是不是真的那麼認為.

但是,伊佐露緹的表情恰恰相反.

哎呀哎呀,狗的話還是給肉最好,這樣的表情.

還真是擅長應付愛麗絲的人.

「今天前來,只是想要和愛麗絲見面而已.

不過既然都來了,想說干脆帶領你們參觀王城」

「也好呢.正好感到有點閑! 我們走吧!」

「盧迪烏斯先生也一起來吧,請」

擔心會在城市里和愛麗絲吵架,

或是說不定剛剛的對話幾乎都是謊言,其實介紹愛麗絲去的地方已經有許多水神流門下生正等著她.

這里要跟著去比較好吧.

「……您這樣說的話,就請讓我同行吧」

就這樣,和伊佐露緹愉快的一起參觀了王城.

和我的擔心相反,伊佐露緹只是普通的介紹了城市里的景點,和愛麗絲一起渡過了快樂的時光.

在師父剛過世沒幾天的這時候前來,

也是以她的方式在和過去告別也不一定.

────

第5天.

保萊阿斯家提出前去用餐的邀請.

只針對我和希露菲兩個人.

撇開愛麗絲的餐會邀請.

莫非是毒殺嗎.

對此警戒,所以抱著滴酒不沾的覺悟前往,

談話的內容,就是想要通過我來接近艾麗耶魯這種事.

不邀請愛麗絲來,果然還是因為有點警戒嗎.

他們對愛麗絲也有一點感到愧疚,而我對此也不多追究.

愛麗絲看起來好像想和保萊阿斯斷絕關系,

保萊阿斯也認為事到如今愛麗絲才回來會很困擾吧.

愛麗絲可是我的東西.

最後我在餐會中,給出了曖昧的回答.

────

第8天.

重新確認一下事後的情況.

托莉絲那邊,似乎也變回貴族了.

從地位來看,像是和愛爾摩亞及可莉涅一樣仆人的感覺.

因為艾麗耶魯似乎打算繼續利用之前的盜賊團,

而托莉絲就負責交涉的工作,在暗中活動著.

艾麗耶魯和盧克為了今後的事情精力充沛地到處跑,似乎不太有空閑.

因為大留士之死,王宮里也造成了少許的混亂,

但是還沒有引發什麼大問題,艾麗耶魯正一步一步的為登基做准備.

佩魯吉烏斯將一名部下做為代表留在城里,早早的回到了空中城塞.

試著對造成兩名傷亡的事情表示哀悼時,得到了能夠在空中城塞里複活的回答.

還真是方便的使魔啊.

和奧爾斯蒂德說的一樣,似乎真的沒有問題.

這樣一來,就沒有我能幫忙的事了.

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那麼差不多該回家了.

向艾麗耶魯告知此事之後,隔天就接到傳喚了.

────

夜晚.

位于王宮的艾麗耶魯私室.

想要極力避免會被懷疑花心的事情的我,找希露菲為同伴,前往艾麗耶魯的所在.

畢竟沒有叫我只能一個人去嘛.

艾麗耶魯的私室,超級豪華.

姑且也是位于王宮里面,但是有著說是房子也不會太誇張的大小.

里面的家具每個都非常高級,沙發也像是能把人溶化一樣的松軟.

明明不是金屬卻發出一閃一閃的亮光,這就是這個世界最頂級的房間吧.

平常的話,這個房間里應該聚集了許許多多的女仆才對吧.

但是今天似乎把人都撤走了,變得空蕩蕩的.

在與豪華的家具同等的壓迫感中,艾麗耶魯正在用自己的手准備飲料.

「請用」

「非常感謝您」

黃金色的杯子里,有紫色的液體正在搖蕩著.

葡萄酒嗎.

這個應該也很貴吧.

「希露菲也來了呢」

「嗯,在晚上和美人一起獨處的話,會有奇怪的傳聞出現的」

「嘛.的確,要是只有兩個人的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雖然艾麗耶魯正在笑,但是希露菲笑不出來.

這個只是玩笑啊.

「盧迪的話,可能真的會做出什麼事唷」

對我的下半身毫無信賴可言.

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

但是,我信賴著希露菲.

畢竟這陣子,說出了會選擇我而不是艾麗耶魯的發言.

老實說,感動得快要哭了呢.

我要是螳螂的話,讓希露菲吃掉也沒關系的程度.

「那麼」

分配完飲料之後,艾麗耶魯也坐回位子上.

「盧迪烏斯大人.再一次向您鄭重地道謝.

多歸您,才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

「不會,這些都是艾麗耶魯大人您自己努力的成果」

艾麗耶魯在拉諾婭王國培育的人脈,產生了極大的作用.

埋下大留士的死穴,

取代古拉維爾派的貴族,

將優秀的人才一個一個部署到重要的位置.

照著計劃進行的話,艾麗耶魯也能完全掌控阿斯拉王國吧.

「佩魯吉烏斯的事,旅行的事,那一位的事.

要是沒有盧迪烏斯大人的協力的話,

我不知道會受到怎樣的挫折呢」

「您言重了呢」

「老實說,就和希露菲說的一樣.

僅限一晚一起過夜也可以的程度」

艾麗耶魯這麼說著,對我送著秋波.

受到誘惑的我也把視線往艾麗耶魯的頸部移動,

但是被希露菲狠狠瞪著,只好馬上把視線收回來.

艾麗耶魯也回到原本的笑容.

「玩笑先放在一旁,我苦惱著該用什麼做為答謝這點是事實」

「答謝什麼的,那種事……」

我只是在執行工作而已.

而且,連住家都得到了.

那棟房子好像以後也可以做為我的所有物當別墅來使用的樣子…….

「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因為和盧克的約定,所以不能給你領地或是爵位,

但是除此之外的東西,只要是我能夠控制的東西,什麼都能給你唷?」

就算是這樣說.

想從艾麗耶魯那里取得的東西…….

該拿些什麼.

在阿斯拉王國,好像有很多其他地方沒有的東西呢.

魔導書之類的?

啊,不對.

有一個.

該拜托的事情.

「那麼,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開始,

那個時候,希望能夠把書和塑像一起成套販售.

雖然是魔族的塑像,但是我想以王室的名字就能得到許可」

「啊,之前和佩魯吉烏斯大人提過的那個東西嘛」

「嗯,會有困難嗎?」

在阿斯拉王國里,米莉絲教很盛行.

如果王室大大方方的賣著魔族塑像的話,

可能會產生什麼磨擦.

「一點也不困難.用于量產的工房之類的東西也幫你准備吧」

「米莉絲教那方面,沒問題嗎」

「沒問題唷.那種事情,用錢就可以解決了」

Money的力量嗎.

是嗎.

成為阿斯拉王國的國王這件事,就和成為世界第一的有錢人一樣的意思吧.

「那麼,回去之後要始有進展的話」

「是的.我會在這里等待您」

得到贊助商和工房了.

剩下的就是等著茱莉成長了.

確實,日記上也記載了繪本的形式比較好賣呢.

也要找個繪師嗎…….

要盡可能的讓更多人讀的話,果然是要繪本呢.

雖然不識字的人有很多,圖的話多少都會看吧.

正當我在心底計算著各種所需的時候,

艾麗耶魯用敬畏的態度,筆直面向了希露菲.

「希露菲也是,辛苦你了」

「不會.艾麗耶魯大人也是,真的辛苦你了……」

希露菲在昨天,正式的辭去了艾麗耶魯護衛的身份.

到前天為止還一直都在處理接替的手續,昨天卻像某根芯被拔掉一樣的態度過了一天.

「已經,不再需要我了對吧?」

「是的.已經沒問題了.在這麼長的時間里,真的是非常的感謝你」

艾麗耶魯這麼說完,深深地,恭敬地,朝著希露菲鞠躬.

艾麗耶魯鞠躬的場面還真是相當稀奇.

「艾麗耶魯大人,請把頭抬起來」

「但是,希露菲.希望你不要將這份感情誤解為報酬.

我希望能將心中的話語與感情,傳達給你.

一直以來我都受到你的幫助」

「別在意唷,那種事情.因為,幫助朋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啊」

希露菲這樣說完,一直握著艾麗耶魯的手.

10年來的朋友,有很多想說的吧.

真好啊,這種關系.

「希露菲,不管什麼時候,都歡迎你來玩呢」

「嗯,艾麗耶魯大人也是,要是有行程要到拉諾婭的話……嘛,不過不太好意思讓我們家來招待呢」

「這樣也是呢,到時拉諾婭的城里應該也會召開宴會,我會記得送邀請函過去」

「啊哈哈,簡直像國賓一樣呢」

之後,希露菲與艾麗耶魯兩人笑著對談了一段時間.

我一邊聽著,一邊回憶起和希露菲相遇的事情.

孤身一人在農田旁小徑上走著的希露菲的身姿.

就算被旁邊的小孩子們丟泥巴,也不會做出任何反駁的希露菲.

當時的那個女孩,現在正笑著和一國的王女談話著.

這件事,真的讓人從內心深處感到喜悅.

────

就這樣,離開阿斯拉王國的日子來臨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