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五話「盧迪烏斯的戰場」
水神流有著五個奧義.

初代水神所領悟出的,最強的奧義.

在五個之中,能夠使用三個,就能被稱為水神.

曆代的水神之中,習得四個奧義的人有很多.

但是五個奧義全部學會的除了初代之外一個也不存在.

水神蕾塔.莉亞也不例外,只習得著三個奧義.

她已經是個老嫗了.

已經過了全盛期,只能不斷衰老的存在.

但是于此無關.

為何至今仍然冠有水神的名號.

被選為阿斯拉王國劍術指導之後,經過了十幾年.

將這份職務讓給後進之後,經過了十幾年.

為何她能夠持續的冠上水神的名號呢.

她的才能很突出嗎?

也有一點關系吧.

水神蕾塔毫無疑問是個天才.

和曆代的水神相比也毫不遜色的程度.

但是,就算這樣說,也沒有能夠戰勝衰老的才能.

那麼,是因為沒有其他有才能的人了?

並不是這樣.

現在,已經存在數名修得三個水神流奧義的人.

但是,不管是誰都沒辦法取代蕾塔成為水神.

說著自身實力並不相稱,應當讓蕾塔擔任,這樣屈居于水帝.

為什麼.

因為水神蕾塔,能夠使用五個奧義以內,被認為是最困難的兩個奧義.

而且將那個奧義重新組合,產生出了被稱為夢幻的第六個奧義.

『剝奪劍界』

她在某個體勢下,從前後左右上下.

四面八方不論何處的對手,都能夠斬殺.

要是動了一步的話,就會對那個行動做出反應,將一切給斬斷.

────

「誰都不要動唷.要是不想變成這樣呢」

蕾塔登場時最早采取行動的是,佩魯吉烏斯的部下『光輝』的阿爾瑪芬.

他一瞬間奪取了蕾塔的背後……然後在下個瞬間就被分成完整的兩半.

沒有留下尸體,化成了光的粒子散去.

接下來行動的是,同為佩魯吉烏斯的部下『波動』的托洛菲摩斯.

他只是將手朝向蕾塔,放出了某種東西.

不,想放出某種東西.

但是,蕾塔一瞬間僅僅將劍傾斜,就將托洛菲摩斯斬成兩半.

他也一樣,化做光的粒子散去.

再接著行動的是我,在往手指上戴著的戒指輸送魔力的瞬間,手掌就被切落了.

不對,是被切落的樣子.

落下的是義手的手掌.

我的左手仍然健在.

但是,看著突然消失的手腕,我的全身變得像水泥一樣僵硬.

然後行動的是上級貴族.

他想要搶先逃跑的時候,腳筋就被切斷了.

當他發出哀號時,又受到了一次斬擊而昏迷了.

看來是用刀背.

護衛們誰都動不了.

剛才好像想行動的愛麗絲也,基列奴也.

艾麗耶魯也.

佩魯吉烏斯也.

佩魯吉烏斯的部下也.

我也.

其他,許許多多的護衛也.

全員被蕾塔給釘在原地,無法動彈.

在這個房間里,全部是蕾塔的攻擊范圍,不管是誰都意識到了.

理解到要是輕舉妄動的話,一瞬間即會死去.

「……好像沒有人在動了的樣子呢.

那麼,歐貝爾」

被叫到的歐貝爾也正僵在原地不動.

像他那種程度的劍士,也無法從蕾塔的重壓中逃離.

「怎,怎麼了嗎……?」

「艾麗耶魯和佩魯吉烏斯……還有泥沼呢.

干脆地將他們的頭給切下來」

唯一一個,只有歐貝爾變得能夠行動.

他充滿疑惑地看著蕾塔.

「在,在下嗎?」

「是啦.你不做要誰來做?」

「但是……」

歐貝爾在那里,迅速地瞄了愛麗絲的方向一眼.

蕾塔側著臉看他,保持著眼球的角度吐了口口水.

「對面有愛麗絲在你就不行了呢.

在森林的襲擊也是,在夜路的襲擊也是,老是干些半調子的事.

像你這樣子卑鄙的家伙,也想在弟子前面裝成劍士的樣子」

蕾塔維持著一樣的姿勢,只有嘴巴很惡毒.

「你這家伙,是為了什麼才讓人花那麼多錢雇用你的啊?

是為了把北帝的名聲換成錢,然後失去了兩名弟子.

接著在雇主有危機時什麼也不做看著嗎?」

「……」

「你這家伙,應該是更肮髒的人吧?」

「……或許是這樣」

歐貝爾動了.

右手拔出了劍,朝著貴賓席的右方.

艾麗耶魯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糟糕了.

怎麼辦.

沒辦法動.

怎麼做才好.

這就是人神的一步棋嗎.

光只有水神一個人,就變成這樣.

從奧爾斯蒂德那聽說過水神的對應法.

直接了當地聽說了.

「以不要變成這樣為前題行動」.

萬一發現水神的話,要在擺好架勢之前逃出視線范圍.

往前也好往後也好,下也好上也好.

用所有可行的方法逃跑.

明明被這樣說過.

這樣一來.

「……什麼! 這是!」

那個時候,正在進行城堡警備的人,突入了房間里.

身穿鎧甲的騎士們.

不,那個銀色的鎧甲是……實習騎士?

「劍,把劍扔掉……!」

「別動唷!」

蕾塔這樣一喊,實習騎士們全部都停止了.

但是,其中有一個人,無視忠告向前走了數步.

那人物,在沉重的壓力中走著,並脫下了頭盔.

從頭盔下出現的是,我也記得的那個人物.

水王伊佐露緹.庫魯艾魯.

為什麼她會在這里.

今天,這個日子,城里面明明沒有警備騎士才對.

大留士嗎?

為了避免萬一,預測到了現在的情況,而配置了實習騎士嗎?

還是說只是單純的偶然?

「師父大人,為什麼,這些,到底,怎麼回事?」

「啊啊,伊佐露緹嗎……」

「居然在這種地方施展奧義……!」

「是是,我就向妳說明唷.今天在這個地方所發生的事情,是水神蕾塔和北帝歐貝爾的暴行呢」

「暴……行?」

伊佐露緹的眉頭皺了下來,而蕾塔則繼續說著.

「兩個人互相合謀著……對了,就當成是被王龍王國給僱用了吧.

被巨大的金錢給蒙蔽,接受了王國的暗殺請求.

正當艾麗耶魯和其他數人被慘殺的時候,在千鈞一發一際被實習騎士的你給斬殺了.

伊佐露緹.庫魯艾魯將成為英雄,而水神流也會存續下去……」

蕾塔哈地大笑,看向第一王子.

「嗯,這樣的情節不是挺不錯嗎.

要是也能寫成書就太好了呢…….

這方面就拜托你了唷,古拉維爾小朋友」

「到底在說什麼傻話,師父大人……!」

正當伊佐露緹想向前踏出一步時,腳停住了.

恐怕是蕾塔的殺氣,將伊佐露緹給抓住了.

「……動作快些吶,歐貝爾」

「……」

「搞啥,你是想讓北神流的地位下跌嗎?

別開玩笑了唷,現在可是在幫你這家伙的無能擦屁股啊.可不要到現在還想干些蠢事,快點做好覺悟吶」

歐貝爾用力的搖了搖頭.

然後直直地握著劍,朝向艾麗耶魯.

但是,頭像猶豫一般的晃著.

正在迷惘著.

「你在干什麼! 歐貝爾! 快點殺了艾麗耶魯! 那邊的妓女也是!」

看不下去的大留士喊了出來.

所謂的妓女,指的是托莉絲吧.

也是呢,對大留士來說,不只是艾麗耶魯,托莉絲也死了的話最好.

要是留著證據的話,古拉維爾成為國汪之後,也會被同伴給陷害吧.

「之後的事情不要去管! 老朽會想辦法!」

大留士的叫喊,似乎讓歐貝爾下定了決心.

帶著和至今為止稍微有點不一樣的表情,重新向著艾麗耶魯.

啊,糟糕了.

這個情況.

無法可想了嗎?

「呿……」

愛麗絲看起來正准備要行動.

准備冒險逃出蕾塔的劍域.

「愛麗絲,不行」

「可是」

「拜托你,不要」

「那,到底該怎麼辦……」

我可不想看到愛麗絲死.

但是,該怎麼辦.

要怎麼做才好.

不知道.

全員一齊行動的話?

不,這根本行不通.

這可不是這種程度就能破解的技術.

何況,先不說我,其他的人都離攻擊距離太遠了.

佩魯吉烏斯在干什麼?

從剛剛開始就沒在動.

不對,根本在用無聊的表情看著我.

像在說這個情況你打算怎麼處理一樣的表情.

明明屬下已經死了兩個了,那表情上連一絲一毫的焦慮都看不見.

難道說,有什麼策略嗎?

拜托他嗎?

不對,沒有那個空閑了.

歐貝爾現在已經幾乎要對艾麗耶魯下手了.

已經,沒有辦法了.

不動不行.

歐貝爾和蕾塔,兩邊同時進行攻擊.

就使用魔術『電擊』.

雖然會波及到周邊,但是現在不得不這麼做了.

就算沒辦法擊倒他們,電擊或許也可以阻止他們的行動.

不過,水神流有辦法彈開魔術,成功率很低…….

「盧迪烏斯……要上了吧?」

愛麗絲察覺到了我的想法,微微地動了手指,用眼神像我做出信號.

死的時候也在一起嗎…….

希露菲,幫我收尸吧.

「……!」

這個時候.

有某種感覺貫穿了我的身體.

「這,這是……!」

歐貝爾的身體開始無聲的顫栗,動作也停了下來.

從蕾塔的額頭上,流出大量的冷汗.

不對,不只是這兩個人.

幾乎所有在現場的人類,都開始渾身顫抖.

雖然因為蕾塔的殺界而停止動作,也無法阻止臉色蒼白地發抖.

注意到這里了.

啊啊,太好了…….

看來剛剛的戒指,有好好的注入魔力的樣子.

「這下,麻煩了呢……大留士,你說了多余的事唷……」

「……什,什麼? 發,發生了什麼事,這股寒氣到底……!」

「計劃改變.歐貝爾,可以麻煩你幫我帶著大留士,馬上從這個地方脫逃嗎?」

對于蕾塔的發言,歐貝爾歪著頭.

「為什麼,是大留士? 而不是古拉維爾殿下……?」

「嘛,像我這樣的老婆婆,也不會忘記恩情的吶」

蕾塔淺淺地笑了.

「給我快一點! 再這樣下去不管是敵方還是我方都會被通殺的唷!」

歐貝爾思考了一瞬間之後,點了頭.

握住大留士的手,拖著那沉重的身軀到某處.

「往這邊」

「唔,嗯……」

歐貝爾從實習騎士們進來的入口不同的方向離開了.

沒有人可以阻止他.

被蕾塔給釘死,動彈不得.

「……」

現場,一陣沉默.

「哎呀哎呀,到底能逃到什麼程度呢.明明之前連我會不會來都不知道……」

「……為什麼?」

有誰說話了.

是艾麗耶魯.

她即便在臨死之際,表情也完全沒有變過.

只是,對于為什麼蕾塔要幫助大留士這件事,抱著疑問的樣子.

我對于這一點也很感興趣.

「為什麼,為什麼,真是囉嗦的一群家伙呀.

沒什麼,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蕾塔好像很愉快的樣子.

「現在說的是一位老嫗,還是一名年輕的小女孩的時候的事情.

自恃自己的天才,目中無人的小女孩,

痛扁了道場里同年紀的貴族少年……在這之後,遭到了報複.

在被團團包圍之下雙拳難敵四手,于是被打得半死不活.

連劍士視為生命的雙手都被切斷,正想著干脆淪落為賣春婦時,被拯救了呀.

位居那貴族更高位的位置,一名貴族的少年吶」

……哎?

那是大留士嗎?

「成為水王,被提拔為劍術指南役.

那個時候想要向其道謝時,

卻變成了現在這樣的貍貓,個性也扭曲了.

連我的事情也完全不記得了吶」

…….

「這樣,真的很讓人失望呢.

畢竟,一直認為只是臉很糟糕,個性還是那個富有正義感的人.

如果,和那個人相遇的話……還想過這些像少女一樣的事情.」

蕾塔視線的焦點向著遠方.

甚至會產生現在的話是不是可以動的錯覺.

「這樣,少女的初戀告終了.

但是吶,還不到怨恨他的地步,跟救命之恩相抵消了的呢」

蕾塔說著.

在短暫的時間里,用簡短的言語.

將誰也沒有興趣的事情,懺悔一般地說.

「老實講,我自己也忘了吶.

但是,在返回阿斯拉的途中,突然在夢里收到了啟示呢.

說什麼做為水神再一次回王宮任職,報答當時的恩情」

人神嗎.

而且現在,那個與人神敵對的男子,正向著這邊過來.

一邊散發著壓倒性的不祥氣息,一邊以驚人的速度在城里跑著的一名男子.

歐貝爾是往那名男子的反方向逃跑的吧.

雖然沒有探知氣息的能力,不知為何就是知道.

歐貝爾就是這種對氣息很敏感的男人.

「很想笑吧.明明我也,很久以前就忘記了吶」

「……」

「但是,到了這個歲數,才想通了吶.

拋除了男女關系之後,用全新的心情去思考的話.

救命之恩豈止相抵消,不是還完完整整保持原樣的剩下來了嗎」

這時,蕾塔睜開了雙眼.

「……看來已經到了呢」

門被碰地一聲打開.

進來的是一名男子.

「噫!?」

在場的人不管是誰,都對那個身姿感到不可言喻的恐懼.

有人失禁,也有人跌坐到地上.

甚至也有人懷著敵意.

只不過,幾乎所有人都抱持著同一種想法.

『所有人都死定了』

銀發.金眼.

擺出有如劍刃一樣露骨的恐怖表情的,一名男子.

奧爾斯蒂德正站在那里.

「好久不見了呢.是為了超渡我這時日無多的老嫗而來的嗎?」

「沒錯.因為你是人神的使徒」

「使徒呢……之前不是使徒所以讓我逃走也沒關系嗎?

哎呀哎呀,在最後的最後居然演變成和意外的對手戰斗了啊」

奧爾斯蒂德巡視著會場,一直線地朝蕾塔走去.

毫不猶豫.

「『剝奪劍界』」

蕾塔的身體出現像晃到鏡頭一樣的殘像.

劍也不停動著.

奧爾斯蒂德每走一步,就飛過一道金色的劍閃.

劍閃留下的殘像,在奧爾斯蒂德與蕾塔之間連成了金色的線.

劍閃全都被防住了.

奧爾斯蒂德的周圍飛散著火花.

他用空手將劍擊給彈掉了.

一步,二步,三步.

隨著接近的程度,火花的數量也變得更多.

即使如此奧爾斯蒂德也沒有停下來.

在轉眼之間已經走到了蕾塔的眼前.

「去死」

然後,非常簡單地.

真的非常簡單地,蕾塔的胸口就被貫穿了.

奧爾斯蒂德的貫手,把蕾塔給貫穿了.

然後被抹布一樣的甩開.

「婆,婆婆!!!!」

伊佐露緹喊著,殺界消失了.

但是,就像時間停止了一樣,誰都沒有動.

不管是誰都無法理解眼前的情況.

只是任憑恐怖所支配.

覺得下一個就是自己了吧.

最初開始動作的,果然是伊佐露緹.

她拔出了劍,顫抖著雙腳對奧爾斯蒂德擺出架式.

「竟敢,把師父大人給……!」

「……」

奧爾斯蒂德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從露台跳了出去.

伊佐露緹快步追逐著,也跑向了露台.

「盧迪烏斯大人!」

這時,艾麗耶魯像被瞬間解凍一樣大喊.

「請去追大留士和歐貝爾! 不能讓他們逃掉!」

因為艾麗耶魯這怒吼般的一句話,時間又開始運轉.

貴族們爭先恐後地逃出房間,護衛則跟在後面.

我和愛麗絲及基列奴三個人奔出房間追逐大留士.

「盧,盧迪!? 發生什麼事了!?」

准備換班的希露菲正站在那里.

她似乎還沒搞清楚目前的事態.

怎麼辦,一起帶上嗎?

不,房間里還有伊佐露緹.

他正在在露台呆滯的向外望.

看來是放棄追逐奧爾斯蒂德了…….

「希露菲,去保護艾麗耶魯大人! 注意伊佐露緹! 我們要去追大留士!」

「明白了!」

希露菲與盧克做為艾麗耶魯的護衛留下來.

瞬間如此判斷之後,我們朝房間外面奔去.

────

為什麼當時艾麗耶魯大叫著要追大留士,還沒辦法肯定.

老實說,現場的趨勢已經確定了.

讓大留士跑掉不是也沒什麼關系嗎.

是在剛剛聽著水神過去的故事時開始這麼想的吧.

艾麗耶魯說要追肯定是因為別的理由.

她也和我一樣,是龍之犬.

這樣的話,就不能放過身為人神使徒的大留士,是這樣想的也說不定.

殺了大留士.

這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事情.

「這邊!」

跟著基列奴的嗅覺,在走廊奔跑著.

愛麗絲和基列奴對于艾麗耶魯的話完全沒有感到疑問.

因為敵人逃了所以要追上,咬死.

像是能感受到這股勇猛一樣的速度,依序在走廊奔馳.

警備很少.

雖然並不是說完全沒有,但好像在追著與我們不同的人物.

往王宮的方向跑了! 聽到像這樣的聲音.

難不成是在追奧爾斯蒂德嗎.

「……看見了!」

沒有被任何人給阻礙,專心地追了數分鍾後.

大留士笨重的巨體被歐貝爾抱著.

一邊發出快死了一樣的喘息聲,一邊朝走廊的另一端移動.

「……嘖!」

歐貝爾用銳利的視線向後一望,咂了下嘴.

像扛著一樣支撐著大留士,逃進了最近的房間里.

我們也馬上追趕到那間房間……腳就停止了.

在那里的是跪倒在地上的大留士,以及擺著架勢的歐貝爾.

「……咕,咕!」

大留士跪在地上的同時,盯著我瞧.

「怎,怎麼能發生這種蠢事.這樣,這樣很奇怪啊」

「但是啊大留士大人.漫長的人生當中,也有這樣的事嘛.

我認為現在就該冷靜下來,為了逃離險境而好好思考吧?」

對著大發牢騷的大留士,回答的是歐貝爾.

但是,大留士用通紅的臉反駁.

「老朽可是遵照著神所說的啊! 怎麼可以像這樣逼迫著老朽!」

「……哎呀呀,雖然你的信仰很堅定……那麼至少,調整一下呼吸,為在下的勝利祈禱吧.」

歐貝爾搔著臉頰,用莫可奈何的表情舉起了劍.

這是第一次在我們面前從正面擺出架式.

然後,報上名號了.

「北帝歐貝爾.寇魯貝多」

愛麗絲拔劍高舉,基列奴則擺出居合的架勢.

「『劍王』愛麗絲.格雷拉特」

「同為『劍王』基列奴.迭多魯迪亞」

我是不是也應該報上姓名才好啊.

當我在考慮的時候,大留士跳起來指著愛麗絲.

「那個紅毛! 保萊阿斯嗎! 妳這家伙,保萊阿斯.格雷拉特的人嗎!」

愛麗絲被指著,擺出露骨的厭惡表情.

「……已經不是了」

「老朽,老朽可是給了保萊阿斯十足的好處啊!」

大留士沒聽愛麗絲的回答,邊噴口水邊喊著.

「菲多亞領地消滅的時候,也出了很多錢!」

……這樣說的話.

菲多亞領地搜索團的資金,是大留士出資提供的嗎……?

雖然聽起來是別有居心的話.

但是從這個部份突破的話,我稍微有點弱啊.

畢竟不管出資者是否別有用心,都幫助到了許多的人.

「跟我沒關系!」

愛麗絲甩也不甩.

真不愧是.

「也,也有幫助傑姆茲!」

傑姆茲.

保萊阿斯的當主,愛麗絲的叔父.

「讓那家伙成為當主,幫助受到貴族總攻擊而潰不成軍的保萊阿斯重新站起來的也是老朽!」

那種事其實怎樣都好.

「拜此所賜,菲多亞領地的複興也在順利進行著!」

不對不對,說謊可不行唷.

「在來王城的路途上有看到過,不過菲多亞領地看起來好像完全沒有在進行複興啊」

「這個隨口胡謅的小鬼!

要是保萊阿斯完全被擊垮的話,現在就是其他的領主瓜分掉菲多亞領地,

變得比現在還要荒涼!」

這樣說來,好像的確會那樣.

但是那又如何.

現在的狀況,複興確實是沒有在進行,

難道你想說跟其他路線比起來已經很好了嗎?

「既然這樣,明明也可以拯救沙羅士爺爺……」

從我的口中蹦出的是,這樣的發言.

但是大留士的臉色卻出現戲劇性的變化.

「沙羅士!?

別說蠢話了,像那種分不清楚現實的肌肉白癡能干些什麼!

那種不考慮先後順序就把保萊阿斯的全部財產用在菲多亞領地複興上的男人!」

「……」

雖然我覺得是很有男子氣概的選擇…….

嘛,但是聽起來也覺得是錯誤決定.

家族要是分崩離析的話,結果最後也只會變成其他領主的食物而已.

「老朽可是幫助了為了這種事前來哭訴的傑姆茲!

把強迫事情進展的沙羅士變成死人,

為了讓傑姆茲擔任當主而穿針引線!

保萊阿斯家現在還存續著,

菲多亞領地現在還存在著,

全部都歸功于老朽之手的啊!

所以幫幫我吧! 拜托放我一馬!」

啊啊…….

這樣可不行呢.

把沙羅士變成死人,這種事.

先不說我了,這兩個人可是已經阻止不了.

「也就是說,你是沙羅士爺爺的仇人的意思吧」

「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嗎」

對于愛麗絲的發言,基列奴點了點頭,露出凶牙地擺起架勢.

「那麼,斬了」

「噫」

大留士發出了短促的悲鳴,

歐貝爾歎了一口氣.

「交涉破裂了啊」

接著,最終回合開始.

────

「呼……呼……」

大留士也做好覺悟了嗎.

坐在附近的椅子上,大口的喘氣.

看起來態度相當冷靜,就好像那刺耳的喘氣聲是騙人的一樣.

「歐貝爾,能贏嗎?」

「這個嘛,只有劍王兩名的話不算什麼,但是那個魔術師很危險啊」

歐貝爾背對著大留士,劍朝向這邊.

他的表情很冷靜……要是能這樣說就好了.

但是,視線飄浮不定.

只有眼球一直動來動去,這就是所謂的散眼嗎.

「…………老朽知道.神也這麼說過」

「神說了什麼?」

「穿著老鼠色長袍而來的魔術師,將會殺了老朽…….

但是,相信他說的話,不顧周圍反對破壞了魔法陣,

把你撤回來固守在王城,結果卻是這樣.

已經沒辦法再相信了」

人神也在背地里到底動手腳的意思嗎.

和奧爾斯蒂德說的一樣,人神看來不擅長下棋啊.

說不定會很高興的玩著無雙系的游戲.

「做點什麼吧.正是為此才雇用你的.多對一很擅長吧?」

「遵命……要是勝利的話,可以追加特別報酬嗎?」

「啊啊,依照約定,你就拿吧」

這樣交涉完後──歐貝爾改變了氣息,朝向這邊.

這次要從正面來了

看到這個舉動,愛麗絲和基列奴都壓低了身段,保持架式.

「北神流……『赤墨』」

「嘎啊啊啊啊啊啊!」

「嗚啦啊啊啊啊啊!」

歐貝爾低語的瞬間,愛麗絲和基列奴都中陷阱了.

但是那個時候,我已經明白了『赤墨』的意思.

從奧爾斯蒂德那里得知了是怎樣的技巧.

是地面.

鋪在地上的紅色絨毯.

在那上面,有不知道何時撒上的紅色珠子.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啊!」

「奴!?」

愛麗絲和基列奴的腳邊,傳來了清脆的破裂聲.

飛濺在腳邊的高黏性液體,將兩人的腳底都黏在地毯上了

北聖所擁有,某個藥劑師所調配的這個珠子,正是瞬間接著劑.

因為步驟很複雜,制作方法想不太起來,

但是當受到強烈沖擊時,內容物就會一口氣灑出來.

那個接著力很強,將愛麗絲和基列奴的腳都給固定住了.

「『水流』!」

我迅速地使用了水魔術,清洗兩個人的腳邊.

這種接著劑耐水性不佳.

碰到水份的話一瞬間就會失去粘性.

但是愛麗絲和基列奴的體勢已經崩壞了.

雖然必殺的踏步失敗了,但是受過鍛鍊的強韌下盤還是在這勉強的姿勢下發出斬擊.

太慢了.

歐貝爾已經開始進行下一個行動了.

正穿過愛麗絲和基列奴中間的縫隙.

基列奴的劍停了下來.

愛麗絲的劍也停了下來.

就算她們是劍神流的劍士,也不會放出可能波及到歐貝爾對側友軍的光之太刀.

「首先是你,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歐貝爾的目標不是愛麗絲,也不是基列奴.

是我.

<雙手持的兩把劍,朝我揮下>

看見了.

多虧了和愛麗絲進行的模擬訓練,我的預知眼清楚地捕捉到了歐貝爾的劍.

迅速地,將義手擋在劍的軌道上.

這樣就解決一邊.

另一邊就讓右手使用『土盾』的術來格檔.

「北神流奧義……『朧十文字』」

<歐貝爾的手出現殘像>

歐貝爾在空中將劍給丟棄,維持著前傾的姿勢,向腰間剩下的一把刀伸出手.

我看見了.

預知眼捕捉到了這個動作.

但是,『土盾』已經覆蓋了我的右手,變成了盾牌一樣的形狀.

為了擋下歐貝爾的斬擊而制作的這個盾牌極端的堅硬,而且沉重.

這股重量,讓我的右手抗拒調整位置.

左手已經擋下了歐貝爾的劍了.

注入大量魔力的義手,雖然手掌已經沒了,還是確實地擋下了歐貝爾的劍.

對于落地的同時准備拔刀的歐貝爾.

沒有回避手段.

就算有也已經來不及了.

只好硬吃下來了.

將彎曲的膝蓋伸直,跳躍的同時,用左腳去承接歐貝爾的拔刀.

有某種溫熱的東西穿過了我的小腿.

著地時,左腳感覺像沒有東西支撐一樣的彎曲.

用右膝支撐著身體,朝傷口看過去,我的左小腿已經被切斷,剩下薄薄的一層皮膚輕飄飄地晃動著.

遲了一些疼痛感才湧出來.

「噫噫噫!」

我咬緊牙根忍耐著疼痛.

視野的一端.

愛麗絲正在行動,基列奴也轉過身,朝這邊過來.

我還沒死.

三個人形成包圍陣形的話,歐貝爾就無處可逃了.

「……?」

不,現在,視野的深處有什麼在動.

怎麼了,歐貝爾還用了什麼其他忍術嗎?

不對.

視野的遠端有動靜.

大留士正把右手向著這邊.

「在汝所求之處給予偉大的炎之加護--」

愛麗絲和基列奴注意到了.

兩個人采取的行動則幾乎相反.

愛麗絲朝大留士的位置轉身,基列奴則站在我和大留士之間,向著歐貝爾.

「──『火彈』」

從大留士的手中,放出了塊狀的火焰.

威力,速度都無話可說,蘊藏著足以確實殺死一人的破壞力的火焰正在逼近.

「哼……咕!」

愛麗絲揮劍.

空中的火球被一分為二.

但是,不知何時.

不知何時歐貝爾投擲的苦無狀的短劍,刺進了她的側腹.

把視野拉回來.

歐貝爾維持著朝愛麗絲投擲短劍的動作,接下了基列奴的劍.

不對.

沒有完全接下.

基列奴的劍,一邊將用來格擋的劍給切斷,一邊斬向歐貝爾的肩膀.

但是,太淺了.

並沒有切斷.

「呼!」

「嘎啊啊!」

歐貝爾以後空翻的方式向後一躍.

正在著地點的愛麗絲,抓准時機放出了斬疾.

但是或許是側腹的苦無的影響,被歐貝爾輕易地接下了.

「……」

糟糕,被拉開距離了.

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糟糕的事,但是被歐貝爾拉開距離就很糟糕.

有什麼很糟糕.

那家伙的技倆很多變.

絕不是錯覺.

我的腳被砍斷了,愛麗絲也不知道能不能跑.

現在,萬一,假如,被歐貝爾抱著大留士逃掉的話.

能追的就只有基列奴一個人.

對了.

不擊倒大留士不行.

我扔下了土盾,將杖──朝著大留士.

「岩砲彈!」

「!? 喔喔喔!」

砲彈用出呼意料的速度飛過去,但是被歐貝爾的拔刀給彈掉了.

不過,這也在預料之中.

剛剛射出的,可不是單純的岩砲彈.

「!?」

被彈開的位置.

變成兩半的岩砲彈,在大留士的附近爆炸了.

過去在魔大陸旅行時所開發的,岩砲彈的變化型.

命名為,炸裂岩砲彈.

「咕嘰啊啊啊啊啊!」

岩砲彈的碎片掉入了眼睛,大留士摀著臉蹲了下來.

「奴!?」

歐貝爾的注意力被分散了.

「嗒啊啊啊啊啊!」

這時,愛麗絲反射性的跳過去.

光之太刀.

「……!?」

歐貝爾他……擋下了這一擊.

將劍打橫,用刀身最厚的部份承受.

但是,愛麗絲的劍輕易地把那部份給斬裂,直達歐貝爾的手肘.

太淺了.

或許是傷口的影響,這一刀並不完整.

愛麗絲的劍將歐貝爾的手肘給砍斷,停在側腹附近.

「嘎啊啊啊啊啊!」

接著,基列奴也在.

失去兩手的歐貝爾,嘗試想要回避這一擊.

但是所謂的光之太刀,並不是能夠回避的東西.

是劍神流的必殺劍.

向前踏一步滑出,將體勢自行瓦解掉,全力的躲到無法斬擊的位置.

如果不先完成這些事前的准備,就不可能.

而歐貝爾,這麼做了.

然而在最後的最後,沒有做到.

基列奴完整的光之太刀,從肩膀進入,然後從側腹出來.

「……漂亮」

歐貝爾在最後悄聲說道,無力地倒下了.

就這樣躺在血泊之中,一動也不動.

短時間內雖然還有微微的抖動,但是他的瞳孔之中,已經失去光芒了.

…………死了.

「……」

「啊啊啊,眼睛,眼睛啊……歐貝爾! 想點辦法啊! 歐貝爾!」

大留士現在仍然蹲在地上,遮著眼睛叫著.

現在俯視著受到我的炸裂岩砲彈攻擊,蹲在地上的大留士的人,是基列奴.

「……」

基列奴無言地揮劍.

回濺的鮮血直達我的臉頰上.

────

大留士的尸體,就這樣留在了現場.

這是和艾麗耶魯事前決定的事.

不管殺害現場是什麼情況,都盡可能的留下大留士的尸體.

雖然之後也可能會被艾麗耶魯問罪,

但是在這之上,對于大留士已被誅殺的這個事實,似乎能取得大量的人氣.

死了居然會讓人高興……這家伙也是個很討人厭的人啊.

「呼-……」

討厭的家伙死了.

殺掉了.

感覺很差.

雖然不是我做出致命的一擊,但是和這種事沒關系.

現在,非常的有實感.

我,把大留士給殺了.

殺害保護他的歐貝爾,破壞他的視力,然後把毫無抵抗的大留士給.

至今為止都沒什麼實感,但是這次有.

不知道是哪邊不對.

距離的問題嗎.

不明白.

「哈啊……」

思考著這些思考了也沒用的事情.

這正是我選擇的道路.

在這之後,我們移到到隔壁的房間,用奧爾斯蒂德給的王級治愈魔術卷軸療傷.

該說真不愧是王級吧.碎掉的腳也恢複原狀了.

我之後就是愛麗絲了.

她雖然用鐵青的臉看著我的治療,

不過結束之後,馬上就自動地將衣服拉起來.

誘人的,充分鍛鍊過的腹肌上…….

「……哎?」

她側腹上的傷口,染成了紫色.

是毒.

歐貝爾的苦無上,有塗著毒.

「……」

使用了初級解毒,中級解毒.

確認沒有效果.

冷汗瞬間讓背後濕成了一片.

但是馬上就想起奧爾斯蒂德說過的話.

歐貝爾使用的毒只有一種,而且是非致死性的.

再加上,他隨身都帶著解毒劑.

馬上回到了隔壁的房間,搜索歐貝爾的尸體,解毒藥取得.

讓愛麗絲喝下去後,也在腹部上塗抹.

以防萬一,受過斬擊的我也用了一些…….

好危險啊.

要是塗著更強力的毒的話,愛麗絲就要死了.

太好了,真的…….

「『朧十文字』,成功避開了呢……」

治療愛麗絲側腹的時候,她小聲的這麼說.

雖然根本就沒有回避…….

嘛,沒受到致命傷的話也可以說是閃開了吧.

「多虧了和愛麗絲的模擬戰的福唷.所以能看到更快速的斬擊,所以才勉強能夠回避」

「我明明一次也沒躲掉……」

愛麗絲這麼說著,露出了少許傷心的表情.

愛麗絲和歐貝爾學習過劍法.

應該是想起那個時候的事了吧.

「隨便啦」

愛麗絲干脆地搖了搖頭.

這個個性真讓人羨慕.

總而言之.

我和愛麗絲和基列奴都沒事.

完全勝利了.

「那,回去吧」

「也是呢」

「嗯」

意氣風發的,凱旋回營吧.

────

回到宴會會場的時候,映入眼廉的是意料之外的光景.

「……哎?」

盧克將短劍押在艾麗耶魯的脖子上.

匹雷蒙跪著,希露菲用憤怒的眼神看著盧克.

什麼情況啊,這個.

撇見混亂當中的我時,盧克開口了.

話語的對象並不是我,而是向著正在對峙的希露菲.

「想要幫助艾麗耶魯大人的話,就把盧迪烏斯給殺了」

對于這個要求,希露菲會──.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