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青年期 王國編web版 174 甲龍王與第二王女
空中城塞卡奧斯布雷卡,謁見之間.

在那里排列著的,是12精靈.

空虛之希爾瓦利爾.

光輝之阿魯曼菲.

贖罪之由魯茲. 洞察之伽羅王迪

時間之斯卡科特.

豪雷之庫里安奈德.

破壞之德托巴斯.

波動之特洛菲莫斯.

生命之阿肯梅特.

大震之伽羅

瘋狂之菲利阿斯法伊爾.

暗黑之巴爾帝姆特.

然後,坐在最里面的是他們的王.

甲龍王貝魯裘斯·德拉.

與之相對而立的是阿斯拉王國的第二王女.

艾麗艾爾·亞蒙·阿斯拉.

"……"

那次會議之後,艾麗艾爾便通知了希爾瓦利爾,請求謁見貝魯裘斯.

希爾瓦利爾即刻便開始動身,艾麗艾爾就趁著這個時間整理了下服裝.

而且盧克和希露菲也趁機換了正裝.

與阿斯拉王國第二王女和她的護衛這個頭銜相稱的,體面又漂亮的服裝.

我則是穿上了從奧爾斯蒂德那拿到的長袍.

嘛,這個可是奧爾斯蒂德借給我的,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艾麗艾爾帶著認真的表情走過12精靈之間.

無視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優雅的在貝魯裘斯面前行禮.

與此同時希露菲與盧克下跪行禮了.

這次我也下跪了.

"能允許此次的會見,實在是萬分感謝."

"說的倒是不錯,這回又有什麼事嗎?看你這打扮,莫非是要請我去喝茶……"

貝魯裘斯用看起來糊塗的態度這樣說道.

通過豪雷之庫里安奈德的能力,他應該可以將空中城塞中的大小聲音一覽無遺才對.

也就是說這家伙一幅若無其事的樣子啊.

不過,這樣的問答也是一種場面形式吧.

"為了我能成為阿斯拉王國國王,還請貝魯裘斯大人助我一臂之力."

艾麗艾爾並不為貝魯裘斯的演技所動,直擊主題.

"哦…….那我換個問題吧."

貝魯裘斯將手肘撐在王座上,歪著脖子,以手托腮,問道:

"作為王最重要的要素,是什麼?"

我不知道回答會是什麼.

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正確答案.

雖然艾麗艾爾說她知道了,但並不能保證那是正確答案.

再一步,從我聽到的那些里面,都無法知道是不是正確答案……

盡管這樣,為了知道是不是明確的沒有錯誤,會不會事先問一下比較好呢?

不,這里就試著相信艾麗艾爾吧.

有著那樣的自信,離題萬里的可能性應該很小."那就是:'繼承意志’."

話語響徹

安靜的謁見之間

安靜到想象不出有整整17個人在場的,謁見之間.

"嚯哦."

貝魯裘斯像是在吐氣一般,對這句話做出了反應.

從他的表情中,並不能判斷這個是不是正確回答.

繼承意志.

我能夠理解艾麗艾爾為何會想到這個答案.

艾麗艾爾朝著王前進的道路,是從死亡開始的.

從迪克的死開始,還有13位從者的死.

他們是怎樣的人,又期待著怎樣的未來?

在他們死後,都把自己的意志托付給了她.

那個,成為了艾麗艾爾稱王的基礎.

然後,貝魯裘斯的朋友.

伽奧尼斯·弗里昂·阿斯拉是戰爭時期的人物.

從聽到的傳聞看來,好像是能夠用朋友一樣的感覺往來的王族.

那樣的他成為了王.

是因為承接了戰時死去的人們的意志,不是嗎?

姑且也算是能感覺到關聯的回答.

所以應該是這個答案吧.

但是到底如何呢?

個人來說的話,也感覺過于簡單了……

"…………呼,繼承意志,嗎?"

貝魯裘斯俯視著艾麗艾爾,笑了.

"也就是說,你這家伙想變成王的志願,歸根結底也是被他人所左右的.這樣的家伙,可以被稱作真正的王嗎?"

語氣中像是帶這幾份輕蔑.

也就是說,這個回答是錯誤的嗎?

但是,艾麗艾爾並未動搖.

"是的,貝魯裘斯大人,我的志願,歸根結底是被他人所左右的東西.

與世人心目中真正的王的樣子差距甚遠吧.

但是……"

艾麗艾爾深吸了一口氣,用毅然的態度答道.

"如果是把意志托付給我的人們的王的話,是不是真正的王根本無所謂!"

"嚯哦……"

貝魯裘斯一臉無趣的樣子.

就那樣不高興的一手托腮,進一步問道:

"也就是說,你要我把我的力量借個一個愚鈍的王咯?"

"是的,正是因為愚鈍,才希望您能將力量借給我."

"哈!"

這個流程不是不太順利嗎?

我覺得艾麗艾爾回答的很精彩.

不被真正的王這種無形的東西束縛,報答那些為自己竭盡全力的人.

為了那個目標成為王.

為了他們而去從政,成為他們希望的王.

合不合適暫且不提,我覺得很精彩.

但是,這個和貝魯裘斯想要的答案會不會有點不一樣呢?

"而且,你覺得你那樣回答後,我真的會把力量借給你嗎?"

"不是,貝魯裘斯大人.但是,這是我真正的心意.

毫無虛言,這就是我艾麗艾爾·亞蒙·阿斯拉成為王的覺悟."

艾麗艾爾用強烈的視線,目不轉睛的盯著貝魯裘斯.

"如果拒絕那個的話,就不需要貝魯裘斯大人的力量了."

否定的言語.

貝魯裘斯睜開了眼睛,12精靈也動搖了起來.

希露菲和盧克都震驚了.

我也震驚了.

"你說,要變成王不需要我的力量嗎?"

"如果我的理想和貝魯裘斯大人的理想不太一樣的話,反而會成為累贅吧."

貝魯裘斯不再以手托腮,慢慢的站了起來.

那個表情,難不成生氣了?

緊閉雙唇,睜大了眼睛.

沒有握拳,卻看起來盛氣凌人.

他"唰!"的一聲抬起了手.

一瞬間,有了種貝魯裘斯要讓12精靈去襲擊艾麗艾爾的錯覺.

"說得好!艾麗艾爾·亞蒙·阿斯拉喲!

你的信念,我確實收到了!"

我握著魔杖,眼看就要把魔力注入進去了……聽到這句話就消停了.

"我甲龍王貝魯裘斯·德拉

向故友伽奧尼斯·弗里昂·阿斯拉起誓,定當助你一臂之力!"

貝魯裘斯用更加高昂的聲音說道:

"准備轉移魔法陣!

馬上回宮,收拾殘局,然後叫我就好!"

"實在是萬分感謝."

艾麗艾爾對貝魯裘斯的話表示了感謝.

希露菲和盧克也把頭低得更下了.

我就那樣握著法杖僵住了.

實在是一點都不完美的流程啊.

回答錯了.

艾麗艾爾選了貝魯裘斯不中意的那個選項.

但是貝魯裘斯把力量借給艾麗艾爾就是說

他從艾麗艾爾的回答中看到了什麼嗎?

不管怎樣,貝魯裘斯宣布站在艾麗艾爾這邊了.

貝魯裘斯已經是艾麗艾爾的幕僚了——

艾麗艾爾退離了謁見之間.

艾麗艾爾一臉裝模作樣的樣子,希露菲和盧克則是露出了完成了什麼東西的表情.

"……"

我正要去他們那里,忽然就往回走了.

那里有著被12個部下包圍的,擺著架子的貝魯裘斯的身影.

貝魯裘斯一直盯著退出去的人,利索當然的和我對上了視線.

"怎麼,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啊."

"沒什麼……"

我轉過身子,眼看就要去追艾麗艾爾她們.

但果然還是很在意啊.

"結果,作為王最重要的要素,正確答案就是那個嗎?"

貝魯裘斯輕哼一聲,答道:

"不是我期望的答案."

"那麼,為什麼?"

面對我的問題,貝魯裘斯愉快的笑了.

"艾麗艾爾·亞蒙·阿斯拉和伽奧尼斯一點也不像.

但是艾麗艾爾說話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了她的動作舉止.

過去,伽奧尼斯所說的’理想的王'不就是這樣的人嗎?"

伽奧尼斯口中理想的王?

"過去,我們都認為伽奧尼斯才是理想的王.

但是,好像對那家伙來說,自己距離理想還很遠.

年輕時候的酒館中,戰爭時候的營地中,成為阿斯拉王之後,

那家伙經常說著關于"理想的王"的事情."

貝魯裘斯懷念的說道.

總之,艾麗艾爾與貝魯裘斯理想中的王很遠,

但是和伽奧尼斯理想中的王接近,是這麼回事嗎?

每個人的理想都不一樣啊.

"原來如此……那麼,貝魯裘斯大人理想中的王是什麼樣子的呢?"

聽到這句話後,他"喀拉"一聲的瞪著我.

"那個沒必要和你這家伙說."

"說的也是呢,真是失禮了."

我行了一禮,離開了這個地方.

不告訴我的話,大概就意味這我沒必要知道吧.

假如聽了.

假如我把告訴了艾麗艾爾的話.

說不定好不容易才那樣自信滿滿的放出話來的艾麗艾爾又會迷茫了呢.

不知道也可以的事,還是不聽為好.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我正這樣想著的時候,被貝魯裘斯叫住了.

回頭一看,貝魯裘斯站了起來,正准備要由別的出口離開.

"我還有個問題要問你."

"是什麼呢?"

"為什麼你不抬出奧爾斯蒂德的名字呢?

雖然我討厭那個家伙,但也不能無視他的名字.

那個時候事先放出奧爾斯蒂德的名字的話,對話會進行的更輕松吧?"

奧爾斯蒂德說過,他的請求被貝魯裘斯拒絕了.

那樣的話我認為就算一直喋喋不休的說著奧爾斯蒂德名字,也不會得到想要的結果的吧.

這個,難道我也在被考驗?

期待著什麼裝腔作勢的話嗎?

"因為並非我和奧爾斯蒂德大人稱王."

"但是,那家伙想要艾麗艾爾成為王吧?

並且你也贊同吧?

那樣的話,為了達成目標,最大限度的使用奧爾斯蒂德的名字比較好吧."

"因為即便如此,要成為王的是艾麗艾爾大人,而協力于她的是貝魯裘斯大人.

我和奧爾斯蒂德大人雖然在幫忙,但歸根結底還是外人.我覺得非必要的抬出他的名字,強行推進話題並不好."

即便是我也說的不錯呢.

嗯,果然,當事人的事情讓當事人自己談話解決是最理想的.

我並非要在艾利艾爾成為王之後做些特別的事.

也就是說沒有什麼想要求的事.

不過不知道奧爾斯蒂德是怎麼打算的…

不管怎樣,既然處于比較不負責任的立場,也就不好用強.

"你的那個想法溫和過頭了啊."

貝魯裘斯吐出這樣一句話,走出了房間.

"……"

我再次,在留下的12個部下難耐的注視下離開了房間.

稍微有點不好意思.

嘛,適當的事只有嘴能說也不是什麼好事呢——

從謁見之間出來後,我直接回到艾麗艾爾的房間.

一邊為稍稍耽誤了點時間的事而道歉一邊推開了房門.

雪白透明的肩膀映入眼簾.

艾麗艾爾正在換衣服.

被希露菲把豪華的衣裝脫下,僅穿內衣,正在解開自己的緊身胸衣.

"啊,喂!!魯迪!"

"沒關系啦,盧迪烏斯大人是這次的大功臣.

不管什麼時候進入這個房間都是不需要提前得到許可的."

"誒,但是艾麗艾爾大人……"

"啊啊……萬分抱歉希露菲.我考慮不周了呢.

盧迪烏斯大人,雖然很抱歉,但是如果你能先出去一下的話就幫大忙了."

那句話出口的時候,我已經在房間的外面,正要關緊門.

雖然不知道艾麗艾爾是否有所誤解,但我可不是都看到別人在換衣服了還會賴著不走的無恥之徒.

但是,艾麗艾爾的身材真好啊.

雖然艾麗絲也是身材拔群,但與她那由長期的訓練而得到的身材相對,我感覺到艾麗艾爾是天生的,未經努力就可以變成那樣的身材.

是基因造就的技巧啊.

可是,平衡這一點希露菲是不會輸的.

因為她既沒胸也沒屁股啊.

真正意義上的取得了平衡.

我最喜歡那樣的她了.

因為洛克希是神,所以根本不能拿來比較.

"下次開始,是不是要學著敲門呢……"

不敲就打開們的話,總是會碰到肮髒的男人抱在人偶身上.

明明從那個經驗中就該明白敲門的重要性的.

我也是不長記性呢.

誒?

換句話說,盧克也在那個房間里啊.

那家伙可以嗎?

……大概可以吧.

或許要說誰對于艾麗艾爾來說是最安全的,一定就是盧克了.

"魯迪,已經可以了哦."

等了一會兒,希露菲從門的空隙中露出了臉.

正打算就這這句話進去的時候,希露菲露出了有點不高興的表情.

"艾麗艾爾大人的,看到了?"

"嗯,胖次是白色的呢."

希露菲的臉"嘭"的鼓了起來.

順便一提,她的胖次也是白色的.

因為昨天換的時候確認過了所以不會錯.

我戳了戳希露菲氣鼓鼓的臉後,正要進入房間.

在那途中我的屁股被掐了一下.

"希露菲·艾特小姐."

"什麼事?盧迪烏斯先生."

"親熱什麼的,回家再做吧."

"……你夠了!"

希露菲"啪!"的一聲打了一下我的屁股,然後撅著嘴跑到了房間一角的椅子哪里,粗暴的坐下了.

小臉紅紅的真可愛啊.

嘛,先不說這個了.

房間中,換完衣服的艾麗艾爾正坐在那兒.

即便穿著便服也是一幅公主殿下的樣子.大概和身上穿的衣服的價格有關吧.

不對,這樣好嗎?

總之先道歉吧.

"之前,換衣服的時候真是失禮了."

"沒有……怎麼樣呢?"

"什麼怎麼樣?"

"我的身體."

那個,必須要說嗎?

不,這一定是對我的考驗.

今天是考驗日啊.

這回我不會選錯.

"非常完美……雖然我想這麼說,但就個人而言我更喜歡希露菲這樣的."

"這樣嗎,那還真是汙染了您的眼睛了呢."

艾麗艾爾哧哧的笑著,希露菲一邊說著"在說什麼啦……"一邊臉紅了.

盧克則一直縮著肩膀.

因為成功說服了貝魯裘斯的緣故嗎?氣氛很輕松呢.

"請坐."

一坐上椅子,她就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我也轉換一下吧.

"托了盧迪烏斯大人的福,可以進入下一階段了."

"不是,我什麼也沒做."

"您不用謙虛.不是正如盧迪烏斯大人所說的嗎?

答案,一直在我的心中."

從結果上來看是這樣的呢.

可是,說不定這也是因為命運……

不對,現在說服貝魯裘斯的迪克不在,據日記上所說,艾麗艾爾沒有得到貝魯裘斯的信賴.

聽從了我的建議,艾麗艾爾用自己的力量打開了局面.

這樣想吧.

這樣想感覺舒服點.

"那麼,繼續下一個話題吧.貝魯裘斯大人說過:'馬上回宮,整頓場面’.我打算照他說的,回阿斯拉王宮."

"整頓場面指的是?"

"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我也不怎麼明白啊.

不,稍微自己想想吧.

首先,總結之前的對話的話,貝魯裘斯不打算和我們一起屁顛屁顛的跑去阿斯拉王國.

所以,艾麗艾爾先回去創造一個適合貝魯裘斯登場的場所.

比如貴族云集的派對會場.

准備了這樣的東西之後,再去叫貝魯裘斯.

到那時,貝魯裘斯與12精靈伴隨著鏘鏘的銅鑼聲登場.

貴族們震驚的望著天空大喊:"哇!貝魯裘斯!"然後帶著驚訝一起拜倒在地.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這樣啊,不那麼急也可以吧,還有時間准備的吧."

"那樣不行的,因為我接到了父親大人重病的消息."

艾麗艾爾以一臉正經的表情說出了沖擊性的事.

這樣啊,雖然我覺得報告稍微已經遲了,但是艾麗艾爾已經得到那個消息了.

這樣的話,盧克是人神使徒的可能性也稍微低了點.

因為從人神那里得到情報的可能性減少了.

啊,但是也有可能是盧克從人神那里得到了消息,再轉告給艾麗艾爾的.

不不等等等等.

說起來,艾麗艾爾直接從人神那里得到消息的可能性也有啊.

艾麗艾爾就是使徒的可能性.

如果艾麗艾爾是使徒的話,我們目標的前提就會完全崩潰了.

也有奧爾斯蒂德弄錯時期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都必須先向奧爾斯蒂德問一下關于艾麗艾爾就是使徒的的可能性這個問題.

"看到那樣的表情,好像盧迪烏斯大人已經知道了呢."

"誒?"

"不愧是被龍神招入麾下的人呢.

聽到阿斯拉王重病臉色一點都沒變."

"啊……因為看到盧克前輩唐突的請求與艾麗艾爾大人焦急的樣子的話,就猜想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了."

就先這樣說吧.

艾麗艾爾也點頭像是滿意了.

沒問題.

"因為盧迪烏斯大人可能也有些預定……

這樣吧,准備個14,5天沒問題吧."

艾麗艾爾想只准備兩周左右就出發啊.

真倉促啊.

不過日記上也沒有寫正確的日期.

說不定原本就是打算趁這個機會出發的.

奧爾斯蒂德看錯日期也有可能.

"幸運的是貝魯裘斯大人為我們准備了轉移魔法陣的話,因為移動並不是那麼費時間,所以還是有余裕的.但是父親大人得病的話,如果現在不回去恐怕會耽誤事.我想在兄長們鞏固勢力之前回去."

從對話來看,國王會因病而死.

然後,下一代王誕生.

要是太過磨蹭的話,艾麗艾爾甚至都不能和別人參與決勝負了.

知道這些以後還有一個擔心.

奧爾斯蒂德也曾說過,在阿斯拉王國有一個麻煩的人物.

上級大臣達利烏斯·西魯巴·伽尼烏斯.

奧爾斯蒂德曰,好像只要這個人在的話艾麗艾爾贏面就小.

為此,有必要同可能會成為達利烏斯的阿喀琉斯之腱的人物——多莉絲蒂娜接觸.

有多莉絲蒂娜的話,就可能能讓達利烏斯下台.

得到了貝魯裘斯的協助的話,區區一國的上級大臣不足為懼.

雖然很想這麼想,可是如果真是這樣,奧爾斯蒂德就不會特意提他了.

有了貝魯裘斯的協助大致上能和第一王子派打平.

達利烏斯下台的話就能讓形勢變得有利,差不多是這樣的感覺.

為了確保勝利也必須弄這麼一出.

"艾麗艾爾大人,轉移魔法陣的話,是不是將落點定在阿斯拉王國的邊境附近會比較好呢?"

"哦,那是為什麼?"

"明明是一國之王女,卻不通過邊境就進入了國內,會讓人覺得有什麼虧心事.

更何況,轉移魔法陣是被禁止的東西.

使用了那個的話,容易被人打探.

我想,至少從邊境到首都用徒步移動,給國民看看艾麗艾爾大人的身影怎麼樣呢?"

"原來如此,也有一番道理呢."

好的.

這樣一來,接下來只要考慮用合適的理由與那個據說有多莉絲在的組織接觸了.

雖然接觸的方法還沒想過,但基本上沒問題吧.

同那樣的組織的交涉,基本上有錢就行了吧.

"我反對!"

打斷對話橫插進來的,是盧克.

"陛下得病了的話,路上有第一王子,第二王子的手下在等著也說不定.雖然轉移魔法陣是禁忌,但只要沒被看到出來的場所的話,怎樣辯解都可以."

"……原來如此,的確是那樣呢."

"和以前不同,這次盧迪烏斯也在.

沒有戰力上的不安了吧.

但是,根據風聲,第一王子派請到了北帝級的劍客.

王宮里倒先不說,我認為在道路上被北神流的熟練劍士狙擊是很危險的."

從盧克的言語中,感覺到了像恐懼一樣的東西.

"被狙擊啊……饒了我吧……"

表情上看,艾麗艾爾和希露菲也像是和盧克相近的心情.

這三個人,從阿斯拉王國逃出的時候,拼命的戰斗過了.

害怕著會被狙擊的旅行.

雖說那樣,但該怎麼辦呢?

找個什麼理由,我一個人盡早移動,嘗試接觸多莉絲嗎?

不,那期間不管怎麼樣艾麗艾爾他們都不會愉快.

盧克是人神使徒的懷疑也沒有明朗.

可能這個提案也是人神的助言.

"盧迪烏斯大人的建議嗎?盧克的建議嗎?不管那邊都有些道理呢……希露菲你怎麼看?"

艾麗艾爾一邊煩惱著,一邊將話題甩給了希露菲.

"是的呢.我的話,認為轉移到國內比較好.

雖然不知道要轉移到阿斯拉王國的哪個地方,

但是我覺得不通過國界,跑到第一王子的後面的話,也就不用突破障礙了.

哎呀,希露菲也是接近盧克的意見嗎?"並且,我們出來的時候也不是大搖大擺的.

所以我覺得回去的時候也偷偷摸摸的就好了嘛.

從邊境到首都要花費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因為移動時間是白費的呢."

"確實如此……明白了.那麼按照預定,向阿斯拉王國國內轉移吧."

可以認可的意見.

難以反駁.

這個時候,果然是沒有先向希露菲提示信息的我的失策嗎?

沒辦法.

我一個人用分別行動,去接觸多莉絲嗎?

或者拜托別的人來做也可以.

基列努……因為不是交涉型的角色還是算了吧.

啊啊對了,差點忘記,出發之前必須先把基列努介紹給艾麗艾爾啊.

艾莉娜麗絲……還,懷著孕呢.

那樣的話,也不好拜托克里夫了.

之後,還有誰看起來既值得信賴又擅長交涉呢?

紮諾巴也不像是交涉型的角色.

不過要是帶著金潔一起的話……

不對不對,可能帶上別國的王子才是一個大問題呢.

正想著這些的時候.

"咚咚",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

"打擾了."

進來的是希爾瓦利爾.

她環視了整個房間,輕輕的搖動了背後的翅膀.

然後,說話了.

"剛才弄清楚了一件事,阿斯拉王國境內的轉移魔法陣,全都被破壞了."

"誒!?"

突然被告知的事情.

轉移魔法陣的破壞.

"到底是怎麼回事?"

希爾瓦利爾淡然的說明著.

貝魯裘斯在那次謁見之後,馬上命令希爾瓦利爾去啟動魔法陣.

在這個空中城塞里面,存在著向阿斯拉王國某處轉移的魔法陣.

希爾瓦利爾去到那個魔法陣那里的時候,魔法陣失去了效力,毫無動靜.

感到奇怪的希爾瓦利爾派阿魯曼菲去調查了之後,才知道了那里的魔法陣被破壞了.

阿魯曼菲繼續調查之後,發現阿斯拉王國境內貝魯裘斯能夠使用的魔法陣一個個的都被破壞了.

所以,希爾瓦利爾說道:

"轉移到阿斯拉王國內已經不可能了."

最近的魔法陣是在阿斯拉王國的邊境附近.

從哪里開始就要徒步移動了.

某個人的明確的行動.

准確的說,是某個人做了某些事.

那個人是人神嗎?還是奧爾斯蒂德?

明天再向奧爾斯蒂德問一下的話就明白了吧.

但是,在這個時候要抹去對我的不信任感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了.

盧克的納悶兒的視線.

那樣的對話結束後,完全就變成了只能照著我的提案去做的狀況了.

像是在說:"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但是沒有說?"的視線.

連希露菲都用帶點不安的視線看著我.

大概懷疑是奧爾斯蒂德搞的鬼吧.

不過,獨獨艾麗艾爾不為所動.

"那樣的話,沒辦法了呢,就照著盧迪烏斯大人的方案去吧."

"但,但是,艾麗艾爾大人……"

盧克的慌張的聲音.

艾麗艾爾像是無視他一樣,繼續淡淡的說:

"盧克去通知艾露瑪和庫里內.

和她們兩個協力進行旅途的准備.

希露菲和我一起,去向拉諾阿王國的各位輪番拜訪.

盧迪烏斯大人就交給你了.

各位,先去向認識的人告別吧."

"……是."

盧克安靜的點了點頭.

帶著少許的不安,大家解散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