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青年期 人神篇web版 第百六十三話「狂劍王對龍神」
要說明艾麗絲・格瑞拉特出現在奧爾斯蒂德面前的事情的經過並不是很難.

幾天前,在魔法都市夏麗雅的入口處出現了二個女人的身影,灰色頭發的獸族女人,以及一頭豪華紅發的人族女人.獸族女人比人族的看起來要高一個頭,二人披著看起來一樣的外衣,腰上佩帶著看起來一樣的劍.

她們是艾麗絲・格瑞拉特,和基列努・德朵魯蒂亞.結束了漫長路途的二人,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這趟路一點也不輕松,過于著急見到盧迪,想要往森林里抄近路結果迷了路,迷路的結果闖進了魔物的老巢大打出手,總算穿過森林後進入最近的城市的時候,因為和流氓打架又大打出手了,結果與無數的人為敵大打出手,為此在出國上耽誤了又大打出手.大致上因為不斷的自作孽的關系,要抵達夏麗雅時間上耽誤了.

總之二人都姑且算是作為冒險者生活過,在旅途中不斷的找回感覺,經過了拉諾亞王國後相對順利的來到了魔法都市夏麗雅.

到了夏麗雅後也順利的行動,因為在冒險者公會進行情報收集的時候,知道盧迪烏斯府的位置的人很多.

在這座城市盧迪烏斯・格瑞拉特這個名字可謂家喻戶曉無人不知.門口就能看到據說是從貝卡利特大陸帶回來的珍獸,以及在種植在魔大陸的古怪的魔藤,甚至被告知立馬就能找到.

想要去的地方很快就找到了,盧迪烏斯府與愛麗絲老家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不過有著即便說是旅店也不為過的大小.庭院不小,作為鍛煉場來使用也不錯.

盡管那樣子對基列努說,就愛麗絲來說卻罕見的憂郁著是不是要進入門里.她一直站在門口,沉默占據了那里一段時間.愛麗絲人王立站在門前靜止不動了,抬起下巴無言地向上方看著房子,就好像那樣子做的話盧迪烏斯就會察覺到並走出來.

這個時候盤踞在艾麗絲心中的是至今為止在路途中聽到的盧迪烏斯的傳聞,『泥沼』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打倒迷失之龍,趕走魔王,擁有魔法大學最強的名號,雖然被周圍的人所畏懼,旁若無人般的行事,但他是弱者之友,總是聽到滑稽的傳聞,是個不怎麼被人們所討厭的魔法師.無法用言語表達他的強大,每次艾麗絲聽到後,就會好像自己被誇贊了般的開心.

關于他那樣的傳聞里,艾麗絲最為在意的並不是關于盧迪烏斯強大的部分,是滑稽的部分.

比方說對了,「盧迪烏斯疼愛妻子,放學後與妻子一起去買東西」什麼,「正在買東西的時候因為摸了摸妻子的屁股而被罵了」什麼,「有個像小孩子一樣的女人嫁給了他」什麼,「娶兩個妻子什麼的根本就談不上是米里斯教徒」什麼的.總之就是和盧迪烏斯結婚的女人的傳聞.

每次回想起那些,艾麗絲就皺起眉頭,眉間皺起了深深的皺紋.差不多進入拉諾亞王國也後就知道了二個妻子的名字,希露菲愛特・格瑞拉特,洛克希・M・格瑞拉特.

在與那二人面對面的時候,艾麗絲不知該怎麼做才好.通過書信得知了她們的存在,在旅途中聽到傳聞,雖然在旅途中想過各種事情,但具體要說什麼才會如自己所願卻不知道.

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艾麗絲,向她打招呼的人是一名女仆——愛莎,她在艾麗絲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就說「那不是艾麗絲姐姐嘛,是艾麗絲姐姐吧?」,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做好准備,為了能在艾麗絲敲門後立刻做出回應而等待著,可是在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候,因為艾麗絲還沒行動所以自己行動了.

艾麗絲這個人物對愛莎來說是恩人之一,雖然不及哥哥盧迪烏斯那般尊敬,但在西羅恩王國救了自己的人里,毫無疑問艾麗絲也包含在內.滴水之情當湧泉相報,母親也教導過她,在聽到『第三人』的事情的時候自己也悄悄想過,如果艾麗絲喜歡哥哥的話就支持她們吧.

艾麗絲在愛莎的牽手下,平安的入侵到了屋內,她被愛莎和莉莉婭所款待,在愛莎去喊去學校了的希露菲和洛克希的期間,從莉莉婭那里聽到了盧迪烏斯的現狀.

名為露希的,盧迪烏斯的小孩的存在,看著那孩子,盡管艾麗絲露出複雜的表情,但自己察覺到自己並沒怎麼厭惡的心情.小孩子什麼的自己也生就好了,並且要生個男孩子.之所以會有那樣的從容,是因為面對的人是愛莎和莉莉婭的關系吧.

希露菲和洛克希以及諾論回得來後也溫和的碰了面,盡管盧迪烏斯的二個妻子對艾麗絲發育良好胸部和臀部感到戰栗,但沒有與之發生口角.雖然愛莎和莉莉婭早已經做好了接納她的氛圍,說到底關于這個問題,即便盧迪烏斯不在場也討論過了好幾次.雖然諾論臉色不怎麼好看,但已經商量好了並沒有公開反對.

二人因知道盧迪烏斯想要接納她而打算尊重那份心情,另外,在與愛麗絲談話的時候,她那對盧迪烏斯的巨大的善意以及尊敬的程度,讓人感到苦笑般的愉快.自己喜歡的人被誇贊,不論是誰都會開心的.但是那般溫和的場面只是一開始的時候,在艾麗絲問了「那麼,盧迪烏斯去在哪兒」後,變得充滿火藥味了.

去和奧爾斯蒂德戰斗了,聽到這些的艾麗絲指責二人說「為什麼讓他一個人去,你們想殺死他嗎」,要和盧迪烏斯在一起的話,就應該和盧迪烏斯共赴戰場.對于這樣主張著的艾麗絲,希露菲流著眼淚反駁道「雖然那樣想過但會妨礙他,是他叫我們不要去的呦」.

雖然艾麗絲被她的眼淚給嚇到了,好好想一想的話,想起了自己為了不妨礙他而去修行.接著,想到了在書信里提到的自己不再的時候幫助了盧迪烏斯就是眼前的女人後,感到了少許的嫉妒以及優越感.

自己不會成為阻礙,自己可以幫助盧迪烏斯,大聲做出那樣的主張後,與希露菲和洛克希二人,連同基列努,追趕盧迪烏斯——

接著,艾麗絲就出現在了這里.

急著趕路稍微走過了頭,看到大爆炸後返回,聽著戰斗的聲音,尋找,尋找,死命地尋找.

發現了快要死掉的盧迪烏斯,跳了過來.

跳到了奧爾斯蒂德的眼前——

艾麗絲將神劍七把劍之一的『鳳雅龍劍』擺出大上段,面向了奧爾斯蒂德.

「基列努!背後交給你拉!」

奧爾斯蒂德沒有擺出架勢,只是詫異地看著艾麗絲,不,是她的背後,打倒在地的盧迪烏斯,以及跑到他跟前的兩個女人.

艾麗絲看著他的眼睛,仔細地觀察著奧爾斯蒂德,上半身赤裸,遍體滲著血,從頭上也流著血,看上去整個人都疲憊,發尖燒焦了,肩膀一帶有著瘀血,累積著傷害.

另外,右手拿著彎劍,艾麗絲從沒見過奧爾斯蒂德的劍,自己並不覺得有著劍的選定眼,但同時也理解到,那把劍是相當厲害的.

比自己所持有的劍神秘藏的劍,隱藏了遠勝于它的驚人的力量.以前對峙的時候,並沒有拿著那種東西,就好像不需要般的被空手就完全壓制了.

一想到盧迪烏斯給他造成如此的傷害,劍也逼他拔出來了,就感到無法言喻的感動.

(我也要像盧迪烏斯那樣……但是,可不能著急呢,先拖延時間……)

艾麗絲那樣對自己說,自己是無法打敗奧爾斯蒂德的,艾麗絲在對峙的瞬間就察覺到了,接著便自然的認同了這個想法.

以前艾麗絲因為差距太大所以不明白,向上看著是自己身高數百倍的塔,僅僅覺得高而已,覺得能登上那里.但如今卻不同了,自己個子長高了,也明白了對手的身高了.

艾麗絲也長高了,盡管如此還是高,更高.奧爾斯蒂德身在高得讓人感到炫目般的高處,實在不是艾麗絲可以登上的高度般的高處.

「艾麗絲・伯雷亞斯・格瑞拉特麼……這般看重盧迪烏斯麼?而不是盧克」

「……盧克?」

「他是命中注定成為你丈夫的男人」

「我可沒聽說過」

艾麗絲當做沒聽到奧爾斯蒂德的話,不知道盧克什麼的是誰,但自己最珍惜的人只是盧迪烏斯,盧迪烏斯只有這一個人,其他誰也不要.

「也是啊」

奧爾斯蒂德沒有架起勢,仔細看著盧迪烏斯恢複的樣子,他的站姿破綻百出.

艾麗絲明白,實際上是故意的,讓人看到破綻的.就那樣等待著艾麗絲攻過去.

「……」

艾麗絲心中浮現出最後一次與劍神的碰面——

劍神加爾・法里奧把艾麗絲叫到自己房間,並排擺著三把劍這樣說到.

「你選哪把?」

艾麗絲一把一把拿在手里看,雖然想說以前在魔大陸拿到的那把劍就夠了,但個子長高了的同時,逐漸有些不合身了,正在想要一把稍微長一點的劍的時候.

而且,恐怕這把劍對奧爾斯蒂德不管用,劍聖們會說依賴武器什麼的,作為劍士的自尊心不足吧.但是,艾麗絲明白,自尊心什麼的都是狗屁.

「這把」

艾麗絲所選的是最為樸實的形狀的劍,是一把薄刃,少許有些彎曲的單刃劍.感覺不到一絲的不吉,是一把能感到清涼感覺的劍.

「『鳳雅龍劍』嗎」

這把劍正是初代劍神從絕世名匠『龍皇』那里授予的『鳳雅龍劍』,可以將劍神流的技巧最大限度的運用,為劍神而打造的劍.

「選得不錯」

「……告訴我一下理由吧」

「這把劍是魔劍,雖然乍看之下沒什麼能力,不過細致地錘煉在刀身上魔力可以將對手的斗氣所形成的防禦幾乎無效化.雖然不能將龍神那的犯規般的有著防禦力的斗氣也無效化,但能減輕它」

無視防禦,這就是『鳳雅龍劍』所擁有的能力.

「雖然不適合我用,你的話可以運用自如吧」

七把劍只有三把分別為劍神一把,兩個劍帝各持一把,以及身為劍王的基列努的一把.其余兩把劍也會等到現在還是劍聖的兩名新手成長後轉讓給他們的吧.

「那,接下來進入正題,首先要說的是,和奧爾斯蒂德的戰斗方法……」

劍神在一開始時說了首先這個詞語.

「絕對不要先出手」

不會問為什麼,理由艾麗絲也明白.

「那家伙的水神流到達了神級的領域,會被反招殺掉的」

回想起了以前的自己,一擊就被打飛的討厭的回憶.

「這是第一階段」——

劍神流必定先發制人,水神流則是後發制人.

劍神說那個簡單的戰法就是奧爾斯蒂德所使用的必勝法,因此艾麗絲沒有出手,對等待著的水神流絕不能出手.

攻擊型的劍神和防守型水神,是最合不來的,水神流的反擊不會失敗,如果沒有一定程度的力量差距的話,水神流會贏.

艾麗絲因與水王伊佐爾緹的訓練,對此有著親身體會.所以艾麗絲絕沒有先發出手,對于被評為狂犬,必定會先發制人的她來說,這是個艱難的場面.

「嗯……?不打過來麼?」

奧爾斯蒂德詫異地看著只擺著架勢而全然不攻過來的艾麗絲,劍神流必定先發進攻,劍神流就是那種劍法.

「我,只要等著就好了呦,那樣一來就能和盧迪烏斯一起進攻了啦」

艾麗絲平靜地說道.

「……真奇怪啊.艾麗絲・伯雷亞斯・格瑞拉特竟然要和同伴一起戰斗,這也算是異常麼?雖然我想過要是遇到名師的話,艾麗絲・伯雷亞斯・格瑞拉特的確更加的懂事,原來如此……是這樣子嘛」

「我已經不是伯雷亞斯啦,是艾麗絲・格瑞拉特呦」

「與我所知道的艾麗絲,是另一個人嘛……」

奧爾斯蒂德說著便不慌不忙地擺起了架勢,左手無力地垂下,右手緩慢地舉起,劍尖直指艾麗絲.

「那麼,我來動手」

二人互相靜默著,戰斗進入了第二階段——

艾麗絲再次回想起與劍神的對話.

『那家伙會放出光之太刀,但是要應對光之太刀的話,你和妮娜也進行過許多次模擬戰了吧?你應該明白的吧,將沒有到達最快速度的手腕斬落』

『只不過,不知道是從右還是左邊放過來,要是雙手架勢的話,就賭一邊.會從上面攻過來嗎,說不定是從下面攻過來.上段的話就擺出段.這就是第二階段』

劍神的確是那樣說的.這時艾麗絲皺起眉頭,奧爾斯蒂德將劍拔了出來,並不是手刀,而是完美的光之太刀.

艾麗絲自問能否應對,自答應該能做到.奧爾斯蒂德不是完美無瑕的,呼吸有些急促,遍體鱗傷,血從握著劍的手腕處流淌著.

並且,奧爾斯蒂德架起的是右手,和預料的一樣,是從下往上的攻擊,明明受傷了卻用一只手.

(被他小看了……)

平常的話說不定會因為那樣的事情而激動的艾麗絲卻不可思議般的冷靜,她自己也沒有想到,被人小看反而會對自己有利的一天會到來.

「劍神流奧義『光之太刀』」

奧爾斯蒂德的手以驚人速度放出來的同時.

「劍神流奧義『光返』」

艾麗絲的劍揮了下來,反複了數千次的其中一種動作,光之太刀的應對法,在沒有到達最快速度的位置上以最快速度追上,切斷.

奧爾斯蒂德的劍和手腕在空中飛舞.

(拿下了!)

艾麗絲這樣想到,但奧爾斯蒂德在下一個瞬間,做出了令人震驚的行動.他用左手抓住了飛在空中的手腕後立刻接了上去,幾乎與此同時浮在空中的上半身絲毫沒有多余的動作般施放了回旋踢.

但艾麗絲躲過了這下踢擊,因為在劍神的建議里聽過有可能會有這樣的行動.

「……!」

往後退了半步而躲過了回旋踢,用回擊擊落了追擊而來的手刀,並不都是光之太刀,因此艾麗絲的斬擊沒能對奧爾斯蒂德造成傷害.響起了碰撞音後手刀偏離了軌道,奧爾斯蒂德毫發無損的站在了那里.過了一小會,奧爾斯蒂德的劍隨著呲的一聲插在了背後的地面上.

看著奧爾斯蒂德,本該被斬落的手腕已經修複完成了,與此同時,盧迪烏斯給他造成的傷害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是治療魔法,在剛才瞬間的攻防戰中,奧爾斯蒂德使用了治療魔法,然後,只用了一次治療魔法就治愈了全部的傷口.

(是個怪物呢……)

艾麗絲冷靜的想到.剛才的斬擊雖然不是光之太刀,但有著相當的速度和威力,可是被彈開了.除了光之太刀,無法打碎龍神的龍聖斗氣,即便拿著『鳳雅龍劍』亦是.

「這個戰斗方法,是劍神教唆的麼.相當的看重你啊,艾麗絲・格瑞拉特」

艾麗絲將劍回到了上段的姿勢,嚴陣以待心如止水.他的下一句話說的很誇張.

「你在加爾・法里奧的床上聽他說過什麼武勇傳麼?」

朝著背後的三人,不,要讓盧迪烏斯聽得到般說著很可能會被誤會的話語.換做平時的艾麗絲的話,是絕不可原諒的暴言.

艾麗絲不管怎麼說,是尊敬劍神的.多年來全心全意錘煉艾麗絲的正是加爾・法里奧,他把自己的夢想托付給了她,在那一點上絕沒有男女關系,僅是師傅和徒弟,是利害關系一致的師徒.

但是.

不過.那位師傅說過.

『要是事情進展順利的話,講不定奧爾斯蒂德會出言挑撥,你可別中計喔?』

劍神預料到了挑撥,因此艾麗絲也保持著冷靜,完全不會生氣,現在奧爾斯蒂德在劍神加爾・法里奧的掌心里.

「哼」

「…………是麼,真的變強了啊」

奧爾斯蒂德只是冷清地嘟噥了一句,雙手架起手刀,見狀艾麗絲回想起劍神說過的最後的話.

『那家伙因為某些緣由而不會動真格,會用劍法和魔法,卻想要盡可能的只用斗氣和體術去想辦法搞定.特別是面對自己十分熟悉的流派的時候啊,會用斗氣和體術,不夠的話也會用魔法,會想用最合適的行動打敗對手.不過,在他不知道的時候……』

『那家伙對第一次見到的招式有想要去觀察的習慣,可能這也是那家伙的弱點也講不定吶』

在艾麗絲腦海里描繪出奧爾斯蒂德與盧迪烏斯初次的戰斗,像是欺負弱小的老鼠那樣,不像個大人的奧爾斯蒂德的舉動,不下殺手而慢慢玩弄般的行動.

「火大」

艾麗絲咬牙切齒地移動握在鳳雅龍劍上的左手,伸向腰部的左側,在米格爾德村拿到的無銘的愛劍.只用右手拿著上段的鳳雅龍劍,以及收在劍鞘里的無銘,不規則的二刀流.但是劍神流里沒有二刀流,二刀流是北神流的招式的其中一種.

況且,不論稱為魔劍的鳳雅龍劍也好,用單手是無法放出光之太刀的,姑且不說拔刀術,用反手是無法放出居合斬的.無用的架勢,無用的舉動,不應該是授予劍神流的免許皆傳的劍王所擺出架勢.

「嗯……」

正因如此,奧爾斯蒂德停下了動作,架著手刀看著艾麗絲,他的眼瞳里沒有映出現在應該是在接受治療魔法的盧迪烏斯的身影.

只看著自己,但是不能浪費時間,自己什麼都不做的話,奧爾斯蒂德會攻過來.為了那個時候,艾麗絲臨陣磨槍的練習了一種招式,從北帝奧貝爾那里學到的北神流的絕招,從前只見過一次的絕招.艾麗絲用單手將那從收入劍鞘里的狀態,能以最快速度進行而做了練習.雖然招式還沒成型,但是切實的可以奪取對手性命的絕招.

『被逼到絕路的北神流會將劍扔出去』

艾麗絲的左手以粗糙的動作,但筆直的動了.將手指掛在劍把上,以拔劍的動作朝奧爾斯蒂德擲出了劍.與愛麗絲同甘共苦了很長時間的無銘之劍,劍尖朝向奧爾斯蒂德,筆直的飛過去.

艾麗絲的左手借著投擲的氣勢,就那樣朝上段架勢的劍移動,盡可能以最快速度把左手移動到鳳雅龍劍上,在觸碰到劍的瞬間變為雙手持劍了,就連一瞬的延遲也沒有,放出了光之太刀.

「!」

灌注了全身之力的光之太刀追上並超過了投擲在空中的無銘之劍,然後以最短距離朝著奧爾斯蒂德的腦門奔馳,以最快速度擊中.發出了,清的一聲.

「……切」

艾麗絲保持著放出光之太刀的姿勢咂了一下嘴,她的劍被奧爾斯蒂德擋了下來,空手奪白刃.無銘之劍雖然擊中了奧爾斯蒂德的身體,但被龍聖斗氣彈開,往艾麗絲身後的遠處飛去.

「出乎意料,不過,這就結束了麼?」

「不」

無銘劍所墜之處,艾麗絲回頭所見之處,盧迪烏斯站在那里,結束治療的盧迪烏斯站在那里.

「……才剛開始呦!」

回頭的艾麗絲的視線里映出的,是盧迪烏斯,確實是盧迪烏斯.

眼睛下方出現了烏黑的黑眼圈,明亮的茶發變成了白發,腳在不停打顫,臉色蒼白嘴唇發紫,在希露菲與洛克希的支撐下,露出馬上就要死掉般的表情站在那里.

「……………………」

「你說什麼,才剛開始啊?」

盧迪烏斯就算用客套話說也不是能夠戰斗的樣子,已經沒有魔力,沒有氣力,甚至連意志也沒有了.與爛抹布(遍體鱗傷)這個詞語相稱的身姿.

「…………現在開始,就是現在開始呦」

見狀,艾麗絲做出了覺悟——

「你們帶著盧迪烏斯快逃!」

艾麗絲大喊.

「我就算搭上命也會拖住奧爾斯蒂德的……!」

希露菲明確感受到了那份覺悟,她見過相同的覺悟,與從前和亞麗愛爾一起旅行時候的同伴的,相同的覺悟.奮不顧身的覺悟.

「我,我也要戰斗!」

希露菲喊著,她的腳在發抖.

第一次親眼目睹奧爾斯蒂德的時候,在那個可以說是恐懼的象征般存在的面前的時候,做出了死的覺悟.

為了保護盧迪烏斯而那樣決定並非難事,讓自己喜歡的人前往了那樣子的對手的所在之處而感到後悔.

在夏麗雅被艾麗絲一句「你們要殺死盧迪烏斯嗎」殘留在耳中,並沒有那樣想過,雖然盧迪烏斯煩惱著,要是恢複了以往的節奏的話,自己認為是沒問題的.

盧迪烏斯總是能回來,擁有超出常人智慧般的強大.再說魔導鎧有著驚人的力量,覺得無人能敵.要是自己想錯的話,希露菲也不會有所迷茫.

「……!」

艾麗絲看著希露菲,看著她的眼瞳,點了點頭.

「……那,後衛就交給你啦!基列努!護送盧迪烏斯和洛克希逃跑!」

「艾麗絲!保護你是我的工作!」

對此提出反對的是獸族的劍王,她目睹了艾麗絲的戰斗,見證了她的努力,正因如此才不插嘴也不插手,想要看到最後.那是對已故的艾麗絲的祖父,有著大恩大德的薩烏羅斯的情義和報恩.

「你沒聽到我說的嗎!我說要保護我的最重要的人呦!」

「……不聽!要是你死掉的話,沒臉去見薩烏羅斯大人和飛利浦大人了!」

不過,如果是明確的送死的話,那是不可允許的,不能讓她白白送命,雖然基列努沒有想到那一層,總之條件反射般做出反駁.

「……現在應該逃跑!」

洛克希意識到戰斗對懷孕中的自己負擔沉重,雖然一路跟了過來,但是明白戰斗起來的話切切實實的會礙手礙腳.因此,想要將盧迪烏斯拖到在森林外等候著的馬屁那里,設法以最快速度逃跑.

哪怕流產了至少也要讓盧迪烏斯一個人逃掉,之後的事情沒有想過,只是覺得現在必須重新制定逃跑計劃.

艾麗絲斜視著基列努的爭論,希露菲斜視著洛克希的決意.

「…………呼」

奧爾斯蒂德大大的歎了一口氣,這一口氣,除了盧迪烏斯外,所有人都擺起架勢.奧爾斯蒂德無視集中過來的視線,就那樣大聲喊了出來.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盧迪烏斯全身抽搐般顫抖了.

「只要你這家伙和人神聯手,我就不會放過你!就算把這里所有人,整個城市里的人全部殺掉,我也會窮追猛打直到殺掉你為止!」

盧迪烏斯抖得更加厲害了,顫抖著視線朝腳上看去.

「人神說的話我雖然不相信,不過要是人神真的說過你所說過的話的話,我會殺掉你後再拐走你的小孩!」

盧迪烏斯聽到這句話後停止了顫抖,眼瞳里恢複了氣力,用左手敲打著微微顫抖的腳,右手像是搶奪洛克希的魔杖般想要將魔杖拿到手里,但沒有察覺到已經失去了雙手,身體失去了平衡.

被手忙腳亂的洛克希所支撐,盧迪烏斯怒視著奧爾斯蒂德,在那眼瞳里的,是殺意.

「不過,模仿斗神的你的鎧甲,和有著拉普拉斯遺傳因子的那個魔力,以及我的詛咒不起作用的你的體質,有利用價值!」

「?」

奧爾斯蒂德說完,盧迪烏斯的殺意有些動搖了,對著露出詫異般表情的盧迪烏斯,奧爾斯蒂德繼續說到.

「炒了人神,來我公司」(DP:差不多的意思……)

聽到這句話後立刻做出反應的是二人.

「別說傻話啦!」

「盧迪,不可以呦!」

艾麗絲和希露菲確信奧爾斯蒂德在說謊,沒有證據,但是如此的堅信著.

基列努和洛克希保持著沉默,不過在思考著奧爾斯蒂德在圖謀著什麼.

「那樣的話,我就當偷襲我這件事沒發生過,你手臂的傷,我也會治療的!」

「……」

但是,盧迪烏斯卻不同,他從奧爾斯蒂德的聲音中察覺到隱含了的某一件事,察覺到了喉嚨深處的顫抖,無可挽回般察覺到了.

「得到我的……龍神的庇護的話,人神應該也不會那樣輕輕松松對你下手的」

在盧迪烏斯的眼瞳里出現了懷疑和猶豫的光芒.

「現在,這個談話,他也不會聽到!」

「……」

「如果,你是不情願的服從人神的話,這應該是個不錯的提議」

「…………」

「你選吧!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是跟隨人神,失去一切.還是跟隨我,共同與人神戰斗.你的話,我的詛咒不起作用的你的話,應該是能以自己的意志選擇的!」

盧迪烏斯的視線與奧爾斯蒂德的視線交織在了一起,盧迪烏斯緩慢地吐出一口氣,像是在確認著什麼般看著他凝視的臉,想要看到在他表情深處的真相,當然了,盧迪烏斯不可能看到那種東西,過了幾秒鍾.

「盧迪?」

盧迪搖搖晃晃地松開了洛克希的手,步履踉蹌的緩慢走著.靠在了基列努的肩膀上,踉蹌地抱緊希露菲,穿過艾麗絲身旁.

倒在奧爾斯蒂德腳邊,雙膝跪地向上看著奧爾斯蒂德.

「真的,有從人神手中,保護家人的,辦法嗎……?」

「有!雖然那家伙有著強大的未來視,但並不是可以看見全部,也不是全知全能的」

「那個辦法,絕對,絕對沒問題嗎?」

「……沒法保證,我也不能完全掌握那家伙的力量」

奧爾斯蒂德沒有做出斷言,也沒有說沒問題,放心吧這樣的話.

盧迪烏斯用尋求救助的眼光看著奧爾斯蒂德,在他的眼角浮出的淚水,究竟是在想著什麼事情呢.只不過,盧迪烏斯下定了決心.

「……我,追隨在龍神(你)的旗下,請救我」

那天,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成為了龍神的部下.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