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青年期 召喚篇web版 154話 起點和終點
我來自未來.

老人這樣說道.

說實話,意義不明.

但是,老人確實與我很相似.

「未來……你是未來的我嗎?」

「嗯.我是,從現在起,大約50年後的,你」

老人清清楚楚地這樣說道.

就算你突然這麼說,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啊.

但是,這家伙知道我的名字.

更近一步說,我持有記憶轉生到這個世界.

那樣的話,就算有時間跳躍也不奇怪.

「抱歉,沒有時間想你說明過去轉移魔術的理論了」

「沒有時間說明什麼的……」

「真是抱歉說了像是好萊塢大片一樣的台詞,但是真的沒有時間了.聽我說」

好萊塢大片這樣的台詞也蹦出來了.

也就是說,這名老人無疑是和我的前世有關的了.

……真的是未來的我嗎.

老人閃閃發光的瞳孔深處,隱藏著某種昏暗的東西.

說白了,這是殺人如麻的家伙的眼睛.

是絲毫不在乎人命的冷酷的眼睛.

我將來會變這個樣子嗎?

怎麼可能.

無論如何都難以相信,但是老人的表情是認真的.

姑且,假設這名老人是50年後的我,聽聽他想說的話吧.

「地下室里什麼都沒有」

老人突然說道.

「我去了地下室,以為那里什麼都沒有.然後,日後聽人神說,什麼都沒有就沒問題了,于是便安心下來.」

老人不愉快地皺起臉來.

「但是,那是我搞錯了.我現在向你說明」

老人像是在回憶什麼一樣用手指抵著額頭.

左手食指.

嗯?

有手?

「聽好了,地下室里多半有老鼠.

而且是帶病的老鼠.

特征是,應該長著像紫色魔石一樣的牙齒.

那個老鼠是什麼時候從什麼地方進來的我不知道.

恐怕是在魔大陸,或者空中要塞時混進行李里的吧.那怎麼都好」

老人張開手,一下子握緊拳頭.

「老鼠受到你的驚嚇,逃跑了.逃到了廚房里.然後,偷吃了一些昨天剩下的飯菜,次日,老鼠死掉,被愛莎處分掉了」

「……」

「那些剩飯,次日被愛莎分給了野貓」

老人的左手,不是義手.

真的是未來的我嗎.

還是說,在未來的50年中,用相應的治療魔術治愈了呢.

「但是,再次之前,空腹的洛克希下樓來,稍微吃了一點那些剩飯.結果感染了那個老鼠所帶的疾病」

「洛克希感染了?」

聽到洛克希的名字,我將意識集中到了老人的話中.

「是魔石病」

魔石病.

感覺在什麼地方聽說過.

對了,我記得是,只有神級解毒魔術才能治愈的病症.

會使患者的身體逐漸魔石化的疑難雜症.

「最初沒有發覺.畢竟魔石病非常少見.那種病原菌進入身體之後,只能再感染另外一個生命」

「另一個生命?」

「對,那就是胎兒.那種病症只有孕婦才會患上,我也是通過之後的研究才發現的,大吃一驚了啊」

「誒?不,但是,洛克希還沒」

「應該已經懷孕了.但是,這怎麼都好,該做的都做了,會懷孕也是當然的吧」

洛克希懷孕了.

為什麼呢,明明是非常高興的事情,這麼說明的話全完全高興不起來.

「魔石病以老鼠作為載體.不知道為什麼,一部分老鼠對其擁有耐性.帶病的老鼠一眼就能夠分辨.牙齒會變成紫色的結晶.然後,老鼠咬到的東西就會沾上病原菌.只能經口部傳染,而且病原菌的壽命不長.頂多半日就會死光,而且感染力也很弱,會受到感染的,只有孕婦體內的胎兒」

「……」

「病原菌在胎兒體內發育,就這樣代替胎兒,將母體魔石化」

……洛克希患上了這樣的病症嗎.

「如果,就這麼未經考慮地前往地下室,將老鼠放出來的話,次日愛莎就會想你抱怨「一大早就看到奇怪老鼠的尸體了呦」,兩周左右之後,得到『發現了患有魔石病的野貓』的情報,緊接著洛克希開始發熱.然後,將這兩者聯系到一起,是在那30年後」

「……洛克希,怎麼樣了?」

「死了」

毫不留情的一句話,令我失去了言語.

「洛克希開始發熱,陷入昏迷…….從腳尖開始結晶化之後,我才明白那是魔石病……」

「沒能治愈嗎?你試著治療了吧?」

老人露出悲傷的表情,低下頭來.

「我為了尋找辦法前往米莉絲神聖國,成功獲得了神級解毒魔術的詠唱文……但是途中發生了很多事情,浪費了時間.回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洛克希的身體一半結晶化,死掉了」

但是,老人很快就抬起頭來,向我投出驚人的目光.

「別被人神的話迷惑.

如果是擁有前世記憶的你的話,能夠明白這種事情吧.

那家伙是萬惡的根源,是Last boss」

「但是,為什麼,是洛克希?」

「這一點還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出于某種目的才對.那家伙,最後,自己這樣說的……『多虧你是個笨蛋,事情完全按照我想的發展呦』……可惡」

人神他,自己說了,那種話嗎.

但是,嗚嗯……?

「……關于人神的目的,奧魯斯忒特和拉普拉斯說不定知道些什麼……這50年來,我沒有見到那兩人.恐怕,你也找不到他們的可能性很高」

「七星不知道奧魯斯忒特身在何處嗎?」

我說出七星的名字之後,老人露出悲傷的表情.

不知道嗎.

還是說,難道七星也…….

「我沒有問,確實如果是現在的時代的話,說不定可以向她詢問.就算不知道奧魯斯忒特身在何處,那家伙對這樣的事情很有想法,說不定能提出什麼不錯的提案」

「……七星她,怎麼樣了?」

「…………」

老人沒有回答.

只是露出一副悲傷的表情而已.

但是,稍過了一會孤零零地說道.

「最後的最後,失敗了.然後,陷入了消沉,我也嘗試著支持她,但是失敗了……然後……」

七星她,沒能回去.

然後,絕望了,難道說,自己了斷了嗎…….

「我明白了.已經,夠了」

「啊啊,我也不想提這件事情」

老人抬起頭來,像是要重振精神一樣,繼續說道.

「聽好了.這是你從現在起10年之後才會知道的事情……人神(hitokami),在這個世界上是不被稱為hitokami的」

「……什麼意思?」

「人的神,寫出來的話是ジンシン(jinshin).ジンシン的名字無人不知,但是人神這個名字,只有見過那家伙的人才知道.雖然不知道這樣做的目的……反正是為了玩弄知道的人吧」

……原來如此.

怪不得會對人神這個名字反應過剩.

那是只有見過那家伙,被他所騙的人才知道的名字嗎.

「那家伙乍一看好像盡是在說為我著想的話」

老人再次握緊拳頭.

眼中閃耀著憎惡的光芒.

全身洋溢出驚人的殺氣,但是,不知為何我並不覺得恐懼.

「確實,到現在這個瞬間,那家伙還有沒說過謊.還沒有說對我說的那些謊言」

老人的拳頭顫抖著.

拳頭周圍啪嘰啪嘰地,纏繞著像紫電一樣的東西.

「那些全都是,為了這一次,為了讓疑心很重的你,毫不猶豫的聽從他吩咐而做的鋪墊!」

老人的拳頭上散出火花,我呆然的同時擺起架勢.

「別被騙了!你在漫畫里看到過吧?口口聲聲說著相信,不相信的家伙,肯定是騙人的」

「那我當然明白……」

老人用像是強擠出來一樣的聲音說道.

「你不明白.

洛克希之後,下一個就是西露菲.

因為失去洛克希而傷心的你,一段時間完全沒有考慮西露菲的事情.

西露菲因此受傷,陷入憂郁.

這個時候,那家伙操縱了盧克」

「盧克?」

「啊啊,那之後,你從當時與盧克交往的女人那里聽說,「一早起來盧克就焦急地說受到了神明的啟示」」

「然後……怎麼樣了?」

「盧克像阿莉耶魯進言,之後西露菲拋下我,前往阿斯拉王國.

和沒能成功獲得貝魯裘斯支持的阿莉耶魯一起!

阿莉耶魯在劣勢之中,孤注一擲地引起內亂……然後敗北了.

西露菲,戰死」

戰死…….

死了嗎.

「你會失去那兩個人啊」

老人搖著頭,將牙齒咬得嘎吱作響.

「啊啊,那家伙向我攤牌時的聲音如今還留在耳中.說著辛苦了,拍著我肩膀的觸感,那高亢的笑聲……可惡,可惡啊!!」

老人咚地敲著桌子.

瞬間,紫電向周圍飛散,將房間照得如白晝一般.

光芒很快便消失了,在桌子上留下了燒焦的痕跡.

老人呼地吐了一口氣.

「我再說一遍,不要相信那家伙.否則你會後悔的」

老人說到這,突然按住自己的腹部.

我突然發現,他的臉色比起剛才差了一些.

「已經沒時間了…….

但是,就算這樣說,你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吧」

老人面如土色.

眼睛下方生出紫色的黑眼圈.

老人深吸了一口氣,吐出苦悶的氣息.

感覺,馬上就要死去的樣子.

患上什麼疾病了嗎.

「首先是,對了,艾莉絲的事情」

聽到艾莉絲的名字,我感覺自己皺起了眉頭.

「我希望你馬上給那家伙寫一封信.

雖然稍微有點不專,但她還是愛著你的」

「沒有愛啊.我可是應為那家伙才ED的呦」

「原諒她吧.這是男人該有的器量吧?」

「……」

老人自嘲地笑了起來

「但是,我就沒有原諒她,一直和她對了了很多年吶」

「對立?」

「我有好幾次差點被艾莉絲殺掉呦.那家伙不管我跑到哪里都會追上來,每次見到都會全力開戰.但是,嘛,她手下留情了吧.要是那家伙有那個心的話,殺掉我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那家伙總是會放過可以殺掉我的時機.不僅如此,我因為別的事遇到危機之時,還會在背後幫助我.簡直是像貝吉塔一樣的家伙吶」

(譯:原文"ベジ○タ",即ベジータ,貝吉塔.下文出現了野菜王子的稱呼,有些朋友可能不知道出處,特注一下.這個a其實之前也出現過,賽亞(サイヤ)的名字取自野菜(やさい),貝吉塔(ベジータ)的名字取自Vegetable,固有將貝吉塔成為野菜王子)

貝吉塔什麼的…….

「不過,那家伙和野菜國的王子大人不同.

艾莉絲只是想要呆在我身邊而已.

那家伙一直喜歡著我.

喜歡我,為了我拼上性命…….

但是,不善言辭,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結果就發展成互毆了」

就算你這麼說.

我已經是有妻有室的人了.

當然,也有過喜歡艾莉絲的時期.

但是,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但是,我對西露菲和洛克希……」

「沒問題的.西露菲對這種事很寬容,

洛克希一直覺得自己配不上我,也允許了.

艾莉絲也是,只要事先說明好的話,肯定能接受的.

啊啊,但是做好被揍的准備呦.因為那家伙就是那樣的女人吶」

「就算你怎麼說……」

「被喜歡自己的女性包圍.有什麼不好.那正是男人的志氣吧」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想的,別隨便下結論啊」

「我身邊已經誰都不在了,所以才能這麼說呦」

老人這句話,奇妙的很有分量.

但是啊…….

「我要對西露菲和洛克希負起責任……」

「說到責任的話,對艾莉絲也有責任啊.

那家伙一直在為了你努力著.

只是稍微有點不善言辭所以一直沒有傳達給你而已.

你不負起責任的話,她的努力不都白費了嗎.

……這樣下去會被基列奴責備啊.在艾莉絲的遺骸前吶」

艾莉絲的,遺骸?

「艾莉絲也,死了嗎……?」

「啊啊,為了保護我.我記得是……和阿道菲再戰的時候把.認真的魔王大人超乎想象的強大,大意了啊」

老人一副懷念的樣子說完,歪起了嘴角.

以阿道菲為對手也敢大意嗎,未來的我到底有多強啊.

真的是我嗎,我又懷疑起來了.

「聽好了,絕對要把信寄出去.如果你不想後悔的話……現在的話還勉強能趕上」

「啊,啊啊,嘛,你這麼說的話,我會寄的.但是,要寄到哪里啊」

「劍之聖地呦.你也能隱約感覺到吧」

劍之聖地嗎.

距謝麗雅不是很遠.

該說是果然嗎,她在那里修行嗎.

劍術的修行……嗎.

「我知道了」

「別寫什麼要甩開她的話啊.艾莉絲自暴自棄的話,會來殺你的」

「我知道了呦」

艾莉絲是什麼樣的人物我也很清楚.

……應該說我『曾經』很清楚嗎.

如果這名老人說的都是事實的話.

那她並沒有拋棄我的打算,而我沒有明白這件事情.

仔細想想的話,不善言辭的她,當然也寫不好信.

于是,兩人擦肩而過,產生了不幸嗎.

「呼」

老人突出苦悶的氣息.

然後,突然想起什麼一樣,抬起頭來.

「還有,有一件重要的事忘記說了,絕對不要與人神敵對啊」

「你說不要敵對,我被他騙了吧?」

「啊啊,但是,和人神戰斗的話沒有勝算.

連我都無法取勝.

連我都沒有到達人神的所在」

老人後悔地說道.

沒有到達人神的所在.

也就是說,那個場所,果然是在這個世界上的某處嗎?

「明白這件事情的時候,我顫栗了啊.

我無法為洛克希和西露菲報仇.

我為了打倒那家伙,都這麼努力了,卻還是夠不到啊?

明明都可以操縱重力了,那家伙卻還是不在我觸手可及的范圍內」

老人這麼說完,伸手指向桌子上的墨水瓶.

墨水瓶輕飄飄地浮了起來,很快又啪嗒地落下了.

墨水濺到了桌子上.

「在空中漂浮也能做到,也可以和遠方通信了.手腕再生了.不僅如此,甚至能穿越時間回到過去……嘛,這個魔術失敗了啊」

失敗.

什麼地方失敗了呢.

這名老人,現在不是正在這里嗎.

「你也隱約感覺到了吧,這個世界的魔術是萬能的.只要有心的話,基本上所有事情都能做到」

老人這麼說著,抬起左手.

與自滿的動作相反,老人的臉色由土黃變成了慘白.

眼睛下方附著濃濃的黑眼圈,嘴唇也染上了青色.

「但是,這份力量,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太晚了啊.

我變強的時候,想要守護的人已經全都不在了」

老人的眼睛依舊明亮,但是,瞳孔中已經失去了力量.

慌亂的呼吸也漸漸微弱起來.

「聽好了,我再說一遍.

我憎恨人神.

但是,無法戰勝那家伙.毫無勝算.

我沒有觸及那家伙的辦法.

為了到達人神所在之處必要的東西,在我生存的時代里並不存在.

因此,不要和那家伙戰斗.

雖然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有何目的,但是只要討好那家伙就可以了,不要和他敵對.

你沒有別的選擇.

那樣的話,趁現在,誰都沒有死去的時候……」

老人的手,急劇地失去力量,落了下來.

抬起下巴,將視線投向天花板.

「你要做的事情,有3件.

和七星談談.

給艾莉絲寄信.

懷疑人神,但是不要與他敵對.以上」

「……」

我沒能做出回應.

就算你突然和我說這種事情,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但是,只有老人拼命地想要將什麼傳達給我這件事情,我明確的察覺到了.

「沒,沒有更具體一些的建議了嗎?」

「真懷念啊,說起來,那個時候的我真是松懈啊……嘛,當然,我也想更加詳細的把各種各樣的事情教給你,但是……已經沒有時間了啊」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說什麼時間不多了,沒有時間了,怎麼了啊,深夜動畫要開始了嗎?」

「不……結束了呦.不如說,別太過分地向別人撒嬌啊.剛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最初的時候,不是這樣只知道依靠別人的吧……」

老人用像是看著孫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我.

這麼一說,確實,感覺我最近一直在依靠別人.

「而且……我像這樣來到這里,應該已經改變了曆史.如今就算我說什麼,也不一定能夠成真……而且,以這種形式轉移到過去,不管做什麼,都沒法改變我走過的曆史了…………」

下個瞬間.

老人的眼睛搖晃著失去了焦點.

兩手垂在身體兩側,抬著下巴,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

「你……會走上和我不同的人生吧.應該會和至今為止一樣,有成功,有失敗,有反省,也有後悔吧」

老人動了動身體,從椅子上滑落下來.

「喂,沒事嗎!?」

我慌忙跑上前去將他抱了起來……不禁打了個寒顫.

老人的身體,與其結實的外表比起來,輕的令人難以置信.

說不定還不到40公斤.

什麼啊這是,怎麼回事.

「我……從未來回到這里,不是想要彌補自己的失敗啊.

這個魔術失敗了…………人生,沒辦法,重新來過的……」

老人彷徨著空虛的視線,將顫抖的手伸到長袍里.

「因為要回到日記的起點……就帶回來了…………這上面,記錄著我的經驗…………你……努力使自己不要後悔吧……不要像……被那種家伙,嘲笑的,我一樣……」

老人閃閃發亮的眼睛逐漸暗了下來,從起毛的長袍懷里取出厚厚的像文件夾一樣的東西.

這個雖然已經非常破舊,但是我有印象.

那是我剛剛才做好的,日記簿.

日記薄在我接過來之前就從老人手中滑落,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但是,奪去我視線的,並不是這個.

老人取出日記薄的時候,我瞥到了,長袍的內側,不知為何凹了下去.

簡直就像是,衣服下面什麼都沒有一樣…….

「什麼啊,這是,這幅身體……?」

「哈,沒有完成……啊…………我的過去轉移魔術……沒能……將身體……全部帶回來……」

「誒,但是,手腕也再生了,這個肯定也……」

「已經,沒有魔力了啊……抱歉啊……至少,如果克里夫還健在的話,過去轉移肯定能更加…………再把多一點的情報,給你……」

「……抱歉,已經夠了,別再說了」

「……你……後悔……讓人神如願……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該說的事情……都回到過去了,至少,一眼也好……」

老人的眼睛已經沒有映出任何東西了.

話語也失去了意義,只是流出曖昧的單詞.

眼下染上重重的黑色,臉上呈現出死相.

一副臨死之前,不,這已經是死人的臉色了.

「啊」

但是,那雙眼睛,突然對上了焦點.

越過我的肩頭,看向我的背後.

向那邊售出顫抖的手.

「啊啊,西露菲,洛克希……可惡,還是那麼可愛,吶啊……」

老人的眼中,滑下一滴眼淚之後——失去了光彩.

身體失去了力量,腦袋耷拉了下來.

……死去了.

我回頭一看.

房門沒有打開.

雖然發出了相當大的動靜,我想是不是把誰吵醒了,但是…….

那只是老人臨死之前看到的幻覺吧.

我正這麼想著,突然聽到什麼人發出咚咚地聲音從二樓下來.

「!」

我慌忙跑出房間.

于是,正好看到拿著法杖和蠟燭的西露菲和洛克希自二樓下來.

「魯迪,我聽到聲音了,有人來了嗎?」

「是小偷嗎?」

兩人看到我之後發出放心的聲音,但是依舊保持著警戒.

該對她們兩人說老人的事情嗎.

………………不.

「不,抱歉.稍微有點睡迷糊了.做了奇怪的夢,使用了魔術.看樣子把你們吵醒了呢,抱歉」

「睡迷糊用了魔術……但是我好像聽到叫聲了呦,沒問題嗎?那個,要是難受的話,要一起睡嗎?你看,奶奶不是也說過,想要忘記痛苦的時候,別人的肌膚是最好的……」

「不,沒關系,總覺得不太想做H的事情.西露菲的身體也沒有完全恢複吧?」

我一拒絕西露菲充滿魅力的提案,洛克希露出一臉複雜的表情.

「無論如何都覺得難受的話,我也沒關系的……不,但是最近感覺稍微有點奇怪,可以的話希望可以摸一摸就算了……」

「不,今天就不用了」

聽到洛克希這麼說,我突然想起老人的話.

老人說洛克希已經懷孕了.

洛克希感覺到的,就是這個吧.

「……真的沒關系,你們兩個回房間吧.

我收拾一下房間之後也要去睡了」

「魯迪這麼說的話,就這樣吧……但是如果有問題的話,一定要說呦?」

「姑且算是夫妻,請不要客氣.那麼,晚安了」

西露菲和洛克希很擔心的樣子說完,回二樓去了.

我目送她們離開之後,重新轉向研究室.

總之,首先想辦法確認老人的話是否屬實吧.

老人究竟為何人,還不清楚.

真的是未來的我嗎,還是說是別的什麼人呢.

他冒著送命的危險來到這里.

這種行動有一定的可信性,但是過于唐突也讓人有點難以置信.

「……」

但是,我不想失去那兩個人.

然後,也不想像老人一樣在後悔中死去——

那之後.

我回到西露菲和洛克希的寢室,嚴命兩人今晚絕對不能離開房間.

用土魔術從外側封鎖了2樓所有家人的房間.

1樓的所有房間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人在.

然後回到了研究室中,脫下老人的衣服.

「……!」

他的身體,沒有腹部.

肋骨下面開了一個大洞,只能看到骨頭和皮肉.

內髒幾乎都沒有了.

但是,除了腹部以外,是一副優秀的身體.

讓人無法想象是60歲後半的筋肉,身體各處都留著身經百戰的傷痕.

胸口處像是焊接上一樣的傷痕,還有痣的位置與我分毫不差.

眼見之處,與我別無二致.

要說不同的話,只有左手了吧.

他說了是自己做出來的呢……也就是說用治愈魔術可以做到嗎.

老人除了日記簿意外沒有帶什麼特別的東西.

既沒有裝飾品,也沒有法杖.

長袍之下只有襯衫,褲子和內褲而已.

長袍的懷里,還有褲子的口袋里都沒有裝任何東西.

我的話,如果西露菲和洛克希死了,我想應該會隨身帶著她們的遺物的.

但是,50年嗎.

說不定都已經不見了.

我將那些堆在房間的角落里,用落在老人身旁的毛毯包了起來.

然後抱起老人的尸體,走向廚房的後門.

「……」

廚房里,擺著盛著昨晚吃剩料理的器皿.

老鼠吃的就是這些吧.

那樣的話,還是趁早處分掉吧.

我從後院走出宅地,來到附近的空地處.

在那里挖了一個洞,將老人的尸體放進里面,點上火.

魔術的火炎轉眼之間就將老人燒焦,化為白骨,

周圍彌漫起焚燒人肉的異臭.

那是自己尸體的臭味.

「嗚……」

想到這,胃里一陣翻騰,在空地的角落吐了出來.

尸體燒光之後,我用魔術做出壺,將老人的骨灰裝了進去.

這個,和保羅埋到一起吧.

如果老人真的是我的話,這樣肯定是最高興的吧.

拾完骨灰之後,我將洞穴埋好回到家里.

從後門進入家中,回到研究室.

將骨灰壺放到老人的遺物旁,拿起自己的法杖.

接下來的目的地是地下室.

我已經展開了魔眼.

老人和我說不要去.

老鼠會被放出來,偷吃剩飯,另洛克希腹中的胎兒感染病症.

因此,我必須確認才行.

必須確認老鼠是否真的存在.

不這樣做的話,我就無法信任老人說的話.

而且,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也不能放任不管.

「……」

地下室的樓梯很暗.

我從懷里取出光之精靈的卷軸,照亮四周.

走下樓梯,深呼吸之後將手搭上門扉.

「……嗯?」

于是,在樓梯的一角.

薄薄的一層塵埃中,注意到了某個東西.

是足跡.

老鼠的足跡.

那足跡一直前往地下室,沒有出來的足跡.

我沒有打開地下室的門扉.

在門扉的中央附近用魔術開了一個大洞,將法杖伸入其中.

就這樣,像法杖中送入魔力.

想像出冰,范圍為整個房間.

地下室里還有魔力賦予品,和愛莎在家庭菜園使用的肥料,但是我不打算管那些.

「……冰霜新星」

我孤零零地這樣說完,房間一瞬間凍結起來.

慎重起見,再來一次.

「冰霜,新星」

冷氣完全蔓延至房間的各個角落里.

我命光精靈從洞中進入房間,透過洞中確認房間完全陷入冰結.

我打開房門.

打開冰凍的房門,進入房間之後又立刻將門關上.

「……」

我很快就找到了老鼠.

它在神棚的暗門附近,凍成純白色,死掉了.

半開的嘴里,可以看到紫色透明的牙齒.

簡直像是魔石一樣的牙齒.

我仔細搜索房間的各個角落,確認沒有第二只之後,用土魔術做出箱子,將老鼠的尸體放進樓里面,讓後將其完全密封.

這個尸體,還是燒掉比較妥當吧.

還是托付給魔術公會進行研究比較好呢.

我走出地下室,鎖上門.

然後將門上開的洞封住.

雖然魔石病的細菌好像不會通過空氣感染,感染力貌似也很弱,但是以防萬一.

暫時不要打開這個地下室的門了吧.

我回到研究室.

已經睡意全無了.

首先,應該做什麼呢.

現在能做什麼呢.

應該先讀讀老人這本破舊的日記嗎.

讀了這個的話,說不定能知道今後會發生什麼.

但是,老人也說過曆史已經改變了.

用游戲的風格來說,這里是別的世界線.

是被由未來返回的我改變之後的世界.

就算讀過這個日記,未來不按照其中所記發展的可能性也很高.

突然,我看到墨水瓶和桌之上的黑色斑點.

還有老人蓄滿魔力的一拳砸出的痕跡.

我想起老人說的三件事情.

其中有一件現在就能做的事情.

我坐到椅子上.

「……」

首先,給艾莉絲寫封信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