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青年期 日常篇web版 134話 三年生
成為3年生的第一天.

我醒來之後下樓來到客廳,西露菲正在那里.

她正在給露西喂奶.

「啊,早上好魯迪」

「早上好西露菲」

生下孩子之後過了數個月,產後恢複狀況很順利.

母子都很健康.

最近,我覺得西露菲好像突然變得越來越有女人味了.

是因為頭發留長了,還是生過孩子的原因呢.

又或者是年齡增長的原因嗎.

正在逐漸變為像好萊塢女演員一樣的美女.

靜坐的姿態宛如高嶺之花,讓人猶豫是否應該向她搭話.

實際上,一搭話就變回了愛撒嬌的我的西露菲,讓我松了一口氣.

「露西今天也很精神呦」

我看向露西.

露西專心致志地允這西露菲的胸部.

像昨晚的我一樣.

從這點看最不愧是親子呢,嗯.

露西是個健康,而又老實的孩子.

果然,和弟弟妹妹不同,自己的孩子這種東西好像有種特別的感覺.

每次一發生什麼,都會懷疑是不是生病了,整個人籠罩在難以言喻的不安感中.

每到那是,西露菲和莉拉就會教訓我「擔心過頭了」.

和我的擔心相反,露西健康成長著.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和西露菲一樣是比較成熟的性格,總之是個不太愛哭的孩子.

但是,身體好像沒問題.

看到那樣的露西,莉拉像是嚇了一跳一樣說道.

『讓我想起了盧迪烏斯少爺小的時候呢』

轉生者.

這樣的單詞閃過我的腦海.

我前世是稍微有點不好的人.

因此有點不安.

這孩子不會是什麼壞男人的轉生者吧,這樣的.

帶著這種不安,我犯下了用日語和英語像女兒搭話的罪行.

對著剛出生不久的女兒,

「已經注意到了吧?這里是異世界……」,

「You are my Sunshine!! I am a pen!!」這樣耳語的父親的身姿.

實在是很滑稽吧.

看到我這個姿態的愛莎,嘻嘻地笑了起來.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我想露西應該不是轉生者.

聽到我說的話也只是笑著,「啊噗—」「啊噗—」地回應我.

雖然說不定是故意隱藏起來,但是能把小嬰兒模仿得這麼像的大人應該幾乎沒有.

如果真是那樣,拼命把嬰兒模仿得很像的話,不也是相當可愛的家伙嗎.

嗯,露西好可愛.

就算在嬰兒床旁邊呆上一整天我也不會厭煩.

是不是轉生者都無所謂了.

就算露西的內在是轉生者也好,只要好好地教育就好了.

就像保羅對我做的一樣.

「我家的孩子今天也很可愛呢」

「是啊,為什麼會這麼可愛呢」

「是因為媽媽也很可愛吧」

我從西露菲背後環住她的脖子,抱住了她.

對她的後腦向上熱吻……一樣地將臉埋進她的頭發里.

輕飄飄的奶香味.

真是天熱的香水呢.

「誒嘿嘿,謝謝魯迪」

西露菲握著我的手,害羞地笑了起來.

然後,看向站在我身後的洛克希.

「那個……洛克希.昨天的魯迪,怎麼樣?」

洛克希嚇得一顫.

「……誒,啊.那個,做的很好」

「魯迪一做那種事就會變得很粗暴,不害怕嗎?」

「不,不會怕.已經是第二次了,魯迪又很溫柔……嗯,總覺得,十分抱歉」

「不用想我道歉呦」

「……是這樣嗎」

「是這樣呦」

兩人間雖然還有些生硬,但是並沒有冷戰.

維持著良好的平衡.

可以看出來互相都有想要友好相處的意志.

這樣的關系,是通過3人的努力才得以成立的吧.

特別是西露菲煞費苦心.

「吃—飯—咯,吃—飯—咯.吃—早飯—了呦♪」

這時愛莎哼著歌來到客廳.

真是不像樣的歌啊.

可能是即興創作吧.

天才的愛莎也沒有唱歌的才能吶.

「早上好,哥哥,夫人們!

今日的早餐和往常基本相同!」

我一看,是綠色的燙和白色的面包.

然後還准備了溫暖的馬奶.

這一帶生過孩子的母親,為了催奶,都會喝馬奶.

「愛莎.早飯的內容不要嫌麻煩,好好地說清楚」

愛莎之後進來的是莉拉.

她好像也在廚房.

「豆子和紅薯燉的湯和小麥面包.

還有營養豐富的馬奶!」

被莉拉訓過之後,愛莎得意地說明早飯的內容.

當然,因為是每天都吃的東西,所以不用說也知道.

但是,這種形式上的東西也很重要吧.

「很好.那麼,請稍等片刻」

莉拉滿足地點了點頭,登上二樓.

「讓您久等了」

很快就帶著簡妮思一起下來了.

簡妮思進到客廳里就站住不動,盯著我看.

然後,無言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早上好,母親」

經過了數個月的現在,簡妮思的記憶還是沒有恢複.

但是,她稍微發生了一些變化.

特別是,諾倫在的時候尤其明顯,經常能看到一些和平常不同的行動.

比如說摸著諾倫的腦袋,或者親手喂她吃飯.

簡直就像是對2,3歲的小孩子一樣的感覺.

果然自己的親生女兒,可以感覺到什麼吧.

還是說,稍微恢複了一些記憶呢.

再稍微觀察一下比較好吧.

「那麼,我開動了」

早飯大家一起吃.

我左邊是西露菲,右邊是洛克希.

愛莎,莉拉,簡妮思並排坐在桌子對面.

如果諾倫在的話,就會坐在簡妮思旁邊.

雖然沒有特別決定席位,不知不覺就變成了這樣.

「今天開始我也要去學校,露西就拜托了」

「好的,西露菲艾特夫人.請交給我吧」

西露菲和我從今天開始複學.

我是3年生,西露菲是6年生.

去學校的期間,照顧孩子的工作交給莉拉和愛莎.

但是,露西還沒有斷奶.

沒有媽媽的胸部活不下去.

從這種意義上來說我也像是沒斷奶一樣,不過這先放到一邊不提.

總之,決定雇傭奶媽了.

是一名住在附近的名叫阿姨蘇珊奴的阿姨(兩個孩子的母親·元冒險者).

姑且是我的熟人,不過關于這個人的事情,暫且不提.

「我吃飽了」

接下來,去學校吧——

「哦嘶!」

「早上好!」

「辛苦了!」

「日安,boss!」

進入校園內之後,不認識的家伙一個個地向我打招呼.

盡是些品行不良的家伙.

我也稍微有了點像是威嚴那樣的東西了吧.

嘛,別看這樣也是一個孩子的爸爸了.

雖然沒有什麼自覺就是了.

「早—啊!」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品行最不良的家伙來打招呼了.

「boss.早上好喵」

「菲茲和洛克希大人也早上好的說」

是莉妮雅和普爾塞納.

這倆貨已經是最高年級了也沒什麼變化.

莉妮雅還是貌似很了不起的樣子,普爾塞納則是啃著像火腿一樣的東西.

「boss真是的一大早就帶著兩個女人登校,真顯身份啊喵」

「拋棄我們帶來第二個人什麼的,fuck的說」

「咱們今年就要畢業了,也想找個伴喵」

「對的說.今天要參與決斗的說.找個對象回鄉的說」

氣息慌亂了起來.

看來左擁右抱的我好像很讓人羨慕.

不是西露菲和洛克希,而是身為男人的我.

我現在是一群人的boss了.

這是new leader病的症狀呢.

(譯:原文ニューリーダ病,出自《變形金剛》系列,是剛獲得領導模塊的時候可能出現的一種症狀,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直接nico百科:

dic.nicovideo.jp/a/%E3%83%8B%E3%83%A5%E3%83%BC%E3%83%AA%E3%83%BC%E3%83%80%E3%83%BC%E7%97%85 )

「你們兩個要加油哦」

西露菲也笑了起來.

她像這樣說道.

這就是有了男人之後的有余裕的笑容吧.

西露菲和她們兩人相處時間也很長了,某種程度上可以坦率相處了.

「非常抱歉,好像突然插進來一樣」

但是洛克希好像按字面上的意思把她們的話當真了.

突然對著兩人低下頭.

「喵呀!?」

「嗚誒!?」

于是,莉妮雅和普爾塞納瞬間慌了起來.

「啊,不是喵.咱不是那種意思喵」

「對,對的說,咱們的意思是咱們的魅力太fuck的說,沒有說洛克希大人的壞話的打算的說」

兩人慌慌張張地謝罪.

雖然說洛克希是理所應當被尊敬的存在,但是這樣子稍微有點惡心呢.

這些家伙的話,見到洛克希之後應該會「和這種豆丁比起來咱比較好喵呀!」「魔族什麼的fuck的說!」這樣說才對.

不過如果真這麼說的話,我是饒不了她們的.

「菲茲也很辛苦吧,要努力喵」

「雖然對手有點不妙,但是菲茲的話肯定能努力的說」

謝了一陣子罪之後,兩人砰地拍著西露菲的肩膀.

「誒?」

「這麼快就有了第二人了喵」

「一定要確立第一的地位的說」

「什麼啊?」

西露菲稍微考慮了一下,

不久,「啊」的發覺到她們的意思,露出困擾的表情.

「那個,魯迪也有好好地愛著我呦?」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嘶咕地吸著鼻子裝模作樣起來.

「嗚嗚,好堅強啊喵」

「催人淚下的說.菲茲的存在感很弱,3人,4人逐漸增加之後,是會被漸漸推到窗邊越來越不得寵的類型的說」

隨便你們怎麼說.

我沒打算增加第3,第4個人,就算增加了,也不會把西露菲推到窗邊.

我完全不打算輕視挺身而出幫助了我的西露菲.

嘛,當然,洛克希那件事情可能給她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回憶就是了.

「誒,沒有那種事情啦……對吧?魯迪?」

我不知道她藏在太陽鏡下的表情如何.

但是,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安.

西露菲的心中說不定也有些不安了.

我必須讓她安心才行.

「那是當然」

我抱住西露菲.

撫摸著她的後背呼喊著愛.

這種時候,在有人見證的地方清清楚楚地說出來比較好吧.

「我深愛著西露菲!」

我落地有聲地這樣宣言之後,周圍揚起陣陣拍手聲.

我臂彎里的西露菲連耳朵都變得通紅了.

「呀,等,魯迪.在學校別這樣啦」

「不是你自己要問的嗎」

「那,那樣的話也對洛克希做同樣的事情吧,吶?」

我轉頭一看,洛克希正仰視著我.

「……不,我就不用了」

但是眼里充滿期待.

我毫不猶豫,用左手抱住洛克希.

左手洛克希,右手西露菲.

啊啊,太棒了,這就是左擁右抱嗎.

「兩人我都愛啊!」

這麼說完之後,一部分學生發出噓聲.

反正是米莉絲教徒吧.

沒關系.我和你們宗教不同.

輪不到你們插嘴.

但是,成為眾人的焦點之後,西露菲的臉越來越紅.

「真,真是的.我,我先去阿莉耶魯大人那里了」

「嗯.午休的時候見,西露菲」

「在學校是菲茲啦!」

說起來,的確有這種設定來著.

將近一年沒來學校,所以都忘記了.

不過男裝什麼的已經不用在做也可以啦.

不管誰來看都只是男裝麗人罷了.

不,這樣也很秀麗,所以也好.

「那麼,我去教員室了」

看到西露菲跑開之後,洛克希也離開我身邊.

「好,慢走洛克希」

「啊,在學校請好好叫我老師」

不能公私混淆嗎.

雖然我了解這點.

但是話說,洛克希今天開始就是女教師了啊.

女教師.

真是不錯的稱呼啊.讓我想起昨晚的行為了.

……體育倉庫開放借出到幾點呢.

這時,我突然發覺一件事情.

「……那個,洛克希老師」

「怎麼了,盧迪烏斯君」

洛克希一臉正經地抬眼看著我.

「今天是開學第一天,教師從早上就有晨會吧」

「啊!」

洛克希滿臉發青地發出了搞砸事情時候的叫聲.

洛克希慌忙向職員室跑去.

看來好像多少有點搞錯預定了.

仔細想想這也是當然的.

學生和老師的日程安排當然不同.

「那,我們也走吧」

「喵」

「一起的說」

我帶著狗和貓一起前往教室.

今天有班會.

但是,老婆都不在卻還是左擁右抱.

是受歡迎期呢.

但是我不會對莉妮雅和普爾塞納出手的呦.

呼呼,做男人真是辛苦啊.

「說起來,咱聽到傳聞了喵」

突然,莉妮雅豎起耳朵轉向我.

眼里充滿了好奇.

「傳聞?」

「對啊喵.Boss和強敵對決失去了左腕的傳聞喵」

「啊啊……」

說起來,和她們兩人做歸還報告的時候只說了洛克希的事情呢.

詳細的經過只和薩諾巴說了.

那家伙和別的什麼人說了嗎.

不,說不定是從艾莉娜麗絲那里聽到事情經過的克里夫也有可能.

「不愧是boss喵.去魔大陸和七大列強戰斗,只犧牲了左手就勝利了!」

「誒!」

這啥.

七大列強!?

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可怕的單詞?

「而且,對手好像還狼狽不堪地逃跑了的說.不愧是boss的說」

「等等等,等一下」

這啥.

什麼樣的傳聞添枝加葉才能變成這樣啊

拜托別這樣啦.

再添枝加葉下去,要是變成把七大列強中的一人打得破破爛爛了怎麼辦啊

要是讓七大列強聽到了怎麼辦啊.

比如說讓奧魯斯忒特聽到的話…….

「這些是,咱剛剛想出來的boss的逸聞喵,只要把這個宣傳出去喵呀啊啊啊啊!」

我抓住莉妮雅的尾巴使勁地拉了一下.

她伸出爪子想要抓我,我用魔眼回避掉了.

莉妮雅淚眼朦朧地按著尾巴瞪著我.

「對少女的尾巴干喵呀!」

我等回去.

「別添油加醋地傳播謠言啊」

「誒!?啊,對,對不起喵」

這倆貨有前科的.

有把我ED的傳聞傳出去的前科.

嘛,那個無所謂了.

追根究底是真實的.

但是,這個另當別論.

這個會造成壞結果的.

最壞的情況我可能會被這害死的.

是不好的謠言.

「我們是從薩諾巴那里聽到的說」

「說是boss和魔術無效的九頭龍戰斗.說什麼要是余也跟過去的話師傅偉大的什麼什麼的左手可能就不會失去了」

「對啊喵.但是,咱們真的是感到很佩服啊喵.所以,就像讓更多人知道boss有多厲害……」

「多此一舉啊」

確實,我可能變得稍微強一點了.

但是,馬上就要結束的時候考慮不足導致失敗,是個沒用的男人.

不想受到那麼高的評價.

「但是,就算我們什麼都不做,大家看到boss的義手之後,就會傳出各種謠言了的說」

「是啊喵,就算咱們不那麼說,結果也不會變的喵」

「……」

我在這間學校里好像也算是個名人了,會有這種傳聞也沒辦法.

但是,希望不要扯上七大列強啊.

被奧魯斯忒特干掉的那時候的情景,現在還曆曆在目.

「還有別的傳聞嗎?」

「是啊喵,還有幾個喵」

我詳細問了問.

『和斯貝魯特族作戰』

之類.

『獨自擊退百萬魔物』

之類.

『成功使用古代魔術,但是作為反動失去一只手』

這樣毫無根據的謠言好像傳得很開.

這種荒唐無稽的謠言,很快就會消失的吧.

「嗚嗯……」

仔細想想,七大列強對這種謠言應該已經習慣了吧.

所謂的名人,不管是輸是贏都會一一傳出謠言的.

在學校里稍微流傳一下這種程度的,說不定不會在意的吧.

「嘛,尾巴抱歉了啊」

「人族是不明白這種痛苦的喵.拉少女的尾巴是絕對無法原諒的喵」

「下次給你買魚呦」

「嗚嘻,Lucky.偶爾也該軟磨硬泡一下喵」

「我要肉就可以了的說」

我一邊跟莉妮雅和普爾塞納說這話,一邊向教室移動——

班會和往常一樣.

5人以我為中心稀稀拉拉地坐著.

擺弄人偶的薩諾巴.

模仿著他的朱莉.

用小銼摸著爪子的莉妮雅.

吃著肉的普爾塞納.

然後還有打開書正在學習的克里夫.

雖然還有金潔站在後面,但是她的事情就先放到一邊不管吧.

一副司空見慣的光景.

簡直讓人無法想象再過一年這里的兩人就要離開了.

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今年過後就要畢業了.

嘛,還有一年呢.

不過一年也就是轉眼之間吧

「說起來,盧迪烏斯」

突然,克里夫合起書本抬起臉來.

「你為什麼沒到我那里打個招呼啊?」

好像很不滿的樣子.

說起來,回來之後已經過了幾個月了,但是一直沒和克里夫見面.

今天還是第一次.

「抱歉克里夫前輩.最初去拜訪的時候您好像和艾莉娜麗絲小姐一起正在忙.所以就回避了」

「嗚.是嗎.確實,一直和麗絲在一起呢.

唔嗯,那就沒辦法了.我也有錯」

克里夫這麼說完就退下了.

不過,阿莉耶魯也是這樣,這附近的人少打一次招呼就會相當介意呢.

冒險者們就冷漠得多了.

「但是,孩子出生了的話,要是和我打聲招呼就好了.

我雖然還在修行中,但是獻上祝詞之類的還是沒問題的.」

「…………也是啊」

「啊啊,抱歉.你不是米莉絲教徒所以不需要祝詞吧.

但是,最近簡直就像在避開我不是嗎.

雖然照顧孩子應該很忙,但是來一趟研究室也沒問題吧?這種程度的時間應該有吧?」

被這麼一說,確實可能是避開了.

我有不見克里夫的理由.

不用說,自然是洛克希的事情.

我有兩個妻子,而克里夫是米莉絲教徒.

不會給我好臉色的吧.

「還是說,有不想見我的理由嗎?

如果,有那種理由的話,希望你能親口告訴我」

今天的克里夫相當難纏呢.

恐怕是從艾莉娜麗絲那里聽到了詳細經過了吧.

但是,既然是艾莉娜麗絲.

『雖然是作為教徒無法容忍的事情,但是寬大地原諒他的話,會顯出克里夫的器量很大呦』

說不定說了這種話.

本來,我和洛克希結婚,沒有必要得到克里夫的允許.

但是,要是因為這件事情和克里夫鬧僵就不好玩了.

這里就按照艾莉娜麗絲的計劃,在她掌心上跳舞吧.

我說出不想見克里夫的原因,克里夫原諒我.

然後我稱贊克里夫的寬宏大量.

克里夫心情大好.

誰都沒有損失.

好,我即是舞者.

是要我唱歌還是跳舞,盡管說吧.

「其實是……」

「失禮了」

這時,教室的門打開了,打斷了我的話.

兩個人進入教室.

其中一個是往常就一直負責我們特別生班會的班主任.

名字叫什麼來著.

嘛,算了無所謂.

跟在他身後進來的是一名可愛的少女.

身著長袍,犯困的死魚眼,冷冰冰的表情中帶著些許緊張.

不管什麼時候都拼命努力的孩子.

讓人不由得想要將她抱緊的孩子.

是洛克希.

「今天向大家介紹新來的特別生副班主任」

「我是洛克希·M·克雷拉特」

洛克希上前一步,唰地低下頭.

薩諾巴他們目瞪口呆地看著講台上的兩人.

班主任沒有理會我們,繼續說道.

「她因為種族原因,外表比較年幼,別看這個樣子,年齡已經50左右了.

因為和這個班里的各位有些因緣,所以擔任這個班的班導.

雖然暫時是副班導,

但是明年開始就要正式負責這個班級了擔任這個班級的班導了,請大家也做好准備」

「喵呀!薩姆森老師怎麼辦!」

莉妮雅這樣問道,班導「嗯」地點了點頭.

看來,這個教師的名字好像叫做薩姆森.

不過既不是肌肉男也不是Gay.

(譯:指海鳴館的老牌成年雜志《月刊サムソン(SAMSON)》,在哲學里也是尤其重口的.

我姑且給個沒有圖片的wiki百,好奇想要查詢的話還請謹慎:

ja.wikipedia.org/wiki/SAMSON.(%E9%9B%91%E8%AA%8C))

感覺是個沒有特點就是其特點的人物.

「我明年,就要回故鄉了.因為這個特別生班級里,已經沒有我的親人了呢」

「說起來,蓮前輩去哪了?」

「妹妹她加入尼立斯公國的魔術騎士團了.好像干得很不錯的樣子.

但是,放著不管的話不知道她會搞出什麼麻煩呢」

「喵來如此」

我之後才知道,

本來這個特別生班級的班導一職,大多數就是由和特別生有因緣的人擔當的.

是因為特別生中有很多都有怪癖吧.

讓能成為缰繩,或者是枷鎖的人來負責是最好的.

現在的班導薩姆森老師,是克里夫轉入的同時畢業的前輩的親信.

那個前輩是魔法三大國之一,尼立斯公國的王族,擁有卓越的魔術才能.

聽說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也受過她很多照顧.

總之,也就是說跟我和薩諾巴有緣的洛克希,正好是合適的人選吧.

洛克希走上前,環視著全班說道.

「雖然我想很多人都已經認識我了.

我的名字叫洛克希·M·克雷拉特.

是那邊的盧迪烏斯·克雷拉特的第二個妻子.

雖然教師和學生的交流方式應該有所不同,還請多多關照」

「……」

克里夫火了起來.

第二個妻子的事情,他肯定是想從我這里聽到吧.

然後再像沒事一樣接受洛克希吧.

但是,這樣一來預定被打破了.

「……那個,克里夫前輩」

「嘿誒.第二個妻子呢.你沒有節操這種東西嗎?」

我一搭話,說教就開始了.

「是.我也覺得可能有點無節操了」

「那一天,我是因為你只愛西露菲一人才獻上祝福的呦?」

「是,關于這件事非常感謝」

「當然,我知道你不是米莉絲教徒,所以也不會再多說什麼.不,不如說還是會祝福你的.恭喜了」

「非常感謝」

克里夫哼了一聲.

「我經常在城里的教會見到你的妹妹.

她說了呦.

將來想要跟哥哥和西露菲姐姐一樣,成為關系和睦的夫婦.

她對帶來第二個妻子的你,說了什麼呢?」

「生氣了」

「想必是這樣吧,她每天都在祈禱你和父親可以生還呢.

對你平安歸來這件事本身,應該是非常高興的吧」

「但是,最後原諒我了」

「那當然,最後是會原諒的吧.要是反對到最後,怕被趕出家里啊」

「……趕出家里什麼的,不會那麼做呦」

「當然,你就是如此吧.但是,從弱者的角度想想就明白了吧?

失去父親的她的容身之處只有你身邊了.

你們是不是也該多考慮考慮諾倫的心情啊」

「是」

「增加太多伴侶不是什麼好事呦.

又不是女性收集家」

耳朵好痛.

話說回來,好像祭司一樣呢.

今天的克里夫威嚴滿滿.

「是……那個,克里夫前輩」

「怎麼了,盧迪烏斯」

聽到了一些之前不知道的事情,道個謝吧.

「克里夫前輩一直在照顧諾倫呢.非常感謝」

「…………因為在教會里見到了,只是接送一下而已.

啊,還有,別讓那麼小的孩子一個人出門啊.

雖然這一帶治安還不錯,但要是走到小巷子里的話會被人拐走的啊」

「是.在下銘記于心」

「很好.既然已經反省了,我就原諒你吧.

因為米莉絲大人是非常寬宏大量的」

「是,非常感謝」

被原諒了.

這果然算是懺悔的一種嗎.

但是,確實對諾倫的照顧可能有些不足.

從現在開始,對她加倍溫柔吧.

「那麼,話也說完了,接下來是聯絡事項──」

克里夫的說教結束之後,薩姆森老師再度開始班會.

洛克希一臉坐立不安的表情站在他身邊.

我拋了一個飛吻,她露出一個小小的笑容然後生氣了——

之後的流程和以前差不多.

看看薩諾巴和克里夫的狀況,協助七星,空余時間研究吸魔魔石,和寫書.

還是一如既往的有很多事要做.

好懷念以前每天只有1,2件事情要做的時候.

稍微有點變化的是授課結束後的時間.

意見教諾倫學習的時間,變成了指導她劍術.

雖然擔心因為學習劍術導致成績下滑,

但是她宣言那邊也會努力,所以先觀望一陣子吧.

既然有干勁就應該讓她盡量發展.

關于這件事情暫且不提.

授課結束之後,我接上西露菲和洛克希,三人一起回家.

西露菲有夜班的時候就只有洛克希.

洛克希也因為職員會議什麼的拖長時間的時候,就自己一個人.

或者是和諾倫一起回去.

今天是和西露菲兩個人.

我拉著西露菲的手,一邊聊著天一邊回家.

主要是關于學校的事.

新學期里,學生會好像也加入了新的成員.

「魯迪也加入就好了」

「沒有那種時間呦」

我們這樣聊著,一邊適度地親熱著一邊回家.

「我回來了—」

回到家里,愛莎抱了上來.

「歡迎回來哥哥,是先吃飯,先洗澡,還是說先·要·我?」

這種話是從哪學的啊.

不,是我教的嗎.

但是,我應該沒有教愛莎才對啊.

我只教了西露菲.

總之我選了『先要我』之後搔著她的腋下,愛莎咯咯地笑著跑開,然後被莉拉削了一掌.

然後是入浴.

雖然愛莎的選項里有洗澡,但是沒有准備好熱水.

飯也正做到一半.

結果,除了『先要我』的選項以外,都沒准備好.

嘛,算了.

幸好,白天的時候愛莎已經打掃好浴室了.

只用燒好熱水的話,一瞬就可以准備好的.

入浴的時候大多都是和誰一起.

我家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形成了入浴的時候盡量兩人一組的默契.

這到底是哪國的規矩啊.

嘛,也沒什麼不好.

今天和愛莎一起入浴.

愛莎明明已經11歲了,坦率開朗,但是羞恥心有點不足.

如果和青春期騷動中的男孩子對話的話,肯定馬上就會讓對方誤會的吧.

「愛莎,入浴的時候請用毛巾遮一下前面」

「為什麼?」

「我的嗜好」

「好—」

謹慎,知恥這樣的部分,我覺得愛莎向諾倫學習一下比較好.

不過,果然所謂的妹妹真是中好東西啊.

鑽到正在洗身體的我腿間,

說著「幫我擦背」「幫我洗頭」的樣子實在是可愛.

如果我有會因為她興奮的性質,說出要迎娶第三個妻子的話,肯定會形成新的修羅場吧.

如果西露菲和洛克希做了同樣的事情的話,我一瞬間就會突破忍耐的界限了吧.

不過那兩人的場合,最初就沒有忍耐的必要.

總之,就是和妹妹之間溫暖人心的接觸時間.

我一邊清洗身體,一邊聽她說一天來家里發生的事情.

露西很可愛啦.

被簡妮思關心啦.

莉拉在窗邊打瞌睡啦.

庭園里種了新的植物啦.

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對了對了,我已經把那個米交給愛莎拜托她栽培了.

她可靠地回答我「等到稍微暖和一點在開始種植」.

天才的愛莎,肯定能讓我吃到米的吧.

從現在就開始期待了.

「我回來了」

洗完澡,洛克希回來之後開始吃晚飯.

今天燉了條河魚,還有面包,豆子和芋頭.

總而言之,就是和往常一樣.

「我吃飽了」

晚飯後,我一直盯著西露菲給露西喂奶.

露西是個像大人一樣能吃的孩子.

將來不會長得很胖吧.

雖然我不認為西露菲的孩子會長得太胖.

但是長大一點之後,還是讓她運動一下吧.嗯.

晚飯之後,悠閑地消磨一段時間.

然後,我教愛莎魔術,洛克希回到自己的房間備課.

西露菲雖然要哄露西,但也有時會進行魔術訓練.

也有時會照顧靠過來的犰狳次郎.

順便一提,次郎好像由愛莎來負責照顧了.

次郎經過愛莎的調教,最近變成像看門犬一樣忠實的下仆了.

「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晚安」

「晚安—」

簡妮思和莉拉休息得很早.

愛莎也是,魔術學習結束之後就犯困了.

「那麼……西露菲」

夜深人靜之後.

我叫上妻子去寢室.

「好……」

西露菲滿臉通紅地拉著我的下擺.

看到她這樣的動作,我已經快忍不住了.

我把她抱起來,以公主抱的姿勢運進臥室.

然後就是夜間活動時間了.

身心滿足之後,抱著嬌小的妻子,香甜的入眠————

睡前.

看著妻子睡著之後,我爬下床.

目標是地下室.

我輕手輕腳地走下樓梯.

然後在地下室的入口確認了幾次周圍無人之後,打開暗門.

在那里的是,藏著什麼東西的祭壇.

鎮坐于其中的是,禦神體.

布(洛克希)和布(西露菲).

為了祭祀各自所屬神明的神器.

我今日也靜靜地獻上祈禱——

校園傳說·其2

「番長的眼睛會發光」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