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間話 狂犬之劍,是重?是銳?
北方大地的最西端.

劍之聖地.

這片土地,擁有戰史.

現在成為劍神流總部的這塊土地,也曾有過被水神流所統治的時期.

僅僅百年之前.

某代水神與劍神決斗,奪取了這片土地.

之後,那位水神又被別的劍神擊敗,聖地再次回到劍神流手中,自那以後,只有當代最強劍士及其流派,才有資格駐留此地傳承劍術.

向最強的劍士求教劍術.

甚至是,打倒最強的劍士,自己成為最強.

擁有這種夢想的劍士們憧憬,向往著這塊土地.

這樣的土地,現在正有稀客來訪.

而且是,兩人.

其中一位,是已經超過60歲的老嫗.

雖然擺出一副心情很差的表情,但是整體上穩重的外表給人一種安心感.

雖然現在一副旅行者的行裝,但是換一身服裝的話坐在安樂椅上刺繡編織的身姿應該很適合她吧.

但是有一件與她這樣的外觀不相稱東西.

老嫗的腰間,別著一把短劍.

然後,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看出老嫗的言行舉止中沒有任何破綻.

如果是擁有相應水准劍技的人,應該可以看出來,自己不管從何處進攻,都無法碰到老嫗那乍一看充滿破綻的身姿.

無需隱瞞,她即是,水神『蕾塔・莉亞』.

將水神流奧義『剝奪劍』登峰造極的,當代最強劍士之一.

然後,還有一名跟隨著蕾塔的年輕女人.

年齡在20上下的她,有著和蕾塔相似的容貌.

和蕾塔一樣一副旅行者的打扮,腰間果然也別著劍.

「師傅,這里就是劍之聖地嗎?」

「正是如此.這里就是你一直說想去,想去的,野獸們的巢穴呦」

「好緊張啊」

「你只要相信自己的劍技就可以了.只要不和劍神開戰的話,應該足夠了」

「是.師傅」

兩人這樣說著,進入了劍之聖地.

雖然是被稱為劍之聖地的場所,但是乍一看只是普通的城鎮.

有旅館,有武器行,也有冒險者公會.

不管是冒險者,還是商人,都在匆忙地四處走動.

但是,要說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就是所有的居民全都是劍神流的劍士了吧.

在這里,就算是手臂纖細的女孩,也有可能比健壯的冒險者更加強大.

「先去投宿嗎?」

「沒有必要,直接住到卡魯那里就可以了」

蕾塔這麼說著,穿過城鎮中心,向城鎮深處前進.

走了一陣之後,冒險者和商人打扮的人越來越少,手持木刀身著道服的人和像道場一樣的場所越來越多.

同行的女性像是覺得很稀奇一樣東張西望著,在她看來,在雪中穿著看起來很冷的道服的人們,稍微有些新鮮.

「師傅.這邊明明很冷,但是人們穿得卻相當薄呢」

「劍神流必須行動迅速,因為會使行動僵硬,所以就算寒冷也不能著重裝」

「和再熱也要穿厚厚的衣服的我們正好相反.很有趣呢」

「一點都不有趣呦」

蕾塔看都不看周圍的道場,一直線向深處前進.

某一區域過後,道場,住宅,身著道服的年輕人,突然全部消失了.

一片雪景中,只有一條像山谷一樣的道路延續至深處.

在那前方,有一座被圍牆包圍的巨大道場.

那便是劍之聖地的大本營.

作為劍神流總部的,大道場——

蕾塔她們到達大道場入口的時候,正好有一名女性從中出來.

那是一位將長長的頭發盤在頭後,表情凜然的少女.

從她手里拿著桶的樣子看來,可能是打算去汲水.

少女發現蕾塔她們,立刻拋開水痛,將手放在腰間的劍上警戒起來.

「特來此地有何貴干?」

蕾塔盯著少女的臉看了一會之後,不高興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些.

「哦哦,是妮娜嗎?長大了啊」

「……?」

少女聽到蕾塔的話露出訝異的表情.

「啊啊,不記得了嗎.沒辦法,之前見到的時候你還那麼小呢……」

雖然蕾塔一副懷念的表情,但是少女——妮娜·法利昂沒有相關的記憶.

她明白的,只有眼前的這位老嫗並非尋常人物這件事.

然後,還能看出來旁邊的女性也隱藏著和妮娜同等,或是在其之上的實力.

「今天是被你們的大將叫來的.帶個路吧」

「大將?」

「卡魯·法利昂呦」

妮娜猶豫起來.

來拜訪劍神卡魯·法利昂的人很多.

但是其中大半都是垂涎劍神之名,狂妄自大不自量力的家伙.

給這些家伙吃閉門羹,就是妮娜她們這些弟子的工作.

「失禮了,請問尊姓大名?」

「蕾塔呦.蕾塔·莉亞.又不是什麼生人,不用說也知道吧?」

「…!我知道了,請往這邊走」

聽到那個名字的瞬間,妮娜向蕾塔行了一禮,將她們迎進門內.

敢堂堂正正報出蕾塔·莉亞這個名號的人,這世上只有一個.

水神流的TOP.

水神,蕾塔·莉亞.

莉拉一瞬間也考慮到冒充名號行騙的可能性,

但是從這名老嫗的舉止中感受到了什麼,打消了那種想法.

就算是假冒者,也是有相當的手段的人吧.

蕾塔她們在妮娜的帶領下,踏入劍神流宅內.

從入口處一直前進,跨過雪國特有的擁有段差的玄關進入其中.

在玄關撣掉身上的積雪,走在嘎吱作響的木質地板上.

蕾塔看著走在前面的妮娜,突然說道.

「年紀輕輕就已經相當鋒利了啊.已經成為劍王了吧?」

「不,我還差得很遠」

「是嗎,明明是年青人里最強的,還真謙虛呢」

「最快還有可能,但是最強並不是我」

「吼哦.不錯的心態啊.讓人覺得不像是劍神流的年輕人吶」

一邊這樣對話著,3人來到『當座之間』.

一名男性正端坐于此.

像是在冥想一樣輕閉雙眼.

蕾塔陷入了像是被刀尖指著喉頭一樣的感覺.

蕾塔是三大劍術頂點中的一人,『水神』,隨然年老但還是有著實力絲毫不遜于全盛期的自負.

但是,唯有這個男人的劍,她接不下來.

這個男人即是,劍神卡魯·法利昂.

「蕾塔·莉亞大人前來拜訪」

「來了嗎」

卡魯·法利昂微睜雙眼,看向蕾塔.

雖然也瞟了一眼旁邊的少女,但是馬上就失去興趣,移開了視線.

「千里迢迢,真虧你能來啊.老骨頭長途旅行很辛苦吧」

「就是說啊.但是難得你會低下頭求人,就來了啊.哦哆」

蕾塔走到劍神面前,坐了下來.

雖然嘴上說著哦哆好像很費力一樣,但是動作卻像活水一樣流麗.

妮娜和蕾塔帶來的女子像侍者一樣坐在了她身後.

「那麼,要我來教誰?教什麼?把水神流的奧義教給這孩子就可以了嗎?」

蕾塔用下巴指著妮娜,向劍神詢問.

「嘛,是個很聽話的孩子.雖然比較適合劍神流,但是水神的技術應該也沒問題吧」

蕾塔是收到劍神的一封書信才來到的這里.

『希望能幫忙鍛煉一名弟子』

看完表達出這種意向的書信,蕾塔立刻就將其撕碎扔掉了.

但是,那個討厭拜托別人的劍神卡魯·法利昂竟然會寄出這樣的書信,讓她很感興趣.

但是,僅此而已的話,不值得從阿斯拉王國的首都千里迢迢來到這里.

「只不過,我這邊也有條件」

「什麼?」

「就像你想培育自己的弟子一樣,我的弟子也想見識一下劍神流的劍術.沒有必要教她,只要讓她見識一下就好了」

蕾塔擔心自己的弟子驕傲自滿.

阿斯拉王國中接受過劍術指導的水神流弟子很多,但是其中有才能的幾乎沒有.

蕾塔今天帶來的弟子是難得擁有才能的,但是由于同門中沒有和自己同等的劍士,因此有點得意忘形.

雖然修煉很認真,但是由于沒有目標和競爭對手,蕾塔感覺她在這一年里幾乎沒有成長.

把弟子帶到這里,是為了讓她受些挫折,以獲得進一步的成長.

即使劍神流的年輕劍士實力平平,無法讓自己的弟子受挫,得到向劍神卡魯·法利昂討教的機會的話,對水神流來說也能成為一次難得的經驗的吧.

水神流這種流派,對手越強,修行效果就越大.

而且,她想卡魯·法利昂將她叫到這里應該也是出于同樣的考慮.

習得水神流劍術,切身理解那種反擊技術,以獲得進一步成長吧.

「可以啊,小意思」

「嗯嗯.那樣的話,讓我家的弟子和你的弟子較量一下怎麼樣?」

蕾塔先發制人地這樣說道.

她打算借妮娜之手,讓弟子受點挫折.

雖然就這麼和劍神交手也可以,但是如果和同年代的對手交手後受挫的話,應該會更加悔恨的吧.

「好啊.妮娜.把艾莉絲叫來」

「……我知道了」

聽到這些話,蕾塔「哦呀?」地歪起腦袋.

從剛才在入口相遇一來,蕾塔一直以為要她鍛煉的弟子就是妮娜.

「那個,師傅」

「怎麼了?趕快去把她叫來啊」

「那個,我也可以參加較量嗎.水神流的劍士有何種程度,我很有興趣」

「啊啊?本來就是那麼打算的」

對妮娜的請求,劍神卡魯·法利昂不耐煩地點點頭.

「!非常感謝!我馬上就把艾莉絲帶來」

聽到劍神的回答,妮娜一瞬間露出高興的表情,行了一禮.

然後,馬上走出了道場——

見到那個少女的瞬間,蕾塔感覺全身不寒而栗.

簡直就像是在路旁遭遇魔物時的感覺一樣.

反射性地要將手伸向了腰間的劍.

只因為自己的弟子先動了起來,蕾塔才止住了那種難看的動作.

弟子露出警戒將手放上腰間的劍,完全是與必須常時保持冷靜的水神流不相符的動作.

「艾莉絲.這個老太婆,從現在開始負責教你水神流的劍術」

「……請多關照」

艾莉絲低下頭,但是卻毫不掩飾不高興地表情.

(簡直是頭野獸啊……)

蕾塔感受到沉睡在艾莉絲瞳孔深處的,仿佛饑餓野獸般的激情.

擁有此等激情之人,即使受教于水神流,也不可能習成正果.

不如說此等人物,最初就不會拜于水神流門下.

「抱歉啊,卡魯,這個小姑娘不適合水神流.只會浪費時間罷了」

「那種事情我知道」

劍神卡魯·法利昂深深地點了點頭.

「那,希望我教她什麼」

「什麼都不用教.只要,以水神流為對手就夠了」

「呼唔」

蕾塔從對話中悟出了劍神卡魯·法利昂的目的.

也就是,讓這位名叫艾莉絲的少女通過實踐學會『水神流的應對方法』.

但是,想不出他這麼做的理由.

確實,積累和水神流的對戰經驗應該沒有壞處吧.

但是,那不夠成特地將自己叫到此地的理由.

擁有才能的劍神高徒的話,要放出超過尋常水神流劍士反應速度的斬擊,並不是什麼難事.

比起熟悉水神流的劍技,進一步研磨劍神流劍技才是上策吧.

因為和如果沒有可以放出攻擊的對手就無法進行像樣修行的水神流不同,劍神流是不管對手是誰都先手取勝的流派.

蕾塔想到,積累和水神流的對戰經驗也就是說,將來有可能與水神流的某人開戰.

然後,在她的記憶中,會讓劍神認為不做到這種地步就無法取勝的水神流劍士,一位也沒有.

「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打算讓這頭野獸來暗殺我嗎?」

「怎麼會,放著不管也會死的老太婆殺來做甚」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非要我把水神流教給這個孩子?到底,打算與什麼人為對手?」

這麼一問,劍神臉上浮現出猙獰的笑容.

「在那里的艾莉絲,想要打倒龍神奧魯斯忒特」

「什麼……奧魯斯忒特」

蕾塔臉上浮現出巨大的動搖.

她也很熟悉那一位的事情.

那份強大,還有,不知為何可以使用水神流劍技的事情.

「龍神,那可真是,大過頭了啊.你覺得能做到嗎?」

「我認為可以做到.艾莉絲也是」

「是嗎,是嗎.那就好.有自信比什麼都好」

不知道是真是假.

打倒七大列強第二位的『龍神』,簡直是玩笑.

但是,劍神自信的表情,還有艾莉絲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傳達出一種奇妙的說服力.

于是,蕾塔想到,認真試一試也許很有趣.

「但是啊,劍神.沒有才能的家伙就算你讓我教,我也沒辦法啊.首先以我家的弟子為對手,等到能壓倒性勝過她之後,再來向我討教吧」

一石二鳥,不,是三鳥的考慮.

打碎自己弟子的傲慢,讓自己的弟子積累與劍神流對戰的經驗,而且還能參加這種有趣的事情.

打倒龍神這件事情,讓蕾塔躍躍欲試.

蕾塔在水神流之前,也是一名劍士.

「就是這樣,伊澤露緹.你來做她的對手吧」

水神的弟子.

被叫做伊澤露緹的女性站起身來.

「我明白了.在下『水王』伊澤露緹·克魯艾露.今後,請多關照」

對此,妮娜和艾莉絲也轉向伊澤露緹.

「『劍聖』妮娜·法利昂.請多多關照」

「……艾莉絲·克雷拉特」

三個女人一台戲.

不適用這句諺語的三個人,各自拿起道場角落的木刀.

「雖然被師傅命令不得不和你們對戰……但是請不要認為憑聖級的你們可以打倒我呦」

伊澤露緹把手放在嘴邊,像是要只讓她們兩人聽到一樣,突然說道.

「……是啊.還請手下留情」

「哼……」

伊澤露緹簡單的挑釁,輕易地點燃了劍神流天才劍士的好勝心——

一小時後.

艾莉絲倒在道場正中央.

「哈啊……哈啊……」

雙目圓睜,氣息荒亂.

她被伊澤露緹打得體無完膚

艾莉絲的劍,完全沒有碰到伊澤露緹.

現在,艾莉絲的劍已經擁有在道場中屈指可數的速度.

通過孤獨空揮研礪的一擊,已經有接近基列奴的銳利和沉重,以獨特節奏放出的一擊非常難以回避.

再加上北神流的技術,艾莉絲的戰斗力應該遠遠凌駕于一般劍聖之上.

但是,伊澤露緹將艾莉絲的攻擊全部招架,反擊.

不到30分鍾的較量中,艾莉絲已經死了將近百次了.

「…………」

在這樣的艾莉絲身旁,伊澤露緹也倒在地上.

將誇勝艾莉絲的伊澤露緹打倒的,是妮娜.

說到底,劍神流是只靠速度和氣勢的野蠻之劍,應該沒有辦法打破洗練的水神流劍技才對.

妮娜輕描淡寫地就將伊澤露緹這樣的想法打破了.

妮娜放出的斬擊根本不容伊澤露緹反應,直接擊中她的側頭部.

結果,伊澤露緹瞬間就昏了過去.

只用了一擊.

「這真是有趣的結果啊」

這樣說的,是坐在道場上座上的劍神卡魯·法利昂.

「……」

妮娜向劍神深鞠一躬.

被說是有趣的結果了.

那位沒有想到自己會勝到最後吧.

妮娜對此感到有些沮喪,但是也為得以展現出自己的成長而感到高興.

因為妮娜也很喜歡所謂勝利的快感這種東西的.

「也算不上什麼有趣的結果啊」

蕾塔這樣說道.

在她看來,這樣的結果是理所當然的.

赤裸裸的放出殺氣毫不掩飾的野獸,對水神流來說如同野鴨.

確實,艾莉絲很強.

有著相當的潛力.

但是,僅此而已是不行的.

像斗志的結晶一樣,宛如為戰斗而生的存在,是無法打倒水神流的.

相對的,妮娜和伊澤露緹的對戰結果,在蕾塔看來也是理所當然.

妮娜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實力,卻沒有自負.

恐怕是由于那個名叫艾莉絲的少女的存在,不允許她驕傲自滿吧.

于是,踏實修行的結果,使她得以戰勝驕傲自滿的伊澤露緹.

妮娜的斬擊和艾莉絲相比並沒有快上很多.

不如說,只是一線之隔而已.

而斬擊的重量,卻是艾莉絲壓倒性地占優.

但是,那是不隨感情驅使的斬擊.

沒有任何殺氣,沒有任何受感情影響的預備動作的一閃.

伊澤露緹別說是殺氣,肯定連她打算攻擊的意識都有沒感受到.

「但是,就結果來說不錯啊.

怎麼樣,你想和我學習水神流的技術嗎?」

這麼一問,妮娜稍微考慮了一陣.

不久就搖了搖頭.

「不,我想要,極盡劍神流之技」

「是嗎,是嗎.那也好」

蕾塔感到很有趣的笑了起來.

「卡魯.那,你看這樣如何.暫時讓這3人共同訓練,互相切磋琢磨劍技怎麼樣」

「是啊.連水王都無法打倒的話,根本沒法繼續吧」

「我家的弟子也是,有了比較接近的目標的話,也能再次勤勉起來吧」

劍神和水神商談的結果.

在艾莉絲打倒伊澤露緹之前,

伊澤露緹打倒妮娜之前,

讓她們站在同樣的角度,互相指出彼此的缺點,應該有成長的可能性吧.

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妮娜,你覺得這樣可以嗎?」

「沒關系」

妮娜點了點頭.

確實,她是出于興趣一頭紮進這次的事件的.

但是可以和水神流的高徒切磋琢磨,對自己也很有利吧.

確實妮娜勝了.

但是她不認為伊澤露緹和艾莉絲比自己差.

然後,和同等對手競爭會帶來相乘效果,她自己也深有體會.

妮娜想,如果沒有艾莉絲的話,自己應該無法戰勝伊澤露緹的吧.

「好.那就這麼辦吧.上午和往常一樣從師,正午之後,3人一起共同修行」

「好的」

「……我知道了」

妮娜靜靜的頷首,艾莉絲則依舊倒在地上回應道.

伊澤露緹雖然還沒有醒來,但是應該不會反駁蕾塔的決定吧.

就這樣,艾莉絲的對水神流修行開始了——

一個月後.

3人形成奇妙的相克關系.

艾莉絲戰勝妮娜.

妮娜戰勝伊澤露緹.

伊澤露緹戰勝艾莉絲.

她們一邊進行各自的修行,每天中還要較量幾次,然後交換意見.

伊澤露緹很快就看破了艾莉絲的弱點.

「艾莉絲小姐的殺氣太露骨了.我們水神流,對殺氣很敏感,知道攻擊要來的話馬上就能對應」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明白.該怎麼做才好呢」

艾莉絲率直地聽取伊澤露緹的意見.

雖然總是被認為任性凶暴,但是艾莉絲對可以使自己變強的方法求知似渴.

「也是呢……妮娜小姐,攻擊之前幾乎不會放出殺氣,那是怎麼做到的呢?」

「就算你這麼問我……因為最快出劍就可以取勝,殺氣什麼的不放出來也可以吧?」

不如說,妮娜反而覺得艾莉絲這樣平常就殺氣四散很不可思議.

妮娜覺得,明明沒有敵人那麼緊張是要干嘛啊,平常更加放松一點不好嗎.

「我不明白」

「是啊,那.請你每天都好好入浴,清洗身體,好好吃飯,鑽進溫暖的被窩里想著最喜歡的男朋友的事情好好的誰一覺吧」

「什麼啊.和盧迪烏斯沒關系的吧」

「啊啊……真是的,最後那個是玩笑啦,總之除了那個都要好好做.現在又臭又不健康,讓人看不下去了呦」

「……………我知道了」

就艾莉絲來說,並不想切斷繃緊的那根弦.

因為她越是修行,就越清楚自己記憶中的龍神奧魯斯忒特不合常理的強大.

眼前的伊澤露緹使用的劍技奧魯斯忒特也可以使用.

但是,其精度遠遠高于伊澤露緹.

比起水王,旁系的奧魯斯忒特反而更加精于水神流劍術.

「哈啊,為什麼我勝不過這樣的家伙啊.完全失去自信了啊」

妮娜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她每日堅持著劍神卡魯·法利昂提倡的合理性訓練.

合理地鍛煉體質,合理地攝取食物,合理地度過每一日.

明明如此,卻無法勝過明顯不合理的艾莉絲.

「…………因為我是在你之後行動的」

「誒?」

妮娜沒想到竟然能從艾莉絲那里得到建議.

艾莉絲應該是自私任性,根本不會考慮對方的事情的存在.

「是魯傑路特教的.利用視線之類的,就能做到誘使對手先動,從而後發制人」

「魯傑路特……誰?」

「我的老師」

妮娜對艾莉絲的話歪起腦袋.

稍等,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艾莉絲平常就在使用的,是魯傑路特交給她的高級技術.

是從實戰經驗豐富的戰士無意識使用的技術中升華出來的,魔族戰士的技術.

因此,艾麗薩也沒法說清楚.

「也就是說,艾莉絲小姐有意圖地誘導對手的行動嗎?」

「就是那樣」

「……」

通過伊澤露緹的分析,妮娜也理解了艾莉絲話中的意思.

雖然理解了,但是果然還是無法相信,妮娜等著艾莉絲.

她無法想象這個像是生長在山里的野生動物一樣的女子,可以使用如此高級的技術.

相反的,伊澤露緹很快就理解了.

所謂的水神流是以反擊為主的流派.

也有以對手先手為主的戰術存在.

「原來如此.和我較量的時候,也用了那個?」

「用是用了,但是你,完全不動」

「因為我受過那種訓練……下一次不要那麼強硬,收斂一下殺氣的話,可能會有一些不同的」

「……我會試試看的」

艾莉絲皺著眉頭,點頭道.

試試看,雖然這麼說了,但是她完全不知道抑制殺氣的方法.

因為她從來沒有有意識地抑制過.

當然,至今為止已經被好幾個人說過了.

但是,由于魯傑路特對艾莉絲采用的是利用那滿溢的殺氣的教育方針,因此艾莉絲對那些話全都充耳不聞.

雖然平常生活中是種缺點,但是她想只要自己比被人優秀的話就沒必要強行抑制.

「那我該怎麼辦啊.吶,伊澤露緹小姐,你是怎麼做到的呢?」

「……妮娜小姐的話,對了,水神流有遮斷視覺,判斷真正攻擊來向的修行法……

不過我想既然是魔族經常使用的戰斗術,劍神流應該也有對應方法的.向你的師父打聽一下如何」

伊澤露緹很優秀,聰明.

水神流的劍士中,也有很多忍耐力很強的努力家.

「呼,還是不太順利呢……啊,馬上就要日落了啊」

妮娜這麼說完,今天的討論就結束了.

「那麼,明天再繼續吧……總覺得最近,很高興呢.像這樣和同年的孩子同等討論,我還是第一次呢」

伊澤露緹愉快地這樣說道.

「是啊伊澤露緹小姐.我也是呦」

妮娜也有同感.

雖然平常和艾莉絲幾乎沒有短話,但是一聊起來,發現她懂很多關于戰斗的知識.

不光是最近開始習得的北神流劍技,還會很多魔族的戰技.

雖然還沒有拋開莫名其妙的母猴子的印象,但是,實力部分讓她刮目相看了.

她明白了那並不是野蠻的戰法,只不過是其他流派的技術罷了.

「……哼」

艾莉絲還是老樣子.

平常的她,就算照劍神所說參加討論,也不會提出建議吧.

但是那樣的艾莉絲,想起了往昔的事情.

想起了和盧迪烏斯兩人一起學習劍術的時候.

那個時候,盧迪烏斯也像這樣說了很多,而自己則照他所說下了很多功夫.

這是盧迪烏斯做過的事情.

就是出于如此單純明快,但是對艾莉絲來說是絕對的理由,她開始和他人交流.

「那麼,我還有和師傅的鍛煉,就此告辭了」

「今天也多謝指教了.伊澤露緹小姐」

「不,妮娜小姐.彼此彼此.我也感覺自己逐漸變強了」

在客房和宿舍的岔路處,妮娜和伊澤露緹這樣說著笑了起來.

艾莉絲則繼續那樣快步走向宿舍.

「艾莉絲小姐也是,多謝了呦」

「……明天絕對會打到你一下的」

「我很期待呢」

「……哼」

艾莉絲頭也不回地繼續前進.

妮娜向伊澤露緹行了一禮,向艾莉絲追去.

「艾莉絲.等會再去鍛煉也可以,但是結束之後要一起去洗澡呦!?」

平常的艾莉絲的話,肯定會對此充耳不聞的.

妮娜雖然也知道沒用,但是臭還是會臭的,所以每天都會這樣說.

但是,今天的艾莉絲不同.

艾莉絲臉上帶著有點不高興的表情回過頭,瞪著妮娜.

「……剛才說的事,是真的?」

「剛才?什麼?」

「每天都好好入浴,清洗身體,好好吃飯,鑽進溫暖的被窩里想著盧迪烏斯的事情好好睡一覺,殺氣就會減少嗎」

「唔……」

妮娜無語了.

那是為了讓她聽話隨口一說的.

但是,無心狀態是從放松中演變出來的,這一點肯定沒錯.

因此,就決定貫徹到底了.

「對,對呦.基本上,像你今天這麼臭的話,那個男朋友肯定不會理睬你的呦」

「沒有那種事.盧迪烏斯總是緊緊抱著我汗濕的襯衫」

「那是……」

妮娜回想起過去曾經見到過一次的盧迪烏斯的身影,想象出他把臉埋在眼前的女性汗臭的襯衫中的姿態.

不過是個變態而已.

但是,看到眼前的艾莉絲眼看著越來越不高興起來,就沒能說出口.

「總之,我聽說過,太髒的話,男人也會討厭的」

「嘛,確實盧迪烏斯對掃除之類的也很認真呢」

「對,對吧!因此,你也要保持身上整潔呦」

艾莉絲思考起來.

想到的是盧迪烏斯的事情.

雖然想著不要想起他的事情,但是一放松下來自然就想到他了.

然後,就不自覺地從嘴角漏出了微笑.

這時,艾莉絲突然發覺.

這種狀態的話,應該不會放出殺氣吧.

于是,對妮娜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那就去洗個澡吧」

「也是啊,你就是這個樣子呢.我知道了,我也差不多該放棄了……你剛才說什麼?」

艾莉絲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妮娜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愣在原地——

艾莉絲可以和水王伊澤露緹相庭抗禮,是在那之後一年的事情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