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28話 回去吧
簡妮思.

關于她的事情,我決定和某人商量了一下.

冷靜下來思考之後,我發現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

有可以一起商量的人在.

因為這里,還有一位家人在.

「老師.我想去和莉拉小姐商量一下今後的事」

「是啊,的確這樣比較好吧」

我和洛克希整理好服裝,離開房間.

剛一出房間,和正好從自己的房間中出來的艾莉娜麗絲撞個正著.

她看到我和洛克希,瞪大了眼睛.

「洛克希,你……」

「魯迪.非常抱歉,我和艾莉娜麗絲小姐有些話要說,請你自己一個人去莉拉小姐那里吧」

要說什麼呢.

稍微想象了一下.

但是,既然她這麼說了,我還是不在場比較好吧.

「我知道了」

我留下洛克希,繼續向深處走去.

移動到簡妮思睡著的房間門口.

進入房間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艾莉娜麗絲和洛克希進入她們自己的房間.

「……」

總之,我進入了簡妮思的房間.

簡妮思正坐在床上,莉拉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

看到這像病房一樣的光景,我抿緊了嘴角.

「莉拉小姐」

「有何貴干,盧迪烏斯少爺」

莉拉一臉疲憊地照顧著簡妮思.

首先是要和她商量一下,交換意見.

「抱歉,把母親推給您照顧了」

「不.這是我的工作」

「是嗎」

工作,是這樣嗎.

明明誰都不會出工資的.

「母親怎麼樣了?」

我偷偷瞟了一眼簡妮思,發現她一直盯著我.

但是,什麼也沒做,什麼都沒說.

只是一直盯著我.

「嗯.雖然好像還是沒有記憶,但是不思議的身體很健康.有體力.也沒有奇怪的後遺症.吃放和換衣服之類的,教過一次就能自己做了」

「是嗎」

這麼說,也不算是完全的廢人嗎.

只是喪失了記憶而已.

「依照榭拉小姐的診斷,是由于困在魔力結晶之中,導致的魔力上的症狀」

「可以治愈嗎」

「…………找艾莉娜麗絲小姐所說,應該沒辦法了」

艾莉娜麗絲這麼說的嗎.

關于這種事情,她知道的很詳細吧.

但是,我感覺現在放棄還太早了.

在這里也沒法找好醫生看一看.

「我會仔細照料好夫人的.

老爺已經不在了,今後由我來照顧夫人」

「我也打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這麼說完,莉拉明確地聲明道.

「沒有那個必要」

像是要將我推開一樣的說法.

「誒……」

我發出驚訝的聲音,同時也感覺這也沒什麼不可思議的.

我在父親死去,母親面臨困難的時候,什麼都沒做.

就算被莉拉厭惡了,也是沒辦法的.

但是,莉拉繼續說道.

「盧迪烏斯少爺.雖然不想僭越,但是可以允許我說一些失禮的話嗎」

「什麼呢」

「我想盧迪烏斯少爺應該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自己的事情?」

「老爺也會這麼說的吧」

我覺得保羅沒有說過這種話啊.

那家伙,要更加,自顧自一些.

「照顧夫人,是我應該做的事情.為此,我才在這里的」

莉拉已經很累了.

不可能不累的.

但是,很堅強.

已經割舍掉保羅的死,向前邁進一步了,

我也必須向她學習才行.

「莉拉小姐.我想我問這種問題您可能會生氣」

「……不會生氣的」

「我應該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呢」

雖然這應該是自己去想明白的問題,但我還是問道.

莉拉她,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就算是我,多少也明白一點的.

但是,還是想聽別人說出來.

「我想,首先是,要把老爺的死,傳達給諾倫大小姐」

是啊.

該回去了——

次日.

我集結全員,宣布離開這個城鎮.

簡直就像我是首領一樣,但是大家都聽從了我的決定.

是因為將我看做保羅的代替了吧.

那樣的話,就讓我擔起這個角色吧.

我首先說明了關于回歸路線的事情.

避免使用轉移魔法陣這個次,用有某種特殊的移動方法進行了說明.

此外,還預先囑咐不要將這個方法外傳.

「但是,基斯他們好像很容易在酒桌上說漏嘴呢」

「嗯—,嘛,就算那樣我也不會說出前輩的名字的,不用擔心」

人的嘴是封不住的.

我不會告訴他們正確的位置.

本來,應該蒙上眼睛帶他們進入遺跡的.

嗯.這個主意不錯啊.

就這麼做吧,蒙眼.

「上路倒是可以,不過前輩啊,你已經沒問題了嗎?」

基斯好像還在擔心我的事情.

皺著一張猴臉,窺視著我這邊.

「看起來像是有問題的樣子嗎?」

「是看不太出來了……嘛,比之前好多了啊」

「那就沒問題了呦」

其實還不是完全沒問題.

只是托洛克希的福,逃出了谷底而已.

但是,回家這種程度事情的應該能辦到吧.

「莉拉小姐.母親她怎麼樣.一個半月,還要穿過沙漠的旅行,承受的了嗎?」

「不清楚.但是,我會負起責任照顧她的」

「……拜托您了」

莉拉一臉認真的承擔下來了.

我應該也能幫上忙吧.

體力方面沒有問題的話,只要慢慢移動就可以了.

「那樣的話要買輛馬車之類的嗎」

「到半路就得扔掉呦?」

「沒什麼不好吧,反正錢有的是」

基斯他們好像在我消沉的時候雇人一起進入迷宮,回收了boss房間深處藏寶室里的魔力賦予品.

轉移迷宮曆史悠久,是眾多冒險者殞命的地方.

魔力賦予品的數量足有數十個之多.

而且,好像還剝取了那個九頭龍的鱗片,不如說是貼在皮膚上的魔石.

那是可以吸取魔力的魔石.

據說他們將這些賣出去,換到了巨大的財富.

「我們准備把能帶上的分量帶回阿斯拉王國賣掉」

基斯這麼說著,將裝滿魔石的麻袋,和項鏈,指輪之類的裝飾品拿給我看.

保羅死了,我陷入消沉的時候,這家伙還想著賺錢嗎.

想到這里,我有點焦躁了起來.

但是,考慮到今後的事情的話,不去回收才很奇怪.

錢是很重要的,他們也不是無償勞動的.

基斯的判斷是正確的.

而且,陷入消沉什麼都沒做的我沒有立場說他們什麼.

「前輩的份已經交給莉拉了」

關于分配的問題,好像是除我之外的全員商量決定的.

我分到的份相當多.

其中包括保羅的份,塔爾漢特說「這次,我沒派上用場」也將一半分給了我.

莉拉和榭拉也是,因為保羅先生的死肯定很辛苦吧,將一半分給了莉拉.

然後,莉拉好像打算把全部都讓給我.

雖然我覺得都那麼努力過了,該拿的東西乖乖收下就好了.

嘛算了,還是收下吧.

確實,今後會很辛苦的吧.

「還有,雖然仔細搜查了一下最深處,但是最後也沒有搞明白簡妮思為什麼變成那種樣子」

「是嗎.給您添麻煩了」

「沒關系呦」

還是不知道簡妮思被封入魔力結晶的原因.

本來,就算知道原因,也不一定能聯系到治愈方法.

無論如何,治療都要等到回去之後再說.

「那麼,旅行准備就交給基斯和……艾莉娜麗絲小姐可以嗎」

「哦了」

「了解」

交給這兩的人的話就沒問題了吧——

旅行計劃編制地很周密.

路線也很明確了.

在場的全員也都很習慣旅行.

但是,已經不想再出現犧牲者了.

因此為了避免一切失敗,慎重地制定了計劃.

也收集了旅行途中遇到過的強盜的情報,確保了可以避開的路線.

雖然有些繞遠,但是應該沒有問題吧.

雖然我很擔心簡妮思,但這也很快就解決了.

基斯購入了由像犰狳一樣的魔物拉著的馬車.

像是沙漠專用馬車一樣的感覺.

還真虧他能找到呢.

這個犰狳好像是經過馴養的生息在貝卡利特大陸東側的魔物.

有點貴,我覺得用完就丟有點浪費,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干脆把這個犰狳也通過轉移魔法陣帶回家吧.

只要能通過樓梯就沒問題了吶.

不過但是.要是不適應對面的氣候死掉的話…….

但是,留在那個沙漠里不管的話,也終究會死掉的吧.

這樣的話,帶回去賣給那邊的收藏家比較好.

准備完全.

出發吧——

旅行進展得很順利.

恰到好處地回避了強盜.

雖然也有遭遇魔物,但是成員聚齊的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危險了.

戰士2,魔術師2,魔法戰士1,治愈術師1.

雖然個體有些實力差,但確實是很平衡的組合.

本來的話,還應該有一名劍士在才對.

……算了吧,不要再想了.

旅途中,失去的左手,比想象的還要不便.

雖然不覺得疼痛,但是遇到突發狀況經常下意識地使用左手,導致空揮.

沒有兩個手就很不好辦的事情也很多.

但是,每到那種時候,洛克希就會來幫我.

洛克希自那一夜一來,一直黏在我身邊支援著我.

平時就走在我的左邊.

發生什麼的話,馬上就插手幫助我.

那樣的動作,簡直就像是戀人一樣.

「……」

我是個遲鈍的男人.

雖然想過要變得敏銳一點,但還是遲鈍的男人.

但是,到了這種地步,不可能沒有自覺了.

洛克希她大概,是喜歡我——

「……那個,老師」

某天,把風的時候.

我和洛克希並肩坐在篝火前.

其他成員睡在避難所里.

避難所很堅固,但是事有萬一.

為此,要由2人一組輪換把風.

「怎麼了,魯迪」

洛克希離我很近.

坐在我身邊,緊緊地和我貼在一起.

她小小的肩膀透過長袍,將柔軟和溫暖的觸感傳了過來.

簡直就像是戀人一樣.

不,就是在會成為戀人一樣的事.

將洛克希這種依賴,撒嬌的行為說成是像戀人一樣說不定有一些語病.

總之她可能有這樣的打算.

她知道我已經結婚了嗎.

說不定不知道吧.

知道的話,感覺就不會采取這種露骨的態度了吧.

不,不是洛克希不好.

是我.

是我花心了.

為西露菲守貞的我,花心了.

這里可能還是好好說清楚比較好

非常感謝.

已經沒關系了.

因為會對不起妻子,所以到此為止吧,這樣.

「…………」

自從在這個世界初遇洛克希時起,我一直都非常依賴她.

魔術是她交給我的,還教過我語言.

和薩諾巴成為朋友,某種意義上也是托洛克希的福.

雖然治好的不能的是西露菲,

但是在治好之前的3年里,支撐我的心靈的是洛克希交給我的東西.

這份恩情我無以為謝.

而且這回,甚至用身體來撫慰我.

她明明還是第一次.卻挺身幫助了我.

幫助了陷入絕望的谷底的我.

幫助了像廢物一樣軟弱的我.

對這樣的她,完事之後就拋開一邊是鬧哪樣啊.

不是太不懂禮儀了嗎.

……不,還是別裝模作樣了.

幫助什麼的.

禮儀什麼的.

這些根本無所謂.

我喜歡洛克希.

最喜歡了.

要問和西露菲比起來更喜歡哪個,我無法回答.

是方向有些不同的喜歡.

因此,我動搖了.

對現在,這種狀況.

對喜歡西露菲,同時也喜歡洛克希的這種狀況

但是.

我發誓過要對西露菲守貞.

雖然我打破了誓言,但是誓言就是誓言.

即使打破了一次,也要繼續遵守.

不過,西露菲也說過.

說我納妾也沒關系.

不過,我踢開那句話,發誓只愛她一個.

發過誓了.

那時,西露菲毫無疑問是為此感到高興的.

我不能背叛她.

「非常感謝,其實,我,已經結婚了,馬上就要有孩子了.所以,這樣像戀人一樣的感覺,那個,雖然很抱歉.可以停下嗎?」

洛克希的肩膀抖了一下.

然後,嘟噥著說道.

「結婚的事情我知道.從艾莉娜麗絲小姐那里聽說了」

「啊,是這樣嗎」

知道了還要這麼做.

這麼說來,也就是說.

怎麼回事.

「為關系.我明白的.

魯迪不需要擔心.

我只是在魯迪軟弱的時候趁虛而入而已」

洛克希用毫無抑揚頓挫的聲音繼續說道.

「我很清楚,正常的話,魯迪是不會對向我這麼寒酸的人出手的」

「寒酸什麼的,完全沒有那種事」

「沒有必要安慰我,我自己很清楚的」

洛克希的身體,確實可能有些寒酸.

沒有什麼起伏,也很瘦小.

從女人味這點來講,劣與西露菲吧.

但是,換句話說就是蘿莉塔體型.

我可是會說「但是這樣正好」的人.

(譯:原文"だがそれがいい",最早是漫畫《花之慶次》中主角前田慶次的台詞,經常被當做a和鬼畜素材使用.

Nico百科:dic.nicovideo.jp/a/%E2%86%90%E3%81%A0%E3%81%8C%E3%81%9D%E3%82%8C%E3%81%8C%E3%81%84%E3%81%84 )

「請放心吧.

我沒有強行闖入魯迪的生活里的打算.

我只有在這次旅行期間,會作為魯迪的左手……

旅行結束之後,魯迪請不要在意我的事情,好好珍惜夫人吧」

洛克希一邊這樣說著,用稍微有些顧慮的視線抬眼看著我.

「我知道了」

「……」

但是,洛克希救了我這一點不會變.

不能就這麼算了.

「至少讓我報一下恩吧,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報恩,嗎?」

洛克希吃驚地看著我.

「嗯,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什麼都可以」

洛克斯的瞳孔動搖地閃爍著.

啊啊,我說不定說了什麼糟糕的事情了.

什麼都可以很不妙啊.

但是,洛克希對我的幫助可的確是「什麼都可以」得到范疇吶.

「那個,那,那個」

「嗯」

「…………可以聽聽我的辯解嗎.只要聽聽就夠了」

「嗯?」

辯解.

對什麼的辯解呢.

「好.我知道了.請說吧」

「……」

洛克希就這樣沉默了一會.

然後,嘟嘟囔囔地說了起來.

「我,一見鍾情了呦」

「對誰?」

「誒?」

「不會是父親吧」

「不對呦.是魯迪.是在迷宮中被魯迪救了的時候呦」

再會的時候嗎.

那個時候洛克希對我的態度太過見外,我沒有抑制住胃里湧上來的東西呢.

我突然抱上去,然後又吐了.

哪里有會讓她迷上我的要素嗎.

我覺得倒是會更對我敬而遠之一點.

「不是沒辦法的嗎.面臨死亡,想著已經不行了放棄的時候,被颯爽登場的帥氣的男性救了呦.就算不是我也會心動的呦」

「我,帥氣嗎?」

「和我的理想一樣一樣的」

是嗎,和理想一樣嗎.

變得有點想要偷笑了.

「探索迷宮的時候也一直在看魯迪的臉」

「說起來,經常對上視線呢,不過馬上就會別開就是了」

「那是,因為,和魯迪這麼帥的人正面對視什麼的,不是很讓人含羞嗎」

會害羞嗎.

「……我知道不行」

洛克希緩緩地說了起來.

「我在酒館里和艾莉娜麗絲小姐她們聊過了.

關于魯迪之後該怎麼辦.

艾莉娜麗絲小姐和基斯先生說沒問題,會自己振作起來的.

但是,我想起和魯迪一起在普愛娜村生活的時候了.

魯迪和保羅關系融洽地聯系劍術的時候的事情.

那是的兩人,關系是那麼好.

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來了.

魯迪,第一次騎馬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魯迪非常的害怕,身體也繃得緊緊地,一動都不動.

當時我就想,啊啊,這孩子雖然擁有才能也很像大人,但其實很軟弱.

然後,又想起以前聯系劍術的時候,還有迷宮探索中,魯迪和保羅先生的交流.

看著陷入郁悶,什麼都不想做的魯迪.

我想起來魯迪實際上比看起來的樣子軟弱的多……

我想到保羅先生的存在對魯迪來說,不是比大家認為的重要得多嗎.

保羅先生死去的話,魯迪會陷入郁悶不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嗎.

會郁悶到無法自己重新振作的程度.

不,當然,我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讓魯迪振作起來.

我聽說了魯迪有愛著的人.

那個人的話,正魯迪陷入郁悶之後,肯定有能力幫魯迪振作起來吧.

但是,那個人現在不是不在這里嗎.

在魯迪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不是不在這里嗎.

于是,我就想,一定要有誰來救救魯迪.

但是,艾莉娜麗絲小姐和基斯先生都打算撒手不管.

莉拉小姐也因為簡妮思小姐的事情分身乏術.

那,我想不就只能由我來了嗎.

雖然聽起來完全是借口,但是最初我沒打算做那種事情呦.

雖然感覺到魯迪是尊敬我的,但是我是這種小矮子.

雖然不認識魯迪的愛人,但既然是艾莉娜麗絲小姐的親戚的話肯定是美人吧.

我想我應該不會被看上的呦.

與那方面無關,只是想著至少能成為什麼契機的話就好了的程度呦.

但是,實際被魯迪抓住,那麼近地看著魯迪的臉,那,我不就會想到了嗎.

想到我也有機會了.

從艾莉娜麗絲小姐她們那里聽到的也竟是那種話題嘛.

不是會讓我想到,說不定我也可以了嗎.

因為這不是沒辦法的事情嗎.我喜歡魯迪嘛」

說到這,洛克希啪嗒地掉下眼淚.

看到這個的瞬間,我胸口一陣刺痛.

「…………很過分啊.結婚什麼的,明明知道我喜歡魯迪,卻事後才告訴我.太過分了啊」

這句話,是對誰說的呢.

不是對我.

是對艾莉娜麗絲吧.

但是,我也沒有向洛克希報告結婚一事.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但是沒有提起結婚一事的契機.

如果要責備的話,我也是同罪.

但是,如果,和西露菲再會之後.

被她所救,喜歡上她.

然後自我感覺良好的開始發動攻勢.

盡管如此,西露菲卻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的話.

我果然也會受到打擊的吧.

毫無疑問會受到打擊的吧.

……我想要報答洛克希.

她應該得到回報.

「那個,洛克希老師」

「什麼?」

但是,怎麼辦才好呢.

要怎麼樣,才能報答她呢.

不背叛西露菲的前提下,能夠滿足洛克希嗎.

「那個,至少,在這次旅行期間,實現老師的願望吧?

在回到家之前,我作為洛克希老師的戀人,然後……」

然後樣怎麼辦呢.

什麼都解決不了.

這種事情我自己也知道.

不管是為我,還是為洛克希,都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對西露菲確是一種背叛.

只是敷衍了事的,最糟糕的提案.

「…………那是,非常有魅力的提案」

洛克希這樣說著,緊緊地抱住我的手臂.

然後,輕輕敲了敲我的臉頰.

「但是,請停下吧.你沒有必要說那種話的」

「……我知道了」

沒有必要.

如果洛克希認為這樣就好的話,我就照做.

至今為止一直是這樣做的,今後也會這麼做下去.

這樣就好了吧,老師?——

一個月出頭之後,我們抵達了街市.

我姑且購入了玻璃工藝品之類,給西露菲她們的土產.

形狀有趣的玻璃瓶和,紅色玻璃上刻著富有民族特色的花紋的發飾.

但願在回到家之前不要打破了吧.

然後,還買了一些米.

是稻種.

雖然我不認為能好好地長起來,但是至少想試著栽培一下.

不行的話就吃掉吧.

晚上.艾莉娜麗絲帶著所有女同胞喝酒去了.

也就是所謂的女生派對吧.

不過從年齡上講,沒有一個可以稱為女生的就是了.

只有莉拉因為要照顧簡妮思而拒絕了,包含洛克希在內,其他人都跟去了.

基斯和塔爾漢特也一邊聊這聊那地出門了.

我幫助莉拉照顧簡妮思.

簡妮思整天發著呆.

會走路,會吃飯,也會去洗手間.

但是,不說話,不會主動做任何事情.

簡直就像是按照命令行事的機械一樣.

但是這樣的她,偶爾會直勾勾地盯著我這邊.

並沒有特別說什麼,只是一直盯著.

說不定是對自己的親生骨肉能感覺到什麼.

以什麼為契機回複記憶的話……嘛,應該不會吧.

這種時候,如果保羅在的話,會怎麼樣呢.

那家伙,會怎麼做呢.

會做的很好嗎.

還是說,做得不好,失敗呢.

到了深夜,洛克希來到我這里.

醉得一塌糊塗的.

和我的事情暴露給艾莉娜麗絲了,看來好像是被抱怨了.

艾莉娜麗絲她心里也很複雜吧.

她說過打算把洛克希當做親友.

想要為洛克希的戀愛加油,但是又不想妨礙孫女的婚姻.

說不定是很難辦的立場.

洛克希用小拳頭咚咚地敲了我的胸口之後,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次日.

我們到達獅鷲之岩.

本來是馬車到不了的地方,但是我用魔術強行運到了岩棚上.

第一天,犰狳畏懼獅鷲的氣味,止步不前.

這麼看來,只能留在街市了嗎.

雖然我這麼想,但是打倒襲來的獅鷲,基斯在它面前吃掉獅鷲肉之後,犰狳好像感受到了什麼.

第二天開始就挪動沉重的身體精神滿滿地開始前進了.

看來,好像是魔族的熟人教給他的一種調教方法.

在面前打倒它的天敵吃掉,它就會認為自己所在的集團比天敵要強大,之類的.

我向他問道教給他這些的是不是一個蜥蜴臉的家伙之後,他說著不愧是前輩連這都知道,爽朗地笑了起來.

經過一整天之後進入沙漠.

之後又過了3天,穿過了沙暴.

我用沙暴的魔術制止了暴風之後,洛克希稍微有點嫉妒地說「土也到聖級了嗎,好厲害呢」.

從這往前的魔物很多,因此要十分小心.

話雖如此,這次我們的人很多,也都很老練.

就算有1,2人陷入危機,也馬上就能支援.

來的時候避開的沙塵金翅鳥(Sand garuda)也轉眼之間就擊破了.

之後出現的像霸王龍一樣的蜥蜴也干掉了.

途中,雖然我覺得沙蟲可能很危險,但是基斯全都找了出來.

好像是有訣竅的.

這麼一說,仔細一看,地面上的確隱約地呈現出甜甜圈一樣的形狀.

只要注意這點,馬上就能發現之類的.

話雖如此,沙漠也不是平坦的,因此我大多數情況下都判別不出.

這也是所謂的經驗嗎.

雖然也有魅魔襲來,但是沒什麼問題就擊破了.

因為女性很多,所以不會陷入苦戰.

我和基斯雖然受到費洛蒙的影響,但是有中級解毒,沒有什麼問題.

嘛,也就是稍微暴露本性,逼近洛克希的程度吧.

驚人的是,費洛蒙對塔爾漢特完全沒有作用.

塔爾漢特說那是「當然的吧」.

果然,這就是所謂的健全的精神寄宿于健全的肉體中嗎.

好帥啊.

到達遺跡.

按照當初的計劃,在遺跡前蒙住除了艾莉娜麗絲以外全員的眼睛.

榭拉有些不願意,但是也由維拉說服了.

蒙起眼睛移動.

雖然只是聊以慰藉的程度,但是只要沒看到魔法陣的話,就不會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馬車沒法通過入口,就留在原地了.

還有1周左右的話,簡妮思也能有辦法走回去的吧.

已經到了這里,稍微晚一點也沒關系了.

犰狳可以通過入口,就帶上了.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適應對面的氣候,但總比放置在這里被魔物吃掉好吧.

基斯他們,摘掉眼罩之後,對突然變化的光景大吃一驚.

從沙漠,突然間就到了森林中.

肯定會驚訝的吧.

我對這樣的他們說好,就算察覺到什麼的話,也不要外傳.

總之,就這樣,我們離開了貝卡利特大陸.

還有一點,馬上就到家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