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青少年期 迷宮篇web版 118話 狀況確認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墓師l

前情提要:聽到洛克希在『轉移迷宮』中行蹤不明的消息,盧迪烏斯染上了絕望的色彩.

但是,在他的手中,有記載著這個迷宮幾乎全部信息的『轉移迷宮探險記』——

洛克希有難.

聽到此事,我有一種想要馬上沖進迷宮里的沖動.

目標是轉移迷宮,但很幸運的是我手中有那里的攻略本.

關于轉移魔法陣的事情我也調查過了.

只要有時間一一觀察魔法陣的話,應該就能按照書里所寫攻略完迷宮的吧.

但是,首先整理一下狀況吧.

這是非常重要的.

說不定洛克希和簡妮思現在正處于分秒必爭的狀況.

雖然有可能救援行動只是延後這麼5分鍾,就導致最後剛好沒有趕上.

但是,正因如此才不能焦急.

整理好狀況,細致的做好准備,一定要確實地將她們救出來.

倉促的狀態下,有可能會看漏什麼.

看漏重點,救援失敗,原地踏步不前的可能性都很高.

結果,不要說5分鍾,甚至有可能耽誤1天,或者2,3天時間.

一定要慎重行事.

現在是不允許失敗的場合.

如果失敗的話,肯定會直接導致"後悔"的吧.

無論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如果我沒能救出洛克希的簡妮思的話,肯定會後悔不已的吧.

「父親.這個,是進入到『轉移迷宮』最深處的冒險者的筆記」

首先,我出示了那本書.

『轉移迷宮探險記』.

以前,西露菲還是菲茲前輩的時候推薦給我的書.

詳細記載著被當做禁忌的轉移魔法陣的外型的書.

這本書上記載著在別的書上被抹除掉的信息.

能逃過魔法大學的審核,單純是因為運氣好嗎,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只是探險記吧.

不過,也有這本書是虛構的可能性.

轉移迷宮是沒有人能夠踏破的迷宮.

有可能是以此為題材,架空的冒險故事.

但是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很低.

這本書記錄的轉移魔法陣和實物非常酷似.

我雖然也調查過轉移魔法陣的事情,但是這本書中的記載更加准確,而且非常詳細.

這是我參照別的文獻得出的結論.應該沒有錯.

但是,還有可能是不同的『轉移迷宮』.

無法斷言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兩個以上有著轉移陷阱的迷宮.

就算攻略本的標題一樣,要是內容不同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如果,這本筆記中的內容和咱們要去的是同一個迷宮的話,

肯定能在咱麼的迷宮探索上起到很大幫助吧」

聽聞此言,保羅瞪圓了眼睛.

「喂魯迪……為,為什麼你會帶著那種東西?」

「我想著可能能派上什麼詠唱,就從魔法大學的圖書館帶來了」

「是嗎……」

關于轉移魔法陣的事情,現在還是再隱瞞一陣吧.

現在該確認的是這本書的內容,還有接下來要去的迷宮中的情況.

「請確認一下.然後,如果能作為探索迷宮的參考的話,就利用一下吧」

保羅接過去,仔細可眺望了一下封面之後,很快就遞給了身邊的基斯.

基斯接過書,向我問道.

「那,我就讀一讀咯?」

「……拜托了」

雖然我想,為什麼是交給基斯來看.

但是,大家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所以我也就沒多問.

在保羅他們的隊伍里,基斯就是那樣的角色吧.

因為什麼都做得到,所以什麼都做,我記得以前確實聽說過他是這樣的人.

比如說,在探索迷宮的時候,進行『測繪』和『情報整理』的應該也是他吧.

「父親.趁著基斯先生讀書的這段時間,請和我說說關于迷宮的事吧」

我決定向坐在對面的保羅提出幾個問題.

全都是為了確認書中所寫的.

「哦,好啊」

『魔物的種類·名字』.

『到最深處有多少層』.

『迷宮內部的樣子,魔法陣的顏色』等等.

保羅流利地一一回答了我的問題.

首先,魔物總共有5種.

不過保羅只攻略到第三層,因此有可能還有沒見過的魔物.

·朱凶蜘蛛(Tarantula death lord)

巨大的毒蜘蛛.明明是狼蛛卻能突出蛛絲.其毒素可以用初級解毒治愈.B級.

·鋼鐵爬行者(Iron crawler)

像重戰車一樣的芋蟲.外殼堅硬,體型鈍重.B級.

·瘋狂頭顱(Mad skull)

渾身沾滿泥土的人形魔物.身體中心位置埋著一顆人類的頭蓋骨,那也是它的弱點.A級.

買表看來很蠢笨,但是智能很高,會使用投擲泥土的魔術.

·鎧甲勇士(Armored warrior)

擁有4條手臂的生鏽鎧甲.每只手各自拿著鋒利的長劍.A級.

·暴食惡魔(Eat devil)

擁有長長的手足和鋒利的尖牙的魔物.在牆壁和天花板上爬行移動.A級.

到最深處總共有幾層這一點還不清楚.

根據傳言,有說是6層的也有說7的,但是沒有人到過最深層見到守護者.

雖然很難說到哪里算是第一層,但是按照書里所記,有大量蜘蛛築巢的是第一層.

芋蟲和蜘蛛大量出現的是第二層.

這兩者都由瘋狂頭顱率領的是第三層.

到了第四層已經看不到蜘蛛和芋蟲了,只有瘋狂頭顱和鎧甲勇士.

然後,第5層連瘋狂頭顱也看不到了,只剩下鎧甲勇士和暴食惡魔.

6層就只有暴食惡魔了.

書里記載的就到此為止了.

至于內部的樣子.

從第1層到第3層位置,都是『螞蟻巢』的樣子.

彎彎曲曲的複雜通路和道路盡頭的房間.

然後,這樣的房間里好像一定會有轉移魔法陣存在.

按照書中所記,第4層開始好像就變成石制遺跡一樣的外貌了.

保羅他們沒有進到那麼深的地方.

但是,魔物的情報,和到3層附近的樣子,通過無數冒險者的嘗試和失敗,好像已經有一定程度的信息流傳開了.

還有轉移魔法陣的造型.

是放出青白色光芒的複雜奇怪的花紋.

仔細詢問之後,我想和之前見過幾次的轉移魔法陣應該是相同的.

從保羅那里聽到的信息,和我在書上讀到的內容,到現在為止基本符合.

「這還真是厲害啊……哈哈!不愧是前輩.帶來超厲害的東西了啊!」

我剛聽完保羅說明的時候,基斯發出有點興奮的聲音合上書本.

好像已經讀完了.

相當厲害的速讀啊.

還是說只看了重要的部分嗎.

看到基斯的樣子,保羅吃驚地提高音量問道.

「喂,基斯.有那麼厲害嗎?」

「啊啊,超厲害啊保羅.有這本書在,基本上等于已經攻略到第6層了啊」

基斯興奮地將書遞給塔爾漢特.

然後把開始讀書的塔爾漢特拋在一旁,隱藏不住興奮地像保羅說明書中的內容.

「咱們不知道的事情也全都有寫.

哪個魔法陣可以踩,哪個不能踩啊.

踩了哪個魔法陣,會被傳送到哪里,會遇到什麼,全都有啊!」

看來,照基斯的判斷,這本書應該是『真貨』.

但是,保羅一臉認真的瞪著基斯.

「是嗎,那,這本書能知道洛克希和簡妮思怎麼樣了嗎?」

「那還是……還是不知道啊」

基斯露出被迎頭潑了一盆冷水一樣的表情.

「基斯,先不要高興的太早.咱們已經不能再失敗了」

保羅低聲說道.

慎重.

必須要慎重才行.

盲目相信書中所記,然後導致全滅就糟糕了.

「……你想說的我明白啊保羅.但是啊,有了這本書,再加上新加入了可靠的前後衛.先高興一下吧,吶?」

基斯這樣說著,環視周圍.

保羅也受他影響看向周圍.

然後,和我對上了視線.

「啊啊……是啊……抱歉.你說的沒錯」

保羅的臉上,浮現出稍微帶著一點余裕的微笑.

不管是多麼走投無路的狀況,一定程度的余裕也是必要的.

保羅他,也明白這種事情的吧.

「好,等全員讀完之後,就從隊形開始決定吧」

保羅像是重振了精神一樣活力十足的聲音,稍微緩和了緊張的空氣——

潛入迷宮的隊伍定位5人.

我,保羅,艾莉娜麗絲,基斯和塔爾漢特.

因為我和艾莉娜麗絲的加入,維拉和榭拉退出了隊伍.

迷宮中道路狹窄,就算讓多人進入也只會互相妨礙而已.

艾莉娜麗絲替換掉維拉,我換下榭拉,形成上位互換,完全可以替代她們的工作.

坦克是艾莉娜麗絲.

輔助輸出是保羅.

我兼任輸出和治療.

艾爾漢特可以做輔助坦克,也可以輔助輸出.

戰斗方面由4人擔當.

塔爾漢特的定位很曖昧.

他好像可以使用中級土魔術.

而且好像很擅長作為魔法戰士臨機應變.

因為是萬能型,所以無論是在哪個位置都可以一戰.

明明外表看起來很鈍重,卻非常靈巧.

不,碳礦族都很靈巧吧.

「請多關照吶!」

位置上,特爾漢特的站位是在我的稍前或者稍後,他帶著爽朗的感覺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不知道為什麼背後升氣一陣寒意.

「魯迪基本上是作為魔術擔當.戰斗結束時候的治療也拜托你了,能做到嗎?」

「沒問題」

攻擊和回複.

初次進入迷宮的話大多數都會負責一些簡單的工作.

但是,作為冒險者的時候我負責的工作就是這些.

應該不會辦不到吧.

除了這4人外,再加上基斯.

雖然他不擅長戰斗,但是初次之外的細節事情都可以高水准的進行.

確認地圖,設定前進方向,管理食物,素材的鑒別•剝取,判斷從迷宮中撤退的時機.

司令塔兼雜務.

應該說就是總監督一樣的感覺吧.

迷宮探索不關是戰斗而已,當然也需要這種角色的吧.

剩下的3人.

維拉,榭拉和莉拉在城鎮和入口處待機,負責後方支援.

雖然換句話說就是看家,但是這種工作好像也有其重要之處.

聽說較大的公會,在探索迷宮的時候,都會派人留守的.

准備工作大半都交給艾莉娜麗絲和塔爾漢特這樣的專家了.

我在探索迷宮這件事上是新手.

雖然生前有各種各樣的相關知識,但是那些暫且放在一旁吧.

首先是遵從專家的做法.

然後,如果我想起什麼必要的事情的話再提出建議就好了.

提出建議.

不過我生前的知識,從RPG系的游戲中習得的那些能不能通用我就不知道了.

「首先,最初的目標是第3層」

決定好陣型之後,保羅宣言道.

「到哪里,搞清洛克希的行蹤」

不知道洛克希是否還活著.

但是如果還活著的話,就保護著她先離開迷宮一次.

然後根據洛克希的身體狀況,讓她也加入到隊伍中,繼續深入迷宮.

6人一起從沒有踏足過的第4層開始探索.

然後毫無遺漏的仔細探索至最深層,尋找不知身在何處的簡妮思.

不知道要花上多少天.

要踏踏實實地搜索——

那天夜里.

我和保羅,莉拉睡在了同一個房間里.

這個沒有外人的家族空間,是基斯的傑作.

話雖如此,我和莉拉反而不是家人的時間比較長.

從我出生到她生下孩子為止,她都還是女仆.

無論如何我還是把她當做女仆看待的.

保羅雖然是把莉拉當做妻子看待的,但頂多也就是第二夫人.

簡妮思是最重要的,莉拉排第二.

第三應該是諾倫吧.

愛莎是第四,我排在之後.

「和盧迪烏斯少爺睡在一個房間里這還是第一次呢」

「是啊」

莉拉她,好像一直散發著想要把我和保羅當做自己的主人看待的氣氛.

我受到那個氣氛影響,也變得稍微有點畢恭畢敬起來.

「如果覺得老爺的呼嚕聲太吵了的話,請不要顧慮盡管吩咐我」

但是,莉拉說的話卻很輕松,充滿了幽默感.

「啊,好……」

我沒能對此回以同樣幽默的回答.

我不清楚到底該說什麼才好.

我以前是用什麼樣的感覺和莉拉交談的呢.

在普愛娜村的時候,我記得是相當例行公事的感覺.

「……」

保羅從剛才開始就只是看著我,什麼都沒說.

不知道為什麼一臉奇怪的表情.

雖然還沒到微笑起來的程度,但是臉頰已經完全放松了.

「那個,盧迪烏斯少爺」

「是,怎麼了」

「愛莎她,有好好努力嗎」

莉拉這樣問道之後,我終于知道該說什麼了.

家族的話題.

對啊,我們是一家人啊.

既然如此,只要說說家族的話題就好了.

「是啊.愛莎很努力呦」

「沒有給盧迪烏斯少爺添麻煩嗎?」

「沒有,完全沒有.家務也全都做了,幫大忙了」

「是嗎,要是她刷任性的話您跟我直說就好了」

「說不定稍微再任性一點我還比較輕松呢」

我這麼說完,莉拉靜靜地笑了.

像是松了一口氣的笑了起來.

「諾倫大小姐和愛莎處的怎麼樣.沒有吵架嗎?」

「是啊……雖然會鬧一些別扭,但是到現在為止沒有出現過明顯對立的情況.吵架也只是讓人莞爾一笑的程度」

「我都囑咐過她要經常以諾倫大小姐為主了,為什麼會變成那種感覺呢……」

莉拉這樣說著,歎了一口氣.

「沒辦法啊,愛莎也還是個孩子.

作為父母,平等的給予她們愛不是很重要的嗎」

「是嗎……說不定是那樣吧.愛莎雖然是我的孩子,

但也是和老爺血緣相連的……」

「血緣什麼的根本無所謂呦.因為咱們是家人啊」

「……非常感謝」

保羅沒有加入對話.

只是用和剛才一樣的表情感慨良深的聽著我和莉拉的交流.

「怎麼了,父親.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笑眯眯的」

「不那啥,總覺得,真好啊」

保羅一邊咯吱咯吱的搔著頭後,像是害羞一樣紅起臉來.

「您指什麼?」

「那個魯迪呦.好好地長大了,和莉拉對話著的這幅光景真好啊」

已經成人的兒子和自己妻子的交流.

莉拉雖然不是我的父親,但是對保羅來說,我們兩人都是家人.

說不定會覺得感慨良深.

我等到自己的孩子長大之後也會明白的吧.

「對了,魯迪.你結婚了啊」

「嗯嗯.正好半年前左右吧」

「是嗎,那個魯迪吶,上次見到的時候,還是那麼小小一只呢」

「身高這幾年來也長了很多呢」

我的身高不知不覺間已經和保羅差不多了.

大概170cm多吧.

雖然現在還是保羅要高一點,但是我應該還會長的,我想很快就會追上了.

「等回去之後.要大家一起盛大的慶祝一下才行呢」

「是啊.不管怎麼說,父親,這可是第一個孫子呦.要成保羅爺爺了呦」

「別這樣,我還沒到那個歲數吶」

保羅雖然嘴上這麼說,臉上的表情卻完全不同.

然後,壞笑了起來.

「懷上孩子了,也就是說,魯迪.你也成為『男人』了吶?」

「老爺,我覺得不要問那種太下流的事情比較好吧……」

莉拉教訓了像中年大叔一樣壞笑著的保羅.

「沒關系吧,我啊,一直想和魯迪聊一次這種話題呦」

「但是」

「你也有興趣的吧,對魯迪的事情」

「我覺得這種說法很卑鄙」

「那,那,第一次是和誰?果然是西露菲嗎?還是艾莉絲?我記得你說是分手了,但是分手之前沒有變成那種關系嗎?」

保羅好像想做些下流的Boy’s talk.

雖然我覺得這種時候說說這種話題也沒什麼不好,但是…….

嘛,也不是不能理解.

和我就別重逢,保羅也有點興奮了吧.

只是在大家面前不讓人看到這一面而已.

我和保羅久違重逢也有點喜不自禁……

因為我和保羅關系很好呢.

後天就要進入迷宮了,然後就沒有這種余裕了.

至少今天,把現在的困境拋到一旁聊一下這種話題也沒什麼不好吧.

「爸爸我啊,關于那種事情可是有點自信的啊.有問題盡管問吧.別看現在這樣,爸爸我年輕的時候玩的很歡呢」

沒辦法,就應付一下他吧.

而且我總覺得也想要個能一起堂堂正正地聊這種赤裸裸的話題的對手.

「是啊,那我有幾個問題一直想問問——」

「真是的,盧迪烏斯少爺也……」

「莉拉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到那種時候可是很激烈的吶」

「老爺!」

「說起來,那個時候,聽說也是莉拉小姐主動的吧.能和我詳細說說那個時候的情況嗎」

「盧迪烏斯少爺也,請別這樣!……真是的」

莉拉看著我們這樣,歎了一口氣.

但是,臉上卻笑了起來.

之後,我們一直聊到了深夜——

深夜.

燈已經熄掉了,我躺在床上.

保羅和莉拉已經睡著了吧.

旁邊的床上,傳出均勻的寢息.

好像沒有等確認我睡著之後兩個人親親我我的樣子.

保羅說多見到簡妮思之前要禁欲.

在好好的遵守著吧.

我因為和保羅的對話有點興奮,睡不著覺.

沒想到,我也有這樣實際體驗和人進行ero talk的一天.

人生,真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啊.

嘛,這些先放到一邊的.

關于這次的事情.

說不定,我果然連這次也被人神操縱在掌心.

總覺得有這樣的感覺.

仔細想想,正是因為去了魔法大學,我才得到的那本書.

如果他沒有對我說,去魔法大學,調查轉移事件的話,

我就不會遇到這本書,然後就會以什麼都沒有的狀態挑戰轉移迷宮,陷入窘境了吧.

那個故弄玄虛的人神的發言也是如此.

會後悔的,要對莉妮雅·普爾塞納出手什麼的.

感覺是故意讓我反其道行之的說法.

如果人神什麼都沒有說,或者是跟我說『去吧』的話.

我想我選擇『留下』的可能性應該很高.

我對人神有一種反抗心,而且還會和西露菲的事情放在天平上比較.

那種情況的話,當然也不會不負責任的放任不管吧.

比如說,我有可能會派魯傑路特,巴帝伽迪,或者是梭魯達特來這里.

人神,是在看透這一切的基礎上采取行動的吧.

為了讓我到學校取得救出簡妮思必要的東西.

人神,到底是何方神聖.

實際上想要我做些什麼呢.

難道說,真的只是看著我的行動感到愉快嗎.

這些還是一如既往的完全不明白.

但是,應該是站在我這邊的沒錯.

今晚也會出現嗎.

不管怎麼看都是正好的時機不是嗎.

如果順利的話,給他准備點貢品吧.

不過我完全不清楚他喜歡什麼,所以不知道他會不會高興.

我就這麼想著,睡著了.

這一夜的夢里,人神沒有出現.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