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青少年期 貝卡利特大陸篇web版 111話 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旅行計劃変更了.

首先是購入馬匹.

然後二人乘馬向轉移魔法陣所在的森林移動.

然後使用轉移魔法陣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按照七星所說,之後向北移動一周左右,會遇到一片綠洲還有街市.

但是,路上好像是環境相當艱苦的沙漠.

七星當時完全是眩暈狀態,被奧魯斯忒特背著移動的.

因此,事前准備一定要做好.

就算在沙漠中央也可以做出冰塊來.

靈活運用的話應該很有幫助吧.

到街市之前是沒有地圖的.

但是艾莉娜麗絲好像對自己的方向感很有自信的樣子,我一拜托她就接受了.

長耳族好像在森林深處也不會失去方向感.

我一指出森林和沙漠情況大不相同吧,她就生氣地說「你以為我在外旅行了多少年了」.

有這種程度的自信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到達街市之後,在那里雇傭向導.

到拉龐還要向北走一個月左右.

照艾莉娜麗絲所說,只知道方向的話,還是雇人領路比較快.

到達拉龐之後,迅速救出保羅他們,然後原路返回.

雖然讓他們知道轉移魔法陣的事情不太好,但是也沒有辦法了.

只讓保羅他們從普通路線回歸的話太奇怪了.

他們那邊,記得是有6個人吧.

加上基斯總共7人.

必須提前仔細做好封口工作.

順便一提,西露菲和妹妹們的封口工作已經做好了.

我和她們說一旦傳出去,能夠瞬殺魯傑路特的人有可能找上門來,因此千萬要保密——

按照計劃開始准備.

基本裝備已經備齊了.

我的伙伴傲慢的水龍王(阿庫婭·哈提雅),還有西露菲選給我的長袍.

之後,再帶上七星給的召喚術卷軸就差不多了吧.

雖然不知道要干什麼用,但是姑且帶上10枚左右吧.

模板的話有一天時間就能做出來.

帶上塗料,如果卷軸不夠用的話,就自己印刷吧.而且還可以賣掉換錢.

金錢方面,沒有那邊的貨幣.

根本就不知道那邊用的是什麼樣的貨幣.

為了能賺到錢,准備一些用來換錢的東西吧.

還有就是購入干糧了吧.

因為是第一次去貝卡利特大陸旅行,不知道需要特別准備什麼東西.

有很多東西到那邊之後再想辦法入手比較好吧.

聽說貝卡利特大陸有很多沙漠.

為了避免日光直射,帶上外套比較好吧.

不,已經有長袍了,只需要個兜帽的話到那邊也有辦法的吧.

剩下的就靠魔術應對了.

只有一個半月的旅途的話,行李稍微多點也很輕松.

不必要的東西也能帶上一些.

話雖如此,倒也不能什麼東西都帶上.

還是不要帶多余的東西比較好.

雖說從轉移場所到街市有一周路程,但也不是說那段路上就荒無人煙了.

到那里在調查,備齊必要的東西吧.

但是姑且為了保險,帶上了詳細記載轉移魔法陣相關情報的書籍.

就算說奧魯斯忒特用過了所以沒問題,但是自己用的話還是很不安的.

我再一次前往職員室,向吉納斯低頭請求,獲得了長期借出書籍的許可.

然後順便在圖書館借了一冊關于斗神語的書.

作為萬一語言不通的時候的保險.

「轉移迷宮探險記」「貝卡利特大陸和斗神語」

帶上這兩本書就夠了吧——

關于馬匹,金潔好像很清楚.

因此,我拜托她和我一起去馬屋.

順便也和薩諾巴最後打了個招呼.

「是嗎,也就是說半年左右就能回來了嗎」

「啊啊.不過,詳細情況我不能說就是了」

「是這樣嗎……那樣的話,需要金潔跟著一起去嗎?」

「別說傻話了」

我可不想被金潔怨恨.

「嗯.是這樣嗎」

「比起我來,西露菲和妹妹們拜托你了」

「不用您說朕也會做的.那麼,讓金潔去做她們的護衛吧」

我不由得漏出苦笑.

「你啊,為什麼那麼想支開那個人啊」

我這樣一問,薩諾巴偷偷瞟了一眼金潔.

湊到我耳邊悄悄地說.

「那家伙,稍微有些煩人啊.從朕小的時候開始,就經常為一些小事啰啰嗦嗦的.

最近因為朱莉的事情也這樣那樣的吵得不得了」

因為很煩人所以不想接近她.

簡直就像是大學生對母親的說法一樣.

薩諾巴也才只有二十歲中盤.

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金潔還真是可憐啊.

她也還很年輕.

為了照顧這個大個的小朋友浪費了自己寶貴的20來歲的青春.

「朱莉怎麼看?」

姑且也問了問跟上來的朱莉.

提前跟她說好,我不在的時候,每天也要好好修煉不能偷懶吧.

等我回來之後就開始制作魯傑路特人偶吧.

「金潔大人.master,做的不好的地方,會提醒」

「你看吧.薩諾巴,不對的地方要好好改正啊.學學朱莉吧」

「姆姆……」

母親突然出現在本來獨自生活的很滿足的兄妹中間.

感覺就是這樣的氣氛.

實在是讓人看著感覺很欣慰.

「啊啊對了,朱莉.就算我不在,也要好好按照我說過的聯系呦」

「是的,grandmaster,我會努力的」

朱莉的人類語也有很大的進步了.

這也是拜金潔的教育所賜.

這時,金潔選完馬回來了.

手里牽著一匹馬的缰繩.

「盧迪烏斯殿下.我認為這匹馬比較好」

「哦哦」

好大的馬啊.

這一帶的馬匹,為了能夠在積雪中也能嘎吱嘎吱地前進,全都很高大.

感覺比拉犁賽馬用的馬還大上一圈.

(譯:原文ばんえい競馬,日本一種地方賽馬型式,采用體重800-1200kg左右的重種馬裝配搭載著騎手和重物的鐵犁,

完成設有2處障礙,總長200m的跑道.話說這基本上就是虐待動物吧,我可以報警嗎.)

雖然速度提不起來,但是體力充足,跑一整天也沒問題.

這個世界上的馬有很多像怪物一樣呢.

總之,給它取個像是松風這樣的名字吧.

「謝謝你,金潔小姐」

「不.無須多禮」

「作為獎勵,讓薩諾巴做點什麼吧?像是捶肩什麼的」

「……盧迪烏斯殿下.就算是盧迪烏斯殿下說的,對王族太過分的話……」

「啊啊,抱歉抱歉,開個玩笑而已」

沒想到真被瞪了.

無論如何,馬也買到了,和學校的相關人員也大過招呼了.

……咦?

是不是忘了誰了.

不,認識的應該全都打過招呼了.

雖然巴帝伽迪不在對已沒有說…….

嗯,沒問題了.

轉移魔法陣的事情,告訴過的人也都好好封過口了.

嗯,沒問題了——

出發當天.

和家人最後的告別.

玄關前,妻子和兩個妹妹為我送別.

「西露菲,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魯迪……」

西露菲眼角含淚地抱住我.

這半年來已經抱慣了的觸感.

嬌小的,但是緊實而且溫暖,像是小動物一樣.

西露菲的肩膀噗嚕噗嚕地顫抖著.

「咕嘶……」

西露菲沒有說話,用鼻音抽泣著.

看到她這種反應,就變得不想去了啊.

——果然還是留在家里吧.

——保羅應該能想辦法撐到西露菲生產吧.

——對了,仔細想想的話,普通路線單程就要接近一年時間.

——再在家里等上7個月左右,等到孩子安全降生之後再出發也可以吧.

——因為路上只用1個半月,所以還是來得及的吧.

這些想法掠過腦海.

但是,基斯特意通過特別快遞通知我.

那是從貝卡利特大陸,和其他大陸進行聯絡的單程最速的快遞.

不緊只能送出極短的文字,而且非常高價不是可以經常使用的.

特意用這種方法把信送到我手中.

也就是說情況緊急.

雖說如此,應該還趕得上生產.

就像是稍微出差一趟而已.

我拭去西露菲的眼淚.

然後,對站在她身後的兩個妹妹說道.

「愛莎,諾倫.拜托你們了」

到底要拜托什麼,我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兩個妹妹老實地點點頭.

「哥哥.不用擔心,我會努力的」

「我知道了.哥哥,祝您武運昌隆!」

我聽到她們的話,靜靜地點了點頭.

「嗯.總而言之,你們兩個,不要吵架啊」

「好」

「好的」

我看著老實點頭的兩人,苦笑起來.

「西露菲!」

艾莉娜麗絲騎著馬靠近過來.

馬身上馱著兩周分量的行李,行動卻沒有絲毫地遲鈍.

不愧是松風.

「沒關系啦,丈夫不在也可以生下孩子的.因為是我說的,所以絕對錯不了呦」

「……是的,奶奶您也,注意安全」

「不用擔心,肯定會順利的」

艾莉娜麗絲颯爽地帥了下頭發.

好帥啊.

簡直就像是童話故事里的女騎士一樣.

這樣一來,真希望前幾天沒看到艾莉娜麗絲撒嬌耍賴的場面啊.

感動直接減半了.

不過嘛,就算是一直都表現的很超然的艾莉娜麗絲也有弱點.

無論是誰,都有猶豫的時候.

「那麼,我出發了」

我飛身上馬.

坐在艾莉娜麗絲身後.

她的後背雖然奢華,但也很可靠.

而且很溫暖.

抱歉啊克里夫,稍微借用一下呦.

「魯迪?」

西露菲有點納悶的歪起腦袋.

不不不,不要誤會呦.

只是因為不抓緊點會掉下去呦.

「我們出發了」

出發吧——

從魔法都市謝麗雅向南西方向行進五日.

抵達了森林.

這五天的旅行中,為了有人能把馬帶回去,

從冒險者公會雇傭了一個男人與我們同行.

馬在森林里會變成累贅,而且我也不知道轉移魔法陣的尺寸.

雖然如過能在帶到沙漠里幫忙馱行李會很方便,

但是到了那邊再采購也可以吧.

那邊土地上,應該也有適合那片土地的動物才對.

那樣的話,讓人把馬帶回去比較好吧.

也不是什麼便宜貨,讓它做我家的馬吧.

因為我不會騎馬,所以一直在艾莉娜麗絲身後抱著她移動.

當然,也不是什麼都沒做.

哦,不是和諧那方面的意思呦.

只是整天,向那個尿布型魔道具中注入魔力而已.

因為要把手環在她的腰上,同行的冒險者露出羨慕的表情看著我.

在森林的入口處和馬分別.

由冒險者負責帶回我的家里.

再見了啊松風.

健康地生活下去吧,照顧你的多半是愛莎吧,要友好相處呦.

那麼,南西的森林.

叫什麼名字來著.

我記得確實是,像是流明之森這種感覺的名字.

直譯的話,就是胃袋森林呢.

(譯:原文ルーメンの森,ルーメン即瘤胃,是反芻動物的第一個胃腔的學名,音譯為流明森林.)

這片森林用一言以蔽之的話,就是『郁郁蔥蔥』吧.

樹木生長得很濃密.

樹木都長得很高,樹干也很粗壯.

生長茂密的樹葉遮擋住了陽光導致林中整體都很昏暗,

地面上也是,因為總是走在肥大的根莖上,所以立足點不是很多.

樹木生長的巨大其根莖自然也很粗壯,所以有著相當大的落差.

有些地方數根就像樓梯一樣.

簡直是天然的迷宮.

這種程度的話,就算是慣于行走于森林中的人物,也很簡單就會迷路了吧.

然後,被森林中的魔物襲擊,或是在很高的位置一腳踏空摔死.

最終成為森林的養分.

胃袋這個名字真是恰如其分呢.

恐怕,就連樵夫也不太會接近這片森林.

因為魔物出現頻率較多嗎,還是強度較高呢,或者是別的森林的伐木場的木材更加優秀呢.

應該就是這一類的理由吧.

哎呀,說是樵夫並不是要侮辱他們呦.

這個世界上的樵夫們,是比普通冒險者還要強大的組織.

森林里雖然有豐富的木材,但是也會出現魔物.

就算只是砍樹,也要冒著很高的風險.

組成隊伍,有時雇傭冒險者作為戰力,

一次遠征中,一邊認真與魔物交戰,一邊伐木.

樵夫公會的每一個人都不弱.

沒有樵夫進入森林的話,就沒有樹木會被砍伐.

沒有被砍伐的話,就會生長得像塔樓一樣高大.

「盧迪烏斯,照之前說好的,用和以前一樣的隊形前進」

「了解」

不過,對于我們這樣的老手來說也沒有什麼問題.

我們並沒有特別逞強地進入森林.

艾莉娜麗絲作為前衛,我擔當後衛.

應該說艾莉娜麗絲不愧是長耳族吧.

對于在森林中行進確實很有一套.

耳朵也很好,很早就能發現敵人.

「右手方向,有3匹!」

「了解」

我照她所說,向那邊擊出岩炮彈.

于是,遠方的綠色野豬濺出血花.

還能看到剩下的兩匹慌忙逃走了.

Search and Destory.

艾莉娜麗絲負責發現魔物,然後由我用魔術處理.

魔物甚至無法接近我們就已經絕命了.

輕松愉快.

說實話,根本沒有像樣的戰斗.

艾莉娜麗絲好像盡量避免通過成群魔物的領地了.

與其說是長耳族的特性,不如說是靠她自身的經驗.

「找到了,是這塊石碑吧」

走了一陣子之後,艾莉娜麗絲發現了標記.

一塊刻著紋章的石碑.

像是爬滿郁郁蔥蔥的藤蔓的牆壁一樣的東西立于我們眼前.

雖然我已經做好了在森林中徒步徘徊2,3天的覺悟了,

沒想到在日落之前就簡單地發現了.

艾莉娜麗絲她肯定有『發現隱藏的門扉』之類的技能.

這塊石碑,和七大列強的石碑很相似,也刻著龍神的紋章.

由三角形組合而成,充滿銳角的設計.

總覺得,和那個浮現在額頭的瞬間就能發揮出壓倒性的力量的紋章很相似啊.

雖然細節完全不同,但是果然也是模仿龍臉的樣子吧.

(譯:這個a太空泛了,但是從三角形的外觀,還有模仿龍臉來看,應該是ダイの大冒険里的雙龍紋,

這是個勇者斗惡龍的外傳,大陸朋友可能不太熟悉,我也只在同人游戲里見過,沒有看過原作,

所以直接上百科,nico百沒有相關圖片,上P站百科鏈接:

dic.pixiv./a/%E7%AB%9C%E3%81%AE%E7%B4%8B%E7%AB%A0)

但是……這個紋章.

好像在別的什麼地方也見過吶…….

啊,對了.

和我家地下發現的,自動人偶的研究資料上的紋章很相似.

但是,和那個紋章細節方面也不同.

只是給人的感覺很相似而已.

難道說,那個人偶的制作者也是龍神的關系者嗎…….

不,相似的紋章應該有的是吧.

我生前的世界的國旗也有很多非常相似的.

「怎麼了?」

「不,沒什麼」

聽到艾莉娜麗絲的詢問,我搖了搖頭.

現在沒有在意這種事情的空閑了.

「總之,解除結界吧」

「拜托你了」

簡短的交流之後,艾莉娜麗絲開始警戒著周圍一帶.

我將手放上石碑,看著筆記.

那是七星授予的小抄.

上面寫著的,是詠唱咒文.

「此龍僅憑信念而生.

豪腕之下,無人生還.

于第二位死去之龍.

虛幻之瞳,銀麟龍將.

以聖龍帝謝拉德之名,即刻打破此處結界」

詠唱的途中,魔力從我的手腕被吸向石碑.

同時石碑前的空間產生歪曲.

綿軟歪曲的空間對面.

本來生長著樹木,有著牆壁一樣的東西的地方,出現了石制的建築物.

「哦哦,好厲害」

「這樣的魔術前所未見呢……」

看到這樣的光景,我們兩人發出感歎.

但是,這種魔力被吸走的感覺我有印象呢.

是使用魔道具的時候的感覺,

恐怕,這個石碑本身就是魔道具的一種吧.

說不定,七大列強的石碑也是魔道具吧.

咔吧地打碎的話,里面說不定欠著魔法陣.

但是,這個詠唱咒文.

感覺不像是龍神原創的.

里面還出現了聖龍帝謝拉德之類的.

這是那個吧.

以前的故事中出現的,『五龍將』之一對吧?

這個詠唱,因為沒有魔術名,所以恐怕只有一半,

如果詠唱到最後的話,該不會能發揮和這個石碑同樣的效果吧.

像是解除全部結界之類的.

很有可能是這樣,很困擾啊.

「走吧」

「哦呦」

如果辦得到的話.我想把石碑拔出來帶回去.

但是,要是被奧魯斯忒特知道了的話,說不定會宰了我.

還是算了吧.

「話說回來,還真是遺跡的感覺呢」

「有時候,迷宮入口就是這樣的感覺呦」

歪曲後出現的是石制的一層建築.

牆上爬滿藤蔓,很多地方都破破爛爛地崩塌了.

「盧迪烏斯是第一次來到迷宮呢」

「嗯嗯」

「請不要踩我沒有踩過的地方」

「了解……呃,這里,又不是迷宮」

「慎重起見啊」

因為陷阱很可怕呢.

但是,艾莉娜麗絲也不是什麼盜賊之類的.

沒問題嗎.

也就是說就算觸發了陷阱,也能自己扛下來吧.

我姑且展開了魔眼.

這樣一來發生什麼的話,應該也能立刻應對.

「那麼,走吧,如果發生什麼的話,請掩護」

「了解」

我和艾莉娜麗絲一起踏入遺跡中.

「……」

遺跡內部也是石制的,各處都可以看到藤蔓和樹木的根莖.

正如森林遺跡一樣的感覺.

話雖如此,倒也不是那麼龐大的建築.

總共只有4個房間.

我們按順序探索著.

靠近入口的2個房間里,什麼都沒有.

只是7㎡左右的空曠空間而已.

第3個房間里有著像壁櫥一樣的東西.

打開一看,里面保管著男用的防寒服.

有被使用過的痕跡.

有誰在這里換過衣服吧.

除了奧魯斯忒特以外不作他想.

據說轉移之後就是沙漠了,

而這一帶冬天則是冰天雪地.

所以才提前准備在這里的吧.

嗯,有這樣的房間的話,說不定多帶點行李過來比較好.

嘛,這都是馬後炮了.

「怎麼了?一直盯著這些衣服,有什麼在意的事情嗎?」

「不,我只是想把行李放在這里的話,說不定什麼時候能排上用場.」

「……那樣就跟扔掉沒有什麼區別了呦」

嘛,食物之類的果然還是保存不了的吧.

就算有結界,好像也防不住蟲子呢.

「走吧」

「好」

最後的房間里有一條通往地下的樓梯.

「哎呀,好可疑啊……」

艾莉娜麗絲仔細地調查著樓梯德爾周圍.

就像FPS里清場一樣的行為.

好像有很多陷阱都是設在樓梯附近的.

「沒問題呢」

但是,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現.

本來,要是有設陷阱的話,別的地方應該也有吧.

像是遺跡入口之類的.

「下去吧,跟上我」

「了解」

艾莉娜麗絲十分小心地走下樓梯.

我也沿著艾莉娜麗絲的足跡跟了上去.

仔細觀察著她的落腳處,然後踩著同樣的地方前進.

明明是深入地下,周圍卻不可思議地明亮.

我們下到地下之後,確認到了之所以如此明亮的理由.

「……找到了呢」

下到樓梯最底之後,有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大小足有7㎡左右吧.

和我在西隆王宮地下見到的那個幾乎同樣大小.

「這就是轉移魔法陣嗎?」

「恐怕是吧」

我姑且從行李里取出書籍,核對了一下.

酷似可以雙向轉移的魔法陣.

雖然細節有些不同,但是主要特征沒有錯.

如果七星說的話是真的的話,踏進這里的話,轉眼間就能到達貝卡利特大陸.

艾莉娜麗絲一動不動地佇立在一旁盯著魔法陣.

「怎麼了?走吧」

「不,我對轉移稍微有點不好的回憶」

關于轉移不好的回憶嗎.

冒險者時代發生過什麼嗎.

「討厭的回憶的話,我也有呦」

「也是呢」

艾莉娜麗絲甩了甩頭,說了聲好,看向魔法陣.

「要是飛到什麼奇怪的地方的話,就把七星大刑伺候吧」

「……嗯嗯.我會負責制住她的雙手的,你就狠狠地給她來上一發吧」

「不,性的方面的話有點」

「我又沒說向哪里來一發.說得是用手指向鼻子里來一發呦,你馬上就想到那方面去了,真下流呢!」

「用手指向女孩子的鼻子里來一發的話不是會興奮的嗎」

「哎呀,是這樣嗎?下次和克里夫一起試試吧」

「結果如何我可不負責呦」

一邊適當地開著玩笑,我握住艾莉娜麗絲的手.

纖細,但是青筋暴露的手.

是冒險者的手呢.

很暖和,還出了一些汗.

有點心跳不已呢.

我明明都有西露菲了.

艾莉娜麗絲明明也有克里夫了.

如果我向她出手的話會怎麼樣呢.

比起花心,不如說是不倫吧.

我們互相之間,也不是特別喜歡呢.

「你好像誤會了什麼,轉移的時候如果不把身體的一部分接觸在一起的話是不能一起轉移的呦?」

「啊,是呢.失禮了」

不好不好.

又不是童貞了,不能產生這樣的誤會.

「啊啊,連孫女的丈夫都誘惑了的我,是何等罪孽深重的女人啊!」

「那我去離一次婚償還罪孽吧」

「啊,等,不能說這種話啊」

嗯.

可以進行這種程度的插科打諢的話,好像就不會做出超出那條底線的事情了.

真不愧是艾莉娜麗絲,很會觀察氣氛辦事呢.

「那麼,走吧」

「嗯嗯」

我們抬腳踏入轉移魔法陣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