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間話 磨牙礫爪
劍之聖地.

此處向北一小時左右步程,有一無名山崖.

一名少女正在此處練劍.

並不是劍神流的招式之類的,僅僅是空揮而已.

這名少女,自稱為艾莉絲·克雷拉特.

「…………」

艾莉絲·克雷拉特重複著空揮.

在這個空無一人的空間里.

放空心境地揮著劍.

放空心境.

心存雜念地揮劍,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只是模仿動作地空揮,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拋開雜念達到無心的境界的話,

每一次揮劍都能是自己變得更加尖銳.

雖然只是相當于吹彈可破的一張薄皮的程度,但也是在變得更加鋒利.

僅僅是一張薄皮的程度,確實地變強.

要像這樣積少成多到什麼地步才可以.

要這樣積累多少才能到達歐魯斯忒特的高度.

艾莉絲並不知道.

也沒有人知道.

——說不定,無論自己多麼努力地磨礪自己,也無法觸及歐魯斯忒特.

「……切」

艾莉絲咂了下舌,甩了甩頭,就地坐下.

然後想到.

真是麻煩.

想要打倒歐魯斯忒特.

但是越是這樣想,就離歐魯斯忒特越遠.

艾莉絲的師傅,基列奴曾經說過.

不要放棄思考.

但是,艾莉絲並不擅長思考.

無論多麼絞盡腦汁,還是得不出結論.

相對的,第二任師傅,魯傑路特就好多了.

他只會問艾莉絲『明白了嗎』.

無言地和艾莉絲過招,然後問,明白了嗎.

艾莉絲在明白之前,一遍一遍地重複著,重複著.

為了可以不用動腦也能達到同樣的境界,不斷地重複著.

艾莉絲尊敬著基列奴.

也尊敬著魯傑路特.

可恨的劍神教給艾莉絲的,包含了她尊敬的這兩個人的優點.

僅僅是無心地揮著劍.

無心地揮著劍,肉體疲勞了就坐下來一邊休息一邊思考.

思考到精神疲勞了,就再站起來繼續揮劍.

這些是劍神命令艾莉絲做的.

艾莉絲照他所說地揮著劍.

揮劍,坐下,揮劍,坐下.

肚子餓了的話,就隨便吃點什麼.

然後再繼續揮劍.

最開始是在道場里.

但是這樣一來,總是有人打擾.

前來打擾艾莉絲的,基本上都是同道場的女孩子.

一會兒說,你也一起來參加晨練吧.

一會兒說,飯做好了來吃飯吧.

一會兒說,稍微和我比試一下吧.

一會兒說,很臭啦去洗澡吧.

對這種事情不厭其煩的艾莉絲,走出了道場.

離開道場,一直走.

發現了無人的山崖,于是就開始在這里揮劍.

飯的話就吃從道場廚房帶出來的東西,

或者打倒偶爾襲來的魔物吃掉.

寒冷的時候,就從道場里帶出幾根柴火,用魔術點燃.

困了的話就回到道場隨便找地方睡一覺.

這樣的生活,艾莉絲已經持續了半年.

揮劍,思考,揮劍,思考.

這樣一來,就連艾莉絲也明白了1件事情.

所謂的揮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小的時候,一直覺得比起學習,揮劍對自己來說更加簡單.

這樣的想法至今未變.

自己比起學習,更適合揮劍.

但是,至少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仔細想想,只論別人教過的部分的話,說不定比起揮劍,學習那邊還要簡單一點.

僅僅是,上揮,下劈.

僅此而已卻怎麼也做不好.

應該能夠更快地上揮才對.

應該能夠更快地下劈才對.

艾莉絲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揮劍.

比起半年前的自己,肯定快了一些了.

但是,基列奴更快.

魯傑路特更快.

劍神更快.

然後,歐魯斯忒特肯定更加更加快得多.

艾莉絲坐了下來.

思考著.

思考著揮劍的方法.

腦海中浮現出劍神和魯傑路特還有歐魯斯忒特的身影.

劍神是怎樣動作的呢.

魯傑路特是怎樣的呢,然後歐魯斯忒特又是怎樣的呢.

為了模仿他們從指間到肩膀的每一個細胞動作的方法.

然後,從模仿開始更進一步.

超越他們.

但是,搞不明白那個方法.

不明白.

想也想不明白.

艾莉絲並不善于思考.

想累了的話,就再站起來揮劍.

什麼都不想地揮著劍.

上揮,劈下.

用更快的速度.

揮上,下劈.

以更快的速度.

數十回,數百回,數千回地重複著.

然後,又會產生雜念.

每到疲勞的時候,就會產生雜念.

「……切」

艾莉絲咂了下舌,原地坐下.

手上的水泡磨破了,很痛.

艾莉絲從懷里取出布,隨隨便便地纏了起來.

艾莉絲並不覺得辛苦.

三年前,赤龍之下顎那件事還曆曆在目.

和那個比起來,無論什麼都可以忍受.

所以不覺得辛苦.

疼痛也好,辛酸也好,焦躁也好.

還有,現在獨自一人也好,身旁沒有他在也好.

全都不值一提.

「盧迪烏斯……」

艾莉絲喃喃地自言自語道.

但是,她沒有進一步想下去.

因為艾莉絲她不善于思考.

她絕對不是做不到樂觀的思考.

但是她理解到,如果再深入思考下去,自己一定會「折斷」的.

「呼—……」

3年.

雖然自覺已經變強了,但是還差得很遠.

艾莉絲再一次站起身來,繼續揮劍——

艾莉絲強忍睡意回來的時候,

道場入口處站著一個陌生的男人.

那是個奇葩的男人.

彩虹色的上衣,及膝的長靴,腰上別著4把劍.

臉頰上紋著孔雀的刺青,頭發像盤子一樣立著攤開在腦後.

他看到艾莉絲之後,像是打招呼,微微低下頭.

「吾乃北……」

「請讓開」

艾莉絲只對這個妨礙自己進入道場的男人說了這一句話.

已經沒有再說別的的精力了.

艾莉絲通過空揮將自己的鋒利研磨到了極限.

像野獸一樣在黑暗中發光的雙眼.

全身迸發出像是將人沐于其中的殺氣.

化身為不許任何人接近的野生動物.

「……!」

男人立刻拔出劍.

「礙到我了,請讓開」

艾莉絲上前一步說道.

對她來說,眼前的男人除了妨礙以外什麼都不是.

只不過是擋在自己回家的最短路線上的一塊礙事的石頭而已.

「怎,怎麼回事,這家伙……」

男人最開始,甚至沒有理解到艾莉絲開口說話這件事.

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匹饑餓的野獸.

自己不走運的和正在尋找獵物的空腹野獸遭遇了.

自己的經驗,是這樣判斷的.

野獸會開口說話,根本無法想象.

但是,架起劍指著艾莉絲,觀察了她幾秒之後,終于發現了她的正體.

她看起來是人類,而且好像是一名劍士.

「吾乃『孔雀劍』之奧貝魯.看來您乃劍神流之弟子,還請代為轉告劍神大人……」

「我說過了,讓開」

越來越焦躁的同時,艾莉絲又上前一步.

她說了「讓開」.

但是,並沒有傳達到名為奧貝魯的男人那里.

傳達到的,只有殺氣而已.

問答無用.

男人的腦海里浮現出這樣的詞語.

恐怕,下一步就會進入她的攻擊范圍之內了.

察覺到這一點,奧貝魯握緊右手的劍,左手伸向別再腰間的短劍的劍柄.

但是,手勢和普通相反.

不是劍刃,而是用劍背朝向艾莉絲.

艾莉絲在其進入自己射程內的一瞬間決定排除眼前這塊礙事的石頭.

「嘶!」

艾莉絲劍刃一閃.

通過空揮磨利至極限的『光之太刀』.

對普通之人來說,甚至無法防禦的,劍神流的必殺劍技.

「呼!」

對普通人來說的確如此.

但是奧貝魯手握雙劍,接了下來.

艾莉絲敏感地察覺到這點,立刻反手一刀.

「……!」

艾莉絲的劍被奧貝魯用左劍擋下.

奧貝魯只用單手,相對的艾莉絲則是雙手持劍.

力量完全無法抗衡.

艾莉絲的劍相當簡單就揮下去了.

但是劍刃偏離了原來的路線.

僅僅切開了男人像盤子一樣的頭發.

艾莉絲扭轉身體,踏上一步穩住身形.

瞬間.

奧貝魯的右劍動了起來.

以驚人的速度直取艾莉絲的首級.

「切!」

艾莉絲放開手中的劍,像是要蹲下一樣滾倒在地.

奧貝魯的劍橫劈過艾莉絲的首級剛剛所在的空間.

艾莉絲像貓一樣扭轉身體.

目標是自己的劍.

奧貝魯當即踢飛艾莉絲的劍.

飛出去的劍就這樣埋入了積雪當中.

勝負已分.

普通來說是這樣.

但是艾莉絲沒有停止.

看到取劍無望,就這樣空手撲向奧貝魯.

奧貝魯急忙用劍腹奮力擊向艾莉絲的側臉.

幾乎要扭斷頸骨的沖擊.

在艾莉絲的臉上留下一條傷痕.

但是.

但是艾莉絲沒有停下.

「咔啊啊啊啊!」

艾莉絲向著奧貝魯的下巴揮出拳頭.

奧貝魯用依舊拿著劍的左手接了下來.

「唔唔!」

艾莉絲的手纏上奧貝魯的左手.

手指勾上劍柄.

想要將劍奪下來.

奧貝魯感到背後一陣寒意.

覺悟到如果不殺掉的話根本無法阻止眼前的野獸.

他粗暴地將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踢飛.

重新拿正至今為止一直反持的劍.

艾莉絲幸運的落在自己的劍旁.

她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撿起了劍.

只能殺掉了.

就在奧貝魯認真擺出架勢,放出殺氣的時候.

「到此為止了」

被唐突的聲音驅使.

奧貝魯的殺氣靜止了.

艾莉絲也已經受到那殺氣的影響停止了動作.

道場的入口處.

不知何時,劍神正立于此.

奧貝魯收起劍,艾莉絲砰地仰面倒下.

喘著粗氣眺望天空.

臉上的表情不甘地扭曲著.

奧貝魯將右手放在胸前,低頭行禮.

「許久不見了,劍神大人」

「終于來了啊,『北帝』」

「拜讀了您的信函……然後這孩子她」

「哦,很厲害吧?」

「……如此苛烈如火的劍士,還是首次見到.簡直就像野獸一樣吶……

啊啊,這就是那個被稱作狂犬的孩子嗎」

聽到奧貝魯和劍神的對話,艾莉絲站起身來.

像幽鬼一樣搖搖晃晃.

看到她這樣的身姿,奧貝魯架起劍.

「……」

艾莉絲恨恨地瞪了奧貝魯一眼,走進道場.

「……」

艾莉絲沒有回頭看向目瞪口呆的奧貝魯,直接走進屋內.

一邊抹著臉頰上的傷口,穿過沒有積雪的走廊進入自己的房間.

然後,將劍扔在枕邊,倒在堅硬的床上.

就這樣,像爛泥一樣昏睡過去.

敗北很不甘心.

但是,對于現在的艾莉絲來說,這不過是件瑣事而已——

那天傍晚.

基列奴來到當座之間.

劍神卡魯·法利昂,和客人『北帝奧貝魯』正于此就坐.

奇葩的發型,微妙的服裝.

基列奴稍稍皺起眉頭.

但是,她沒有表現出對此介意的樣子,匆匆地走道劍神面前.

然後,單刀直入地問道.

「師傅,為什麼什麼都不教艾莉絲」

劍神聽到她的話,嘿地笑了起來.

「我不是教了嗎」

「空揮的方法嗎?」

「不對,是鍛煉的方法」

劍神只是理所當然一樣的答道.

聲音中,沒有絲毫平時的粗暴.

靜靜的答道.

基列奴看不慣這樣的師傅.

所以,絞盡不靈光的腦汁,選擇著語言.

「師傅不是總是在說嗎.所有事情都要講求合理」

「是說過」

「艾莉絲那算什麼,每天像笨蛋一樣空揮,哪里合理了啊」

「啊啊……?」

劍神不耐煩地看著基列奴.

「你,什麼時候學會說這麼麻煩的話了?」

「從回來這里之前就開始了!」

「……已經,不聽師傅的話了嗎?」

「但是……嗚!」

基列奴不知不覺間被劍指著鼻尖.

在常人眼里,看起來應該像是劍唐突地出現在劍神手里吧.

基列奴看到了他拔刀的動作.

但是,沒能做出反應.

在當代最速的男人面前,即使是劍王,也無法做出像樣的反應來.

「基列奴.本大爺,對你的教育,有一點後悔啊」

「……」

「那個如饑餓的猛虎一樣的基列奴,變成了被拔掉尖牙的小貓.

如果維持當初那個樣子,你現在已經是劍帝了吧」

聽到劍神的話,基列奴吞了口口水.

最近,基列奴感覺到自己變弱了.

但是,她不認為現在的自己有什麼不好.

確實,自己的劍術停止成長了.

看起來不會變得更強了.

但是,相對的,得到了更加重要的東西.

智慧和只是.

那是用劍術覺得無法得到的東西.

「本大爺啊,已經不會再拔掉徒弟的尖牙了」

劍神收起劍.

像是在說,這樣你應該懂了吧.

但是,基列奴仍舊惱火著說.

「完全意義不明啊.

為什麼,不安排訓練啊.

那樣艾莉絲不是很可憐嗎」

劍神歎了一口氣.

基列奴是個不和她從一到十仔細說清楚就搞不明白的孩子.

「聽好了基列奴.

想要超越本大爺的話,只要繼續探究合理性,總有一天可以超越.

本大爺自身,就是究盡合理性的結果.

嘛,當然想要成為劍神的話,相應的才能和努力也是必要的,嘛,那個怎樣都好.

但是那家伙的目標,是龍神.

龍神奧魯斯忒特……

那是『合理之外的存在』.

是等級完全不同的怪物.

如果按本大爺教的話,絕對贏不了」

劍神懷念地眯起眼睛.

他實際上曾經與龍神有過一戰.

那是在他還沒有被稱為劍神,只是一名強大且好勝的劍聖時候的事情了.

結果一敗塗地,為什麼沒有被奪走性命,不僅如此,就連為何能夠四肢健全,都完全搞不明白.

好勝心受挫的他,從那以後一直以奧魯斯忒特為目標,不停地鍛煉著.

結果,就成為了劍神.

因此,關于這件事,他不想別人插嘴.

「吶,基列奴.所謂的修行,不是只有訓練吧?

更何況自己有目標的話,按別人說的做也沒有意義.對吧?」

「……師傅,總是說那麼複雜的事情.我不明白」

「哼」

聽到基列奴的回答.

劍神冷笑了一聲.

對啊,這貨是個和她從一到十仔細說清楚也搞不明白家伙啊.

「嘛,總之就是只有我一個人教的話絕對不夠.

因此,做了各種各樣的准備.首先,就是這家伙」

這麼說著,劍神指向奧貝魯.

奧貝魯向基列奴低頭致意.

「吾之名為北帝奧貝魯·柯爾貝特.江湖名喚『孔雀劍』」

基列奴皺起眉頭.

因為奧貝魯身上散發著無法言表的刺激性味道.

柑橘系的強烈氣味,恐怕是香水吧.

對獸族的基列奴來說,是令人不快的氣味.

「北神流到此有何貴干?」

「受劍神大人所托.特來訓練一名弟子」

基列奴露出更加納悶的表情.

然後,向劍神問道.

「為什麼是北神流?艾莉絲她,不適合像這些家伙一樣姑息的手段啊」

「因為龍神會用北神流」

聽到這句話,基列奴更加疑惑了.

龍神是北神流的劍士這種事情,聞所未聞.

如果他是北神流的劍士的話,不就成了列強第二位的北神了嗎.

「龍神,到底是什麼人?」

「不知道…….

但是,對那家伙來說,所謂的劍神流,北神流之類.

這些流派的規律之類的東西,都已經全部網羅了.

因此當然,就算用出來對方也會有對策,而且對方也會用.

那樣的話,我們這邊也必須要學會不可,這樣才能勢均力敵地戰斗」

基列奴的表情不再險惡了.

學會對手使用的技能.

確實是合理的結論.

「原來如此,那麼早晚,也會叫上水神流嗎?」

「啊啊,信已經寄出去了」

「是嗎」

基列奴像是心情大好地呼啦呼啦搖起尾巴.

劍神看到之後,「嘿」地苦笑起來.

基列奴這家伙只要是自己也能明白的簡單答案就會接受.

這一點,從以前開始就沒有任何變化.

「那麼,北帝殿下,請放心住下」

基列奴的疑問已經冰釋了,因此站起身來,向北帝致意道.

單膝跪地,是劍神流相傳的獨特禮法.

「嗯,劍王殿下.承蒙關照了」

奧貝魯也又一次將手放在胸前回禮道.

就這樣,艾莉絲的修行又前進了一個階段——

艾莉絲得到『北聖』認可,是1年之後的事情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