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9話 轉折點3
某天,事件發生了.

早上,我和往常一樣開始晨練.

雖然還是沒看到巴帝伽迪,但也不是什麼值得在意的事情.

那貨反複無常.

用不著一一在意他的事情.

……雖然這是從艾莉娜麗絲那里現學現賣的,但是應該說的沒錯吧.

晨練回來.

愛莎和西露菲不知道為什麼一臉嚴肅的等著我.

我一回來,兩人就凝視著我的臉.

「……啊」

「魯迪……」

咋了.

發生什麼問題了嗎.

感覺有點不安啊.

「那個,啊哈哈,到了這時候,稍微有點可怕呢……」

西露菲咯吱咯吱地搔著耳後,苦笑道.

「沒有什麼可怕的呦.來,西露菲姐姐,打起勇氣來!」

在愛莎的催促下,西露菲上前一步.

她一邊在胸前扭扭捏捏地對著手指,滿臉通紅的站到我面前.

然後,把手放到腹部上.

說道.

「那個,魯迪.我……這兩個月,沒有來」

沒來……啥?

聽不懂啊.

「然後呢,身體也感覺不太好,我就想,說不定」

我凝視著西露菲的腹部.

纖細的腹部.

難道說.

不不不,不會吧.

「然,然後呢,昨天和愛莎醬一起,到附近去看了醫生…….那個,多半,有了,呢」

「哦……哦哦……」

聲音發顫了.

手腳也顫抖著.

有了.

就是說懷上了吧.

不是做夢吧.

掐了掐自己的臉頰.痛.不是夢.

我吞了口口水.

是嗎,是呢.

那個組合不是也說過嗎.

想做就能做到的.

(譯:這是2ch上的一個a,那個組合指的是一對繪文字角色"良い子の諸君",

不好解釋,我還是直接給nico百的介紹鏈接,有興趣可以看看:

dic.nicovideo.jp/a/%E8%89%AF%E3%81%84%E5%AD%90%E3%81%AE%E8%AB%B8%E5%90%9B!)

我本來就打算要的.

可以說正如預定一樣.

因為聽說長耳族沒那麼容易懷上.

意料之外的早,結果有點困惑了而已.

「那個,魯迪……怎麼樣?」

西露菲一臉不安.

怎麼樣,我該做什麼反應才好呢.

突然之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我可以碰一碰嗎?」

「誒?啊,好,請」

我撫摸著西露菲纖細的腹部.

觸感和以往相同.

腰肢纖細,脂肪很少,緊繃的腹部.

摸上去會感覺到溫暖,柔軟的觸感.

這麼一說才感覺到,雖然只有一點,好像變大了吧.

不,是錯覺吧,應該還不到能摸出來的程度.

「是嗎,這里有,我的孩子嗎……」

一說出口,就感覺從喉嚨深處升起某種感情.

某種高揚的感情.

這是什麼.

想要放聲歡呼.

我的,孩子.

我有孩子了.

完全沒有實感.

但是,怎麼說呢,非常高興.

不,光是高興根本無法表達我的心情.

這是什麼感覺,到底是什麼…….

「哥哥大人.您沒有什麼話,要對夫人說嗎?」

聽到愛莎的話,我回過神來.

「誒?」

要說的話.

是什麼.

恭喜嗎?

不對,不是這個.

謝謝.

對,是謝謝.

「西露菲,謝謝」

「誒?謝謝?」

西露菲由苦笑變為微笑.

錯了嗎.

那應該說什麼才對.

我搜尋著自己的記憶,保羅對簡妮思是怎麼說的來著.

我想起了諾倫出生時保羅說的話.

『干得漂亮』.

『搞定了』.

都是這種感覺的話.

那貨為啥老是那麼高高在上的感覺啊.

不知道那是妊娠的女性努力才能生下來的嗎?

有可能啊,那貨的話有可能不知道.

……妊娠.

西露菲成為孕婦了.

這個短發的可愛女孩子,懷著我的孩子.

我的.

只是想到這些,心中就浮現出無法言喻的感情.

不知道為什麼,流下了眼淚.

「抱歉,總覺得,總覺得啊,不知道說什麼才好.西露菲……」

「……哇.魯迪?」

我抱住西露菲.

就這樣抱起來,轉著圈.

不好,不能太粗暴了.

輕輕的,要輕輕的.

說不定會傷到肚子里我的孩子.

「……呵呵,魯迪,一直都想要孩子呢」

西露菲把手繞道我的背後,砰砰地拍著.

我又緊緊的抱了她一下之後,離開身體.

和西露菲對視著.

圓潤的瞳孔中映出我的身影.

一副眼淚四溢的很糟糕的表情.

西露菲很快就閉起眼睛.

物品輕撫著她的頭,與她雙唇交疊.

感受到嘴唇柔軟的觸感.

這就是愛嗎.

「咳咳」

愛莎咳嗽了兩聲,我回過神來.

不知不覺的,正在揉著西露菲的胸部和屁股.

「哥哥大人,因為會有礙夫人的身體狀況,還請暫時嚴禁性行為」

不好不好.

現在這個時期不能出手.

無論多可愛也不能出手.

啊啊,但是兩個月之前的話,在這樣的時期也做了,只是稍微一下的話.

不,不行.我要忍耐.

「啊啊.當然的」

我斬釘截鐵地說.

愛莎突然笑了,提起裙角.

「不然的話,這期間由我來做對手也可以呦」

「不要說夢話了」

我咣地削了愛莎一掌.

能邀請我是很高興,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對你提不起性欲啊.

不過,我到不認為對妹妹出手這件事本身是什麼罪不可赦的壞事.

所以提不起性欲也正好.

我在這個世界上,不想再做可能導致家庭崩壞的事情了.

「那麼哥哥大人,我現在,出發去向艾莉耶魯大人傳達這件事了.

夫人,您的工作還是休息一下比較好吧」

愛莎一臉正經的說.

孕婦不能去擔任護衛.

確實,請假比較好.

「不,還是我去吧.這種時候應該我去說明才對吧」

「哈……哥哥你和西露菲姐姐,應該還有更多話要說的吧?」

被妹妹伴著歎息提醒了.

要說的話.

對了,是今後的事情吧,有很多事情要商量呢.

「那麼,我去了」

「啊啊.拜托你了」

愛莎留下我和西露菲出門了——

我和西露菲並排坐在沙發上.

我提心吊膽的握住西露菲的手,他也回握著我.

然後,向我靠過來.

「……」

「…………」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會負起責任的,這句話浮現在腦中.

但是都已經結婚了.

「那個,西露菲」

「怎麼了,魯迪」

「我想今後會很辛苦的,但是,那個,請多關照了」

「嗯,交給我吧」

西露菲呵呵地笑了,把頭枕在我的膝上.

我用沒有和西露菲相握的手撫著西露菲的頭.

沙沙地摸著她的耳朵.

「吶魯迪」

「嗯」

「男孩子好?還是女孩子好?」

被西露菲唐突的問道,我困惑了.

對啊,孩子有這兩種的.

「嗯,雖然不是能選的東西呢」

西露菲這樣說著,害羞地笑了.

男孩子和女孩子.

不管哪個都好吧.

不管哪個都是我和西露菲生下來的吧.

但是果然考慮到繼承家業之類的理由的話,長子是男孩比較好吧.

不,又不是武道世家.

就算是女孩繼承也沒問題吧.

而且我現在的財產也沒有多少.

不,不用想的那麼複雜吧.

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如果是生前的我的話,會毫不猶豫的說女孩子吧.

肯定會一臉猥瑣地說,讓我用數碼相機記錄下女孩子是如何成長的吧.

愚蠢的男人啊.

但是,現在的話哪邊都好.

只要有精神就好.

「但是吶,魯迪.我,總覺得安心了啊」

「為什麼?」

「這樣一來終于,能夠好好的作為魯迪的妻子了呢」

「……」

不管在哪個世界,所謂男女配對,也就是意味著要留下子孫.

西露菲也多少有點,應該說是不安嗎,可能是有點焦慮了.

因為是難以懷上的體質.

當然,根本用不著擔心這種事.

「但是,從現在起魯迪就得忍耐一下了呢.那個方面的」

「沒關系啦」

這是當然的義務.

我和保羅可不一樣.

「如果我對別的女人出手的話,認真生氣也沒關系呦」

「……不會生氣啦,但是我想說不定會覺得有點寂寞」

只是寂寞就完了嗎.

不,但是啊.

就常識來講.不能背叛的吧.

換位思考一下吧.

「如果西露菲向別的男人出手的話,我想我會生氣的」

這麼一說,西露菲「呵呵呵」地笑了起來.

滿臉笑容的看著我.

很高興吶.

我們倆個暫時,一語不發的平靜地呆了一陣——

傍晚,愛莎帶著諾倫回來了.

「恭,恭喜了,西露菲小姐」

「嗯,謝謝你,諾倫醬」

諾倫對著西露菲低下頭.

西露菲微微一笑,撫著她的腦袋.

被摸著頭,諾倫放松了嘴角.

臉上帶著感覺不壞的表情.

她喜歡被摸頭嗎.

總之,關系融洽就好.

「各位大人,雖然今天都打過招呼了,但是決定日後再來問候」

愛莎淡然地報告著.

今天只有家人,據說是體諒我的意向.

所以,才把諾倫帶回來了.

雖然說我倒是沒有那種意向.

嘛,也好吧.

確實,現在有人和我說這說那的話,應該說是會不好意思嗎,稍微有點害羞呢.

過幾天再說吧.

「阿莉耶魯大人命我轉達,要夫人最少休息兩年.學校方面也已經提出休學申請了.

在這其間,艾莉娜麗絲姨祖母大人負責擔任護衛的一職」

「祖母她,沒問題嗎.詛咒什麼的……」

「說了會有辦法的,應該沒有問題」

艾莉娜麗絲很擅長自我管理,還有魔道具.

沒問題的吧.

像是空閑的教室啊,體育倉庫啊,上課的時候也可以使用的地方多的是呢.

「薩諾巴大人5日後的傍晚光臨.好像准備在這邊用餐,所以要提前准備.

阿莉耶魯大人是10日之後,同樣也是傍晚光臨.

我詢問了是否要准備晚餐,阿莉耶魯大人回複沒有必要.

克里夫大人和艾莉娜麗絲姨祖母大人好像准備與阿莉耶魯大人一同前來.

莉妮雅大人和普爾塞納大人決定過一陣子擇日前來露個臉.

具體日程還不清楚.

七星大人讓我轉達祝詞.恭喜你,就這一句話.

巴帝伽迪大人雖然沒有見到面,但是留下了口信」

淡然的報告.

就像是秘書一樣.

愛莎真優秀呢.

「是嗎,辛苦了,愛莎」

「是,哥哥大人」

愛莎說完後,哼哼地哼著鼻音看向諾倫.

愛莎露出窩火的表情回瞪著愛莎.

愛莎在我面前展現自己的優點的時候,經常做出這種動作.

同父異母的事情好像還是有點芥蒂的樣子.

雖然我都說過不用介意,會平等對待了.

她們兩人經常為一些小事吵架.

不過正所謂,越打越親,只要不是冷戰狀態就沒問題吧.

而且她們吵架的時候,也沒說什麼要命的話.

「話說回來,孩子出生的話,父親回來的時候會大吃一驚的吧」

「爸爸!」

我這麼一說,諾倫的表情啪地明亮起來.

諾倫是親爸爸的孩子呢.

一定會說,將來的夢想是和爸爸結婚吧.

「爸爸吃驚的表情,想看看呢!」

「啊啊,那家伙對子孫是相當疼愛的類型.一定會高興的.

諾倫和愛莎出生的時候他也是整個人都美美的」

我這麼一說,愛莎和諾倫變得有點難為情的樣子.

說起自己還不記事的時候的事情,稍微有點尷尬嗎.

「很期待呢,哥哥」

聽到諾倫這樣說,我們一起笑了起來.

我和西露菲結婚了.

保羅和簡妮思還有莉拉也在.

然後還有兩個妹妹.

在普愛娜村的時候的幼時的夢想,我想馬上就能實現了——

噩耗傳來,是在那之後兩個月後.

通過緊急速遞送到的那封信里注明的日期是半年之前.

寄信人是基斯.

是速遞特有的,極其簡短的文字.

『簡妮思就出困難,請求救援』

看到這封信的瞬間,我兩眼變得一片煞白——

回過神來,我正身處一間純白的房間.

我也變回了肥豬一樣卑屈的姿態.

同時精神也煩躁起來.

我焦躁不安地定睛看向前方.

那個家伙正在那里.

隱藏在馬賽克之後笑個不停的人神.

「呦」

喂,怎麼回事.

「你指什麼?」

那封信.

基斯寄來的.

說簡妮思救出困難.

到底怎麼回事.

「沒什麼呀,不就是事情變嚴重咯」

你丫!

你丫不是說過了嗎!

不是說我要是去貝卡利特大陸的話,會後悔的!

那話算什麼.

騙我嗎!

「沒有欺騙你呦.你要是去了貝卡利特大陸的話一定會後悔的.這一點到現在也沒有變」

啊啊,是嗎.

我知道了.

也就是說那個啊.你是想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吧.

去貝卡利特大陸的話會後悔的.

但是,不去也會後悔的,對吧.

「沒有那種事情啊.

實際上,你.到昨天為止後悔過嗎?

結交了很多朋友……

遇到了各種任務,你自己也稍有成長.

身體的問題也治好了.

和妹妹關系融洽.

而且,婚也結了連孩子都有了」

……確實不壞,絕對不壞.

但是啊!

你說過的呀!

說不去貝卡利特大陸比較好.

你騙了我啊.

「沒有騙你呦.實際上我現在也要說同樣的事情.

不要去貝卡利特大陸比較好.否則一定會後悔的」

但是,但是啊.

家人遇到危機了啊.

至少告訴我理由吧.

「那個我不能說」

可惡.

說起來,你就是這樣的家伙.

「真是過分的說法呢.我的助言明明一直都幫到你了」

的確是幫到我了,但是被騙的話另當別論.

那,至少,至少告訴我點什麼吧.

我到底會後悔什麼?

現在這樣,我甚至都沒法把兩種選擇放在天平上權衡利弊.

「普通人的話,根本沒有那種天平的呢.

你還真奢侈呢」

奢侈什麼的怎麼都好啊.

我只是不想後悔而已.

「稍微想想就知道了吧.

你在這個學校生活了一年半.

妹妹們,花了一年時間來到這里.

如果你沒有照我說的做肯定會走岔了吧?」

不.

妹妹是看到我的信之後,才到這里來的.

如果沒有那封信的話,應該會留在米莉絲或是東港才對.

「不,就算沒有那封信,保羅也會把女兒送到阿斯拉王國呦.

因為那個國家里,有莉拉的家人在呢」

……原來如此.

這麼說來,確實是.

「現在也是這樣.從現在開始出發旅行的話.

西露菲和孩子們怎麼辦?

到貝卡利特大陸,一去一回……

在這期間,你要留下自己的妻子一個人嗎?」

結果,不管我怎麼做都會後悔嗎.

「對.後悔這件事情想躲也躲不開.

前往貝卡利特大陸的話,你會錯過巨大的機遇.

所以,不去比較好」

切.

你說到這種地步的話,我確實是會後悔的吧.

我知道了啦.

「是嗎,那,要聽聽我的建議嗎?」

啊啊,姑且,聽一下吧.

「咳咳.盧迪烏斯呦,靜待至下一次發情期吧.

到那時,莉妮雅和普爾塞納會逼近你的吧.

請隨便和那兩人中的一位發生關系吧.

這樣一來,你一定會變得更加幸福了吧」

喂,突然就說這種輕浮的話啊.

我已經決定為西露菲守貞了啊!

和她們不是那種關系!

幸福了吧……福了吧……了吧…….

我的意識在回聲中漸漸稀薄了——

睜開眼睛.

西露菲正擔心地觀察著我的臉色.

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

「啊,魯迪,沒關系了嗎?做噩夢了吧」

「啊啊……」

收到那封信之後,發生了什麼.

我想不起來了.

只記得陷入了茫然若失的狀態.

是因為最近過得太順利了嗎.

受到的打擊很大.

來自基斯的那封信上.

寫著請求救援的文字.

發生什麼問題了.

但是,人神也說過了.

我現在開始旅行,也有可能和他們走岔.

雖然這麼想可能有點過于樂觀了,但是那封信還是有可能只是基斯慌忙之中寄出來的.

對,寄信人又不是保羅,而是基斯.

那個新來的混蛋猴子.

為什麼那家伙會給我寄信呢.

肯定是那家伙找到簡妮思了.

至少,保羅的信里沒有提到基斯的名字.

應該是基斯單獨尋找簡妮思,然後找到了吧.

寄信日期是半年前.

說不定,他寄信的時候,可能是在和保羅他們合流之前.

那個時候覺得沒有辦法了才給我寄的信.

說不定,也給保羅寄了同樣的信.

但是,之後馬上就和保羅合流解決了問題……也說不定.

全都是『說不定』的事情.

實際上是怎麼樣呢,身處異地的我無法得知.

還有西露菲和孩子的事情.

去貝卡利特大陸的話,就算再趕,也要花上一年.

到東港之前的路程已經走過一次了.

因此,說不定可以縮短一些時間.

但是,就算半年可以到達,往返就是1年.

果然不行.

不能把孕婦扔在家里出門.

「果然,是那封信的事情吧」

「……」

我無法回答.

和西露菲也有過約定.

約好不會突然消失不見的.

我確實和西露菲約好了.

現在再說什麼計劃趕不上變化之類的,只是詭辯而已.

即使好好談過也好.

留下能讓人信服的書信也好.

果然被留下的人還是很痛苦的.

「吶,魯迪,我的事情……不用那麼在意也可以呦?現在還有愛莎醬在,吶」

西露菲露出有多少有點痛苦的表情說道.

不可能沒有不安的吧.

她當然是沒有妊娠經驗的.

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上樓梯都變得一天比一天困難.

我說不定會死在旅途中.

說不定回不來了.

西露菲不得不和這樣的不安斗爭.

「……我不去.我會呆在西露菲身邊呦」

我這樣一說,西露菲露出為難的表情.

人神的話還在我腦中回響.

最後,不管選哪邊都會後悔的.

這樣的話語——

然後,過了三天.

西露菲也是,愛莎也是,諾倫也是,大家都一臉不安.

我做出了不去貝卡利特大陸的宣言.

但是,這樣到底好不好,我並不知道.

無法判斷.

雖然做出了宣言,但還是在猶豫.

可以商量的人,也沒那麼多.

其中一人.

艾莉娜麗絲這樣說道.

「是啊,你還是留下比較好呢」

你留下.

我從這句話里,感受到艾莉娜麗絲的言外之意.

「艾莉娜麗絲小姐,難道說,要去嗎?」

「盧迪烏斯.西露菲是我的孫女.為了孫夫婦拔刀相助這種程度的事情就讓我來吧」

看起來,她好像也收到了那封請求救援的信.

但是,她決定要去.

明明這樣一來她也有不得不留下的人.

「阿莉耶魯王女的護衛怎麼辦?」

「在學校的期間,幾乎沒有危險的.護衛什麼的基本上就是玩笑而已」

就算危險再少,關鍵時刻還是需要護衛的吧.

不,這是該阿莉耶魯考慮的事情.

艾莉娜麗絲是出于善意才接手護衛工作的,她要離開的話沒有理由阻止.

「克里夫怎麼辦?」

「分手咯.雖然可能會被怨恨,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為什麼不說明一下呢.只要說了就能明白的吧」

艾莉娜麗絲靜靜地笑了.

不像往常一樣妖豔.

而是很寂寞的笑容.

「克里夫他,是個很純粹的孩子.有才能,也很上進.

將來,可能會成為教皇之才.

對我的愛,只不過是年輕氣盛…….

所以提前這樣做,才是最好的」

這樣的說法,克里夫太可憐了.

米莉絲教的教義,愛要對一個人忠貞不渝.

如果,艾莉娜麗絲不在了的話,克里夫的信仰說不定會動搖.

那家伙是個一根筋的男人,如果失去信仰的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而且」

艾莉娜麗絲最後這樣說道.

「我說過要你留在這里了.所以為你擦屁股這種程度的事就交給我吧.

所以,你就全都交給我,慢慢地等著就好了.

等我回來的時候,能讓我看到精精神神的曾孫子就好了,吶」

艾莉娜麗絲落地有聲地說道.

看起來,她的想法已經不可動搖了——

我和薩諾巴也談了一下.

他聽到之後,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是嗎.師傅的話,馬上就能解決回來的吧」

薩諾巴滿不在乎地這樣說道.

「朕在這里繼續研究等著您,所以還請您盡早回來」

「我還以為你會說不讓我去,或者要跟我一起去呢」

以前在西隆分別的時候,薩諾巴哭了.

這回,說不定我在期待發生同樣的事情.

但是,薩諾巴說的話與我想的正好相反.

「雖說如果師傅希望的話,朕肯定不會拒絕……但是朕並不習慣旅行,肯定會成為累贅的吧,而且……」

薩諾巴瞟了一眼朱莉.

「也不能帶著她長途旅行」

朱莉還很年幼.

雖然也可以把她留在這里,拜托給金潔照顧.

但是那樣一來,研究就會停滯了.

帶她一起旅行的話,每天把魔力用到極限是很危險的.

「薩諾巴……我啊,應該去嗎?」

「那是,該由師傅自己決定的事情」

由我自己決定的事情.

撒手不管的說法啊.

我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啊.

這時,薩諾巴說道.

「但是師傅.請聽朕一句話」

「嗯?」

「父親不在的時候,孩子出生.如果您要帶著對此事的不安出行的話.

在這其間,就請讓朕負責保護夫人吧」

薩諾巴的話里充滿了實感.

對啊.

所謂國王,也不是一一親自照看著賓妃側室生產的吶.

「當然,朕是希望可以一直呆在師傅身旁的」

「是嗎……謝謝你薩諾巴」

西露菲不是一個人.

有愛莎在,阿莉耶魯她們也在.

不是一個人.

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是應該去貝卡利特大陸呢.

還是不該去呢.

艾莉娜麗絲說交給她,讓我慢慢等著.

薩諾巴說讓我放心去,這里交給他.

我應該怎麼做呢.

應該去嗎.

薩諾巴說的沒錯.

確實,母親健康的話,孩子自然會平安生下來的.

父親在不在都一樣.

不,別傻了.

我又不是國王什麼的.

當然是父親在場比較好.

雖然西露菲說了要我不用在意盡管去.

但是她還是初產,肯定會不安的.

實際上,肯定是想要哭喊著讓我不要去才對.

而且我又經常和西露菲說我想要個孩子.

實際上是不是有那麼想要,我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西露菲認真的接受了我的願望.

然後,西露菲妊娠之後我卻要出行.

不就是背叛了她嗎.

但是,我至今為止,都把保羅他們的事情往後推.

以自己的事情優先.

為了治療ED來到學校.

正因如此,現在這個時點,

不是正應該去幫助保羅,幫助家人嗎.

現在不正是解決那些被我留在後面的問題的時候了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感覺不管選擇哪邊都會後悔的——

就這樣煩惱著,過了4天.

連續4個不眠之夜.

早上也沒有心情晨練,在門口發呆度過.

在這個城市,就算是夏天也相當涼爽.

特別是早上甚至有些許寒意.

我發著呆眺望著慢慢升起的朝陽.

「……啊!」

突然,背後響起聲音.

我回過頭一看,大門打開了.

諾倫正站在那里.

她背著我在冒險者時代使用過的大包.

背包被塞得鼓鼓囊囊的,一身像是要長途旅行的打扮.

但是,是因為她只有10歲嗎,看起來就像是要去郊游一樣…….

「……」

我沉默地看著她.

諾倫尷尬地移開視線.

臉上露出就像是惡作劇被現場抓包一樣的表情.

「要去哪?」

「……」

諾倫沒有回答.

我再次問道.

「這是要,去哪里?」

諾倫看著我,下定決心開口道.

「哥,哥哥,不去的話,我要去」

我再一次凝視著她.

要去,要去是說,去貝卡利特大陸吧.

我再次從頭到腳看著諾倫.

諾倫太小了.

不管怎麼說都太小了.

還只有10歲而已.

「……」

准備的行李,必備的東西完全不夠的吧.

錢好像是帶著了,但是她知道使用的方法嗎.

知道去那里的路線嗎.

遇到危險有辦法回避嗎.

離開這個城市的話,不會馬上就被人抓走嗎.

「諾倫,你不行的」

「但是,但是哥哥……爸爸媽媽他們,遇到危機了呀!?」

諾倫淚水盈眶地轉向我.

「為什麼,為什麼哥哥不去救他們呢啊!?」

為什麼.

那當然是因為孩子要出生了.

有家人在這里啊.

「哥哥,明明非常厲害,明明習慣旅行!為什麼……」

我習慣旅行.

雖然不能說達到艾莉娜麗絲的程度,但是我好歹也做過5年冒險者.

也有了相應的經驗.

雖然比上不足,但是也有相當的手段了.

現在的話,就算沒有魯傑路特,說不定也能踏破魔大陸.

「……」

對啊.

我有能力,可以辦到.

雖然我一直在考慮去還是不去.

但我並不是像諾倫一樣,想去也去不了.

我有能力.

有從這里往返于貝卡利特大陸的能力.

因此基斯才向我寄信求援.

沒有向別人,而是向我.

「……諾倫.我知道了」

「哥,哥哥……?」

照顧西露菲,有別的人在.

但是,救援行動非得我去不可.

除了我之外都不行.

踏破貝卡利特大陸,趕赴迷宮都市拉龐.

然後還要解決困境,舍我其誰.

「我去.諾倫,家里的事可以拜托你嗎?」

諾倫啪地臉上生輝.

然後,馬上抿起嘴角.

一臉認真地點點頭.

「好的」

「不要和愛莎吵架,還有要幫幫西露菲」

「……好的!」

「好,好孩子」

感覺對做了對不起西露菲的事情.

還有對還沒出生的孩子也是.

說不定,可能會因為這件事被她們嫌棄.

不.

不對.

這里應該相信她們才對.

「我,要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到那里救助我的家人.

我這樣下定決心.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