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青少年期 妹篇web版 101話 超凡的智慧
自從將七星保護起來已經過了一周.

她整天就在家里發呆.

但是,已經度過最糟糕的階段了.

已經可以吃一些容易下咽的食物,催促一下的話也會去洗澡了.

感覺已經擺脫最糟糕的可能性了.

但是,可能是因為緊繃的精神斷線了吧,感覺不到以前那樣的霸氣.

感覺很容易就能折斷一樣.

毫無氣力.

要說,就像是被流氓欺騙,不知不覺間就成為了AV女優之後的感覺一樣.

不能放置不管.

注意下別讓她和盧克那種貨色碰面吧.

從現在的七星身上能感覺到的,只有死心.

那個實驗的失敗,看來就是給她帶來了如此無法承受的打擊.

之前明明是那樣自信滿滿的,說不定是有著萬全的理論支持.

那個失敗,恐怕是意味著她這數年里的努力全部白費了吧.

我沒有體會過這麼大的挫折.

最接近的就是,數年間,作為廢人持續經營的網絡游戲的存檔被消除的時候吧.

看到登陸失敗的信息,和停止服務協議的郵件的瞬間,心髒劇烈的跳動起來,整整一天什麼都沒想地度過了.

向運營方抗議,呼喊著要徹底抗戰,最後哭著睡了.

之後的一個月里,什麼都不想干.

那時候,我發誓再也不認真玩網游了.

七星的情況和網游不同.

她的目的是回到原來的世界.

如果放棄這個目的的話,她一定無法生存下去了.

雖說我這樣想著,為她提供了各種各樣的照顧.

但是她還是整日地發著呆.

甚至都不知道她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

雖然我一直視這樣想的,但是.

「我想已經沒有辦法了呦……」

有一天,她突然開口說道.

我沒有回話,只是聽著.

「魔法陣,在原來的世界,就是像電路板基板一樣的東西呦.

在其上,無數的圖形組合成電路,以達成某一機能.

但是,無論如何,在那一點,回路都無法連接上呦.

無論我怎樣改變配線,那一點也連接不上.

就算硬是接通,也會有別的什麼地方又開始報錯」

為了連接本來連接不上的回路,才是魔法陣的尺寸擴大了一倍以上.

為了填補某處的空缺,有加入別的回路.

結果,還是再某一處出現了故障.

乍一看,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只有一處無法連接.

「物理上不可能呦.也就是說,我回不了家了」

東拼西湊的像是紙老虎一樣的魔法陣.

七星她已經相當努力過了吧.

乍一看,好像再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將本來連不上的回路連接到一起了.

但是,這樣一來,又有別的回路斷開了.

「已經,沒辦法了呦……」

七星這樣說著,撲倒在床上——

我前往七星的研究所,為了回收她的圖紙.

我聽到她說的話,想起一些事情.

說不定,可以解決問題.

話雖如此,不想讓她空歡喜一場.

首先要確認一下是否真的可行.

次日.我吧克里夫和薩諾巴也叫來研究室.

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

更何況是借用天才大人的智慧.

像是理所當然的一樣,艾莉娜麗絲也跟來了.

「那個賽蘭特竟然會陷入那種狀態,真讓人難以置信呢」

她好像進入克里夫的研究所了,但是學業方面怎麼樣了呢.

雖然看起來好像能進級,不會馬上就要被退學了吧.

嘛,那也是個人的自由.

「看起來,是更加堅強一些的孩子呢」

「真正堅強的家伙是不會一個人獨自煩惱的啊」

「嘛,說的也是呢」

艾莉娜麗絲聳了聳肩.

無論如何,艾莉娜麗絲應該和七星沒有過任何接觸.

聽聽她從別的角度的看法說不定也不錯.

「那麼,兩位.首先請看下這個」

薩諾巴和克里夫看向圖紙.

看著看著,克里夫露出苦澀的表情.

「真是肮髒的魔法陣呢」

肮髒,有趣的形容呢.

「魔法陣還分肮髒的和乾淨的嗎?」

「當然了.制作魔道具的時候,如果不是小巧整潔的魔法陣根本就畫不下的.

我來畫的話會漂亮得多.比如說這里,如果和這邊連接的話,這邊就會變得更加流暢了.」

「哦哦」

克里夫指著魔法陣,用驕傲的語氣說道.

嘛,批判已經完成的作品,誰都辦得到.

多半,照克里夫說的做的話,又會增加別的故障了吧.

「啊,但是,創意很厲害呢.這一部分的循環,普通是想不到的吧……

原來如此,是為了記述這個,這邊才變得複雜的嗎……」

克里夫看著魔法陣,喃喃地說著什麼.

這里,這樣,那里又這樣,這邊怎樣之類的.

盡是這樣不成句子的單詞.

我要是更加努力學習一點就好了.

雖說不一定學習了就能明白.

「那麼,師傅,這個魔法陣是干什麼的?」

「是賽蘭特正在研究的,召喚魔法陣.稍微遇到瓶頸了,所以想借用你們的智慧」

聽聞此言,薩諾巴歪頭不解道.

「但是師傅,我們對召喚魔術師外行啊?」

「嘛,解決不了也沒關系」

只是,一個人想不明白的事情,好幾個人一起來想說不定能想通.

相反的,擅長的領域不同,想到的也會有所不同.

「總之,請看這部分,這個魔法陣在這一部分切斷了,能看出來嗎?」

我指向實驗的時候破壞的部分.

「……誒?啊啊.在這里切斷了嗎,沒注意到呢.這個魔法陣,還未完成嗎.那個,和這邊連接著的是……這里嗎」

克里夫驚道.

自稱是天才,貌似也沒有察覺到這個部分.

不過如此嘛.

「為了連接這部分的回路,有什麼想法嗎?」

我這樣一問,克里夫抱著胳膊沉思起來.

這里和那里,這樣子喃喃自語起來.

然後在手上的筆記本上,這樣那樣的做著記錄.

「這可是難題呢.就算不願意……如果不從新畫起的話……應該沒辦法吶」

「利用多重構造的不可行嗎?」

克里夫做出結論的時候,薩諾巴插嘴道.

克里夫露出詫異的表情.

「多重構造?什麼意思?」

「朕正在研究的人偶上,有地方用數個相似的魔法陣重疊在一起達到一個效果的.

話雖如此,朕的研究才剛剛開始,所以還沒有正式畫過魔法陣……」

「稍等一下,人偶是,前一陣的那個嗎?讓我看一下」

「師傅,可以嗎?」

不知為何征得了我的許可之後,薩諾巴拿來了那個人偶手臂的斷片.

克里夫深感興趣的觀察者斷片切面上的魔法陣.

然後,斷言到.

「做出這個東西的家伙是個天才啊」

能讓自我意識過剩的克里夫這麼說,肯定是相當的厲害了.

「這樣的魔法陣完全沒有見過……咕……完全看不明白其中的理論.

兩個魔法陣重疊在一起了嗎…….不,不對,有更多的層次.

缺一不可,否則就沒法好好運作…….但是,折斷了卻還能行動…….

為什麼……可惡,這個魔法陣到底怎麼回事」

克里夫像是很悔恨的樣子咬牙切齒道.

就像是看到傳說中的超人的野菜國的王子大人一樣.

(譯:野菜王子的a我想大部分人應該知道,但是姑且提一下,是指貝吉塔.

賽亞發音反過來和日文野菜同音,貝吉塔的發音也取自vegetable.

總之就是鳥山明老師的惡意)

「雖然朕還沒有研究清楚.但是根據書上所記,應該是禦制肘部動作的魔法陣」

薩諾巴隨口一說,克里夫哭了起來.

是因為自己不明白的事情,薩諾巴明白而感到不甘心了吧.

艾莉娜麗絲馬上跑到他身旁.

將他的腦袋抱在胸前.

「好了好了,克里夫是天才,你來調查的話一定能知道得更詳細的呦」

「我,我知道!」

克里夫紅著臉打起精神.

不愧是艾莉娜麗絲.真可靠.

但是,現在正是忙的時候,像這樣的事情希望能回去再做呢.

「克里夫前輩.你覺得使用這個人偶上的技術的話,能解決賽蘭特的魔法陣上的問題嗎?」

「還不清楚.但是,我認為可能性很高」

還是不能確定嗎.

但是,已經有線索了吧.

至今為止,七星一直在繪制平面單層的魔法陣.

沒有想到重疊,曲折這一類的方法吧.

或者說,也有可能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沒有那麼做.

但願這種方法是七星的盲點.

然後,能看到希望後恢複干勁就好了——

次日,我把七星帶了出來.

目的地是她的研究室.

散亂的房間,昨天已經整理好了.

薩諾巴和克里夫正在依舊還有點雜亂的感覺的房間里待機.

兩人正在看著七星至今為止的研究資料.

七星看到他們,哼的用鼻音笑了.

「怎麼……三個男人,想要強暴我嗎?」

強暴什麼的.

你到底有多自暴自棄啊.

只不過是失敗了一次…….

嘛,也是足以攪亂人生的巨大失敗了.

「你說什麼!我可是虔誠的米莉絲教徒啊!我可是!」

克里夫激動起來.

米莉絲教的貞操觀念和基督教類似.

一生中只愛著唯一一位女性,禁止通奸之類的行為.

禁欲的教條.

「啊啊,是嗎」

七星邁著搖搖晃晃的步子,坐在椅子上.

然後,筋疲力盡的攤倒了.

「克里夫前輩,薩諾巴,總之,昨天那個話題」

兩人向我和七星提出了他們昨晚想到的一些方案.

七星一臉無聊的聽著他們的說明.

克里夫用紅字修正過的魔法陣.

由薩諾巴根據他的研究提出的,魔法陣的重疊.

還有我提出的,立體魔法陣的想法.

七星無聊地聽著這些.

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目不轉睛地盯著.

目不轉睛.

目光對上焦點了.

已經不是無聊的表情了.

只是面無表情,集中精神了.

「啊」

唐突地,七星出聲道.

「說不定,可行……」

這樣孤零零的嘟噥了一句.

然後,七星像是跳起來一樣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是嗎,是這樣嗎,沒必要拘泥于平面啊.

對,對啊.畫在紙上也是有厚度的.

重疊在一起的話,不管是多大的魔法陣都能畫出來了.

為什麼沒有想到這麼簡單的事情呢!」

繞著屋子骨碌骨碌的轉了起來,三圈,四圈.

拿上桌子上的紙和筆.

然後,刷刷刷的畫起圖紙.

寫下計算式一樣的東西,然後胡亂的擦掉,之後又開始寫.

「啊啊,不對,不是這樣!」

「喂,不應該是這樣嗎?」

克里夫突然插到向動物園里的熊一樣轉來轉去的七星面前.

用手里一直拿著的紅色鋼筆,在七星的筆記上寫下注釋.

不愧是克里夫前輩.

一如既往的不會看氣氛呢.

「啊,是這樣嗎……你很聰明呢」

「當然,我可是天才」

「那這里呢?應該怎麼辦才好?

我之前就一直有疑問了……」

「哎,稍等一下……」

克里夫和七星,關系良好的肩並肩在同一張紙上書寫起來.

從旁邊看來,只像是孩子們在塗鴉.

「薩諾巴,你明白嗎?」

「那種等級的,完全不明白呢……」

被排斥在外了.

話說回來,克里夫很厲害呢.

那家伙開始研究魔法陣應該也沒有多長時間才對.

嘛,算了.

七星也回複元氣了.

……這樣一來,就算沒法成功,應該也會有一些進展吧.

「薩諾巴,抱歉啊你先照看一下」

「師傅要去哪里?」

「我去吧艾莉娜麗絲小姐叫來.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別的女人關系良好,那家伙也會討厭的吧」

我這樣說著轉過身.

走出研究室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七星愉快的聲音.

七星那樣的聲音,我說不定還是第一次聽到——

一周過後.

七星完成了魔法陣的繪制.

五層紙疊在一起,像是厚紙板一樣的魔法陣.

每張之間都緊緊的用膠水黏在了一起.

在克里夫和薩諾巴等人的注視下,我向其中注入魔力.

我感覺到自己的魔力被使勁的吸走了.

魔法陣開始發光.

耀眼的光芒.

將房間照得像白晝一樣.

強光之中,魔法陣開始依次變換形態.

光芒收束時,成功的將異世界的物品召喚到了這個世界上.

是一個寶特瓶.

沒有瓶蓋和商標,只是一個形狀樸素的寶特瓶.

「哦哦,這真是好厲害啊」

「這是什麼啊……玻璃嗎?不對啊……這個更加」

薩諾巴和克里夫,面對著初次見到的500ml寶特瓶興奮了起來.

艾莉娜麗絲和朱莉也興致勃勃地觀望著.

七星也是,看到召喚來的東西,握緊拳頭,小聲地「好,太好了」歡呼道.

只不過是看到寶特瓶而已.

但是是寶特瓶.

然而是寶特瓶.

在那個瞬間,確實將這個世界和原來的世界連接上了.

只不過是個沒有生命的無機物,構造極端單純的物體.

但是確實是召喚出了這個世界上沒有的東西.

「成功啦」

七星歡呼道.

然後不停地點著頭.

真的很高興呢.

「啊啊,成功了,這樣一來終于能開始下一階段了!

分層構造魔法陣,只要深入研究這一點的話,恐怕什麼樣的物品都能召喚過來.

再整理一下魔法陣的話,只要替換第二張和第三張就能……」

這時,七星突然看向我這邊.

然後,露出很抱歉的表情,視線漂移.

「……抱歉了啊.受,受你照顧了」

「give and take對吧?下次,我遇到困難的時候要幫幫我呦?」

「……當,當然呦」

溫順的七星也不錯呢.

忽然看到,艾莉娜麗絲小姐一直盯著這邊.

「總覺得很親密呢」

「艾莉娜麗絲小姐真是,馬上就想到戀愛那邊去了」

「因為是男人和女人嘛.但是,不要太那樣比較好呦」

丈母娘的眼神正在閃閃發光了.

我明明沒有打算花心.

西露菲明明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了.

「是啊,新婚呢,讓太太誤會了就不好了」

七星退後了一步.

艾莉娜麗絲滿臉笑容的抱住七星的肩膀.

「呼呵呵,不用那麼在意啦.對了!今天一起去酒館吧!當然是你請客!」

對于艾莉娜麗絲的提案,七星苦笑起來.

以往的話,應該會露骨的做厭惡的表情拒絕掉吧.

但是,嘛,今天果然沒法拒絕吧.

「沒辦法呢.但是,這樣一來欠你們的就算還清了呦」

「當然了,對吧克里夫?」

被叫到名字,正在咔吧咔吧地按著寶特瓶的克里夫回過頭.

「誒?啊啊,是啊!嗯,兩清了.但是,你很優秀呢,下次,來協助我的研究也可以呦!」

聽到這話,艾莉娜麗絲呵呵地笑了起來——

就這樣我們大白天的就決定一起下酒館了.

不知為何,經過校舍內的時候莉妮雅和普爾塞納也加入了進來.

討厭被排除在外的說,帶我一起去喵,這樣.

這倆貨在什麼地方嗅到了啊.

一幫人走道半途,阿莉耶魯出現了,好像有什麼話要說.

聽到事情的經過之後,說著「那麼也帶上負責監督你的角色吧」,把西露菲推了過來.

監視什麼的只是徒有虛名,是阿莉耶魯的關懷呢.

走出校門的時候,巴帝伽迪不知不覺的跟在了最後.

哎呀,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啊.

途中經過魔術公會,七星去取了點錢.

看來,她在魔術公會寄存了相當大的一筆金額.

當做銀行來用了.

去的是巴帝伽迪經常光顧的酒館.

雖然是白天,姑且還有一些客人.

但是,七星完全不在意這種事情.

咚的將裝滿錢的袋子放在前台.

「全包了」

「哎……誒誒?」

面對困擾的店主,巴帝伽迪說著「稍等稍等」.

從自己懷里逃出錢袋也砸在了櫃台上.又翻倍了.

「今天擺桌慶祝.店里所有客人的酒錢我全包了」

這樣宣言到.

威嚴滿滿呢.

不愧是魔王大人.真讓人憧憬啊.

魔王大人一臉當然的占據了酒館里最好的桌子.

然後,開口道.

「老板,把菜單上有的,全都給我來一份!」

我也想要說一次的台詞呢.

雖然不用我出錢所以都好,但是我們這點人吃得完麼?

嘛,算了.

第一道料理上桌的時候,魔王站了起來.

然後說道.

「那麼,今天是要慶祝什麼來著?」

「賽蘭特的研究成功呢」

「原來如此,那麼賽蘭特,站起來.做開場致詞吧」

七星站了起來.

露出有點不願意的表情.

「…………今天,十分感謝大家」

「好,干杯吧!」

「干杯!」

像那天的結婚儀式一樣的流程,宴會開始了——

宴會很快樂.

遇到好事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歡鬧喝酒.

像這樣由我將大家聚集到一起,生前一次也沒有過.

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數的幾次而已.

還在作冒險者的時代有時會作為應酬喝一點.

但是,我想我那時候心態有些不同.

覺得喝醉了耍酒瘋的家伙都是笨蛋.

想說,你們考慮一些不要給周圍人添麻煩啊.

但是,自己融入其中之後,終于明白了他們的心情.

人啊,有時候需要拋開顧慮胡鬧一下的.

我是這樣想的.

看到摸著莉妮雅的耳朵,用日語唱著動漫歌曲的七星,我是這樣想的.

不偶爾拋下一切輕松一下的話,人是活不下去的.

因為人生是充滿了艱辛的.

強行硬撐下去的話,本來能做好的事情也會失敗的.

想艾莉娜麗絲和巴帝伽迪他們這樣的一定很了解這一點吧.

不愧是年高睿智.

嘛,雖說其中也有只是沉迷于飲酒的人就是了.

酒是百藥之長.

有時甚至能治好心病.

今天我和西露菲也毫不顧慮的放開喝了.

我們在家里是不喝酒的.

沒有那種習慣.

雖然並不是說因為如此.

但是說實話,我到今天才初次理解到,西露菲酒品很差這件事.

不,不能說是差.

一點也不差.

只是喝高了之後有點愛撒嬌而已.

「吶,魯迪,摸摸頭」

「是是,好好」

「耳朵,吃掉也可以呦?」

「我開動了」

「啊哈哈,好癢好癢」

從剛才開始,西露菲就變成了一只非常可愛的生物.

太棒了.

下次積極地提倡飲酒吧.

啊啊,但是這樣一來,好擔心她在我不在的時候喝酒.

說好在家之外的地方不能喝酒吧.

這樣的束縛應該沒有什麼不好吧.

好,就這樣.

西露菲是我的東西,按我的喜好來有什麼不對.

「魯迪,啾一下?」

「好好,啾呢」

「咕嘿嘿.我好幸福啊……」

西露菲的笑聲不知道為什麼讓人覺得有點放蕩的感覺.

啊啊,不過這樣抱著喝醉的女孩子還真是那個啊,

確實體會到了這世上為什麼有那麼多情歌的理由了吶.

嗯啊嗯啊,不錯不錯.

好,今天就把這孩子打包回家吧.家其實是一樣就是了.

「魯迪呀,那個啊.我吶,前一陣子呢,吃醋了啊」

「誒,真的假的.誰?絕對不會再靠近了,一刀兩斷」

「嗯,是魯傑路特先生哦.之前不是提過了嗎?

魯迪,在提到魯傑路特先生的時候,露出了很厲害的表情呢」

「不,那個人真的是很值得尊敬,這還是饒了我吧」

「不要—,我不喜歡看到魯迪這樣……」

魯迪只看著我就好,這樣,和之前說的優點不同呢.

這才是西露菲的真心話吧.

之前那樣雖然從我的角度來看簡直順心得可怕,但是其實西露菲在努力忍耐也說不定.

嘛,麻煩的事情之後再說,現在首先是要好好地享受這個可愛的生物.

正和坐在我膝上的西露菲親親我我的時候,七星靠近過來.

「什麼啊,笨蛋情侶.別開玩笑了.

你們以為我都多少年沒和亞紀見面了呀」

來找我們的麻煩了.完全喝高了.

歌已經唱夠了嗎.

雖然說比較有名的對唱歌曲的話我也知道所以應該沒問題.

但是,說不定又會感覺到代溝了呢.

「要親熱的話,到沒人的地方去啦」

「就算你這麼說.現在可是酒席.拜托別強人所難了好不好」

「話說我之前就想說了,在我的房間里,黏黏糊糊,黏黏糊糊的.啥米,結婚?

那啥,是沒問題,但是哪算啥,偏偏在人家失落的時候……半夜還能聽到聲音,真是的……咿呀啊!」

七星被巴帝伽迪扛走了.

「呼哈哈哈哈!你到這邊來!今天是聽你唱那些怪歌的日子!」

「一點也不奇怪!是在我的世界里流行的!」

「有趣的話題啊!雖然不知道是哪里的世界的,獻歌給吾吧!好,唱個痛快吧!」

「等等,我和盧迪烏斯還有話要……」

「呼哈哈哈!比起跑過去恩將仇報,過來唱歌更好!唱吧唱吧!」

「那只是開場白,還有話……!」

七星叫喚著什麼.

應該是想要道謝吧.

嘛,困難的時候就要互相幫助.道謝什麼的不需要.

話說回來,被魔王綁走,不是相當不錯的狀況嗎.

簡直就像是公主大人一樣.

只是,這個公主大人被綁去的地方不是什麼牢獄.

而是酒館里必備的舞台.

過了一會兒,七星開始唱起歌.

遲了半拍之後,周圍響起伴奏.

我還以為是游吟詩人之類的,但是一看,拿著樂器演奏的竟然是巴帝伽迪.

那貨連樂器都會嗎.

話說,明明說是給自己獻歌,卻自己伴奏嗎.

果然搞不清楚那貨怎麼想的.

話說回來,真是令人懷念的曲子呢.

是什麼來著…….

啊啊,對了是gandhara.

(譯:原文ガン○ーラ,即ガンダーラ,一首老歌.

大家比較熟悉的應該是monkey majik 07年翻唱的版本.

歌詞主要是說對幻想鄉的向往,所以下文說七星思鄉所以唱這首.)

明明不是那個世代的,虧她還真知道呢.

不,姑且也是名曲,知道也沒什麼奇怪的.

但是真不像樣呢.

伴奏不知道曲子的旋律吧.

不,感覺是伴奏和七星都很糟糕所以根本合不上拍.

但是,非常快樂.

嘛,今天,七星是主角.

就算唱的糟糕一點,也沒什麼不好的.

雖然唱得很爛,但是感情傳達到了.

那麼的想要回去嗎.

我無法理解的感情呢.

對我來說的愛之國度,是現在這里.

總之,是個很棒的宴會.

遇到值得慶祝的事情就舉辦宴會.

不錯的習慣.

記下來吧——

宴會結束,是作為主唱的七星徹底歇菜的時候了.

七星由莉妮雅和普爾塞納搬到她們自己的房間里去,好像要在那里借宿一宿.

其他人三三兩兩的解散了.

還有一部分酒豪打算到別的店里繼續喝.

我和西露菲就直接回家了.

醉酒的西露菲,一邊咕嘿嘿地笑著,一邊抱著我的手臂.

因為她腳下已經輕飄飄的了,所以我牢牢的扶住她的腰.

西露菲完全靠在了我的身上.

現在,我感受到在聯誼的時候確信了「可以上了!」的時候的輕浮男人的心情了.

不過,我沒有想做什麼虧心事.

現在沒有.

只是要回家而已.

「……魯迪,是不是有點吵?」

突然,西露菲開口說道.

「嗯?」

聽聞此言,我側耳傾聽.

于是,聽到了咚咚得敲擊什麼東西的聲音,還有人爭執的聲音.

什麼地方有人在干架嗎.

也有點像是小貓打架的時候的聲音.

這麼想著,我們來到了自家附近.

到了這里,于是,看到了.

咚咚地敲著我家門的家伙們.

雖然遠遠看去只能看到身影,但是確實有人在.

是附近的熊孩子嗎,還是說是盜賊呢.

我用醉暈的腦袋思考著的同時,展開了魔眼.

西露菲也啪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搖搖晃晃地自己站直了.

「魯迪,解毒」

「了解」

西露菲無詠唱地使用了解毒魔術之後,我體內的酒精瞬間揮發了.

醉意全無,完全沒問題了.

我們注意著不被他們發現,悄悄地靠近過去.

能聽到聲音了.

「都怪諾倫姐姐搞錯路才會拖到現在這種時間啊!」

「……愛莎不是也說了那邊肯定沒錯嗎」

「話說,也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這里!

怎麼辦,旅館之類的已經關門了!這麼冷,不可能在外面露營啊!」

「……我也不要啊.但是,本來,就是愛莎說今天住到那家伙的家里所以不需要找旅館的.我根本不想住到那家伙的家里的說,還被強行拉來了」

「但是,金潔小姐說了沒問題嘛!我們在找旅館投宿的話不是像笨蛋一樣嗎!」

「……愛莎總是這樣硬充面子」

呀呀的吵鬧的聲音.

稍微有點耳熟的孩子的聲音.

對話中,也有我聽過的名字.

然後.

「你們冷靜點,是這里沒錯,有種懷念的氣息」

冷靜的男性.

聽到他的聲音的瞬間.

我胸口中湧起無法言喻的感情.

我松了一口氣,來到他們面前.

「……啊」

「哥哥!」

成長之後的兩個妹妹.

穿著不同顏色的像是雪人兄弟一樣的防寒服.

(譯:原文ア○スクライマー,即アイスクライマー,雪人兄弟,FC上那個)

諾倫·克雷拉特和愛莎·克雷拉特.

看到我之後露出有點複雜的表情的是諾倫,

好勝的鳳眼閃爍著高興的光芒的是愛莎吧.

「哥哥!我好想你!」

愛莎飛撲了過來.

像子泣爺爺一樣,雙手雙腳攀在我身上.

(譯:子泣爺爺,日本傳說妖怪,就是把人壓死那個)

然後,就那樣磨蹭著臉蛋.

柔軟的臉頰在壓在我身上.

感覺非常冰冷,應該是因為我喝醉了吧.

「哦呀,哥哥好暖和!一股酒臭!」

「我身上很冷的…….稍微離開一下吧」

我一邊講愛莎從身上剝下來,一邊看向諾倫.

她撇起嘴,稍微頷了一下下顎向我打招呼.

「……你,喝酒了嗎」

「啊啊,有點事慶祝了一下」

諾倫一臉不高興的表情.

應該不是因為害羞吧.

聽說我被討厭了,沒辦法.

然後,我看向諾倫身後.

「盧迪烏斯,好久不見了」

臉上有傷的禿頭男.

手持三叉戟的,孤高的戰士.

和三年前沒有任何變化的身姿.

「是,真是好久不見.魯傑路特先生」

心中充滿了懷念的感情.

三人一起旅行的日子.

相遇,別離.

「……」

說些什麼好呢.

就在我組織語言的時候,魯傑路特突然看向我身後.

「在冒險者公會得到情報說你結婚了……對象不是愛麗絲啊」

魯傑路特的眼中映出西露菲的身影.

她一邊露出下了一跳的表情,一邊急忙低頭行禮.

「那個,魯迪.總之先進屋怎麼樣?」

「啊啊,是啊.請進吧」

我打開家門,將三人迎進屋里.

想不到,會在這個時候到.

收到書信之後才過了1個月多一點.

比預想的要早了很多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