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青少年期 新婚篇web版 95話「披露宴・准備」
家里裝修完工後過了一星期,希露菲得到了亞麗愛爾七天時間的休假,亞麗愛爾似乎考慮過讓希露菲過上圓滿的新婚生活,我就不客氣了,七天七夜與希露菲甜蜜,希露菲甜蜜地對我,過上甜甜蜜蜜的夜生活…….

不行不行,我可是一國之主,有些事情必須去做.

在這個世界,結婚成家之後,款待熟人請客吃飯貌似常識,雖然不知道這是哪個國家的常識,至少在西羅恩以及米里斯有著那樣的風俗,不過只是買下房子的話不請客似乎也可以,但是結婚成家,如此一來就不得不召開宴會了,也就是常說的喜酒.

「事情就是這樣,聯系一下熟人舉辦派對」

「好的」

在起居室的沙發上面對面坐著,和希露菲的額頭貼在一起,派對的邀請函放在我們朝下看去的地方,還有為了排位而准備的紙.

「可是,我們的熟人太多了」

我這邊的話要叫上愛莉娜利茲,紮諾巴,茱莉,克里夫,莉妮亞,普露瑟娜,巴蒂加迪,其他還有傑納茲以及佐達特不知該不該叫上.

希露菲那邊是亞麗愛爾,盧克,其他二人.

全部加起來約有11人左右,可以的話雖然也想叫上保羅,但人不在也就沒辦法了,雖說寄出了結婚了的通知函,要多久才能收到呢.

「王族,獸族,魔族,奴隸,冒險者……其中也有些口不遮攔的家伙在,估計會發生問題」

莉妮亞和普露瑟娜對亞麗愛爾還心存芥蒂,讓她們碰面的話可以預想到變成凶險的狀況,要是前世的結婚儀式的話,雖然可以通過離席來避免碰面,不過就算屋子再怎麼寬敞也只是民宅,並沒有寬敞到可以舉辦舞會的程度.

「是啊,亞麗愛爾殿下雖然在這種場合下是不會引發問題的人物……」

「雖然這樣,我可不想她們在我的家里聚餐後心情糟糕的回去,要不,分批招待吧……把問題兒童隔離開……」

「嗯——,可是,盧迪的熟人很多都是將來身負要職的那樣的人,所以亞麗愛爾殿下相當來勁呢」

在我腦內浮現出一臉緊張化妝後的亞麗愛爾的身姿,結婚儀式的婚宴上通常會有平時看不到的帥哥出現,好機會!有這種說法.不,雖然我很清楚不會是那樣的.

也就是說,想要建立起與特招生之間的橋梁吧,亞麗愛爾也挺精明的.

「那麼,亞麗愛爾殿下那邊就讓她自己負責,問題是排位吧」

讓他們隨便坐,總覺得這樣子不行,話雖如此用尊卑排位的話也挺難的啊,該怎樣排位才不會有失禮節呢,總之巴蒂加迪是現任魔王所以是最尊貴的吧,可是在此之後的亞麗愛爾,紮諾巴,莉妮亞,普露瑟娜,王族以及相當于王族的家伙們紮堆,要是讓克里夫排位靠下的話似乎也會發牢騷的…….不,那家伙也是受過教育的,也許沒問題也說不定,而且讓他和愛莉娜利茲坐在一起的話就沒問題了吧.

茱莉身份是奴隸,因此會排位在末席,將她和紮諾巴分開有些可憐,再說還是個不怎麼會說話的小孩子啊,作為我的直系弟子,得想些法子啊.

「亞麗愛爾殿下的仆從的身份是怎麼樣的?」

「嗯,是中級貴族喲」

通過與希露菲的談話中得知似乎是女性,她們要安排在哪里也挺難辦的,盧克也是,不要離亞麗愛爾太遠為好吧,雖然我不認為我的熟人里有那樣的家伙在,亞麗愛爾要是被暗殺的話就麻煩了啊.

「哎呀?有沒有漏掉誰?」

希露菲看著名單,突然說出聲來.被她那麼一說,我也看起名單,漏掉的人,有麼?雖然我覺得沒有漏掉人,歌莉婭德(PS. 胖次事件的帶頭大姐)同學嗎?

「啊,我想起來了!是七星同學喲!不叫上她的話!」

被她一說,我朝著名單向下看去,確實,上面沒有賽蓮・賽文絲塔的名字.

話雖如此,

「那家伙……會參加麼」

「會來的啦」

「姑且邀請一下吧」

雖然我並沒想過疏遠朋友,但她貌似完全與這個世界隔絕,不,那和不邀請她是另一回事嘛,總之先在補入名單里吧.

「像這樣精心准備,要是沒人來的話,該如何是好……」

眼前浮現出的是生前看過的某部動畫里的聖誕夜,雖然干勁十足准備了超級大蛋糕,結果一個人都沒來最後大鬧一番,那種慘不忍睹的影像.

「至少亞麗愛爾殿下和紮諾巴君絕對回來的啦」

希露菲一語便將我的不安吹跑了,亞麗愛爾一行四人,以及紮諾巴和茱莉弟子二人,這六個人肯定會來的吧,就算不喊紮諾巴,可以說當天也會在門口五體投地狀祝賀我的.

「再說亞麗愛爾殿下想和盧迪深交呢,紮諾巴君要是沒來的話,她對盧迪的信賴會瓦解這種事情我還是清楚的…….盧迪這方面,相當在意呢」

誰誰誰,誰會在意啊,我可是瀟灑大度系的男兒啊.

「莉妮亞和普露瑟娜也會來的吧,據說獸族絕對不會拒絕地位高的人的邀請的」

「有這回事麼?」

「嗯,要是她們沒來的話,再一次給她們點顏色看看吧」

再怎麼說我也不覺得獸族是不講理,嗯是的,回想起來在大森林里蓋斯四肢伏地也是,獸族那邊就算是瑞傑路德大鬧一番也不覺得奇怪的狀況,可能是那樣.

被艾麗絲踢了後什麼話也沒說過啊,相反的我一下子就原諒他後,之後被他看不起了,不經意間被他當成地位的對待了嗎,嘛,實際是怎麼樣的我不怎麼清楚.

「總之,叫上克里夫的話也會來的吧」

「對我來說,我也想要愛莉娜利茲過來啊……」

希露菲小聲說道.

愛莉娜利茲,有什麼事情嗎?好像沒見過她們兩人說過話.

「有些事情想要問一下,雖然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呢」

什麼問題啊,莫非是想問有沒有和我有性方面的關系什麼的吧,至少我和愛莉娜利茲之間沒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方向性在某種程度上統一了.

接下來,10人以上的客人造訪的話,需要准備相應的食物,所以首先去采購,和希露菲二人一起前往商業區.

「我想先幫盧迪挑選衣服」

希露菲提議道.

衣服,被她這樣一說,我看向自己的服裝,一如既往的灰色長袍,白天的話不需要防寒道具.

「嗯,我是喜歡盧迪穿長袍的樣子的,但果然還是,穿著破損的長袍的話,每個人眼光不同,那個,對吧?啊,還是說,你喜歡這件長袍嗎?」

我不太注重服裝,在冒險者里有著更加慘烈打扮的家伙,因此沒有在意過…….如果穿著太爛,希露菲的體面也會遭人懷疑啊,我自己的話還行,不能讓希露菲也一起蒙羞.

「是啊,因為這是在魔大陸第一次買到的長袍,我挺喜歡的,不過少許有些寒酸啊」

另外,說起我所持有的衣服的話,也只有毛皮背心了,因為看起來不像魔法師,所以暫時沒穿,要是穿上那個站在希露菲身邊的話,不太體面,只是像一個山賊.

「那麼,我們去服裝店吧,按希露菲洗好的幫我搭配」

「嗯,交給我了」

我們來到的是貌似高級的商店,我一個人的話是絕對不會接近的地方,不是穿著這樣的長袍該去的地方,希露菲也帶著墨鏡,化身成為了『菲茲』.

「哎呀哎呀,總是承蒙您大駕光臨」

希露菲似乎經常光顧這里,店老板深深地低下了頭迎接,這麼說來,經常變裝成菲茲前輩的亞麗愛爾公主也光顧這里,亞斯拉王族指定商店,錢夠不夠啊,好可怕.

「能讓我看一下魔法師用的長袍嗎?」

「好的,這邊請」

像這樣高級的商店里似乎也有魔法師用的長袍,可不是嘛,魔法師這種爛大街了,再說這里是魔法都市夏麗雅,是一座貴族的小鬼也能成為魔法師的城市.

就在這樣想著時,被帶到了陳列著很多用昂貴的面料做出來的華麗般的衣服的地方…….

但也不至于那麼誇張,長袍之類的不管在哪家店都差不多,不過是精致地刺繡過.

「恕我冒昧,可以詢問一下您擅長的系統嗎?」

「啊,好的,應該,是水和土吧」

「那樣的話,這件您看如何?是用大森林里的強化蜥蜴的皮制成的,有著極高的耐水性,設計者是福古蓮,是由拉諾亞王室所屬魔法師團負責設計的」

突然就推薦可以說是出爬蟲系的外套……的長袍,我記得強化蜥蜴並沒有多高的耐水性,輕松的就凍住了啊.

「土的話,這件也不錯吧,用貝卡利特大陸的大蚯蚓的皮制成,就算在沙暴里也不會有任何損傷.設計者是嶄露頭角的弗洛尼,弗洛尼的特點是高獨創性的色彩,雖然外觀不怎麼樣,不過很難被魔物發現,實用性高」

說著,店員將糕點迷彩花紋的長袍展示給我看,在高檔店里報上設計者的名字是常識吧.

迷彩花紋並非不喜歡,不過好像有些不對勁,要挑選迷彩,相同感覺的冬季迷彩更合適啊.

「希露……菲茲前輩你覺得哪件好?」

「該怎麼說呢……這件應該不錯吧,和盧迪今天穿的這件感覺上挺接近的」

她一邊說著,手里拿著的是比現在穿著的更加接近黑色的灰色長袍,這種顏色改怎樣表述來著,炭灰色麼?

比我現在穿著的這件部件更多,又有口袋,也有為了紮緊袖口的黑色紐扣,貌似還有代替腰帶用的寬松帶.

「那件是由魔大陸幸運鼠的皮制作而成的,設計者是卡茲拉,款式特點是沉穩,稍微上了年紀的人偏好這個」

「米老鼠?」

「是幸運鼠這位客人,是幸運鼠里的上位品種,相當于D級的魔物.就衣服的質地來說屬于高檔,有著較強的耐毒和耐酸性.」

我的腦海里浮現出穿著紅色的半短褲的黑色的家伙,生著氣別過身去,深夜里有客人造訪.

順便一提,在魔大陸旅行期間雖有見過,但馬奇鼠是一種身長50厘米的巨型老鼠,上位品種的話,幸運鼠要再大一圈吧.做任務時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寒毛都豎起來了,要知道像那樣大塊頭的老鼠在倉庫里你來我往熙熙攘攘的,其中有一只是幸運鼠,被雷到的我瞥了一眼讓艾麗絲和瑞傑魯德趕跑了來著…….

「可以說是名如其人,就選這件吧」

先不提可怕的往事了,這長袍還挺中意的,我家的新娘品味不錯,可接下來去看了看價錢,是的,蹦出個不是衣服的價錢.

哎喲,實在好貴,雖說是雜魚,魔大陸的材料就是貴,這價錢在魔大陸的話都能安個家了呢.

「名如其……?這位客人,恕我冒昧,敢問尊駕如何稱呼?」

「啊,好的,我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沒想到,您竟然是格雷拉特家的人物啊,失敬失敬.因為盧克大人對我店百般照拂,所以這次也給您打折.」

這是那回事麼,給帶他盧克問聲好的意思麼?不,不是的,是下次還請多關照的意思吧.不管怎麼說,便宜的話就好.

「盧克他常來麼?」

「菲茲大人也是知道的吧?」

「啊,對,嗯,我說的是和我一起之外的時候」

「是的,常常和不同的女性一起來的喲」

希露菲和店主談話期間,我被店員帶去量了尺寸.

在店里擺放著的只是樣品,貌似量了尺寸之後再縫制的樣子.女店員用卷尺給我量身,這個卷尺是在道具店里賣的吧,真想實地勘測希露菲的三圍PLAY啊.

「因為有現料,所以三天就能做好了,告知您住址的話,是否給您送去?」

因此,我興高采烈厚顏無恥地把新居地址曬給了她.

之後,去購買食品.首先買了香料,然後去買便于存放的東西.拜七星開荒商路所賜,食用油很容易入手,總之先買了.

可以存放多日的蔬菜類以及冷凍魚,訂購了肉,到前一天再來拿.

「希露菲會做飯嗎?」

「嗯,媽媽和莉莉婭阿姨教過我,沒問題啦.啊,但不知道合不合盧迪口味」

「就算燒成焦炭我也會說好吃的卅」

「焦炭……真是的,你覺得我是為了誰才努力去學的啊」

服裝的品味不錯,飯菜也拿手.說起來她也說過會洗衣服和做家務啊,和外觀不同,我家的新娘意外的極具女性魅力啊.

「希露菲艾特小姐是位太過理想的新娘,人家擔心配不配得上你」

「盧迪是我的,嗯,理想中的夫婿喲?」

「要,要是有和理想不同的地方請直說,我會努力朝著理想前進的」

「那,更加自信一些,落落大方一些啦,我說盧迪有時候太卑屈了卅」

大方,的說.

真那麼做了要是讓順便路過的某大神感到不爽了該怎麼辦啊.

在這世上,有著一些看別人不爽就突然揮出老拳想要弄死別人的家伙存在啊.

……也不是這麼說,但是自己的丈夫沒自信,要是像蜷縮在客廳看報紙的家伙的話會是什麼樣呢.肯定不開心吧.好吧,我就更自信一些吧.從今天起俺就是本大爺系的了.

「呵,希露菲,愛上本大爺的努力可不能偷懶喔」

「呃,好像有些不一樣,嗯,不過也是呢,我會努力的」

希露菲說著便握緊了拳頭,哎呀希露菲炭好可愛的說,好想親親親哦.

但我要忍住,希露菲不喜歡大庭廣眾下的笨蛋情侶.要是在這里摸一下或者舔一下或者捏一下的話,絕對會挨批評的.

一次兩次的話批評後會原諒我,但是反複好幾次的話,小小的煩躁感會日積月累,最終成為被討厭的原因.這里要忍住.

不過,摟住肩膀這種程度總可以的吧,慢著,先用手去試探一下吧.

雖然我這樣想著,但現在我的雙手拎滿了購物袋,奴奴奴.

「還得買些盤子才行呢,啊,但是,那個讓盧迪來做的話就好了吧」

「石頭盤子也沒問題嗎?」

「盧迪做出來的盤子,看不出是石頭,沒問題啦」

是外觀的問題麼,嘛,看上去好就好的話,就做些像鏡子那樣閃亮的吧.

像日本的陶瓷那樣感覺的盤子風評好像不怎麼好啊,陶瓷器具也像這樣用心去做吧,雖然不論怎麼做都是灰色和茶色的.

「其他還有什麼需要的?」

「嗯,還要買招待客人用的茶葉吧」

紅茶和茶杯麼,很好很好,順便再買些純炭什麼的吧.(PS. 純炭是指茶道中煮茶用的木炭)

總之要准備一下接待客人用的客房才好吧.

「客房用的床和壁櫥也買些個吧」

「啊,你說的對」

家里挺大的,要准備的東西真不少呢.

口袋里的米越來越少了,說真的,沒有去買魔道具之類而浪費掉太好了

因為便宜地買下了房子,所以金錢方面比較寬裕,但遇事就要破費,早晚都要見底的吧.

要去稍微狩獵些魔物什麼的話賺點錢還是…….不不不,用這種輕松的心情去接委托任務,萬一死了該怎麼辦.

……總覺得有些理解當回騎士拿到固定收入的保羅的心情了.

「我說,盧迪,放心吧,我也會從亞麗愛爾殿下那兒拿到的薪水的啦」

「唔唔,對不起啦,我太不中用了……」

萬一手頭緊的話就加入索達特那邊的隊伍吧…….

不對,冒險者幾天不在家里也不見得收入會多多少啊,我也不得不去找份工作才行啊.

結婚真困難啊——

這天晚上,我邀希露菲一起洗澡.

表面上是為了向希露菲說明洗澡的方法,實則想對希露菲為所欲為的搓洗.真意是想和希露菲浴室PLAY.

用旁白的方式來說的話可以說是,現在,一個楚楚動人的少女即將慘遭變態的毒牙.

今晚搞定她,俺來搞定.瞧我的老爹,說起老爹,保羅麼.不瞧也罷.

「那,我們家的浴室的規定和亞斯拉王家的規矩有些不同」

首先來到洗衣房兼換衣間,在那里對換下來的衣服要放在籃子里的事情做出說明.

我親自動手把希露菲的衣服脫下,再把脫下的衣服扔到籃子里.

希露菲的身體瘦削,脂肪也少,整體上身段瘦小.話雖如此,但並不感覺貧寒.

也就是說,再怎麼瘦削也多少有些肌肉的關系吧.腰間有著明顯的曲線,盡管小且瘦削卻勾勒出女人那樣的線條.

雖然沒有胸部,但正因這樣才充分認識到男人和女人在身體上的不同,光是看著,鼻息就加粗了.

「那個,我說,盧迪有必要把我的衣服脫掉嗎?」

「沒必要」

「為什麼鼻息加粗了啊」

「因為我很興奮」

「洗,洗澡需要興奮嗎?」

「不需要」

一邊准確地回答了希露菲的提問,自己也麻利地脫下衣服後進入了浴室.

雖然沒有淋浴器也鏡子,但卻放著木桶和椅子.木桶里有用鬧著玩的心態寫著的桂洛琳的文字(PS. 某鎮痛藥)

「進入浴缸之前,要將熱水從肩膀處澆下,坐在這個椅子上,使用毛巾和肥皂清洗身體」

「我說盧迪,這把椅子中間有個槽的說?」

「當然是為了更容易把身體洗乾淨啊」

說著我將毛巾用熱水打濕,再用肥皂搓出泡沫,給希露菲淨身.

耳朵後面,鎖骨的坑窪處,後背,容易藏汙納垢的地方重點清洗.

但是有時候需要用手去清洗,柔軟的地方,不能用毛巾去擦拭的地方就要用手去清洗.

因而才開的槽.

「那個,盧迪,怎麼好像剛起就不用毛巾了,還有盡是一些H的地方的說,還有碰到了的說……」

「哦喲,不好意思」

情緒已經跑得太前面了,不行不行,我家的澡堂沒有這樣的規矩.

「盧,盧迪,要是忍不住的話……嗯……可以喲?」

「等到洗完了再說」

現在優先洗澡,要搓洗身體,要搓洗.

「身體各處洗完後,接下來洗頭,閉上眼睛」

「嗯,嗯」

希露菲緊緊閉上了眼睛,好可愛.雖然我很想親吻著推到她,但這個想法卻中止了.瞬間的大意是致命的,呵,洗澡簡直就是地獄啊.

「用熱水把頭發弄濕後,抹上肥皂.與其說是洗頭發,不如說是洗長著毛發的頭,這樣的感覺.頭偶爾洗洗就好,用肥皂洗的話會傷到頭發的啊」

洗著希露菲的頭發同時做出說明,她的頭發很短,洗起來很方便.

「洗完後,用熱水沖乾淨」

我用魔法做出熱水,把希露菲的頭發沖乾淨,這時希露菲竊笑了起來.

「好像回想起第一次相遇時候的事情了」

說起來,那個時候也是用熱水沖洗的啊,哎呀,真是令人懷念啊.那個時候的少年如今成了新娘了啊,人的一生世事難料.

不對,知道她是少女後一年里我下定決心要把她變成我的東西的麼,那麼一來,可以說是夢想成真了麼.

「接下來,洗完身體後,然後就是泡浴缸了,腳上很滑要當心」

希露菲照我說的,把整個身子沉到浴缸里了,為了享受漫長的混浴,將水溫恒定住…….

「啊,好像手和腳舒展開了,好舒服……」

似乎正好,很好很好.

在確定OK之後我也開始洗刷身體.說實話雖然很想用希露菲的身體當做毛巾的替代品的,今天我就忍了,沒必要把所有的事情一次全做掉.

換句話說,要是做了那種事情,肯定忍不住的,盡可能的要溫柔一些.記得第一次是用了春藥後的野獸PLAY,不能做那種PLAY的行為.

「……」

突然察覺到希露菲盯著這邊看,雖然覺得是不是在別的角度觀察洗的方法,不過好像不是,貌似是在意自己沒有的東西,是好奇心吧.

「呼」

洗完後,泡入浴缸,沒忘了把毛巾放在頭頂上.沒入浴缸後,血液通過了冰涼的手腳的感覺在全身擴展開.泡澡真好,是文化的極致.

「忘了說了,清洗身體用的毛巾不可以帶進浴缸」

「為什麼?」

「因為會把熱水弄髒的」

在家里洗沒什麼問題,因為這個世界里沒有所謂的公共浴場,不需要遵守.嘛,是暫且的啊.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希露菲輕輕靠了過來,握住我的手,將濕濡濡的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像這樣要泡多久才行?」

「雖然我並不認為一定要泡到骨髓都暖和起來……」

我也環抱住她的肩膀,將她抱到懷里.這時希露菲轉過身體,騎在我身上一般移動身體.

就那樣我們面對面緊緊貼合在一起,希露菲的小櫻桃貼在了我的胸口,糟了,快忍不住了.

男人要忍,這麼說來,女人是愛了,背地里汁什麼液什麼的可不行哦.

「呵呵,感覺好開心呢」

向下朝希露菲看去,纖細的背部那小小的屁股,苗條的雙腳撲哧撲哧踢打著水面.

我的胸口還是肩膀這里麻麻的感覺,我將希露菲完全埋沒到脖子旁那樣緊緊抱住她.

用那樣的體態給我做按摩,呵呵,隨你想怎麼按就怎麼摸吧,肌肉就是派這個用場的.

不過話說回來,以前看著希露菲,雖然想過這家伙將來會成為美男子,但長成楚楚動人的美少女的希露菲,凌駕于我的想想,沒准有什麼新娘修正參數在其中也說不定.

那樣的美少女全裸被我緊緊抱住的狀況,這樣下去的話肯定會演變成排水口堵塞的結果啊.

我伸出手,撫摸著希露菲的背脊,接著撫摸腋下和側腹,嗯,真纖細.

「盧迪,很癢的說」

說著希露菲扭起身子,從剛才起我欲望的象征就撲向了她,所以也不能抱怨什麼.

雖然在公共場合摸著希露菲會不高興,但在此時此地摸著她時,她好像探出身子那般放松了下來,任我擺布.然後看著我的眼睛,我也看著她的眼睛,理所當然的四目相對,希露菲嘻嘻嘻的咬著嘴唇笑了

「最喜歡盧迪了喲」

希露菲說著,在我臉頰上啵的親了一下.完了.

「哇!」

我將希露菲公主抱起,刷的一下從浴缸里出來,雖然才泡到一半,等完事了之後再泡一次就好了.

我就全身濕透的那樣沖上二樓,徑直走向了臥室.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