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青少年期 希露菲艾特篇web版 第八十四話「入學第一天・附加篇」
入學後數年間什麼事也沒發生平安度過了,說起什麼事也沒發生,是指沒有危及生命,的意思.與莉尼婭,普魯瑟娜決斗過,亞麗愛爾殿下打扮成我的樣子去逛街的時候,被一群不良圍過,像這樣雞毛蒜皮的事件雖然排成一串,總之沒有危及生命,事情的進展大致如同亞麗愛爾殿下所料,在這幾年里亞麗愛爾殿下的信徒也增加了.

然而,到了第三年,我們得到了一個情報.一個名叫『泥沼盧迪烏斯』的人物的情報.

盧迪烏斯,是的,獲得了盧迪的情報了啊.年紀輕輕就成為了A級冒險者,數年里沒多久就在魔法三大國中名揚四方的魔法師,擅長土魔法.雖然沒有明確到底有多強,不過聽說可以不詠唱做出巨大的泥沼.

聽到泥沼的魔法,我就確信是盧迪了.回想起來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他所使用的就是泥巴,因為盧迪是水聖級魔法師所以往往以為他擅長水,但他喜歡通過泥沼進行行動妨礙,或通過沖擊波進行高速移動,來攻其不備.

我把這件事重新和亞麗愛爾殿下說了,『泥沼盧迪烏斯』就是教我魔法的人物,以及長期下落不明的人物.

「要是真的話,務必也請助我一臂之力可是……」

我想亞麗愛爾殿下對盧迪有所懷疑,因為所得到的『泥沼盧迪烏斯』的情報的確很可疑.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亞斯拉王國菲托亞領地布埃那村出身,三歲的時候,被水王級魔法師洛克希・米格魯蒂亞(當時是水聖級)收為弟子,到了五歲成為了水聖級魔法師.七歲的時候當上菲托亞領地要塞都市羅亞的市長的女兒,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的家庭教師.據傳聞他把那個無法控制的搗蛋鬼艾麗絲,徹底的教育成出色的淑女了.之後,在菲托亞領地傳送事件後下落不明.

以前就算聽到這樣的傳聞也不會覺得特別厲害吧,不過在亞斯拉王宮生活後,現在在魔法大學學了很多東西之後,可以斷言.這個經曆很奇怪,是虛構的.

但是,我是清楚的,盧迪把洛克希姐姐當成師傅那樣尊敬她,我沒有見過洛克希姐姐,不過我知道洛克希姐姐曾在布埃那村住過,而且,我所持的魔杖也盧迪從洛克希姐姐那里所授予的東西.七歲去當家庭教師也和與我分別後的時期上一致.

「情報沒有錯,一定是盧迪啦」

「希露菲那樣說的話,也不是不相信只是……」

「可是,實際聽到那傳聞後,總覺得很可疑啊」

亞麗愛爾和盧克將信將疑,姑且相信我說的了,這不能怪他們,就連認識盧迪的我來說也覺得奇怪啦.

「但是,那麼厲害的人物,真的會幫助我們嗎.原本那個叫盧迪烏斯的人,就是伯雷亞斯那邊的人吧?」

說實話,我對于亞斯拉王國的勢力圖不是十分清楚,在一年里沒能完全記住,只不過姑且知道是和格雷拉特家有關的.

伯雷亞斯屬于第一王子派,澤辟羅斯和埃烏羅斯屬于第二王子派,諾特斯雖然曾經是自己人,現在也倒向了第一王子派.伯雷亞斯就是敵人,而且,給伯雷亞斯家當過家庭教師的盧迪也很有可能是敵人.

但是盧迪應該早就已經和伯雷亞斯家斷絕往來了,若不是就不會在北方當什麼冒險者了.

「我,我去拜托的話,一定……」

自己沒有自信說這句話,對著這句沒有自信的話,盧克哈得一笑.

「你的胸部沒可能讓諾特斯家的男人聽話的吧」

聽他這麼一說,我使勁按住被他說成是貧乏的胸口,鼓起嘴巴.盧克總是這樣,動不動就拿我的胸部說事.女人就是胸部,沒有胸部的女人不是女人,感受不到你作為女人的魅力.這又不能怪我,因為有長耳族的血統啦,種族的血脈是不可能變大的啦.

但是,盧克也不只是說壞話,在最後一定會這樣說,因為不是女的我才能當你的朋友,的說.雖然說我是朋友很開心,不過說我沒有身為女人的魅力有點複雜.內個,要是和亞麗愛爾殿下比的話,像我這樣的根本就不行的吧…….

「我說的拜托,不是那個意思啦」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你不會想要暴露真實身份吧?」

「唉?啊,是這樣啊」

我是菲茲,『沉默的菲茲』.不能暴露真實身份,怎麼辦.

「…………太好了呢,希露菲.終于找到要找的人了說」

突然亞麗愛爾殿下那樣說著微笑起來,亞麗愛爾殿下任何時候都很溫柔,雖然有時會嚴厲,也圖謀過壞事,不過原本是個善良的人.那樣的亞麗愛爾殿下說著那麼嚇人的話.

「破例,為了那個盧迪烏斯,可以暴露你的真實身份喲」

「唉?」

暴露真實身份.

「但是……如果因為那樣而導致計劃失敗的話」

我很清楚自己的職責,我是個謎,是真相不明的『力量的象征』.我在這幾年里明白了在這一帶不管對手是誰都不會輸,多虧了盧迪幫我鍛煉的,雖然不至于強大到七大列強什麼的,什麼王什麼的,什麼帝什麼的.但大概差不多是聖級有人告訴我.

敵不過其他王子殿下們所擁抱的王級的人物們,不過,可是現在不能沒有自己是第二女王派最高戰力的自覺.

「希露菲至今一直都很努力呢…….所以我想給予你感動的重逢」

「但是」

「要是那樣就會導致計劃的失敗的話,我的命也就到此為止了」

亞麗愛爾殿下加重了音量說完後,

「而且,要是拉攏他的話,就說是從小認識的更方便吧?」

「……謝謝,亞麗愛爾殿下」

我直率地道謝,雖然似乎有什麼陰謀,不過經常都是這樣的.見到長大後的我,盧迪會說什麼呢,今後會令人期待呢——

把盧迪邀請來學校這個計劃順利地進行著,讓吉納茲副校長放出消息,巧言相勸的話,他會馬上行動的.

幾個月後,我所期盼的那一天來到了,正在競技場上實踐課的時候,吉納茲副校長帶進來了一個人物,我差點就要歡呼起來了.

盧迪.

是盧迪!

不會錯的.

雖然表情看起來有些陰郁,但不會錯的.我不可能把盧迪給看錯.

(哎呀怎麼辦,他變得好帥氣!)

雖然記憶里還殘留著那名少年的相貌,但盧迪變得強壯了.舉止敏銳,從步伐上明白了有經過很好的鍛煉.穿著破爛的長袍讓人想到狂野和久經沙場,遠遠的也看得出魔杖是用慣了的好東西,警惕著周圍小心謹慎的走路的樣子也和以前一樣.

(哇啊……我竟然想過要和那樣的人物結婚啊)

想著想著,身體似乎熱了起來.

「盧……!?」

胸口湧出一股無法言喻的激動那樣,想要邊喊盧迪的名字邊跑過去,緊接著,我凍結了,因為在盧迪的身後,有個漂亮得一塌糊塗的女人跟在他身後.

(……哎呀……難道是,盧迪的夫人?)

女人是長耳族,是個有著很像父親的氣氛的人.有著凜然的相貌,給人一種高貴的印象.而且,那樣的一個人,和盧迪形影不離.盧迪看起來有些嫌煩,不過絕不是覺得討厭.

(……唉? ……唉?)

就在我混亂的時候,失去了跑上前去的時機.

之後要測試盧迪而把我喊去,似乎是要看盧迪是不是真的會用不詠唱魔法.那時候我總算是緩過神來了,那麼帥氣的盧迪,就算有佳人了也不足為奇,那樣想著.

嗯,結婚了也沒關系,自己和他是朋友嘛,沒有任何問題,祝福他吧.不,相比之下首先,要慶幸彼此的平安.這樣對自己說著,剛想對盧迪說.

「初次見面,我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

初次…見面?唉?唉…….啊咧?不是吧,慢著慢著…….………………把我忘了?

「如果不出意外,我下學期會成為你的後輩.若有不足之處還望指導和鞭策」

「…………………唉?」

從我嘴里溢出疑問符號的時候,我想起了自己帶著墨鏡,原本的綠發也變成了白色,順便還穿著男裝.就算不是這樣,分別後已經過了八年了,因為生長發育,有了很大的變化,所以一眼認不出來也沒辦法.我太自以為是了,因為自己意識到了就以為別人也會意識到,太性急了吧.

那樣的話,只要重新摘掉墨鏡,報上名字就行了.也得到了亞麗愛爾殿下的准許,在這地方雖然有些難辦,那麼就把他叫到人少的地方,在那里重做自我介紹就行了.

可是,我想到了,確信了這一點.

(盧迪,已經,不記得我了……)

就只想到了一次,已經無法把墨鏡摘下了.摘下墨鏡,報出自己的名字,在這種情況下「抱歉,是誰來著」這樣回答我的話…….一想起這個,我就無法做到了.

「啊,好,好的」

碰到盧迪的話這樣說吧那樣說吧的心事云消霧散了,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而且就在我左思右想擔心著的時候測試開始了.

我輸了,體無完膚般,落敗了.

被莫名其妙的手段封住了魔法,干瞪著眼看著前所未聞般威力的岩炮彈掠過臉頰,還以為要打打中了而且明明可以打中的,被他手下留情了.不該說自己的成長這樣那樣的,盧迪走的比我更加更加遠.

「剛,剛才……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呀……?」

總算回過神來問出的,僅僅只是這句話.

「名為亂魔(Disturb magic)的魔法,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聽都沒聽說過,恐怕是某個地方的種族的獨創魔法什麼的吧.在魔法大學里不管問誰,應該也不會有人知道那樣的魔法的.

(盧迪好厲害)

再次那樣想到.

在心中萌芽的是尊敬之情.他真的成長了,這樣的自己已經無法和他相比了,那樣想著的時候,他緩緩地低下頭.

「非常感謝前輩!您一定特地讓了新生的我吧!」

「唉?」

我不知所措了,沒有理解他的話.我只是干瞪著眼,這一點盧迪應該也是知道的,那為什麼還說讓了他?雖然不知所措但我還是抓住了他伸出的手.那不是魔法師的手,是劍士的手.掌心長出老繭,■,比盧克更長時間握著劍的人的手,分明不是劍士.

雖然不知所措,但我還是抓住了那只手而心跳不已.我的手里傳來了盧迪的溫暖,不知怎麼覺得由衷的開心.

「今天的謝禮,日後我一定會還的」

謝禮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明白,不明白啊.

雖然不明白,不過想到了日後還會見面這件事,臉頰上稍許感覺有些發燙,一邊我點了兩下頭.然後盧迪走了,一想起他不記得我了,我哭了——

亞麗愛爾的視線——

剛回到學生會室喘了一口氣,就被希露菲哭著粘住了.

「他說初次見面的說……」

一開始還以為她在為迪烏斯帶著女人而煩惱,順便一提,和盧迪烏斯一起的女性是S級冒險者的隊伍成員,與盧迪烏斯並沒有深交,這件事很快就清楚了.可是希露菲的心情似乎不愉快,因為是此前的問題.

「盧迪竟然已經不記得我了……」

「希露菲……」

我開始不知所措了,這種情況第一次遇到.希露菲愛特這名少女本該是個更堅強的孩子,本該是個剛毅的,努力的,直率的孩子.但不知怎麼了,趴在我的膝上哭泣.發生傳送事件後,只有得知雙親已故的時候才哭泣的這孩子,只是因為那個穿著寒酸長袍的少年不記得了,就這般.看到她這樣子,萌生出一股施虐般的心情,這可不行,我不想被希露菲愛特討厭啊,因為我們是朋友.

話說回來,那名少年.盧迪烏斯・格雷拉特.要是和希露菲同歲的話,好不容易長大成人了還是怎麼樣了,應該是這樣的吧.

說實話,與希露菲所說的想象中相比有些不同.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寒酸的男人」.買一件替換了就好了啊,那種破爛又廉價的長袍,謙虛得有些不自然的態度,賊眉鼠眼地東張西望的那種樣子,沒什麼自信的表情…….

而且,該怎麼說呢,感覺不到作為男人應有的魅力這種東西.不論我弄疼他還是被他弄疼,也不會感覺興奮的吧.那還不如盧克好呢,盧克雖然是個有花心症不穩當的男人,但是在性方面的魅力是出眾的,只要在主從關系上,就不會互相下手,雖然.

可是,那名少年.盧迪烏斯・格雷拉特.沒有魅力的男人,那樣的男人把『我的希露菲』給弄哭了,我是,絕對,不會饒過他的.

「真的被他忘了麼?讓他看你的臉,報出名字後再歎息的話你看如何?」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盧克,他似乎也會盧迪烏斯有些想法.

「要是到時候還沒想起來的話該怎麼辦啊……」

「到那時,就沒辦法了吧」

「沒有辦法也完不了的啊!」

對著盧克隨口說來的話,希露菲發出可憐的聲音抗議,盧克像是拿你沒轍般呼了一口氣.

盧克的劍法雖然可以,但出不了平凡人的范圍.雖說他專注于對護衛這份工作,但除此以外都不著邊際,特別是和女人相關的事情,用盡一切手段用金錢說話的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真像格雷拉特家男人的樣子呢.

他有著一個絕技,那就是觀察以及看透女性本質的絕技.我能從各種情報里看到一個人的本性.據說是格雷拉特家流傳著的『搭訕與篩選壞女人的觀察力』,那一族盡是些那樣的人呢.

但希露菲卻尊敬著那樣的他,並不是作為女性,而是身為同僚,戰友去尊敬他,尊敬那個諾特斯・格雷拉特家的放蕩男.

在女人眼里,被認為可以所欲為侵犯後拋棄的那樣子的男人的他,尊敬著希露菲這名女性,希露菲就是如此會被他尊敬的女性.自己也很明白,在與刺客和追兵戰斗中闖過危險的希露菲,我也尊敬她.她是非常努力的.

那樣的盧克關于對盧迪烏斯的看法,剛才悄悄問了他.盧克說他不信任盧迪烏斯,似乎那是緣由盧迪烏斯的傳聞.

有關盧迪烏斯這個人物,除了希露菲說的故事以外,只有傳聞的程度了.傳聞說他分明很強但絕對不會生氣,絕對不會打架,是一位出色的人物.完全沒有關于他不好的傳聞,聽起來是比故事里更優秀的人物呢.

根據盧克的觀點,所謂的傳聞,相比好的傳聞,不好的傳聞似乎更容易散播開來.盧克懷疑可能是是有意圖的操作情報.比方說前幾天剛收到的情報中有著『泥沼盧迪烏斯單槍匹馬把迷失的龍給消滅了』這樣的消息.把迷失的龍給,是,一個人.沒有可能辦得到.

「要成為傳聞,按照這個目的制造出來的吧」盧克說過.也許是幾個人把龍消滅後,四處宣傳那是他一個人做的.

當然了,要說他強確實挺強的吧,因為他好歹把裝備著魔力賦予物的希露菲打敗了.是這一帶的魔法師都難以匹敵的強大吧.或者,或許,有著可能將迷失的龍一個人消滅的強大也說不定.

可是,就算他一個人把龍給消滅了,這個傳聞也是在可疑,盧克說過.說起來這樣短的在兩年內,只有好的傳聞響徹魔法三大國,除非是有意而為之,不然是辦不到的盧克說.

有意圖性的進行情報操作,放出好的傳聞,狡猾的男人.

盧克見了鄙視盧迪烏斯的評價,就是那樣.那種男人如果遇到緊急情況會背叛,因此無法信任,盧克如此斷言.

「我反對把那家伙拉攏過來,亞麗愛爾殿下」

「是呢,我也這樣認為.可是,確實很強……姑且先擱一下吧」

對于這個決定歪起腦袋的人是希露菲.

「唉?」

她做起辯解.

不記得自己于盧迪烏斯的能力無關,的說.盧迪烏斯已經變得很強很強了,的說.而且,那個叫做亂魔的不可思議的魔法,那一定是某個種族的獨創魔法沒錯,用了那個的話,魔法師就全都廢掉了,要是能拉攏的話,沒有比他更可靠的人了,的說.可是,並不是她說的那樣.我們已經認定為可疑人物了.似乎希露菲遇到許久不見的小時候的玩伴後有些失去理智了…….

另外,我們也有些感情用事了呢,希露菲在這幾年間一直支撐著她的人,你認為是到底誰呢.毫無疑問,就是那個盧迪烏斯,把這事忘了成何體統.希露菲在這幾個月里,是多麼高興地等待著啊,光看看就想撲過去了.再說我也期待著希露菲與盧迪烏斯感動人心的重新開始,自從傳送事件以來到現在一直收到噩耗的時候,想要看到感動人心的happyend.

哎呀真是的,雖然希露菲的確是身穿男裝,不過吧白發剃短的長耳族分明是很少的.而且,明明贏過了希露菲,也不高興,而是露出謙虛的態度.難道我也認為希露菲和附近一帶微不足道的魔法師一樣嗎?是這樣認為的吧.

希露菲也真是,那樣子當眾出丑為什麼還那樣高興呢,我感到強烈的嫉妒.

「目前,我對盧迪烏斯這個男人感到生氣」

「我也是,要是能把希露菲忘記的話,說的嚴重點,不可以把很有可能會背叛的人拉攏當做同伴」

盧克趁機接上我的說的話,而後希露菲開始不高興了.

「……怎麼了嘛,兩人一起說盧迪的壞話」

看來希露菲不能夠接受,不過拉攏盧迪烏斯的作戰計劃暫時中止,先觀望一下再說.

禁止與他過度的接觸,不過允許希露菲以個人名義與他接觸,那種可疑的男人,不管怎麼說也是希露菲好不容易找到的熟人,再說希露菲說著這個那個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呢.

而且,也許只是我們對他的第一印象不怎麼好,他其實是個如同傳聞所言般出色的人物也說不定呢,先扯上關系吧.

「當然了,希露菲如果想要暴露真實身份的話,那時也沒關系喲」

讓人知道希露菲的真實身份存在風險,但是,因而得知盧迪烏斯的底細以及傳聞的真偽的話,也許是合算的也說不定——

希露菲的視線——

之後過了一個月.

在入學典禮上看到了盧迪,穿著制服的盧迪比入學考試的時候看上去耀眼了許多.四目相視,心里小鹿亂撞.

話雖如此,他是特招生,盧迪現在在這所學校里學的東西不多了吧,見面的機會也一定不多吧,我想起了那個時候.

在一個月前的會議上,關于如何不與盧迪過度接觸的方向性討論.雖然我這個那個說了很多,但撇開得失,他們似乎對盧迪有些不滿.總覺得不是很明白,我是不是很奇怪?

可是,他們卻說我可以個人名義和他建立友情,沒有明言可以或不可以的程度,這正是亞麗愛爾殿下的溫柔吧.即便如此也足夠了,只要能與盧迪說話,對我而言就足夠了,但要怎麼做才能和他說話呢…….

我想著這樣的事情,一邊和亞麗愛爾殿下一起上課.亞麗愛爾殿下身為領袖,不能不保持成績,所以很麻煩.

混合魔法的課程與我所知的完全不同,因為盧迪是從洛克希那里學到的,所以我認為這所學校也教同樣的東西,不過似乎有些麻煩.

即便如此,因為我有盧迪教過,所以輕松地就理解了.可是亞麗愛爾公主和盧克卻在苦戰中,我也應該盡可能的支援他們,因此教了亞麗愛爾殿下各種東西,可是就算用了盧迪教我的教學方法,也不太能夠被理解.

「菲茲,能把下一堂課的有關資料拿過來給我嗎?」

接受了亞麗愛爾殿下的吩咐,我朝圖書館走去.圖書館在本校舍外,距離下一堂課的時間也不多了,得快點走.

因為在這三年里經常去圖書館,所以在哪里有什麼書非常清楚.放著今天上課所需要的資料的地方,稍微想一下就馬上出現在腦海里了.一本一本拿在手里,嗯,這下可以馬上回去了.就在這個時候.

「啊!」

看到站在書架前的人物,我發出了聲音.

是盧迪.是突襲.

雖然有想過日後找機會去見他,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

「…………」

(該,該說些什麼……!?)

盧迪察覺到了驚慌失措的我,下一個瞬間,盧迪深深低下了頭.

「前些天非常對不起,我膚淺的行為讓前輩顏面受損了,雖說本想帶上點心盒前去問候,但無奈我是新生,這個那個忙得……」

「唉!?……不用啦,把頭抬起來」

看起來盧迪覺得得罪我了,嚇我一跳,入學考試時他的話,原來是這個意思啊.不過確實,聽他這麼一說,我確實是顏面掃地啊.嗯,聽他這麼一說,確實是,嗯.

……難怪亞麗愛爾殿下與盧克也都不高興吧,我打從一開始就認為贏不了盧迪的,說起來雖然沒想到自己沒有被怎麼樣,不過對他們兩人說,我輸了應該就沒那麼有趣了.不,那種事情不用想了,總之先擱在一邊吧.

「盧迪……嗯我想想,盧迪烏斯君?你在這里做什麼?」

「有些事情要調查」

「有關什麼的?」

「是傳送事件」

聽到那句話後,我想到,難道,說,難道說盧迪和我想的一樣嘛.

「調查傳送事件?為什麼?」

「我原來也是住在亞斯拉王國的菲托亞領地的呢,在那次傳送事件後飛到魔大陸去了」

「魔大陸!?」

更加吃驚了,我聽說過魔大陸的情況,是一片只有D級以上的魔物的嚴酷的土地.有劍士前去進行武士修行,但是幾乎沒回來.而且,因傳送事件而飛到那里去的人的生死被人視為絕望的,而盧迪就是從那里回來的.

「嗯,回來也花了三年時間,期間找到了家人,不過還有一個熟人還沒找到,這是個好機會,所以我想詳細調查一下看看的呢」

「……難道說,你是為了調查那個來這所學校的?」

「是的」

聽到那句話,我再次確認了盧迪的厲害之處.

「是嘛,果然……很厲害呀」

從魔大陸花了三年就回來了,而且絕沒有因此放心,而是繼續找著其他人.光是這樣就已經很厲害了,收到了魔法大學寄去的邀請,覺得自己很幸運,而想要調查一下事件.那樣的人物,再也沒有其他人了吧,換做是我的話,花了三年回來後筋疲力盡了,于是就會住在了難民營里了吧.

「前輩在這里做什麼?」

聽到這句話,我回過神來,我正在搬運資料的半路上,亞麗愛爾殿下在等我,雖然還想和盧迪再多說一會,但不能扔下亞麗愛爾殿下不管.

「哎呀,是啊,我還在搬運資料呢,我要走了哦,盧迪烏斯君,回頭見」

「啊,好的,再見」

我折返回去,就在想要提出資料借出的申請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了.這所圖書館很廣闊,雖然有很多書籍,但關于傳送事件所需要的書很少.就算是盧迪,關于傳送事件的調查會花去很多時間的吧.

「啊,對了.關于傳送的話,可以看一下匿名所著的『傳送迷宮探索記』喲,雖然是故事的形式,但寫的通俗易懂呢」

先給他推薦我所能夠理解的關于傳送的書籍,那本書的話就算是小孩子也應該會明白傳送到底是什麼樣的,書里也記載著在其他書籍里被撕破的部分.

感覺做了些好事,我走出圖書館——

那一天的傍晚,我正洗著內衣,是亞麗愛爾殿下的內衣.

清洗亞麗愛爾殿下的內衣是我的任務,這樣安排是有原因的.

亞麗愛爾殿下的內衣是用極其昂貴的面料做出來的,不僅如此,因為是亞斯拉王族的內衣,因此還附有附加價值,總之就是拿到黑市里去的話能賣的高價.

事實上,剛入學的時候發生過洗完後的內衣被盜,被賣掉的事件.5件里4件被盜,其中3件被賣掉了.剩下的一件聽說被男學生犯人自己使用了.無法容忍那樣事情的女學生們做出「難以置信!」的過敏般的反應,對于出生並在亞斯拉王國的成長的亞麗愛爾,以及在亞麗愛爾麾下照顧了的我來說,不是怎麼令人驚訝的事情,因為在亞斯拉王國有著許多更加古怪的人.

但是,不愉快的事情就是不愉快的.因此,從此之後,清洗亞麗愛爾殿下的衣服成了我的工作.亞麗愛爾殿下對于讓我做那樣的事情少許有些猶豫,不過我也能和自己的一起洗,很方便.順便一提,我為了掩飾性別,內衣穿的是和亞麗愛爾閣下同一款式的,只不過顏色不一樣呢.

順利地洗完後,留著內衣打算趁晚上風干而來到陽台,然後在掛式晾衣杆上一個個的掛上去的時候.

「哎呀……?」

突然看到陽台下,吃了一驚.竟然,明明已經快傍晚了,男學生在那里走著.住宿生的規則,這個時間段男學生是不能走動的.發生過內衣小偷的事件,雖然最近沒發生過,但因為還有發情期的情況.盡管那樣,可為什麼還會有男學生…….就算抄近道,也會立刻被一樓自稱自衛團的孩子們把他圍住的吧.趁現在警告他一下比較好吧,第一個發現的人有義務通知其他人.不,可是我發出多余的聲音是不行的啊…….

(啊,那個人,難道是……)

我察覺到了那名人物是盧迪.

(為,為什麼是他!?)

不小心手滑了一下,脫手的胖次朝盧迪的頭頂飄悠悠地落下,在進入盧迪視野的瞬間,以可怕的手速接住了胖次.

(好,好快……!)

就是說他總是警戒著周圍的吧,從剛才那動作可以感受到踏破過魔大陸有多麼厲害.盧迪似乎察覺到了手里拿著的是胖次,並朝上看來,發現我後,無聲般說著東西掉了哦並拎起胖次.和剛才手的動作不同,是不慌不忙的動作.

(啊,對了,今天是他剛入學的第一天所以不知道啊!)

盧迪是特招生,特招生住的是單人房.雖然特招生免除了宿舍里各種值日,但是聽說不能參加宿舍規定的說明集會那樣的會議.必須告訴他才行,站在那種地方手里還拿著胖次的話,絕對會被誤解的啦.

「呀啊啊啊啊!」

那份擔心很快就變成了現實,突然響起了女學生的尖叫聲.住在一樓自稱自衛團的孩子們沖了出來,盧迪瞬間就被包圍了.

(……但是,盧迪的話,應該有辦法突破重圍的吧?)

我那樣想著,少許有些樂觀地看著.那個盧迪再這種時候會怎麼辦,有些興趣.還會像在布埃那村時那樣大打出手的吧,還是說用伶牙俐齒突破重圍呢,要不就是用魔法嚇唬,要不就逃跑之類的.

…………盧迪什麼都沒有做.

只是被歌莉婭蒂抓住手腕,看上去顯得很為難.那樣子完全就是在布埃那村時的自己,感到自己的頭腦急般速冷卻了下來.

(我到底在做什麼呀!)

我慌忙從陽台跳出,落到樓下,跑到擁擠的地方.

「呵,怎麼了,你決心打算亂來麼?明明是個內衣小偷不害臊嘛,你以為能贏得了這麼多人麼?」

昏暗中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盧迪用土魔法把腳固定住了,我不明白那樣做的理由,難道說沒有什麼用意也說不定,盧迪的話腳不會發抖的吧…….

想到這里,突然,我察覺到了,我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說起來,盧迪趕走索瑪爾他們的時候,他的腳在顫抖.被盧迪知道自己是女孩子,有點鬧變扭的時候,盧迪說著「最近希露菲很冷淡呢」的時候稍微有些顫抖.是啊,盧迪以為被我討厭了,有些害怕也說不定,像個普通的男孩子那樣.

(啊……)

注意到了,我把盧迪視為特別的存在,感覺上像是在看著大好多歲的人那樣,可是,盧迪卻是和我同歲.

(希露菲,你只是一直得到他的守護麼?)

最後回想起的是爸爸說過的話,而且接受了爸爸這番話後我發過誓,要救,盧迪.

那樣的發過誓,要是發生了什麼事的話,我要救盧迪,那樣的發過誓.

是啊,我不正是為了那樣才一直努力的不是嘛,更何況這次的原因是自己不是嘛.

「慢著!帶人給我慢著!」

我擠入他們中間,接著拼命為盧迪辯解,來到這所學校後,第一次與亞麗愛爾之外的人對話也說不定.那種程度我一直都是沉默的.

可是,抓住盧迪手臂的女學生,歌莉婭蒂很固執,固執地想要給盧迪定罪,盧迪明明什麼罪也沒犯過.

「呵,那個沉默的菲茲大人都此般辯解了,大概是真的吧.可是,這家伙違反了宿舍協定這件事也是真的.必須讓他接受懲罰,以儆效……尤!?」

以儆效尤,聽到這個詞語的瞬間,我心中不知那根弦被切斷了.竟然對什麼都不明白的人,僅僅只是運氣不好竟然就要以儆效尤,這是無法原諒的,察覺到的時候我已經把魔杖指向了她,馬上就要使用出魔法般注入魔力.

「我不是說過他沒錯嘛,還不快把手放開……」

「菲,菲茲……大人」

「還是說,你們在這里的所有人,都想被人抬去醫務室嗎?」

像這樣吵架的調門是在亞斯拉王國時從盧克那里學到的,他說有時需要故弄玄虛,因此拼命練習過.在從亞斯拉出發抵達拉諾亞的路上,對著山賊用過幾次.盧克說我因為看起來很小孩子氣所以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可是這次似乎發揮了效果.

「切……好了啦」

歌莉婭蒂放開了盧迪的手臂,然後扔下一句台詞後揚長而去.實質上的領導者的她走掉了,其他女生也消失了.

呼得喘一口氣.

「呼……真是的,歌莉婭蒂同學從來都聽別人說話……」

我回想起平時她的言行舉動,應該不是個壞人的.只是獸族對于遵守決定下來的事情是忠實的,雖然很死板.

對了,得趕緊道歉.說到底,可以說這都是我的錯.

「抱歉,因為我把內衣弄掉了下來才發生這樣的事情」

如果我的手沒有滑的話,不會出大問題的吧,就算是歌莉婭蒂應該也不會采取那樣過度行為的.大概吧.

「不,不是菲茲前輩的錯……謝謝你救了我」

從盧迪的回答中我感到了不協調的感覺,總覺得盧迪的聲音有些僵硬.我抬起頭看著看著盧迪的眼神就明白了一點點,現在才察覺到.

(……原來我一直都被盧迪戒備著啊)

回想起來,一開始的時候就覺得非常奇怪啊,誇張地朝我低下頭…….可是,是啊,是這樣吧.好好想一想的話,我是『沉默的菲茲』呢,盧迪戒備我是當然的嘛.

而且,現在,戒備解除了.

(總覺得……很開心啊)

因為失誤而發生的事情卻往盧迪靠近了一步,感覺是那樣子的.

接著我作了宿舍的說明,太陽如果下山,有著這條路不能通行的規定,盧迪果然不知道的樣子,感興趣地點頭.

「前輩,真的很感謝你」

盧迪說完後,最後低下了頭.心情有些不可思議,以前我被欺負的時候是相反的處境.那個時候我有謝過他嘛…….想著想著,不可思議地湧出了笑意.

「啊哈哈……會被盧迪烏斯君感謝什麼的,感覺有些怪怪的呢」

「唉?為什麼你會這樣認為呢?」

那當然是因為以前…….這里要不要把自己的真實身份暴露出來呢,我猶豫了.不安感又烏云密布起來了,現在,在這個氛圍里,如果他說「抱歉,我不記得」的話…….

我像是自己說給自己聽那樣想著,其實就算他想不起來也沒關系啦不是嘛,就當時嶄新的相逢,和他一起走過嶄新的路不就可以了嘛,把往事扔下,現在和他親近不就好了嘛.

所以,我這樣說到.

「保密」

盧迪的表情像是愣了一下.

我回到宿舍,當然,內衣拿了回來.落到地上的途中被接住了,所以不會弄髒的吧,不過盧迪是男性.雖然我沒想過盧迪是髒的之類的事情,但讓亞麗愛爾殿下穿上被男人的手碰過的內衣總覺得不太好.

「看來還是洗一下比較好……呢……」

在明亮處將胖次展開後,我凍結了,原來這是我的胖次啊,盧迪的手拿過這個,我當場昏迷了——

那次事件的一個月後,我在亞麗愛爾公主「喘口氣」的那一天開始了關于傳送事件的調查,和盧迪一起.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是因為下不定決心.要是被盧迪決絕的話那樣想著的話,要是他認為我礙手礙腳的話,我會很難過.

可是,盧迪卻對我表示歡迎.因為那次事情而解除對我的戒備了吧,雖然對盧迪有些過意不去,內衣掉下去是在太好了我認為,嗯,雖然有些難為情.

一邊想著這些事情,我踏出了第一步.對我而言,這是很大的一步——

並且,好幾次錯失良機,我的真實身份就那樣繼續隱瞞著,一直沒有踏出大的第二步,我決定就那樣度過一年.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