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青少年期 特別生掌握篇web版 第71話 無法企及之力(後篇)
「初次見面,我是菲茲……」

和塞諾巴見面的時候,菲茲前輩顯得有些緊張.

身為前輩就要有前輩的樣子,表現更凜然一些才好……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不過傳言說前輩怕生或許是真的呢.

塞諾巴則咄咄逼人地走上前來.

「西隆王國第三王子,塞諾巴·西隆!」

我立刻繞到傲慢的塞諾巴後面頂他膝蓋關節,讓他稍稍彎下腰.

雖然我不打算就上下關系說三道四,但面對初次見面的前輩態度要更恭敬一些點才行.

「塞諾巴,這一次給我們提建議的就是菲茲前輩.你要致以相應的敬意」

如此叮囑後,塞諾巴馬上恭敬地彎下腰打招呼.

「知道了師傅……初次見面深感榮幸,余乃西隆王國的第三王子,塞諾巴·西隆.以後還請您多多關照」

「哪,哪里,行,行了.像您這樣的王族請不要這樣!」

菲茲前輩慌得雙手亂揮,躲到了我背後.看到這一幕的塞諾巴驚訝地瞪圓了眼睛.

也難怪……畢竟菲茲前輩的外表,傳聞,言行有著極大的差別.

就算被稱為什麼無言的菲茲,作為無詠唱魔術師被畏懼,一直帶著墨鏡外表有點那啥,可只要試著說話就會發現他還是與歲數相應的會照顧後輩的好前輩.

「那麼既然已經見過面,我們出發吧」

在我的號令下,兩人和我一起往市場走去.

——————————————————————

奴隸市場位于商業街之中.

在中央大陸南部或米里斯大陸,奴隸交易只能勉強進行.

可是,在這北方大地卻完全不同.

在這片地區的國家之中,奴隸交易幾乎都是合法化和推崇的.

奴隸業在中央大陸北部可是重要的商業之一,重要到如果沒有奴隸業那可能國家都成立不了.

而一個人淪為奴隸的理由也是各種各樣的.

有在戰爭中變成孤兒的人.

因作物的歉收而負載累累,出售自己孩子的人.

或者賣掉自身,拯救家人的人.

聽說盜賊公會的暗部里還有類似奴隸牧場般的地方存在.

包括拉諾亞王國在內,『魔法三大國』都是沒有奴隸也能立足的國家.

但是再往東方移動的話,也多少有些定期將村里的孩子賣給奴隸商人的貧瘠鄉村存在.

淪為奴隸的人,被北方大地的戰士團和傭兵團或者國家買下,作為戰爭用奴隸用完就扔的事也有.

話雖如此,奴隸商里面也有和阿斯拉王國有關系的人.一部分容貌秀麗,擁有出色能力的奴隸有時也會在阿斯拉販賣.

阿斯拉王國是與貧瘠無緣的土地.

就算有窮困潦倒之人也沒有被饑餓煎熬之事.

能踏上那塊土地的奴隸可謂是贏家組.

盡管淪為奴隸的時候就已經輸了.

另外,北方奴隸身體健康而優秀,所以有時也會有人特地從他國專程來購買.

只要有被販賣的人類存在,那麼買的人也不會少.

「這里嗎」

實際上,我事前在冒險者公會收集了情報.

一個街道能發展得如此廣闊,那奴隸市場多少也會存在,而這個街道里則有五個奴隸市場.

不過那五個市場也是各式各樣的.

被警告『絕對不要去』的地方有一處.

似乎在可信度低的奴隸市場里,哪怕是因病垂死的奴隸也會若無其事地賣出去.

嘛,就算是那種地方偶爾也會挖到寶,可是像我們這樣的菜鳥也不可能看出來吧.

于是我們前往新手向,同時是土豪向的奴隸市場.

「喔,這和余的祖國的奴隸市場有很大差別呢」

塞諾巴興致昂揚似的點點頭.

奴隸市場一眼看去不過是普通的建築物.由土和石材組合而成,這一帶隨處可見的建築.

以這個世界的建築物基准來看相當之大,並且這樣的建築竟然有三個還是連在一起的.

而入口的門扉上寫著『琉姆商會 奴隸販賣所』,前面有燃燒有篝火堆.一個在防寒具外穿著皮甲的男人守衛在門旁,盡管滿臉胡子,不過感覺為人並不壞.

……畢竟我也做了兩年的冒險者,那種打扮早已看慣了.

若是更早之前的我或許會有些不同的感想吧.

「原來不是在外面的啊……」

菲茲前輩倒是發出了意外的聲音.

在北方大地,奴隸市場多在建築物內部.

理由很單純.

「我們進里面去吧」

一進入內部,一股悶熱的氣息即刻包圍了全身.

建築物內部到處都燃燒有篝火.

並且在八個站台上,一個個裸體的奴隸被展示在上面.

因此不在外面展賣,是出于外面太寒冷,奴隸都會感冒的.

雖說被警告『絕對不要去』的地方都是在外面展賣的.

「喔,賣場真是多呢.師傅,我們該怎麼辦?」

「我也是第一次買,首先適當巡視一下吧」

于是我們開始逛了起來.

而八個賣場全都是屬于琉姆商會傘下奴隸商人的.

他們在此將在各地收集的,或是買進的奴隸展示,販賣.

這就是展賣商品的全部嗎……或者說指定的時間段一過就會換一批人吧.

在這熱鬧無比的盛況中,無論哪個賣場附近都擠滿了人.

服裝也是各式各樣,從和我差不多一身冒險者打扮的人,到賽諾巴和菲茲前輩那樣一身貴族風格的人.

商人,鎮民,平民,學生打扮的人也不少.

其中肯定有以倒賣為目的的商人吧.

帶著剛買的奴隸,在離賣場稍遠的地方相互談笑的人也處處可見.

而那些打扮顯得很窮酸的人大概是小偷吧.

不,那些人應該無法進來這種有警衛的市場才對,可能是在主人的命令下來采購新奴隸的奴隸.

盡管如此,我還是握緊了收在法袍下錢袋.

這次購買奴隸的資金都放在我這,要是被順掉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哇,嗚……那些奴隸基本都是裸體的呢……」

看到賣場的菲茲前輩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滿臉通紅.

雖然因為斗篷擋著我看不到,不過他大腿內側似乎扭扭捏捏的.

「好,好大啊……竟然有那樣的身材……」

我追著前輩的視線望去,看到一批戰士風的奴隸正作為壓軸商品被介紹著.

無論男女,個個都滿身筋肉.

特別是最中間的女戰士最厲害.

超大

身高自不用說,胸前的隆起也令人垂涎不已.

雖然大成那樣的玩意會對戰斗造成阻礙,但是艾莉絲讓我深刻理解到這個世界就算再大都不是問題.

「前輩,你是第一次來奴隸市場嗎?」

「誒?啊,嗯……」

菲茲前輩一只手不停撓著耳後,一只手很害羞似的合上了斗篷.

應該在介意那玩意的位置吧,真是十足的DT會有反應.啊,我也經曆過這種時期呢.

你問現在?

現在的話,你懂的……

「盧,盧迪烏斯同學習慣了嗎?」

雖然菲茲前輩身為前輩,卻好像沒有經驗呢.

想到這里就湧起一股想誇耀勝利的小沖動,然而我也只做過一次,還讓對方跑掉了.

根本不是能炫耀的資本……

但也算是經曆過,確實感到很冷靜.

可實在是冷靜過頭讓人很困擾啊!

「只要積累經驗,前輩多少也能習慣的」

「是,是嗎?話說盧迪烏斯同學原來有經驗啊……」

菲茲前輩的樣子顯得有些垂頭喪氣.

年輕,實在是太年輕了!

「師傅,我們要找的並非戰士,而是善于使用魔術的種族才對吧」

賽諾巴似乎對此毫無興趣,剛說完就翹起了下巴.

這家伙基本對女人不感興趣.不過好歹算是離異人士,也不會說完全沒有性欲.

「說到手頭靈巧的種族的話,果然是碳礦族吧?」

「確實,若是要用土魔術碳礦族最好不過了.不過歸根到底,也沒必要特別拘泥于種族」

我們一邊這麼聊著,一邊來回巡視賣場.

即便是規模如此之大的奴隸市場,碳礦族的奴隸也十分稀少.基本上有戰斗能力的奴隸占絕大部分,手頭靈巧的寥寥無幾.

「那個,如果盧迪烏斯同學要傳授魔術的話,我覺得找不會魔法的幼小孩子比較好」

菲茲前輩提議道.

「為什麼?」

「因為小孩子更容易掌握無詠唱魔術」

「啊,有這麼回事嗎?」

「嗯,等過了十歲後基本就掌握不了了」

是這樣嗎?

不過仔細回想,確實希露菲學會了無詠唱艾莉絲卻掌握不了呢.

那跟年齡有關系吧.

「這與年齡有關系嗎?」

「嗯,不過這是綜合我的實際體驗,師傅,還有學校的老師的話作出的判斷,可能會有差錯……啊,另外五歲左右就開始用魔術的話,魔力總量會爆發性地增長.如果以盧迪烏斯同學的方法制作人偶,魔力總量越多越好」

五歲左右開始使用魔術,魔力總量會爆發性增長.

雖然我以前也建立過這種假說,但從別人口中聽到還是第一次.

「不過我聽說,這個世界的人生來魔力總量就已經決定了」

「那是錯的.雖然教科書上的確是這麼寫,但魔力總量超過十歲才基本不會增長,所以我認為那是錯的」

原來如此,從小就讓其用魔術魔力總量就會爆發性增長嗎……

那兩,三歲就開始用魔術的我魔力總量如此之多也可以理解了.

而表明實際體驗過的菲茲前輩恐怕也蘊含有非比尋常的魔力總量.

「菲茲前輩也是小時候就開始使用魔術嗎」

「嗯,那個……以前得到師傅救助時,請求他教我學會的」

「噢~」

是在森林被魔物還是什麼襲擊了吧.

不對,如果是小時候的話被人誘拐的可能性更高,這個世界的人販子遍地都是呢.

前輩摘下墨鏡的話肯定是美少年,就算被人販頂上也可以理解.

「那位師傅莫非也能用無詠唱魔術?」

「嗯,他是很厲害的人.我至今也十分尊敬他」

「是嗎,我也想見他一面呢」

能傳授無詠唱魔術的人物.

能見一面的話,我的魔術水平或許能再上一層樓.無論如此,都會有所收獲吧.

我剛這麼想到,菲茲前輩就露出了苦笑.

「這個,恐怕是不可能的……」

「這樣啊.果然因為是大人物嗎?」

菲茲前輩是王女的護衛,所以師傅可能是宮廷魔術師之類的吧.

碰巧被某處的宮廷魔術師救助,順勢拜入門下.

然後成長,擔任王女的護衛.

可能是這麼個劇情.

若是阿斯拉王國的宮廷魔術師,無詠唱這點還是能做到的吧.

「大人物……倒也不是,那個,是菲特亞領的人」

「啊……」

被卷進轉移了嗎,因此不知身在何方.

「該怎麼說呢……要是還活著就好了」

「還活著哦.已經找到了」

說起來前輩說過為了尋找熟人才開始調查轉移時間的.

呃,剛才說最近終于找到了……

「啊咧?那為什麼我見不到呢?」

「呵呵……保密」

菲茲前輩靦腆地笑了起來.

……為什麼一看到這份笑容我就會心跳加速呢.

盡管我連二次元的偽娘都照干不誤,可絕對不是基佬……

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沖擊療法?

————————————————————

我們在菲茲前輩的建議下尋找奴隸.

約五歲左右(更小的孩子很可能語言都理解不了),碳礦族(如有萬一至少還能用手削,所以手頭靈巧的比較好),可愛的女孩子(我的xing趣).

「女孩嗎?余並不介意男女,但師傅您沒弄錯目的吧?」

「盧迪烏斯同學……」

一一列出條件後,最後一條被兩人譴責的目光瞪了.

「啊咧?」

原以為同樣是男同志應該會得到贊同的.算了,他們也不是那路人.

要是艾麗娜林潔在或許會贊同我吧,她的話,很可能會提議不如要個可愛的男孩子.

她最近一副正太控興趣覺醒的樣子.

「不過五歲的話,就不能期待教育呢.可能連語言都不懂.如果只會說獸神語,就不單是傳授魔術的問題了」

「我也會獸神語,遇到那種情況就由我來教育」

「什麼,師傅連獸神語都精通嗎,真是太厲害了」

「呵,也沒什麼」

在賽諾巴的稱贊下,我驕傲地挺起胸膛.

老子也算是多種語言通了.

五歲的小孩我以前也教過.

說起來,希露菲現在還好嗎?

艾麗娜林潔或菲茲前輩自不必說,該說長耳族極之符合我的喜好呢,還是他們的面孔都命中幻想世代的日本人喜好呢.

該用線條纖細的美男美女聯盟形容還是什麼的……

她確實和我是同一年的,所以現在十五歲.可能長得相當漂亮了吧.

根據保羅的話看來已經能熟練地運用魔術,並且頭發是綠色的.

要是在某處肯定會有傳聞,一看馬上就能明白的.

然而我完全沒聽說過類似的傳聞……

她現在究竟在哪呢?

「總之條件也決定好了,那就向商人打聽一下吧」

我朝寫著『咨詢處』的走去了.

接待的男性是有著閃亮的光頭,蓄著小胡子的肌肉男.

看到我和菲茲前輩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過看到賽諾巴後理解似的點了點頭.

「那個不好意思,其實我們在找……」

肌肉男無視說話的我,直接對身後的賽諾巴搭話.

「喲,小哥歡迎光臨,想要什麼?

護衛用的戰士?現在的話連能教劍術的家伙都有哦.

魔術師也有,不過可能比不上去過魔法大學的人.還是說,要我們這里的?

不不不,說不上吧.你的臉看起來也不怎麼受歡迎.

我們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的超性感美女哦,娼婦出身所以那方面包你滿意.

當然啦,病什麼的肯定沒有!!!」

下一瞬間他就遭到賽諾巴的鐵爪抓了起來.

「不許無視師傅!看我撕開下顎,扯下你這喋喋不休的舌頭!」

「喂,喂!你干什麼!」

一旁的警衛立刻上打算來制伏賽諾巴,卻絲毫撼動不了賽諾巴,反倒賽諾巴僅僅抖了一下身體他們就被撞開了.

嘛,不愧是重量級.

一個瘦長阿宅相的人竟然掄起頑強的警衛……真是太超現實了.

這就是神子的力量嗎?力就是力量嗎?

呃,現在可不是看戲的時候.

「No!住手賽諾巴,House!」【譯注:House是對狗的命令(笑)】

「是(汪)!」

我一聲令下,賽諾巴馬上松開了手.

面對瞬間安分的賽諾巴警衛也停了下來,我對警衛低頭致歉道.

「真是十分抱歉,他只是有些興奮而已」

「啊不,算了……但是別鬧得太過火哦,再有下次就拔劍了」

他們很快原諒了我們,其眼神顯得有些畏懼……就當沒看到吧,故意說破也不會有什麼好事.

不過讓意外的是肌肉男被賽諾巴抓住的瞬間,菲茲前輩立刻擋在我面前拔出了魔仗,一連串動作極為迅速.

不愧是女王的護衛.

而我可以說一直在發呆,不過說到底這附近也沒有需要如此警惕的對手……

這里的警衛比作冒險者的話大概C等級,撐死也就B.

算了,還是繼續詢問吧.

「我們在找五歲左右的碳礦族」

我再次問到肌肉男.

「五歲左右的……?」

肌肉男戰戰兢兢地掃視著手里的一本類似目錄的書.嘩啦嘩啦地翻著紙,眯細眼睛注視著書頁.

「碳礦族本身在這一帶就很少,而且還要五歲左右的……」

果然條件太苛刻了嗎?

碳礦族基本都住在米里斯大陸,因此要不是被人販誘拐都不會來到這一帶.

「如果是雙手靈活的種族,就算不是碳礦族也沒問題.只要滿足年紀很小這點就沒什麼好挑剔了……」

「啊,找到了,有一個」

肌肉男用手指輕輕點了點目錄的某個地方.

「碳礦族,六歲的女孩.因為雙親的欠債一家淪為了奴隸.健康狀態有點差……營養失調嗎?嘛,好好吃上一頓飯就能恢複健康了吧.不會說人類語.那也難怪,才六歲嘛,文字更不可能會啦」

「原來如此,其雙親現在怎樣?」

「父母兩個都被賣掉了」

冒險者時代時我在酒場聽人說過,碳礦族只要遇到山就會考慮要不要住在其中.

有些碳礦族離開米里斯大陸,在王龍山脈工作的倒沒什麼,但也有搞錯了些東西來到北部,無法進入山中而走投無路的蠢貨.

連家人都卷了進去只能說那個廢柴老爹簡直蠢到了極致.

「總之,先帶我們去看看吧」

肌肉男去叫人過了一會後,一個商人和我們會面了.

一個有著淺黑肌膚的男人.

那份淺黑不單是日曬,恐怕因為是貝卡利特大陸出身,或者雙親的某位是來自貝卡利特的吧.

略顯胖的身材,外加不停滴落的大汗.

雖然在用掛在肩上的布擦著汗,但那布也濕透了.

他整個人都散發出汗臭,不過這個市場熱成這樣也是沒辦法的.

我在剛才脫下了法袍,賽諾巴也脫掉了披風.

只有菲茲前輩若無其事地保持著平常的打扮,至于滿臉通紅則是出于其他原因.

「幸會,在下是琉姆商會傘下·多曼尼商店的支店長,婓布林特」

商人這麼自我介紹道——向賽諾巴伸出了手.

賽諾巴的手則向商人的臉伸去,我趕緊強行拉過婓布林特的手握起手來.

「幸會,我是泥沼的盧迪烏斯」

強行自我介紹後,婓布林特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馬上就展露出微笑.

「噢噢,您就是泥沼嗎!我聽說過傳聞哦,像是入冬前擊落迷失龍」

「那只是走運而已,而且對手也很弱」

A級冒險者,泥沼的盧迪烏斯之名似乎也傳遍了這一帶呢.

畢竟我不是為了虛榮而拼命揚名的.

「今天是來尋找碳礦族的嗎……?」

婓布林特偷偷掃了眼賽諾巴和菲茲前輩.

「是的,得到這兩位的投資得以開展事業.現在正在搜尋孩子打算從小向其灌輸技術」

這樣試著適當地扯一下.

倒也沒說謊.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嗎……但那個並非推薦品呢…….總之請先看一下吧,這邊請」

我們跟隨婓布林特,從市場內部前往隔壁的建築,然後向奴隸倉庫深處走去.

雖說叫倉庫,可也就裝有滑車,並排著一個個鐵籠,里面塞進奴隸而已.

一個鐵籠大小約一疊,一個箱子一本塞一到兩人.

可能在搬出市場前才會清洗用油擦亮,現在這里充滿一股刺鼻的臭味.

其中既有低聲啜泣的孩子,也有散發出強烈殺氣的人.

倉庫里看來也有不少像我們一樣直接和店里交涉的人.

婓布林特在鐵籠間靈活地走著,和站在路邊的人說了幾句,應該是部下吧.

然後我們往更深的地方走去,最後停在一個箱前.

箱里面有一個兩腿抱膝,目光空虛的少女.

「就是這家伙.……喂,出來」

「噢」

婓布林特的部下點頭打開了鐵籠,將籠中的少女拽了出來.

女孩的脖子和腳還扣著鐵項圈和腳鐐.

瘦柴如骨的消瘦身體,隱藏在勉強能遮住的破布下.

原本紅橙的頭發亂作一團,不少白絲混跡其中.

臉色也差到極點.

可能因為在倉庫在深處有些冷,女孩抱著自己的身體不停瑟瑟發抖.

看向我們的眼神完全是一片空虛.

看著都讓人心疼.

婓布林特的部下完全不在意這些事,隨手掀開了遮擋女孩身體的破布.

象征營養不良的瘦骨嶙峋的身體完全暴露在外.

看到女孩的樣子,菲茲前輩皺起眉頭.

「盧迪烏斯同學……」

放心吧.

就算是我也不會對普利策新聞獎的獲獎照片產生欲望.

現在心里想盡快買下她,讓其吃飽飯洗個熱水澡的心情不停沸騰.

然而,少女的眼神讓我有點在意.

這種空虛的眼睛,我曾經見過.

「正如所見,碳礦族的小孩.因為才六歲,並沒有什麼技能.

雙親都是碳礦族,父親是鍛造師,母親會制作裝飾品.在雙手靈巧這點上可以期待遺傳.

只是,她只聽得懂獸神語.

當初我們不認為會賣得出去,所以健康狀況不太行.

關于這點我們給個折扣如何」

菲茲前輩露出複雜的表情,走近少女身邊摸了摸她的臉頰.

數秒後,少女的臉色似乎變得好了些.

前輩做了什麼吧.

「這孩子當然是處女.

疾病等等不必要擔心,但正如所見,可能有點虛弱.

您若要買下我們肯定會提供解毒,不過本身談不上是推薦商品」

菲茲前輩用撿到被棄小狗的小孩子般的目光看著我.

總之符合我的條件的話我會買下的……

『你好,小姑娘』

我蹲下來用獸神語對其搭話道.

第一步要面試.

『我叫盧迪烏斯,你呢?』

『…………』

『其實呢,哥哥們有些事希望讓你去做』

『…………』

『呃……』

少女一直都只是用空虛的眼神看著我,不說一句話.

婓布林特的部下剛要拿起掛在腰間的皮鞭,我一手制止了他.

「師傅,怎麼了?」

「深深地絕望了呢,這是不帶一絲希望渴望死亡的人的表情」

「……師傅您見過那樣的人嗎?」

「以前,不知見過多少遍了」

賽諾巴和菲茲前輩都露出了沉思的樣子.

嘛,生前的事我不太想提起,回想起來盡是些消極的事.

我和少女對視了一會.

這眼神這讓人懷念.

生前,我也有段時間一直是這樣的眼神呢,記得是越過二十歲大關的時候吧.

既無學業,也沒有將來,更沒有打工經驗.

自己從今以後只會吃飯,被罵作人渣地活下去.

當時這麼想的我就是這種眼神.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依然還能做些什麼.然而自己卻對現狀絕望,放棄了所有的一切.

數年後看開了自己身為尼特,變成一副更加墮落的表情.

那個時候,對了,我已經不帶一絲希望,一直都很想死.

『你,想死嗎?』

『…………』

『自己已經走投無路這種心情,我能理解』

『…………』

少女的目光慢慢捕捉到了我.

『既然如此,就讓一切結束如何?』

我認真地說道.

不過口氣應該很輕微.

我曾認真想求死.

只是那時我沒自殺,而是在之後的人生懶懶散散地苟延殘喘下去.

一段悠長而後悔的時間.

我並不能拯救她的人生.

當然,現在買下她,給她工作這點事能做到.

能給她買衣服,讓其吃飽飯,說上一些溫柔的話語.

然而,我深知這並不是所謂的拯救.

強行讓其做不想做的事,絕對不是拯救.

與其這麼做,不如讓一切都結束.

如果像我這樣死後步入別的人生,舍棄現在的人生,在嶄新的人生打拼下去更好.

那種人一定是有的.

盡可能去努力之類的不過是空話而已.

眼前這個少女是不是那種人我不清楚.

在我來看,她依然還有堅持的余地.

她才這麼幼小,看今後的努力總會有所著落.

但是,總是被這麼勸導的我卻一直在頹廢.

至死我都沒能糾正這份愚蠢.

一切都看當事人的干勁,能決定的絕非是我.

『…………』

『好歹說句話吧』

少女一動不動.

不過,她緩緩張開了干裂的嘴唇.

『——————不想死』

少女嘟噥道.

用無比細微的聲音.

雖然回答很消極,不過也罷,就這樣了.

我曾經就是這樣,這就夠了.

就算不是『想活下去』也可以.

『不想死』——這句話就足夠了.

「買了」

我把拿在手中的長袍飄然披到她身上.

以魔術創造出暖風溫暖她的身子,詠唱起解毒魔術.

用治療魔術恢複體力倒沒有,之後讓她吃頓飯就行了.

「婓布林特先生,這女孩多少錢?」

阿斯拉大銅幣一枚——這就是她的價格.

買下後,我們在奴隸市場角落的清洗處將少女洗乾淨.

接著到商業區買了少女的衣服等必要的東西.

然後隨便進了家咖啡廳.

並不是飯館,而是氛圍不錯的咖啡館.

這家店如果我只身一人,一定會避而不去.

選擇的人士菲茲前輩,他提議去咖啡館比較合適所以我沒有意見.

不過我怎麼都感覺不自在有些坐立不安.

賽諾巴該說不愧是王族,一直泰然自若.

而剛買下的少女一直在專心致志地將料理扒進口中.

……看來感覺很不自在的只有我.

菲茲前輩一直都顯得十分高興.

嘴邊一邊念叨『太好了』,撫摸少女腦袋的手從未停下.

「盧迪烏斯同學,說起來這孩子名叫什麼?」

一問到,我才發現自己連名字都沒問出來.

那個婓布林特也沒把名字告訴我.

『小姑娘,你的名字是什麼?』

少女感到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的臉.

『……名字?』

啊咧?

莫非我的獸神語沒怎麼能表達清楚嗎?

我確實三年都沒用過獸神語,不過在大森林的時候可一直在說啊.

難不成我在多爾提亞族群的時候被看做是剛來東京的邁克爾嗎?(米國人,自稱日本語流利的一逼)

不是吧,不會這麼搞笑吧……

明明我說的跟瑞傑爾德說的沒啥差別啊……

『呃,以前別人是怎麼叫你的?』

『……聖鐵的巴薩爾和綺麗雪棱的莉莉黛拉的孩子』

因為不得要領,我只好照本向菲茲前輩傳達.

接著,他『啊,對了』地露出一副博識的樣子點了點頭.

「碳礦族在七歲之前都不會取正式的名字」

「正式的名字?」

「嗯,在七歲前碳礦族不會有名字,年滿七歲的時候會根據喜歡,憧憬或者擅長的東西來取名」

是這麼回事啊.

不愧是菲茲前輩呢,真是淵博.

「原來如此,沒有名字很不方便呢」

「雙親都已經不在,只好我們來取一個了」

原來如此.

『現在我們要決定你的名字,你希望是什麼?』

姑且問一下本人,不過她卻歪著頭一臉茫然.

這樣子真能學會制作手辦嗎……感覺有些不安呢.

「既然是女孩子,那就給個可愛的名字吧」

菲茲前輩如此說到女孩子氣的話

這麼一說我反倒超想取個勇猛的名字……不好不好.

「賽諾巴,說一下你的意見吧!」

我一說到,賽諾巴就把臉轉了過來.

「嗯?由余來決定合適嗎?」

「出錢的人並不是我呢」

「那麼,叫朱利亞斯如何?」

賽諾巴靜靜地說道.

完全沒有一點經過思考的樣子.

「這是男人的名字吧?」

「是的,這是余過去不知輕重失手殺掉的可憐的弟弟的名字」

……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詭異吧.

菲茲前輩則露出不明就里的表情.

「這孩子是要安置在余的房間里的對吧?既然如此,取個能讓余湧上親近感的名字會比較好」

確實,這女孩以後要和賽諾巴一起生活,畢竟在王族專用房間住的賽諾巴的房間十分寬敞.

獲得許可的話也能安頓在我的房間,不過王族更容易獲取許可.

盡管住在我房間里也行,但按當初的預定安置在有錢的賽諾巴的房間更自然.

話雖如此,既然不懂人類語那放到我的房間里也行吧.或者我去賽諾巴的房間住.

「嘛,有要求的話我認為也不是什麼問題,不過既然是女孩子,起碼妥協一下叫茱莉愛特吧」

「余對此沒有意見,就叫茱莉愛特吧」

「茱莉……愛特,嗯嗯,確實是個好名字」

菲茲前輩很奇怪地開心笑了起來.

這種年紀就算芝麻蒜皮的事都會笑呢……

統一意見後,我把意思傳達給少女.

『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是茱莉愛特了』

『茱莉……?』

『茱莉愛特』

『茱莉』

少女重複一遍後,笨拙地笑了.

她只記得茱莉這部分,不過不算問題.

——————————————————————————————

就這樣,賽諾巴身邊多了一個茱莉愛特(通稱茱莉).

她一邊被周圍教導各種各樣的事物,一邊慌慌張張地跟在各方面都很散漫的賽諾巴後面支持他.

到了夜里就來我這努力學習人類語和無詠唱魔術.

睡前還要一味地傾聽賽諾巴講的關于人偶的講義,施行洗……教育.

經過這些後她開始從事勞動.

順帶一提,賽諾巴一直在堅持讓自己手指能穩重活動的訓練,估計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創作吧.

——————————————————————————————

從今往後,我和賽諾巴的人偶計劃就這樣一點點地向前邁進著.

另外,離我真正目標的達成依然沒能發現一絲征兆……【譯者:求別提……】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