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麻辣燙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到酒店後,其他幾個都是一頭躺在床上,要休息一下.

連續六場高強度的比賽,又是早起去准備,賽前還不斷的討論陣容打法,讓他們身心俱疲.

打游戲累麼?

很多人都覺得不累,不過那是在你想打的情況下,當你把打游戲作為競賽的時候,六場下來,跟工作六個小時其實也沒有區別.

陳牧只打了兩局,感覺還好,看了他們一眼,總感覺,打游戲也很需要體力啊.

"系統,職業比賽上,有沒有出現那種一天十幾把的情況?"陳牧問道.

"有的,華夏頂級聯賽就經常出這樣的事情,一群資本家舉辦的比賽,在他們眼里,比賽本身遠沒有賽前的廣告和名人表演來的重要.

上個宿主所在的世界里,有好幾次一只隊伍為了獲得世界賽名額,一天打兩個bo5,而且都打到滿額,十場比賽一天打完."系統說道.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如果那只隊伍沒有獲得世界冠軍,想必除了網友替他們打抱不平個兩三天,也就沒了後續吧."陳牧說.

"……是的,宿主分析的非常准確."系統說.

"果然很殘酷啊,不過也很正常,職業選手也只不過是粉絲多一些的打工者而已,哪里有大老板能提供的利益多,哪怕是光鮮亮麗的女明星,一樣要接受無數的潛規則.

所以,不管陳亦妃長的多好看,我也不會讓她進娛樂圈的,沒有大資本家做後台,誰能在染缸里濯清蓮而不妖呢?"陳牧以前就思考過這個問題.

因為陳亦妃長的太好看了,不少人都說,將來可以去做大明星,電視上的女演員都沒有亦妃好看,陳牧只能呵呵.

除非是大老板的女兒,否則進去就給人吃豆腐的,越是站在聚光燈下,越是身不由己.

陳牧搖搖頭,又想遠了,打開旅店的電腦,陳牧開始在知乎搜索,怎麼樣不動聲色的給父母錢.

結果出來的有,怎麼用父母的手機下載游戲而不被發現.

怎麼冒充帝都大學華清大學的學生不被發現.

怎麼偷偷花男朋友的錢不被發現.

怎麼假裝有女朋友,而不被父母發現.

"………"

陳牧歎了一口氣,原來只有干壞事的時候,需要網上求助啊,要給錢,估計網友都是直接給的,而且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像自己這種給爸媽錢,還得用電信詐騙來給的,怕是整個華夏找不出第二個.

陳牧想起來以前看過的網絡小說,男主角遇到同樣問題的時候,是這麼做的.

花三千萬買來所有彩票的號碼,然後開獎的時候,把這個號碼找出來,說自己中彩票了.

然後就讓父母合理合法的有了五百萬!

這種令人窒息的操作,陳牧可做不出來,損失兩千五百萬,簡直虧的媽都不認識.

首先陳牧是個精打細算而又機智的少年.

其次,陳牧沒有三千萬.

所以,陳牧覺得,自己得想點別的辦法.

等幾個隊友睡上兩個小時後,陳牧把他們叫醒,到飯點了,就該吃飯,不然對胃不好.

幾個人加一起,手握五萬巨款,堪稱土豪一隊,起碼在楚州這種最低薪資一千五的小城市,是不少工人兩年正常的收入.

工人們,為了獲得更高的工資,只能選擇加班,因為加班費比正常上班高,于是就要一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才能供的起孩子,養的起家人.

全國絕大部分的工廠都是這麼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基本工資就是當地的最低薪資,多一塊錢都沒有,想掙錢就得加班加點的干.

所以陳牧手里的一萬塊,真的很多很多,一個大學生一年的生活費,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字.

有人提議大酒店消費一次,難得冠軍,不應該爽一下麼.

陳牧搖頭拒絕,對于自己來說,需要的錢還很多,父親的病為了得到最好的治療,當面是直接去的德國看最好的醫生.

因為,國內的醫院都治不好,這阻止不了母親的愛,國內不行就去國外,雖然最後也沒有痊愈,但是起碼不用躺在病床上了.

為此,不但花光了家里原有的幾十萬,還欠下了至少四五十萬的負債吧,這個數字,缺口還很大呢.

對陳牧來說,一萬很多,一萬一點也不多.

最後商討了一下,大家決定去吃楊氏麻辣燙.

因為,東西自己點,想吃多少吃多少,付錢也都是付自己的,就不存在,消費上的差異了.

附近最近的一家,店面做的很乾淨,桌子也擦的很亮,自己拿一個塑料盆,用架子挑選自己想吃的菜品.

不論是各種肉還是青菜,或者面條粉絲,都是統一的二十元一斤,大家都樂此不疲的夾著喜歡的菜品.

陳牧覺得,生意人實在是太特麼聰明了,所有菜品統一價,會讓利潤暴增.

以前的麻辣燙,面餅一塊錢或者一塊五,每樣菜品標價好,然後吃之前就能算到自己花多少.

但是按重量來,可就太聰明了.

一般人可沒有靠手就能感應重量的能力,點東西就會超標,然後為了營養均衡,不可能只點肉,一定會配蔬菜和面餅粉絲之類的.

這樣,一次麻辣燙,消費三十五十再正常不過了,因為人都是愛面子的.

當你點的東西價格超過預期的時候,幾乎沒有人能厚著臉皮說,太多了,放回去一些吧.

于是就在店里消費了巨額的一份麻辣燙,陳牧不禁為商人的智慧折服.

果然第一個點完的雙胞胎兄弟,一人稱了兩斤多,四十來塊錢的超大份麻辣燙.

陳牧則是略微計算了一下,一塊面餅的重量大約是八十到一百克,一個雞蛋五十克,也就是說,三個雞蛋加一塊面餅就已經超過五塊錢了,還真是,不便宜呢.

陳牧挑選了一些食材後,放到秤上之前,輕輕說了一聲:"十五塊."

"你好先生,一共十五塊五."前台小妹甜美的說道.

"嗯,還有五毛錢是塑料碗的重量,很完美."陳牧給錢後,拿到一個號碼牌,就可以坐在一旁等待,喊到號碼的,就可以領取自己的麻辣燙了.

敖文敖軒的自然最快,兩人輪流拿了一個超級大碗回來,陳牧覺得,這碗跟自己家臉盆的差距,並不大.

"我的天老爺,怎麼會這麼多."敖文說道,一看就知道,自己估計是吃不完了.

"不管了,吃不完剩唄,好歹掙了這麼多錢,浪費並不可恥."敖軒說道.

看著兩人爆發戶般的樣子,陳牧也很樂呵,別人的行為自己不會干預,自己做好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兒就行了,就像這老板的套路,心里清楚就好,也不會說出來破壞別人的生意.

人家能這麼做,而且成功,從某種角度是奸商,另一種角度,可就是成功的企業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