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雙胞胎下路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幾天陳牧和陳亦妃早餐營養豐盛不少,精神狀態都很不錯.

上課的時候,陳牧一直在想,怎麼能找到略微強一點的隊友,最起碼能做到對線不吃虧.

上次比賽,打到決賽的時候,上下兩路都被壓刀,要是對手再強一點,陳牧未必能贏,就比如你在中路吃著小兵唱著歌,突然上下兩路同時暴斃,你除了一臉的黑人問號,還能怎麼辦.

現在全球上億玩家,滿網吧都是英雄聯盟的玩家,就是楚州也保底有個十萬八萬的,高手一定有,就看能不能找到.

"小白哥,你認不認識排位兩千以上的人?"陳牧下課隨口問了句.

"嗯?認識啊,我以前初中的兩個兩個哥們,現在人在十六中,上次看到空間曬分段來著,下路雙排兩千三,算是我認識的最高分了吧,兩個禽獸,居然不帶我."卓小白拿出一瓶八塊錢的瓶裝酸奶,一邊喝一邊吐槽.

"可以啊,現在國服最高兩千九百多,兩千三怎麼也不低了,能不能介紹我認識一下."陳牧說道,如果能組到兩個兩千三的高手,那冠軍希望就大多了.

"嗯,這兩個人是雙胞胎,心有靈犀,下路雙排比情侶還要默契,一查戰績猛的跟狗一樣,你要抱大腿?"卓小白說道,游戲高手這種東西,是否在你身邊完全看運氣,每天都有無數人入坑,指不定哪個突然就成了大神.

就好比陳牧,一直以為是不怎麼愛說話的書呆子,結果熟悉以後,不但是個騷話王,還特麼拿網吧比賽冠軍.

"雙胞胎,這麼特別的麼,那啥給我聯系方式吧,我需要找游戲高手幫點忙."陳牧說道.

"嗯,可以,我跟他們說一聲,你加他們微信聊吧,找他們什麼事兒?我說起來比較方便."卓小白說.

"打比賽,規模更大,高手更多,有高分一點的比較保險."陳牧說.

"哦,交給我,我一定幫你說服,他們兩個成天翻牆出去上網,要是能拿獎金,估計就不用包夜連泡面都舍不得加根火腿腸了."卓小白說.

卓小白把微信推送給陳牧,一邊跟那邊聊天,陳牧加上後問:"他們叫什麼名字,我備注一下."

"一個叫敖文,一個叫敖軒."卓小白說.

陳牧一邊備注一邊問:"為什麼不叫敖武,這種名字都是文武雙全麼."

卓小白皺著眉頭,喝了一口酸奶,望著窗外的白云歎了口氣說道:"以前是叫敖武來著,不過小時候有一次弟弟走丟了,全家人滿村子喊了他一晚上名字以後,就改名了."

"……"陳牧反應過來後,才明白這個名字的獨特之處,只能說這個名字確實得改.

"雙胞胎真有心靈感應?你見過沒?"陳牧問.

"當然,你不知道他們有多猛,初中的時候有一次敖文手受傷了,但是還是堅持為了華夏網吧的偉大複興而堅持,然後就兩個人玩一台機器打地下城與勇氣,一個控制上下左右,一個控制技能,那連招跟特麼一個人一樣."卓小白回想起來,還覺得他們真是天才.

陳牧嚇的長大了嘴:"世界之大果然無奇不有,居然還有這種操作,兩個人可以玩一台機器,這得省多少錢啊."

卓小白差點沒把酸奶噴出來,你特麼這都能想到省錢,不是應該高呼666麼,完全沒道理吧,學神的腦回路難道跟我們這種正常人不一樣?

"不管怎麼說,多幫我說說,這個比賽獎金豐富,冠軍足足兩萬,不過比賽周期可能就長一點,要多打幾天,萬一有幸拿了冠軍,一人四千也絕對不少."陳牧說道.

"這麼流弊,英雄聯盟排面這麼大了,咱們市里的比賽都能拿兩萬了,你放心,他們不來參加我去他們學校找他們去,好歹吃了我那麼多,這點面子還是有的."卓小白大氣的說.

有錢人的交際,就是這麼簡單粗暴,大家都欠著人情,自然關鍵時刻要出手相助.

所以不要看有錢人表面風光,其實背地里,更加風光.

有人情關系就是好辦事,聊了聊,說明一下比賽時間和獎金,兩人同時就回複答應了,兩萬塊的誘惑還是相當給力,即使他們並不覺得能拿到.

成年人都覺得多的獎金,哪里那麼容易拿,問一圈高三的學生,賺過一千以上的一百個都找不到五個.

不過他們對這款游戲相當熱愛,打的又不錯,靠著幫同學上分掙點網費也要每天去打,哪怕只是一輪游,也能體驗一下比賽的感覺.

十六中隔著十中就幾條街,陳牧直接約晚上一起打兩把,試試配合,地點自然是天辰網吧,並且承諾,只要表現足夠出色,承包夜宵飲料網費,陳牧雖然摳,但是做人道理還是懂,有求于人自然要出錢出力.

而且陳牧靠著五塊錢,已經賺到了二百多網費,屬于常年免費上網,稍微出點錢也是應該的.

再聯系一下石更,如果願意一起組隊伍,晚上就五黑練習一下,不管拿第幾名,獎金都五人平分.

石更聽說兩千三的下路組合,也很是興奮,感覺有這種實力的下路,不說冠軍,沖擊一下名次還是有機會的,並且他會聯系一下以前一起打dota的兄弟,找一個強力的上單回來,晚上一起訓練幾局看看.

陳牧答應,有一個實力不差的隊伍,冠軍希望就大了,比賽不是匹配,一旦一路炸穿,就會被反複針對.

像陳牧看過的那場歐洲打北美的比賽,就是打野爆炸,被反藍以後,整場比賽沒有在拿過一次藍,讓發條極度難受,而冰鳥靠著不間斷的藍buff,刷的天暈地暗,後期瞬間秒殺ad終結比賽.

雖然楚州的比賽不可能跟世界大賽相提並論,但是相信有爭奪全市冠軍的人物,不可能不懂得針對突破口瘋狂毆打.

陳牧不是盲目自信的人,自己雖然還沒碰到給自己巨大壓力的人,但是兩萬塊不是小錢,陳牧想把風險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