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首勝
g,更新快,無彈窗,!

殺死小魚後,陳牧總算有了回程的機會,為了讓這死魚吃不到兵,陳牧精心卡線卡到六級,還沒出過裝備.

直接做出一雙法穿鞋加負極斗篷,外加一個真眼兩個假眼,一攻一守,徹底絕了小魚單殺的一切可能.

看到卡牌的這件裝備,劉飛是真的吐血,尼瑪這麼大優勢還慫!

陳牧出這件裝備的原因在于,擊殺魚人後,兵線就不再能控制了,卡牌和魚人的英雄差距,有兩層樓那麼高,即使等級高上一到兩級,吃魚一樣要死,以為有優勢就可以在魚人面前浪的,基本都會嘗到血的教訓.

這主要源于魚人的w技能,按照百分比扣血,e技能可以躲絕大部分技能,這兩個特點可以讓小魚靈活的躲技能反殺,又有一個距離超遠,傷害奇高的大招.

而卡牌的大招卻是支援型的,在傷害方面天然少上數百點,在出到金身之前,依然不能放松對魚人的警惕.

繼續對線的卡牌,補刀依然碾壓魚人,而小魚則是一看到卡牌消失視野就要狂點信號.

而卡牌則是根本不飛,只要不飛對面就沒有動手的資本,打野不敢抓,只能刷.

上下兩路膽戰心驚,一看到對面靠近就得慫,生怕天上掉下來個卡牌,補刀自然的開始被壓.

卡牌一個捏大,直接造成了三路的優勢,楚州大學這邊連吃經驗都變得有些奢求.

陳牧為了讓劉飛更加恐懼,自然是要更加的針對魚人的,畢竟殺別人沒有積分,不知道自己嘲諷別人,跳個舞啥的,會不會有任務觸發,下次可得試一下.

陳牧做好了兩邊的視野,肆無忌憚的在塔下各種秒抽牌打在魚人臉上,魚人要麼不補刀,要麼各種吃牌,這讓劉飛第一次後悔選了個近戰,早知道選個發條多好,起碼能吃兵,後期一個神大說不定就翻了,現在永遠是半血狀態,打野來了都不敢上,玩個蛇皮.

陳牧一邊毆打魚人,一邊換位思考,假如自己和對方魚人位置互換,有什麼方法可以脫離這個狀態,一開始哪怕兵線被卡牌控住了,又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

要知道,即使不出手a那一下,兵線一樣有概率會推進,假如對手是個一樣懂的兵線運營的強力選手呢.

要是劉飛知道了,肯定立馬跟陳牧換位置,這都被打成娃娃魚了,一套連adc都秒不掉,能換到卡牌的位置,那肯定穩贏啊.

陳牧卻不這麼認為,一個人如果對游戲的理解到達一個超高的層次,哪怕局勢崩盤,也一定有破局之法.

即使在塔下,魚人就安全了麼?未必如此,卡牌一張黃牌騙出魚人e技能後,蹲在四鳥的盲僧直接摸眼出來,一腳踢在魚人胸口,把魚人送到陳牧臉上.

一發貼臉q打在魚人臉上,削去數格血量,盲僧的q緊隨而至,直接二段追來,把魚人打成殘血.

魚人交出閃現,反身丟魚,試圖用減速活命.

而陳牧往前走上兩步,秒切一張牌直接閃現丟出,牌出手的瞬間,魚剛好從地下探出,陳牧的時間卡的分毫不差,記憶了所有技能效果時間的陳牧,一張隨手飛出的紅牌直接帶走魚人最後的血量.

劉飛直接拍了一下桌子,對方運氣太好了,只要慢一點點就能逃生了,這種死法真的憋屈.

而陳牧則是很想責怪一下石更,只要晚出現零點五秒左右,閃現前w的cd就能好,這樣出手的牌,魚人就只能交一個死亡閃現了.

不過仔細一想就算了,不可能每個人像他一樣,能記下上百個英雄的全部技能cd,能殺已經不錯了.

這種怪物般的要求,估計只有系統才會提出.

"宿主,你錯了,在韓國那邊,所有的頂級輔助,都被要求記下全場十個人的召喚師技能,並且記住所有看到眼位的消失時間,不要小看這個世界的高手,否則會慘敗."系統立馬就跳出來了,這是在教育陳牧高手如云,以為只有自己能記下這些東西就大錯特錯了.

"系統你是個韓國吹麼,我們泱泱華夏就沒有這種選手?"陳牧問.

"幾乎沒有,韓國人在上一任宿主的世界,連續三年世界總決賽內戰,如果不是帶有一定運氣的分組,可能連續五年都是韓國內戰,他們對于游戲的較真程度,難以想象,這個世界更加可怕,也是宿主未來的頭號大敵."系統說道.

陳牧一陣恍惚,小小的一個韓國,一億人口居然吊打全世界,這未免太誇張了,華夏可是二十億人的超級大國啊.

拋開這些問題,專心打完這局,陳牧繼續用心對戰游戲.

殺完人後,陳牧往下路趕去,留盲僧拆塔,這個時間對手的打野一定在往中路走,會玩的打野都會選擇在中路死亡時進行補線和守塔,地圖的資源就這麼多,少吃一點就白白浪費,看到兵線去吃,已經吃了很多高手玩家的本能.

陳牧想到這一點,自然要配合下路再殺對面一次.

命運之眼的開啟,讓對方所有人都出現在卡牌的洞察之下,對方的打野剛剛走到中路塔後.

而陳牧直接飛下,落點在敵人後方,離塔的攻擊距離最近的位置,這樣陳牧一套打完後,對手必須經過陳牧才能回到塔下,陳牧的卡牌不但可以不斷的普通攻擊,還有足夠的時間等待下一張牌的cd.

抓滿血的敵人,飛敵人逃跑的路線,會比直接貼臉要打出更多的輸出.

對方的婕拉加飛機組合,根本逃不出兩張黃牌的追殺.

"doublekill!"游戲系統的女聲提示,陳牧已經三個人頭加一個助攻在身,肥的不像話.

"投了吧?"劉飛歎了一口氣,他實在想不到怎麼阻擋這個卡牌了,補發育已經差了快五十刀加三個人頭,去支援,一條魚咬不掉三百血,怎麼玩.

二十分鍾整,再次被塔下黃牌定住,巫妖之禍加法穿的卡牌一套秒殺後,劉飛點出了投降.

隊友互相看了一眼,也只能點了同意,隊伍里最粗的大腿被人當豬殺,還是拿了康特英雄情況下,沒得玩了呀.

所有人確定後,畫面移動到敵方基地,一陣旋轉和震動後,基地爆炸,石化隊拿下第一局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