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服solo
g,更新快,無彈窗,!

網吧內,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又看到一個熟悉的背景,這個背景,一起生活了十七年,陳牧的妹妹陳亦妃.

這個妹妹,從小就長的好看,大眼睛,皮膚水嫩,自小就是眾星捧月的小美女,而且初三以前成績比陳牧更加優秀,但是家里變故之後,卻受到了負面的影響,成績不進反退.

只能說同一件事,同樣的環境,對不同性格的人,造成的結果也不同.

陳亦妃初三以後成績退步,只能勉強進陳牧所在的楚州九中,踩著分數線進了不說,還變的越來越愛玩.

前段時間,就在家用三年前的老電腦,下載了英雄聯盟,但是因為老媽在,根本不讓她玩.

沒想到居然跑網吧來了,聽著妹妹熟悉的聲音,陳牧一陣頭疼,同樣是月考,陳亦妃都退步到班里倒數第十了,這樣下去豈是涼了.

想到這里,陳牧就直接向陳亦妃走去.

"加血啊,你會不會玩呀,這麼菜干嘛不去玩連連看?"陳亦妃的聲音呆萌,屬于那種語音聽起來非常酥軟的,事實上她唱歌也非常厲害,初中就拿過全校歌唱大賽冠軍.

可是現在卻極不淑女的在網吧罵別人菜,陳亦妃皺著小眉頭,一臉的不耐煩,又輸了,打了這麼久都才一千二百分,什麼時候能上一千五百分啊.

"說了你好好打輔助,這樣就能贏了,非要玩中單干嘛呢."對面的一個男生,也是有些不爽,0-9的中單安妮,誰來救的了?

對手又不傻,中單單殺那麼多次,隨便抓抓人就贏了.

"陳亦妃,你還不回家?"陳牧的聲音響起.

"啊?"陳亦妃回頭一看,嚇了一跳,站起來摘掉耳機,緊張的不行.

"哥,你怎麼來了."陳亦妃一臉緊張,耳朵都紅了.

"這麼晚還不回家?"陳牧問道.

"我待會兒就回去了,你怎麼也來了?"陳亦妃問道.

"專門來找你啊,要不是別人告訴我,我都不知道你居然還會來網吧,你哪來的錢?"陳牧裝成一副大人的口吻教訓道.

"我…是同學請客的…"陳亦妃犯了錯,有些慫,其實在家,她一直都很刁蠻,陳牧屬于常年被欺負的狀態.

陳牧看了過去,對面一個面容還算清秀的男生,也看向了這邊.

"行了,你回家吧,我就不多說了."陳牧說道.

"不行,我還要學打英雄聯盟呢,這可是難得一遇的大神."陳亦妃嘟著嘴拒絕.

"是啊,已經來了,不如打完再走吧,也沒一會兒了."對面男生說道.

"別跟我說這些,以後不准再來了,回家好好複習去,你准備以後讀私立大學交幾萬的學費麼?"陳牧叱責道.

"我不管,我一定要學."陳亦妃把頭偏過去說道,感覺在同學面前被這樣訓斥,很沒有面子,反抗的更強烈了.

陳牧實在管不動這個妹妹,太過于逆反了,想到自己不是有個魔王系統麼,以後打游戲,自己肯定很強,不如先把人哄回去,要是沉迷網吧,這得多費錢啊.

"要學我教你,咱們回家學."陳牧語出驚人,竟然要教陳亦妃打游戲.

"哥,你別騙我了,你什麼時候玩過英雄聯盟啊."陳亦妃不相信.

"這位是高三那位年級第一吧,久仰大名啊,您學習這麼強,我們也是很佩服,至于這英雄聯盟,還是咱們玩的好一點,我教完亦妃這一把就走."對面男生說道.

"叮,任務觸發,魔王之路就是要打敗眼前的一切強敵,用霸道的語氣提出和對手solo,並將他打敗,成功獲得積分兩百點,失敗扣除."系統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哪呢,上一個任務還沒完成,居然又來一個,可以兩個一起的麼?"陳牧說道.

"是的,一旦宿主有需求,系統就會發布相應任務,以後還會多個任務共同出現,宿主要好好努力."系統說道.

陳牧尷尬,啥叫solo啊,就讓我跟他solo,我特麼還沒玩過這游戲呢.

"SOLO在英雄聯盟里的意思是單獨對決.簡稱單挑,主要步驟是你在自定義游戲中邀請你要SOLO的玩家與他單獨在5V5的地圖中打.

只能走中路,SOLO前最好講清楚比試的英雄類型,不然會吃虧.然後在中路單挑,不准去別的路補兵.也不可以打野怪.當你拿下一個人頭或者一座塔時就算你贏.這主要考驗個人對線和應戰能力."系統給了詳細的解釋.

好吧,陳牧理解能力還是比較強的,就是類似于中世紀的決斗唄,文明時代,用游戲勝負來爭奪一些東西的打法.

這個用霸氣的語氣要求很怪啊,跟別人打,還要帶語氣也太誇張了.

但是系統任務不可違,陳牧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做出了一個令人側目的舉動.

"以你的技術,根本沒資格教我妹妹,不過我也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跟我solo一場,如果你贏了,就讓她在這兒跟你學,如果輸了,她就跟我回家,並且你以後不准再跟她來往,你看如何?"陳牧這話相當不給面子,直接說對方技術太菜,沒資格教人,意思就是我比你強太多了,我來教就行了.

陳亦妃聽著長大了小嘴,哥哥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狂了,你不是跟人比數學啊喂,是打英雄聯盟好不.

這個請客帶自己來的同學叫石新,已經玩了一年多了,英雄聯盟這個游戲才出來兩年多,他去年就在玩了,已經是一千七百分的大高手了,要不是自己非要玩中單,基本石新就可以帶他躺贏.

石新看著眼前之人,說話那麼霸道自信,有些擔心,難道他是個兩千分的大高手?

求穩的問了一下陳亦妃:"你哥什麼分段啊?"

"他沒玩過聯盟啊!"陳亦妃說.

"啊,沒玩過,這是在這兒裝大尾巴狼呢!"這話心里心里想著,嘴上沒說,畢竟女神的哥哥,肯定要表面尊重一下.

"好,我答應你solo,中路一血一塔一百刀,速戰速決."石新說.

"好,亦妃,就借你的機器賬號吧."陳牧說道.

"你自己的呢?我的符文你用的習慣不?"陳亦妃問道.

"我還沒注冊呢,待會兒再弄."陳牧說道.

聽了這話,石新差點摔下來,尼瑪賬號都沒有,要跟我solo?我不打的你滿地找牙.

雙方有好友,就直接拉了進來,陳牧看著界面一臉懵逼,這都啥啊,畫面上這麼多人頭都是啥.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干嘛?

還好系統不是毫無人性,指點起陳牧來,畫面上的人頭就是英雄,選擇一個英雄和對方對戰,操作類似于魔獸爭霸的rpg地圖.

陳牧這就好理解了,小學他就玩過魔獸造兵游戲,控制一個角色走來走去,殺人屠城,還是不難的.

"我該選什麼?"陳牧問.

"隨機吧,真正的大魔王,面對這種對手,都可以隨機英雄單殺幾十次."系統說道.

然後陳牧就挑了一個順眼的,點了確定.

"斷劍重鑄之日,騎士歸來之時."一句熱血的台詞進入陳牧的耳朵.

"還挺好聽的."陳牧想道.

"請選擇ad符文,和相應天賦."系統提醒.

然後陳牧按照指點,慢慢的點了一套系統推薦的天賦.

陳亦妃坐在旁邊的座位上圍觀,居然選個瑞文中單,這英雄solo厲害麼?不是說選遠程英雄比較好麼,對線不容易被壓制.

石新穩健的選了一個瑞茲,雷電法王是他最早用的英雄,也是最自信的一個.

曾經定位賽八勝兩負,瑞茲贏了七場,可以說拿到瑞茲,打打一千八九百分的對手,也是不虛的.

對手選了一個瑞文,呵呵,這是石新內心的想法,三級之前,瑞文就是個垃圾,自己隨便消耗.

這把他的召喚師技能帶的疾跑加點燃,solo里閃現作用不是很大,虛弱加點燃是最強的,但是對方是個沒玩過的新手,帶虛弱未免太慫了,直接疾跑追死吧,瑞茲還是很需要移速的.

一看瑞文,哦喲,閃現點燃,菜比啊這是,這人真打過solo?或者拿來保命?

陳牧都是按照系統說的點的,系統說身為魔王,必須要有一往無前的霸氣,閃現點燃是必須帶的.

陳牧也不懂,聽話就對了.

然後出門,陳牧帶著萌萌的瑞文往一塔走.

陳亦妃驚訝道:"哥你怎麼不帶裝備啊?"

"啊?啥意思."陳牧問.

"系統忘了提醒,宿主出門是要帶裝備的增加屬性和戰斗力."系統說道.

"額,沒事,回去買就行了."陳牧說道.

石新內心無語,世上竟然有如此能裝逼之人,出門裝都不知道要買,還特麼跟我solo.

石新二話不說,直接買了正常出門裝,藍水晶走起,本來還准備帶點血量,安全一點,現在看來,是時候展現真正的虐菜了.

陳牧回家後,問了下陳亦妃,出門帶什麼.

陳亦妃說道:"哥,你就認輸吧,浪費時間干嘛呢,出門應該是帶長劍三紅吧,就那個,對對對."

陳牧在陳亦妃的指點下,帶上了一身的攻擊,強勢的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