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節:第十六章(9)


胤禛啜飲了一口茶水,身子向後靠了靠,說道:"過些日子蒙古部落來朝覲,你去准備一下。"弘曆應了一聲後,走到我的面前,道:"姑姑,弘曆告退。" 然後恭敬地施了一禮,疾步而出。我無聲地歎了口氣,沒有想到他仍是如此,沒有一絲改變。

過了半晌,我仍是怔忡地坐在椅子上,沒有辦法集中精神。

耳邊一聲輕哼,我猛然回神,才發現不知何時胤禛已走了過來,正站在身旁好笑地望著我。四目相交,見他戲謔的目光中還有一絲疑慮,我心中有些緊張,同時又有一絲無奈,兩人靜靜地對視了一會兒,他嘴角浮出了淡淡的笑容,道:"找我有事?"

我已沒有了來時的心境,聽他如此一問,我笑道:"沒事,只是想來看看你。"他微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拉我起身,兩人牽著手向幾案走去。

他坐在椅子上,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腿,用眼神示意我坐上去,我掠了一眼大殿門口躬身立著的小太監,面上一熱,邊搖頭邊擋回了他伸過來拉我的手。他眸中閃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意,但面色依舊淡淡,見我不肯,他沉聲命令道:"你們都下去吧。"聞言,兩名小太監躬身垂首倒退了出去。

我仍站在幾案旁邊,對他莞爾一笑,道:"你先處理政務吧,我可不想影響你。"他睨了我一眼,薄唇蘊著笑意,拿起左手邊的一張疊得很整齊的紙道:"好好斟酌一下,希望蒙古使者來之前定下來。"

我心中不解,不知道有什麼會需要我做決定。展開紙張平鋪在案子上,我一下子怔在了那里。本想著他不會再提這件事,沒有想到依然逃不脫。一股莫名的郁積之氣填滿了內心,心口堵得有些許難受。抬起頭,盯著他,微皺著眉悶聲道:"怎麼又說起這件事了,現在不是也很好嗎?"

他輕歎了口氣,道:"弘曆、承歡稱你姑姑,小順子他們也叫姑姑,這樣也很好嗎?"他說的的確是實情,宮中的妃嬪都是一口一個"姑娘"的稱呼我;弘曆和傅雅他們又稱我姑姑;而小順子這些一直隨在身邊的人,見我沒有反對,稱姑姑也順了嘴,也就一直這樣叫著。這樣想想,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在這個尊卑分明的社會里,這樣"胡叫亂答應"的日子居然過了這麼久。

一直倔強地不接受冊封,他也知道我的心意,因此才會這麼拖下來。可自己是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這早已是更改不了的事實,如果沒有他的交代,我見到任何一個妃嬪,即使位份再低的常在、答應,都要恭敬地行禮,哪會有如今這樣愜意自在的生活。

再說,這本是我已答應的事,也是已經想通了的。先前是怕弘翰不能生活在我身邊而不願受封,但胤禛已有承諾,會親自帶大弘翰,這也等于是變相地遂了我的意。

既是早已接受了他,也決定了會在園子里陪他生活,不在乎自己的身份,那再多一個稱呼又有什麼呢?總讓他一味地遷就我,我是不是自私了一些?他想給自己一個對外的身份,那也是想讓我陪他的范圍更大一些。我何不遂了他的意,不讓他為難。

胸中的悶氣早已消失殆盡,我向前走兩步,站在他的身旁,沖他嫣然一笑,道:"你比較中意的是哪一個?"他定定地看著我,臉上掛著笑意,將我輕輕地拉坐到他的腿上,他用雙手環住我,下巴支在我的肩頭,接過我手中的那張紙,放在我們面前的案子上,道:"這個吧。"

順著他的手看過去,"蘭貴妃"三字映入眼簾。他選的正好是我心中所想的,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吧。

我進宮後的命運一直和木蘭有關,聖祖年間,戴上了他送的木蘭簪子,決定了自己的人生大事……即使自己的靈魂回到深圳,那條細若銀絲的木蘭墜子依然如影隨形地跟在我的身邊,它引領著我再一次回到了這里。

默了一會兒,伸出手,細細地撫摸他戒指上的木蘭花,開口吟道:"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攝提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覽揆余于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汩余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