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節:第十六章(1)


胤禛掠我一眼,我忙回神,對她淡淡地吩咐道:"放下吧。"呂嵐曦利落地把東西放下,盈盈福了一福後,欲轉身回去。

"呂嵐曦。"我理順思路,猛地開口叫了一聲,她身形一滯,隨即仍快步向外走去,我心中不好的預感不減反增,我又叫道:"姑娘,留步。"

她回過身恭聲道:"奴婢瓜爾佳·嵐冬,聽候姑娘差遣。"仔細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確信她就是張毓之的師妹,我道:"回你主子一聲,改日我會去坤甯宮謝皇後賞。"她依舊微微垂首,應了一聲後,若無其事地轉身而出。

〖1〗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這是今冬的第二場雪,下得不如第一場雪那麼急,那麼大,也不似第一場雪那樣一直是雪花夾雜著冷雨,下完也化完。這場雪開頭便是鵝毛大雪,慢悠悠地在半空中盤旋,像無數只白色的蝴蝶在空中翩翩飛舞,並不急于落地。

我站在門前,望著眼前披著銀裝的宮殿樓閣,回身走到弘翰的小床旁邊,掖了掖被角,仔細交代了巧慧後,帶著菊香向坤甯宮方向走去。

剛走到乾清宮外的胡同里,飛雪已不再是一片一片往下落,雪花像是在空中結成了團,一個個松軟的雪球直降下來。雖然我極喜歡這種雪景,可心中卻有些後悔,應該用暖轎代步的。但即使現在回去,也已落了滿身的雪,我只好加快步伐,匆促地向前行著。

"姑姑……"我回身一瞧,原來是小順子領著四個小蘇拉抬著一頂暖轎疾步走來,待一行人走近,小順子道:"今兒雪太大,奴才怕姑姑身子頂不住,因此特意備轎趕了過來。"菊香掀開轎簾,我正欲入轎,卻見這大冷的天,小順子的腦門子上竟沁出了一層細汗。瞅著地上的一層薄冰,我心中一暖,道:"擦把汗,別著涼了。"小順子笑嘻嘻地接口道:"姑姑這樣說就折殺奴才了,如若不是這幾年姑姑對奴才這麼關照,奴才哪會有今天。"

小順子本是雍王府的侍從,胤禛繼位後才到了宮中。我有孕之後,高無庸便派了以他為首的幾個小太監保護,自那時起,他儼然成了高無庸座下最得力的人,因而他常說是托了我的福。在王府時,胤禛家規極嚴,不要說侍從們,就是弘曆他們犯了錯,也是家法侍候,再加上這小順子年齡本就小,因而剛入宮也是戰戰兢兢,唯恐出錯。可在禛曦閣待了些日子後,腦子里的規矩也淡了許多,不過這在宮中卻並不是什麼好事,改日抽時間還是要叮囑他一下。

忽然一陣冷風灌入,幾團雪花飄了進來,定睛一看,原來已經到了坤甯宮,菊香正掀開轎簾。出得轎門,我踩著雪,緩緩向前行去。進得正門,仍是一群小蘇拉掃著雪,我的目光自眾人身上掠過,最後定在殿門前側著身子的嵐冬身上。我站定,默默地注視著她,她身上有一種不同于其他宮女的東西,卻又說不清是什麼。見我站在那里,小順子快步走到殿門前,聲音較平常略為提高一點,通傳道:"皇後娘娘,曉文姑娘來了。"

嵐冬回身下了台階,走到我面前道:"地滑,我扶著姑娘。"她的面色在雪的映襯下越發顯得白晳了,看起來似是沒有一點血色。我望著眼前的她,不由得一陣恍惚,一瞬間明白了她身上那種說不出的東西是什麼了,那是一種深到了骨子里的孤寂。我心中更是肯定了她就是呂嵐曦。

我道了聲:"謝謝嵐冬姑娘。"聞言,她猛然抬頭,面色更白了一些,身子微微顫了一下。那日相見,她一直沒有抬頭,是以並沒能見到我的面容,但作為知道她真實名字的人,她應該會記住我的聲音。

只在頃刻之間,她便恢複了平靜,微微一笑,道:"皇後娘娘已經吩咐過奴婢,如果姑娘來了,不必通傳,直接進去即可。"我正待開口說話,已看見皇後下了台階,向這邊走來:"妹妹,這麼大的雪,站在這里做什麼,快進屋吧。"皇後邊說邊輕輕地拂去了我身上的雪。

我乍從雪地里進屋,覺得室內光線有些暗,什麼也看不清,模模糊糊的。直到坐下,閉著雙眼待了一會兒,再次睜開,才覺得清晰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