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節:第九章(3)


我心中一松,籲出一口氣,輕聲嘟囔道:"早知這麼順利,就不這麼提心吊膽了。"

他好笑地瞅我一眼,躺了下來,道:"好心辦壞事,十三弟這下要躺個把月了。"

我心中微驚,驀地明白十三為何會落馬--他不會去裝病,只會讓自己真的生病,他這是不願欺君。

心頭湧起一絲悲哀,我輕輕地歎了口氣。

他拉我躺下,輕笑著道:"把最難辦的事交給了我,又謀劃著算計我,這筆賬是得算算。"

我正在出神,聞言,面上一熱,掀起被子蒙頭,轉身背對著他。

他啞聲一笑道:"臉皮還是這麼薄。"然後掀被而入,霎時滿室春光旖旎……

秋風淒冷,寒意無情地吞噬著一切。

我坐在馬車上瑟瑟發抖,緊了緊身上的斗篷,身上依舊沒有一絲暖意。自聽說綠蕪回府後我就一心想去看看,可胤禛卻說應給十三他們一些時間,因此就拖到了現在。

我正在神思縹緲,忽感到一陣冷風灌入,渾身的汗毛一下全豎了起來。

菊香忙放下簾子,賠著笑道:"我看看到了沒有。"見她面帶惶恐,我含笑拍了拍她的手。見我並沒怪罪,她臉一松,神情有些開心。

剛進園子時我心里一直不明白胤禛為何會在閣內安置一個如此粗枝大葉的宮女,隨著在閣內居住的日子漸長,我才明白了他的用意。他是想使禛曦閣成為一方淨土,不想閣內出現另外一個玉檀,畢竟玉檀的死帶給我的傷害如此嚴重,是他沒有預料到的。

我暗歎了口氣,靠在軟墊上,心中有些犯愁,不知要如何對綠蕪說明自己的身份。迄今為止,胤禛並未詢問過我為何變成了如今的模樣,我當然也不知道十三是如何對她說的。

左思右想間,馬車已穩穩地停了下來。菊香掀開簾子,車轅旁已有一個奴仆等候。我在他的攙扶下下了車,府門口的十三和綠蕪已下階走了過來。我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兩人,十三臉上漾著幸福的光芒,綠蕪面上則現出一絲訝異。

見我們如此呆站著,十三笑道:"嫂嫂,進府吧。凍壞了可會有人責怪我。"我臉上一熱,瞪他一眼,淺笑著道:"前些日子不知是誰愁眉不展……"

未等我說完,他已截口賠笑道:"好嫂子。"見十三面色訕訕的,我心中不禁暗樂。

綠蕪看看我,又瞧瞧十三,恬靜地淡笑著。

水藍色的床幔被褥,同色的珠簾流蘇,整個房間顯得淡雅而溫馨。熏爐內輕煙繚繞,絲絲清幽縈繞在鼻端,久久不散。

我收回目光,默默看著對面的綠蕪,有些難以啟齒。她似是知道我的為難,微笑道:"多日不見,姑娘一切可安好?"

我輕輕頷首,暗松一口氣,問道:"十三可知道你是從宮中回來的?"

她像是早已知曉我會有此一問,搖搖頭,微笑道:"當年皇上找到我時,我實是不想再回來。可皇上卻說天下雖大,王爺如果執意要找,那他一定會尋得到。既然真不想見他,只有藏身到他無法觸及的地方。因此,我就住到了那里。"

我心中震驚,驀然明白當年找到假綠蕪時為何她的面容俱毀。凝神細想,胤禛如此安排,既能保護綠蕪和十三,又讓綠蕪生活在他的視線中,待時機成熟,就可安排兩人相聚。

綠蕪站起,走到我跟前肅容道:"姑娘請受綠蕪一拜。"說完,她徑自矮身一福,我忙起身拉住她道:"我受不起你的禮。"

這麼做,只想補償十三,想讓心中的愧疚少一些。我苦苦一笑,輕聲自語:"這本就是我的錯。"綠蕪一臉錯愕,不解我為何這麼說。

我心中湧起一絲苦楚,倘若當年我未存私心,沒有向八爺提供那些所謂的消息,又何來十三十載拘禁生活,又何來後來這一連串的事?

我滿腹悲愴,但卻笑著道:"要承歡回府嗎?"

她面容瞬間蒼白,眸中深蘊悲苦,半晌後,才恢複正常,道:"綠蕪已去,現在我是張慧之,至于格格,我想,在宮中生活對她更好。"

天意弄人,世上總是不停地演繹著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的故事,好多年,好多世,不斷重複。絲絲涼意自心間滑過,我看著綠蕪,這個曾經為了感情而深受折磨的女人,曆經千辛萬苦,終于能陪在愛人身旁,可還要忍受著骨肉分離這種錐心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