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節:第三章(1)


我說完,不理他的反應,轉身快速上了馬車,催促小太監往回趕。小太監已被剛才的場面嚇著了,忙揚鞭輕喝,快速往回走。

我心中暗暗思慮,對十四說的這番話,不知能不能起些作用。我只能點到為止,他應該能聽懂我的意思。

〖1〗第三章··

第三章

冬去春始,天氣雖轉暖了許多,可微雨中夾帶著寒風,仍讓人感覺到涼意很重。

禛曦閣里,胤禛臉色微怒,兩手緊攥著椅子的扶手,手指因太用力而顯得有些發白。十三眉頭緊蹙,默然坐在下首。

八王議政果然發生了,八爺九爺聯合八旗旗主上殿逼宮,企圖架空皇權。

胤禛是感情內斂的人,表情總是淡淡的,可這次怒形于色,可見這件事確實觸怒了他。雖說這次事件是八爺九爺挑的頭,可被胤禛公開稱為舅舅,並被委以九門提督重任的隆科多也牽涉其中,想來此時胤禛心中的悲憤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我躡手躡腳地將端著的茶水放在他身邊的幾案上,他眸中蘊著恨意:"朕于登基之初就封老八為親王,對他們一再忍讓,可他們卻一再地逼朕!"

十三幾不可聞地歎了口氣,道:"皇兄也無須再為此事費神,這件事也算是平息了。"

胤禛"啪"的一聲拍在幾案上,茶碗應聲而破,血自他手指處流了出來,他卻渾然不知。我皺眉緊盯著,猶豫了一瞬,便下去絞了帕子,走上去,抓起他的手輕輕拭去血跡,他手一顫,我心神一晃,忙垂眸自身上抽下帕子,輕柔地為他纏上。

十三的面色由不解變為緊張,大聲吩咐高無庸:"快宣太醫!"

太醫包紮後,高無庸和太醫一同走了出去。十三瞅我一眼,恢複了一臉淡然的神態。我心中一緊,忙低頭開始收拾桌上的碎片,胤禛突地開口道:"放下吧,等會讓高無庸吩咐人收拾。"

我輕聲應了下,默默立在一旁。十三又抬頭瞅我一眼,我臉一熱,三個人都沉默不語。

在這難耐的寂靜中,我突然聽到外面咚咚的腳步聲,不禁莞爾一笑,救星來了。

承歡一蹦一跳地跑進來,後面跟著滿面笑容的弘曆。承歡看我一眼,徑直向胤禛沖過去,擠到胤禛腿邊,拿起他的手,皺著眉頭:"皇伯伯,你的手怎麼受傷了?"

胤禛眸中掠過一絲笑意:"不妨事。"承歡一聽,放下他的手就要向上爬,要擠坐在胤禛身邊。十三笑斥道:"承歡,不可頑皮。"承歡抬頭望了望胤禛,又轉臉怯怯地看了眼十三,乖乖立在一旁不吭聲。

胤禛笑著把承歡抱到腿上,對仍站著的弘曆道:"這些日子你經常來這兒啊。"弘曆一慌,忙回道:"回皇阿瑪的話,兒臣只是送承歡妹子過來,這就回去了。"

看著弘曆略顯尷尬的臉,我笑盯著承歡,小丫頭眼睛一轉,像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果不其然,承歡仰頭道:"皇伯伯,我想讓弘曆哥哥和我一起用膳。"

胤禛笑著道:"十三弟,你也不要走了,我們一起用膳。"

我仍是把清淡的放在胤禛和十三的面前,而把葷菜放在了承歡和弘曆的面前。

承歡拿起筷子望著中式豬扒,笑問我:"姑姑,這就是你說的中式豬扒嗎?"我點點頭,承歡一臉興奮,望著胤禛,只等他開始。胤禛和十三互看了一眼,十三笑道:"皇兄,開始吧。"

吃了幾口,胤禛問我:"上次皇後宮中的菜肴可是你做的?"我正欲開口應是,承歡已道:"皇伯伯,上次是姑姑做的,姑姑做的菜肴可好吃了。"聽著承歡口齒不清的回答,十三搖了搖頭,輕輕地拍著承歡的背笑道:"不要噎著了,一點也不像個女兒家。"

默默看著吃飯的幾個人,我心神一陣恍惚,感覺自己已不是張小文了。張小文最不屑的就是相夫教子,而現在的自己,卻像是一個每天用盡心思為親愛的丈夫、可愛的兒女烹制菜肴,而且時時刻刻為他們擔心的妻子、母親一樣。

"曉文,你怎麼了?"乍聽到弘曆的問話聲,我"啊"了一聲,不知出了什麼事。

看到幾個人同時看著我,我忙用詢問的眼神看了弘曆一眼,弘曆道:"皇阿瑪誇你的菜做得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