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節:第一章(5)


月到中秋分外明,整個院子在皎潔清亮的月光照射下如同白晝。漫步其中,陣陣夜風撲面,只覺得神清氣爽,有些沉悶的心情也放松了許多。我望望四周,發現這個院子分為外院和內院,外院是由花園和正廳兩部分組成,而內院也分成了兩部分,承歡和我居住的院子我已經看過了,另外一個呢?應該是他的吧,他不是說這是承歡和他共有的嗎?

我輕輕地推開小院的門,一幢獨立的房子被高高矮矮的白玉蘭包圍在中間,一條用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彎彎曲曲地通向那間房子,小路的兩旁各有一個小小的池塘。好眼熟的房子,它不是應該在宮中嗎,為何會在這兒呢?

我心中震驚,怔怔地盯著它。仿佛過了一個世紀,我才反應過來,拔腿跑向它,難道真如自己所猜測的那樣?

推開房門,熟悉的房間,熟悉的陳設,就連床上的被褥都是自宮中西暖閣搬來。原來他如我一樣,也在內心深處掛著對方。

緩步走到桌前,桌子上放著我最喜歡的糕點--芙蓉糕,我拈起一塊,放入口中。從來都不知道芙蓉糕也會這麼香甜可口。

我繼續前行,站在床邊,默默盯著熟悉的被子,猛地掀開它,只見兩個枕頭並排放著。霎時,我心中猶如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滋味都有。難道,他一直就在這里住著?

淚水自眼中湧出,我一下子趴在床上,緊緊抓著被面,輕咬下唇,蜷縮在床上,無聲地啜泣,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讓他知道,他的若曦就在他的面前?

"曉文,曉文……"我正在心生感傷,突聞外面似是有人叫我。

我匆忙擦干眼淚,疾步出去,小宮女菊香正焦急地站在院門口向內探頭探腦。菊香是禛曦閣的小宮女,圓圓的臉,笑時兩邊各有一個酒窩,一臉的單純。從上午到這里起我就喜歡上了她,且不說之前二十五年的現代生活,就是來到這個時代後十九年的宮中生活,也能讓我感覺到她絕對是沒有什麼心機的小丫頭。

我跨出門檻,驚疑地問道:"菊香,是不是格格有什麼事?"

承歡本來要硬拉著我入宮,可十三對承歡說:"曉文才入宮,並不知道宮中的規矩,如果想讓你曉文姑姑挨板子的話,你就讓她陪你。"承歡一聽這話,雖是一千個不情願,但還是嘟著嘴讓菊香跟著她去了。

可是在這個時間,她們應該都在宮里,菊香不應該在這個時間回來,難不成是承歡這丫頭惹出了什麼禍端?我皺著眉頭,有些許擔心。菊香繃著臉望了我一會兒,突地"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邊笑邊道:"格格要奴婢回來取她送給皇上的禮物。"

我搖搖頭,松了一口氣,這才轉身向承歡的房中走去,菊香在我身後叫道:"曉文。"我一邊向前行一邊問道:"什麼事?"菊香像是沒有聽到似的沒有應聲,在後面默不作聲。我只好轉身又問道:"什麼事?"菊香用手撓了撓臉,望了我一眼,仍是沒有說話。我心中有些懷疑,不再問她,只是靜靜盯住她。被我盯了一會兒,菊香一甩手道:"跟你說了吧,那個小院子你以後不要再進了,那是皇上的院子,連高公公都不能進呢。"

痛徹心扉的感覺再次撞擊我心底那最柔軟的部分,我整個人也不自由主地向後退了一步。我的反應大概嚇住了菊香,她急忙拉住我的袖子道:"沒關系的,又沒有別人看見。"

我呆愣在原地,腦中一片空白。為什麼,為什麼?不是不願意見到我嗎?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怕授人以柄嗎?

菊香推我一下,著急地道:"你發什麼呆,這園子離紫禁城還遠著呢。還有,晚上的宴會格格要你跟著一道去,王爺也同意了。"我木然點點頭,回房取了精心准備的禮物,跟著菊香出了園子。

我端坐在馬車上,默默出著神,菊香嘲笑說:"虧你還是從王府出來的,不過是去趟宮里,你也緊張成這樣。"我瞅了眼靠在軟墊上的她,木然笑笑,人卻依然端坐如故,腦海中不停地想著那句話:"那是皇上的院子,連高公公都不能進呢。"既是如此深情,那又為什麼做得如此絕情呢?難道你心中的愛真的比不上心中的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