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結局(2)


“停車!”原本正緩緩行走在湖邊的華麗馬車,傳住一個低沉的男音,馬車乖乖停下,李公公忙上前去掀開車簾。

“主子?什麼事?”李公公一臉疑惑,不是要繼續南下嗎?怎麼突然又叫停?

翼緩緩從馬車上走下,月白色長袍上,精致的金絲刺繡在袖口和衣擺間蔓延,三年的時光,將翼打磨得更加成熟穩重,不變的,卻是臉上冷冷的表情。

“我想隨便走走,你們先去前面鎮上客棧等我吧!”翼看著眼前碧綠的湖水,內心深處某一段記憶又被拉扯出來,讓他的心微微疼痛。

“可是……”這樣不太好吧?李公公一臉疑惑的看著翼,在看到翼迅速降溫的表情後,不得不馬上改口:“是!”一行人趕著馬車趕緊消失在翼面前,最近他主子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了。日子不好過啊。

翼只是緩緩走在湖邊,一轉眼……都三年了,他失去她已經三年了,一有閑暇,他都會出宮走走,說是體察民情,其實是他不想呆在那皇宮里,那到處都是她身影的皇宮……

以前答應過她,陪她去江南的,卻再也沒有機會實現,如今他踩在江南的土地上,唯有獨自欣賞這美景,沒有她,再美的風景都是一樣索然無味。

湖邊兩個孩童正在戲水,不時的發出歡快的笑聲,他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若他們能在一起,會不會也有這般可愛的孩子?輕輕蕩漾的水面隱約間浮起一張笑魘如花的臉,翼的嘴角不自覺的牽起一抹笑容……

“陵兒,你又跑來玩水,快回家吧!你爹回來了,還給你帶了禮物哦!”

熟悉的聲音響起,翼的表情在那一刻僵住,多熟悉的聲音,是他出現幻覺了嗎?輕輕的閉下眼,聲音又傳入耳朵:“快把鞋穿好,你就是調皮,待會你爹爹又要打你了!”

木吶的轉身,身後一農婦打扮的青衣女子,正在忙剛才玩水的小孩穿鞋,那熟悉的身影,那漂亮的眼,靈動的表情……不正是他日夜思念的人嗎?翼呆呆的愣在原地,就怕自己一出聲,眼前的人兒就會消失不見。

她出現在他面前的次數太多了,每一次只要他一想伸手挽留,她就會無情的消失在空氣當中,這會……又是幻覺嗎?是他太過想念她了。

漂亮的大眼對視上翼的臉,這個人是誰啊?干嘛那樣一直看著我?

“快回家吧!”陵兒扯了扯我的衣角,我這才回過神來,“走吧!”轉身帶著淘氣鬼離開,為什麼他的眼神那麼奇怪?他認識我嗎?

“夢兒!”很後傳來男子的聲音,一只大掌隨即握住了我的手,下一秒我已經結結實實的跌進了他的懷中。

“你干什麼?”心中猛的升起一股屈辱感,我不滿的大叫出聲,試著掙脫,卻被抱得更緊,優雅的清香不停的鑽進鼻中,他雙臂力道那麼大,好像一松手,我就會消失一般。

“夢兒,真的是你,我還以為……”

“你放開我,流氓!”虧他長的人模人樣的,居然是個臭流氓,還什麼夢兒?難道是個瘋子?“你放開我,再不放開,我就要叫非禮啦!”

“你放開我娘,放開我娘!”陵兒用他的小手不停的捶打著眼前的男子,嚇得哭了起來。

“娘?”男子夢囈般的開口,手臂微微一僵,我順勢從他懷中掙脫,“啪!”一個響亮的耳光,我紅著臉看著眼前一臉錯愕的男子,氣憤的罵道:“流氓!”罵完,牽著陵兒迅速閃人,誰知道他會不會又突然發瘋?

“爹!我們回來了!”陵兒跑進院子,他的爹爹虎川將他整個人抱起,用胡渣紮他的小臉,笑道:“又跑出去調皮了?”

“爹,我要看禮物嘛!”陵兒急切的掙脫了虎川的懷抱,拉著他就往屋里走,我微笑著跟在身後,轉身關門時,看到了遠處的身影,隱在樹間,他跟來干嘛?皺起眉頭毫不留情的將門“啪!”一聲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