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亂性


傍晚時分,一輛馬車從皇宮駛出,停到了憬王府外,玉兒輕輕掀起車簾,從車上緩緩走下,看著被重兵把守著的王府,腳步像灌了鉛一樣沉重……

對不起,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將他們的藏身之處說出來的,實在是不忍心翼整天沉溺在悲傷中,而她明明知道真相。她記得當初救起他們二人時的情景,他們明明是相愛的!就算就再多的磨難,她也堅信他們是想與對方在一起承擔的。憬又怎能這般自私的將她帶走?

玉兒愣在門口,門卻“吱呀”一聲打開,府內的管家見玉兒站在門口,喜上眉梢:“上官姑娘,你可來了,快進來吧!”

玉兒輕笑著點頭,隨著管家一起步入府內。

“姑娘,王爺自從回來以後,就悶悶不樂的,也不愛說話了,也不愛笑了。整天一個人坐著發呆,今天居然一個人坐著喝酒,勸也勸不住,您快去看看吧,勸勸王爺,也許他會聽您的啊!”管家嘮嘮叨叨的將憬的近況全說出來,玉兒只覺的心一陣一陣的抽緊。

隨著管家到了後院,遠遠的就看見憬落寞的身影坐于亭中,不停的往嘴里灌酒。她原本以為再見到他時,她肯定可以坦然面對他了。可是她發現,她的心,還是會為他而痛,而現在,她見到他不僅覺的心痛,還覺的愧疚,都是她害的他啊!

“憬?”玉兒深吸一口氣,進到亭中輕聲喚出聲。憬抬起迷茫的雙眼,看清來人後,笑著將玉兒拉著坐下,口齒不清的說道:“玉兒來了,來得正好!你來陪我喝酒!”

“你已經喝醉了,不要再喝了!”玉兒奪下憬手中的酒壺。又道:“你現在在這里喝悶酒有什麼用啊?你該清醒了,夢夢本來就是不屬于你的!”

“她不屬于我?我真是沒用啊,我保護不了她!我保護不了她!”憬趴在石桌上,迷糊的說著:“你知道嗎?她每次與我猜拳都輸,因為她每次都是先出石頭,哈哈。所以我每次都能贏她,偶爾讓她贏一次,她能開心一整天呢!”

“憬,你醒醒吧!夢夢不喜歡你的!”玉兒輕輕的搖晃著憬,真想將他晃醒,為什麼他總是要追求不是他的東西呢?

“不喜歡我?她不喜歡我?”憬不停的重複著這句話,用力的抓著頭發,樣子痛苦不堪。

“憬,憬你別這樣!”玉兒使勁的制止著憬,將他的手緊緊握住。不准他這樣自殘。

“夢夢,不要離開我!夢夢……”憬突然就反手將玉兒抱住,嘴里不停的喊著夢兒的名字,玉兒呆呆的愣住,這是她多眷戀的懷抱?

“夢夢……”憬的吻雨點般的落在玉兒的臉上,唇上。

她只能當別人的替身嗎?這種時候,他眼中看到的,想到的,都是夢夢。從來就看不到她,也感受不到她嗎?清淡的酒味撲鼻而來,玉兒閉上眼睛,她也醉了吧?如果她注定只能當替身,她也願意。

玉兒的手輕輕環上憬的頸部,在憬的懷抱中沉淪……

…………

房內的蠟燭都快燃盡,窗外的天也微微泛白,憬睜開沉重的眼皮,頭昏昏沉沉,痛得厲害,想起身倒杯水喝,卻突然發現懷里居然躺了個人……

瞬間酒醒了大半,玉……玉兒?看著懷里一絲不掛的嬌人兒,憬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他昨天喝了太多酒,玉兒是什麼時候來的?該死!他到底做了什麼了?憬不停的敲打著昏沉的腦袋,他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來了?

憬輕輕起身,剛想將衣服穿好,床上的玉兒輕輕動了動,睜開了眼。看到憬的瞬間,臉上浮起兩朵紅云,憬愣在那里,起身也不是,睡下也不是,只好呆呆的坐著……

“對不起!我……昨晚喝多了!”半晌,憬終于開口打破了尷尬的氣氛。玉兒也輕輕坐起身,低著頭,小聲說道:“你不用自責,是我自願的。”

“你……”憬沒想到玉兒會這樣說,一時之間又不知如何開口,見玉兒懷中抱著被子,肩膀和大半個背都露在外面,忙取過外衣將往玉兒身上披去。

“先將衣服穿好吧!”憬說著,自己也取了一件外衣穿上,將玉兒的衣服拿到床邊,自己拿著衣服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