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泄密


“我不會說出去的!”玉兒當然知道憬是什麼意思,她也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你想這樣騙她到什麼時候?藥總有失效的時候,倘若有一天,她憶起所有的事,你打算怎麼處理?”做為朋友,玉兒覺的有必要提醒他一下,也許夢夢是不會原諒她的。

“我知道,我只是不忍心看她傷心難過。”憬想起那個調皮的人兒,嘴角不自覺的又上揚了一些,她現在很快樂不是嗎?這就足夠了,其他的他不想再多想。

“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我也希望你們能夠幸福!後回有期!”玉兒說完,轉身離去,她害怕自己多看他一眼,所有的偽裝都會瞬間瓦解。

今生,她與他不可能再有任何瓜葛了,從來他的眼光就不曾在她身上停留過。她沒有任何的機會進入他的生活,在他的記憶中,她亦不會有任何存在的必要吧?

…………

氣勢磅礴的皇宮內,還是絲毫改變都沒有,一樣的死氣沉沉,除了樹上新發出的嫩芽兒有些許的朝氣外,其余的景物都被罩上一層寒霜。

清冷如常的鳳霞殿內,怒放的梅花早已開始凋零,滿園破碎的花瓣鋪滿了道路,樹上孤零零的幾朵殘花,想是懼怕死亡的到來般,在風中微微顫抖。

翼站在這寂靜的院中,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她的一眸一笑,在他腦中,依舊清晰。此時,他仿佛聽到了她銀鈴般的笑聲,看到了她那調皮的神情,那充滿活力的身影在院中穿梭。

“夢兒……”翼嘴角輕動,夢囈般的開口,眼前的景像突的全部消失,留下的只有那濃厚的落寞與憂傷。翼緊緊的捏著拳頭,只覺的眼睛像針紮般的痛,眼前的一切都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

這幾月來,他從未放棄尋找,為何她卻如人間蒸發般,永遠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內?她怎這般的狠心?留下他獨自一人承受這相思之苦。她怎可這般的折磨他,讓他在這深宮中獨自徘徊,獨自傷痛……她,欠他一個解釋。

玉兒遠遠看著遠處落寞的身影,心中百味交集,前半月,她獨自闖宮,若不是遇到他正好出宮去尋找夢夢,她估計早就身首異處了。這麼長時間來,每日他都會在這鳳霞殿內一站就是幾個時辰,那般濃烈的憂郁,將這鳳霞殿的天空都染得陰霾。

他們兩兄弟,竟都是用情如此之深,她該不該將實情說出來?憬他這樣的躲藏又能藏到幾時?那樣的做法,不過是在自欺欺人,夢兒的真心本就不是屬于他的,就如他不屬于她自己。

冷風吹過,玉兒像是下定了決心,緊了緊衣服,朝那抹身影走去。

“有事嗎?”玉兒還未走到身前,翼已經開口,臉上的寒氣比這空氣更冷幾分。這上官玉兒說她有辦法讓真凶原形畢露,真凶是誰,他比誰都清楚,只是無奈她事做的天衣無縫,讓他抓不到任何把柄。

卻又不甘心這樣將她逐出宮去,就一直將她留在宮中,她還以為她的那些小把戲能糊弄得了他?以為將她獨留在後宮,她就機會當那後宮唯一的主人?

她還不配!他的後宮,永遠都只有一個人都資格做這的主人。

“我知道夢夢在哪里!”

玉兒站在翼的身後,氣若幽蘭的聲音緩緩飄進翼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