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養病


“太後,皇上!娘娘醒了!”李公公欣喜的稟報,還未說完,太後就急急的走了進去,翼跟隨在其後。

蘭妃有些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傷口已被包紮完畢,臉上還是豪無血色,見太後進來,掙紮著要起來行禮,太後搶先一步阻止了她的動作:“受了傷,就不必多禮了!好些了沒有?”

“多謝太後關心,臣妾沒事的,只是一些小傷!”蘭妃躺在床上,聲音若有若無,顯得很虛弱,還盡量擠出了一絲笑容,卻也是那樣蒼白無力。

“都流了那麼多血,還說是小傷,你啊,就好好養傷吧!”太後輕輕將蘭妃的被子順了順,一臉慈祥的笑容。

“謝太後關心!”蘭妃輕笑道。眼神朝站在一邊的翼看去,輕聲道:“皇上!臣妾本是要遵旨回到家中的,誰知道……”

“罷了,好好養傷吧,出宮的事,日後再說!”既剛才已答應了母後,就留她幾日,翼一臉若有所思,接著道:“蘭妃的傷沒大礙吧?”

“還好,若不是臣妾兒時與父親學過一些防身之術,閃得及時,恐怕……”蘭妃回想起來,臉上都有些後怕。

翼輕笑道:“朕定會查清真相的,蘭妃就好好養傷吧!朕還有事!就先回宮了!”說罷,對著太後行禮:“兒臣先行告退!”

看著翼遠走的身影,蘭妃眼中不僅升起一絲失望,太後見狀,忙輕聲安慰道:“蘭兒,皇兒他國事繁忙,你要多體諒一些才是!”

蘭妃輕輕點頭,眼中不僅有了些許霧氣,他為何不肯正眼看自己一眼?當初若不是她父親,恐怕她是無論如何人也進不了這後宮吧?進了又能如何?就算所有的人都拋棄他,離他而去,他的眼光也不會停留在她身上。

紛揚的大雪似乎一點都不願意停下來,將所有景物都披上了白衣,寒風刺骨,街上更顯冷清……

迷迷糊糊中不知睡了多久,只覺的混身無力,多次想睜開眼睛,卻覺的眼皮像壓了千斤大石一樣,沉重得抬不起來。而夢中那抹孤寂的身影,一直纏繞在心中,揮之不去……

“夢夢,夢夢?”耳邊傳來呼喚我的聲音,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般,終于將眼睛睜開了,印入眼簾的,是憬一臉焦急的表情,看我醒來,焦急變為欣喜:“夢夢,你終于醒了啊!”

我掙紮著想要坐起來,卻是混身無力,憬輕輕的將我扶起,將手中的碗放于一邊桌上,“我怎麼了?”好象是在馬車上睡著了?頭痛得厲害,居然絲毫想不起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啊,穿得太少,生病了,都昏睡了三天了,快急死我了!”憬的語氣里有一絲責備,更多的是心疼,輕笑著看了看他,不滿道:“不就是生病嗎?我又不是神仙,生病是很正常的嘛!”

憬笑著無奈的搖搖頭,讓我靠于他懷中,騰出手將桌上的碗拿起,輕輕舀了一勺遞到我嘴邊,柔聲道:“喝藥吧!快點好起來,還得趕路呢!”

雖然這樣的親密讓我有些不自然,但是卻使不出力氣來拿碗,只有任人擺布了,左一口右一口,終于將那毒藥般的藥水喝完,要不說還是現代好,藥都是包了糖衣的,哪像這一碗碗黑乎乎的東西,實在難以下咽。

“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會答應太後出宮!”憬放下碗,卻突的冒出這麼一句,剛喝下去的藥,差點沒全部噴出來,“干嘛突然問這個?”

憬臉上一絲苦笑,“這幾日,你生病昏迷,日日喚著皇兄的名字,既如此想念他,又何必要離開呢?”雖然他很不想知道答案,可是卻不得不問,每日看她這樣的呼喚,這樣的牽掛著皇兄,他的心中又何嘗好受?

“只是不想讓他為難而已。”輕輕的講出這一句話,眼中又有一些泛酸,原本以為自己可以掩藏得很好,卻是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