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罪責(1)


“娘娘,你涉嫌謀害宛貴妃,還請跟屬下去面聖!”一個侍衛拿著大刀架在我身前,銀白色刀子閃著冷冷的光,我只是木納的起身,跟著那個侍衛就往望月樓走去,莫昭儀被另外的一個侍衛押著,跟在我們後面,我現在多看她一眼都不願意,那張單純的臉孔下,居然是那麼惡毒的用心,我知道自己總會被人害的,但是沒想到居然是她?而且代價居然是翼的孩子?

“都給朕閉嘴!再敢亂說話,拖出去亂棍打死!”剛走到望月樓的院子里,就聽到翼的怒吼聲,我感覺自己的心都在顫抖,我該怎麼去面對他?我親手殺了他的孩子?現在還要我去面對他嗎?猶豫著停下了腳步。

“娘娘,里面請!”身後的侍衛卻容不得我猶豫,對著那扇讓我卻步的門做了個請的手勢,該來的總會來的,深吸了一口氣,大步的邁了進去,一屋子的宮女太監跪了一屋,都在不住的顫抖,房間內,不斷的有宮女抬著水進進出出,不同的是,那盆里的水,是紅色,一盆盆染了血的水,憬站在翼的旁邊,正一臉擔憂的看著我。

而一臉鐵青的翼,看我進來,馬上喝退了那兩個侍衛,莫昭儀顫抖著下跪行禮:“參見……皇上!”翼著急的起身,看著我裙邊的血跡,苦笑道:“夢兒,這群奴才居然說是你推的宛妃!你來了就好,朕要他們當著你的面說清楚,誰要是再敢誣賴你,朕就要誰的命!”

看著翼眼中的信任,我一時居然不知道如何開口,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推她的啊。可是我該如何開口,人畢竟是我推下去的,若是她和孩子有什麼事,我該怎麼面對翼,我要怎麼面對我自己?越想越覺的自己罪孽深重,嘴張了張,卻無法開口。我現在有資格去求他原諒我嗎?

翼指著一個跪在地上的宮女,質問道:“現在你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啟秉……皇上,奴婢跟著昭儀娘娘與淑妃娘娘去到亭子,昭儀娘娘將奴婢們留在樓梯下,後來……後來……見到昭儀娘娘跪在地上,好象是在求淑妃娘娘什麼事,然後……不知道為什麼貴妃娘娘就出來了,娘娘們好象是發生了什麼爭吵,貴妃娘娘正要出亭子,就……就被……”小宮女說到這里,顫抖著抬眼看了我一眼,又忙將頭低下,不再說話。

“就怎麼樣了!?”翼有些憤怒的吼道,那宮女嚇了一跳,更是抖得厲害,“就……就被……淑妃娘娘……推……推下來了……”翼鐵青著臉,一把將小宮女揪起來,吼道:“還敢說慌?”一把將那宮女摔在地上,長袖一甩:“來人,拖出去亂棍打死!”

“皇上饒命啊,奴婢說的都是實話,皇上,饒命啊!”小宮女早已是滿臉淚痕,顫抖著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直到兩個侍衛進來將她拖走,“翼!”小宮女剛被拖到門口,我突然回過神來,猛的叫出了翼的名字,大家臉上都是一陣錯愕,侍衛也嚇得停止了動作。翼不解的看著我,我小聲的說道:“放了她!她……說的……是真的!”

我看到了翼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更多的是受傷,還有心痛,“為什麼?”翼眼睛有些泛紅,咬著牙接著道:“我不相信!”我閉了一下眼,眼淚順勢滾了下來,“是我推的……宛妃!”說完這句話,淚如雨下,頹然的跌坐在地,輕輕的搖頭,喃喃的自言自語:“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翼輕輕的蹲下身,輕輕伸手擦著我臉上的淚水,輕聲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沙啞的聲音里滿是悲傷的情緒,看著翼心疼的眼睛,那里面是對我的信任,他那麼信任我!可我呢?我都做了些什麼?

“還有什麼好問的!皇上難道還要包庇她嗎?”一個嚴厲的聲音打斷了我即將出口的話,太後正站在宛妃寢室門口,一臉憤怒的看著我,太後向我走近,“夢兒啊,夢兒,沒想到你居然那麼狠毒!哀家早就與你說過,凡事不要太強求!沒想到你卻如此糊塗!”太後痛心疾首的搖著頭,我呆呆的坐在原地,太後的淚水突的就流了下來,歎了口氣,接著道:“可憐哀家那還未出世的皇孫!居然就夭折在你手里了,哀家不會原諒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