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鮮血


已經進入初冬,我穿著有些厚重的棉襖,身後跟著遙兒,急急的朝禦書房走去,聽說憬回來了,可是甜心為什麼沒回來呢?這幾天本就有些擔心她,這下又不跟著憬回來,怎麼能不讓人擔心呢?

也沒要太監通報,直直的就進了禦書房,站在中央的那個,不正是憬嗎?已經習慣了不行禮,急忙的就拉著憬問道:“甜心呢?為什麼沒把她帶回來啊!”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我跟你沒完哦!憬輕輕扒開我的手,輕笑道:“她沒事的,好著呢!”

我一臉疑惑,怎麼覺的憬笑的有點不自然,憬見我不相信,將這幾日發生的事,娓娓道來,聽完憬的述說,雖然心里很開心她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嘴上卻道:“真是沒人性,見色忘友!”撅著嘴不滿的抱怨著甜心,既然不回來看我,以後要見一面,不知道要有多困難了呢!

翼輕輕走過來,將手搭到我肩上,輕聲說道:“好了,別鬧了,憬還有事要說呢!”不滿的看看翼,這麼著急趕我走呢!?翼抱歉的看著我微微笑笑,敗給他了,走就走唄。“那你們慢慢說,我先走了!”反正他們的事我也沒興趣,只好轉身帶走了……

和瑤兒走在這偌大的花園內,冷風吹過,不僅覺的有些冷,瑤兒忙將披風披到我身上,感激的朝瑤兒笑笑,緊了緊身上的披風,轉頭,卻見莫昭儀笑著朝我跑來,“娘娘,你怎麼在這里啊?”莫昭儀一臉的笑意,早就將禮儀拋到一邊……

“無聊,隨便逛逛啊!”也沒在意莫昭儀的失禮,反正自己不也老是這樣的嘛?莫昭儀輕輕挽了我的手,拖著就走:“娘娘,今天我請宛貴妃吃飯哦,上次的事情還沒向她道歉呢!你也一起去吧!”雖然想拒絕,可是莫昭儀卻緊緊的拖著我不松手,又怎麼好意思拒絕呢?想想也是,上次將宛妃推下湖,雖然她也沒追究,可是也該去道歉的啊,這點禮儀和度量還是有的嘛!

“好吧!你不要抓我那麼緊啦,我又不會跑!”真是敗給她了,就算我要跑,也不至于拉這麼緊嘛?

莫昭儀將我帶到一個亭子前,莫昭儀將所有的下人都留在了樓梯下,說是要給娘娘道歉,下人不好在場,也沒多想,便跟著莫昭儀上了石階,吃飯就吃飯吧,不在自己殿里吃。那麼冷的天,居然跑亭子里吃了,亭子也就亭子吧,干嘛非得找個樓梯那麼長的?站那麼高,好吹風嗎?心里雖然疑惑,卻還是跟著莫昭儀進了亭子……

看著桌子上擺放精美的糕點,真是想嘗嘗啊,可是宛貴妃還沒來,怎麼能先動手呢?正當我准備坐下,莫昭儀卻“撲通”一聲跪倒在我面前,“娘娘,雅雯求您了,別逼雅雯啊!”這是怎麼了?我逼她什麼了?心里一慌,伸手就要去扶她起來!該不會是瘋了吧?

“娘娘,宛妃的孩子是無辜的,求您了,您就放了小皇子一馬吧!”莫昭儀一把抓著我的手,痛哭流涕……我這下可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了,“你快起來啊,莫昭儀,你這是在干嘛呢?”一心想將她扶起來,這孩子,不會是在宮里憋瘋了吧?什麼小皇子,大皇子的!無奈手卻被雅雯死死抓著,掙脫不開,雅雯繼續哭道:“娘娘,我真的下不了手啊,求娘娘放了小皇子,不要再逼我了!”

“放什麼啊?雅雯你怎麼了?”我只能站在一邊干著急,看著雅雯奇怪的舉動,一時之間也有些不知所措,“柳淑妃真是好狠的心啊?”一道聲音傳來,宛貴妃輕輕的朝一道簾子後走了出來,她怎麼在這里?想著剛才莫昭儀的話,突然明白了幾分,“莫昭儀,你……”不可置信的看著莫昭儀,她還是一副委屈的樣子,哭得梨花帶雨。

“哼!沒想到你上次推我下水,居然是有意想害我!”宛貴妃說罷,甩甩袖子,准備離去,莫昭儀卻一把抱住了宛貴妃的腳,哭道:“娘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娘娘恕罪啊!”我呆呆的愣在原地,看著莫昭儀繼續演戲,“我現在就去找皇上理論!”宛妃一把甩開莫昭儀,大步朝亭子外走去,我心里一驚,忙追了上去,“娘娘,不是那樣的!”

剛追到門口,突的覺的膝蓋處一陣疼痛傳來,一下沒站穩,朝前倒去,“啊……”一聲接一聲的尖叫,宛妃弱小的身影順著長長的樓梯,一階一階的往下滾去,過處留下了點點紅色的血斑……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樓梯下,宛貴妃身旁已圍了好多人,大家七手八腳的將宛貴妃抬走,宛貴妃白色的紗裙上,觸目驚心的紅色彌漫開來。我忍著膝上的疼痛,忙追了下去,鮮血撒了一樓梯,像極了一點點開放的梅花,下面草地上,是一片一片的的紅色,刺痛了我的眼,我頹然的跌坐在地……

我做了什麼?我干了什麼?看著自己的雙手,我為什麼會去推她?我為什麼會去推她?還沒等我回過神來,一把銀光閃閃的刀已經架在我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