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洞房花燭


“二拜高堂!”隨著喜娘的第二句話,甜心的手上的力道又大了幾分,憬忍著疼痛,擔心的看著甜心,甜心此時正用力的咬著嘴唇,煞白的一張小臉,就像是隨時要支持不住暈倒一樣,憬真害怕她一個不小心,將嘴唇給咬掉了,只好扶住甜心快支持不住的身子,他也不是不想說啊,可是這樣做,太危險了,要是破壞了冷炎他們的計劃,她可就要小命不保了啊,憬只有咬著牙默默的承受著甜心對他的摧殘,若是有緣,他們必定還會有機會的!

“夫妻對拜!”隨著喜娘最後一聲喊出,屋內比剛才更熱鬧了大半,“送入洞房!”話音剛落,一群人簇擁著一對新人,就往新房的方向走去……只留下了搖搖晃晃的甜心,憬輕輕將甜心嘴角滲出的血液擦去,輕聲問道:“沒事吧?”甜心忍著一嘴的甜腥味,“沒事!”說罷,微微一笑,顯得那樣蒼白無力,終是失去所有力氣,倒在憬的懷中……

所有人都熱熱鬧鬧的坐在一起喝喜酒,冷炎只是隨便的應付著,新房內,紅色蓋頭下,玉兒早已是淚流滿面,悲傷充滿了整個新房,唯一開心的,就只有那些不知情的客人,還在祝福著他們白頭到老,多麼諷刺啊……

就在上官原的書房內,一個黑色身影閃過,上官原正在書房內等人,只覺冷風一掃,一轉身,竹簾後,那熟悉的黑色身影已早早坐在那里,上官原上前抱拳道:“主公,不知今日到此,有何吩咐?”

“哼……”聽不出性別的聲音冷哼一聲,道:“不來,恐怕要錯過一出好戲了啊?”上官原猛的一驚,急忙辯解道:“主公恕罪,今日是小女大婚,只是小事,未敢驚動主公!”

“不敢?是不敢?還是不想?”黑影一晃便已欺身到上官原身前,一道冰冷的眼神從黑紗里透出,上官原已是一身冷汗,忙跪下地,“主公,下官……”一時慌忙,上官原既也有些口不擇言,黑衣人見上官原一副害怕的樣子,似乎很滿意,冷笑出聲:“上官原,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野心,若沒有我,你什麼也不是!”

“是,是!主公說得極是!”上官原慌忙的附和著,此時,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你是想等我的計劃成功了以後,再背叛我,好讓你的寶貝女婿繼承皇位?讓你的女兒登上後座,母儀天下?”

黑衣人一語將上官原心思說破,上官原心慌的忙磕頭,驚慌的辯解:“不是!主公誤會了!主公誤會……”還未說完,黑衣人冷冷的打斷:“若不是如此,你何必逼著自己的女兒嫁給不願意嫁的人?”一句話,說得上官原一時無語,看來已是瞞不住了,上官原正想反抗,卻被一雙玉手緊緊的捏住喉嚨,冷冷的聲音從黑紗中傳來,“上官原啊,你可真會打如意算盤,我從不會把對我有威脅的人留在身邊,死也要你死個明白,我根本就不是你的主公!”

上官原心中一驚,當初自己找主公的時候,因為時過境遷,小主公也早已長大成人,所以只認主公身上那塊玉佩,難道自己從一開始就認錯了人?輕蔑的聲音傳入上官原的耳朵“你那主公,早在幾年前就死了,是我救了他,他死之前要我幫他完成遺願,其實我根本沒那個心,只不過是看你們還有一點利用價值,才會接下你們這冷月山莊的!”

上官原尚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卻聽黑紗里傳出一個溫柔的女聲:“你不過是一顆棋子而已,現在你可以去找你的主公了!哈哈……”隨著黑衣人的笑聲,手上一用力,只聽“喀嚓”一聲,上官原的頭倒向一邊,黑衣人輕輕松開手,上官原緩緩倒在地上,眼睛瞪得老大,額上青筋爆出,一古不可置信的表情,黑衣人輕輕拍了拍手,輕蔑的出聲:“蠢貨!”

說完,從上官原身上踏過,飛身出了窗,消失在夜色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