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婚禮(1)


成婚的這天很快到了,除了山莊內忙忙碌碌的下人外,另外幾位主角的臉上都罩了一層寒霜,但是這並不能改變什麼,只是這被紅綢裝扮起來山莊添加了幾分神秘與詭異……

一身紅嫁衣的玉兒靜靜的坐在鏡子前,甜心站在玉兒身後,手拿一把桃木梳,輕輕的將玉兒散在腦後的青絲梳順,臉上過紅的妝容,越發的襯托著玉兒蒼白的臉色,玉兒看著鏡中自己身後的甜心,苦笑道:“欣姐姐,命運真是會捉弄人啊!”玉兒的聲音極輕,像是一聲聲歎息。

甜心拿著木梳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極力的掩飾著臉上傷感的神色,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玉兒,你也相信命運嗎?我相信命運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玉兒一臉的疑惑,甜心看著玉兒,輕笑道:“我有努力去掌握自己的命運,所以我不後悔!”玉兒看著眼前這個眼神堅定的女子,心里微微震動,不自覺的張口道:“欣姐姐,炎哥哥也是身不由己的!”

突的聽到那個名字,心口還是不由得一緊,甜心忙整理了一下思緒,無所謂的笑笑,“我知道,我永遠都不可能了解他。”玉兒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甜心笑著打斷:“看看我們的新娘,多漂亮啊!”玉兒終是將即將出口的話吞了下去,看著鏡中的新嫁娘,苦笑道:“姐姐就會笑話我。”

涼風吹過院子,樹上不再會發出沙沙的聲音了,不知是什麼時候,樹上的葉子基本都掉完了……荒涼的院景,配著那紅綢,更是讓人覺的刺眼,憬坐在長廊邊,手中把玩著前幾日的“戰利品”,看著手中這個精致的小瓷瓶,心里的疑惑越來越大,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呢?也不像是毒藥,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上官原又為何會將它藏得如此隱蔽?出宮也有好幾日了,這山莊到處透著詭異,那迷霧森林更不是他能出得去的,到怎麼樣才能帶著甜心離開這里呢?最近心里的不安日漸擴大,卻不知是為何,心里牽掛著的那個人,她不會出事吧?一定得趕快回去了,再這樣下去,他會瘋的!

憬狠狠的搖了搖頭,將腦里那些不好的想法全部甩開,小心的將瓷瓶裝到懷中,煩躁的在後院渡步,“義父……”突的轉角處傳來一冷炎的聲音,憬心頭一驚,忙閃身躲到一根柱子後,小心翼翼的往聲音來源處看去,上官原和冷炎站在不遠出的桃樹下,憬心中更是疑惑,這都大喜的日子了,不應該正忙著准備嗎?兩人為何會有這等閑情?

“義父,今天已是我和玉兒成親的日子,還請義父將解藥給欣兒吧?”什麼解藥?甜心她中毒了?不可能啊,從來沒聽她說起過啊,難道上官原是用這個來逼冷炎與玉兒成親?難怪那天玉兒態度那麼強硬,卻一天不到就答應了親事,憬心中的迷團解開,嘴角不僅勾起一抹笑容。

“哼……著什麼急?等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明日我就會將解藥給你了!”上官原臉色陰沉得嚇人,凌厲的眼神一直在冷炎身上掃來掃去,昨日居然發現解藥被盜,原本以為定是冷炎所為,但是今天他那麼著急的來索要解藥,難道盜取解藥的另有其人?不管什麼解藥不解藥的,當下之急是讓他們倆先成親。到時候有沒有解藥又有什麼關系呢?但是那個偷藥賊,他一定會捉住的,上官原臉上閃過一絲殺意,下一秒,馬上消失不見,見冷炎還想開口說點什麼,忙打斷道:“就這樣了,趕緊去准備准備,拜堂的時間到了!”

冷炎知道多說也無益,義父既然那麼不相信他,他既然答應了與玉兒成親,又怎麼會拿到解藥後反悔呢?皺了皺眉,冷炎不再說話,轉身徑直退下,他也不在乎多耽誤一天了,明天她的毒就能解了……

見兩人都已走遠,憬這才從柱子後走出來,眉頭輕皺,沉思了一會,往甜心他們的房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