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冷秋


濃霧彌漫的森林,包圍著這座詭異的山莊,薄薄的霧籠罩著這坐紅牆皇瓦的府邸,門上掛了大紅花,里里外外所有人都忙得不亦樂乎,正為了他們莊主的獨生女兒准備明日的婚禮事宜,原本一片死寂的山莊,也因大家臉上的喜氣而有了一絲生機。

憬獨自在這座莊園里四處走動,不時的避開一些莊內的人,憬左躲又藏,走到一間房外,看了看四下無人,伸手將門輕輕推開,閃身進入……小心翼翼的翻找著書房內的一切,不錯過任何蛛絲馬跡,卻在努力了半天後,不得不宣告放棄,這書房內沒有任何值得人懷疑的東西,憬正准備走人,卻見牆上一副畫,畫上花了含苞待放的梅花,憬輕輕走過去,在畫上摸了摸,隨即又敲打了一下,覺得敲擊牆面時聲音空空的。

難道有暗閣?憬心里想著,用手挪動了一下畫,可是畫卻是紋絲不動,難道還有機關?憬四處尋找著機關的開口,卻是一無所獲,里面到底會是什麼東西呢?肯定是很重要的東西,無奈卻找不到機關所在。憬有些氣惱的拍了一下放在一旁的青瓷花瓶,畫上傳來輕微的響動,緩緩向上升起,露出了一個小方閣。

憬心中大喜,伸手打開了方閣,就在那一瞬間,里面突的射出一枚暗箭,直指憬的眉心,心中一驚,迅速伸手接住,在暗箭剛好到達憬眉心的時候,被憬接了下來,看著被劃傷,正往外冒著血的手心,憬忙從懷中拿出一塊方巾,將傷口包紮起來,這才看向暗閣內的一個小小的錦盒。

為防再有暗器,憬小心翼翼的將盒蓋打開,見盒里放了一個小小的瓷瓶,小巧精致,憬不僅一陣疑惑,將那瓷瓶拿起,打開湊到鼻下一聞,一陣香味自瓶中傳來,說不清是何種香味,但是卻讓人一聞難忘,憬輕輕的將蓋子蓋好,將瓷瓶藏入懷中,又將暗閣關好,這才轉身出了房門。

憬才將門輕輕關上,一轉身,一抹修長的身影正悠閑的靠在不遠處的柱子邊,嘴角牽起一抹冷笑道:“這位貴客也太不懂禮數了吧?”憬微笑著看著混身上下散發著殺氣的冷炎,笑道:“想說什麼就說,不要拐彎抹角的?”冷炎緩緩走至憬身前,冷冷的看著憬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憬微微抱拳道:“南宮憬!”只見冷炎眉頭輕輕皺了一下,眼神閃爍不定,兩人就這樣對視了一會,冷炎強壓下自己想殺人的沖動,拳頭捏的“咯咯”作響,開口道:“這次我就當什麼都沒看到,要不是因為玉兒,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他是玉兒的心上人,他既然已經自私的毀了玉兒,又怎麼能再毀了她的心上人?

“那就多謝了!”憬說完這句話,轉身欲走,在擦身而過時,憬小聲提醒道:“傷害自己心愛的人,不痛苦嗎?”冷炎尚未反應過來,憬早已大步走開,冷炎狠狠的咬著牙,猛的一拳擊向身後的柱子,頓時留下了清晰的拳印,除了這樣,他已經不知道該怎樣來宣泄他內心的憤恨……

甜心遠遠的的站在一邊,看著那道落寞的修長身影,卻沒有勇氣向前跨出一步,她害怕了,害怕他的絕情,他的每句話,都宛如一把尖刀,狠狠的紮進她的心髒,她那顆千瘡百孔的心,已經再經不起任何的傷痛了,現在的自己,只有這樣遠遠的看著他,滿屋滿園的紅色,那麼的刺眼,從來沒發現原來紅色是那麼刺眼的顏色,看得人心痛。

“憬!”剛走出長廊的憬被玉兒在身後呼喚住,憬疑惑的回頭,看著玉兒蒼白的臉孔,道:“玉兒,你怎麼了?”玉兒艱難的走到憬面前,輕聲開口道:“能陪我聊會嗎?”憬點點頭,便隨著玉兒走到僻靜處。

“憬,我要成親了!”玉兒背對著憬,夢游般的說出這句話,憬一時不知如何開口,知道她不是自願嫁給冷炎的,現在總不能說恭喜吧?看著玉兒蒼白單薄的背影,她是多善良的女孩啊?為什麼善良的人就是沒好報呢?若他不是上官原的女兒,她肯定會很幸福的吧?憬輕聲喚道:“玉兒……”

“別打斷我,聽我把話說完!”玉兒一聽憬說話,便急忙的打斷了他,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一定要一口氣說完,想到這里,玉兒深吸了口氣,緩緩開口道:“憬,你知道嗎?自我從山崖下將你救起,你一直抓著我的手叫著”夢夢“,你就已經抓住了我的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為你癡迷,甚至知道你心里有別人,也義無返顧,上次你說我不懂,你錯了,你內心的感覺,我懂,我比誰都懂,因為我就是那樣愛著一個並不愛自己的人。”

憬尚在震驚中未恢複過來,玉兒輕輕轉身,臉上已掛了兩行清淚,注視著憬,玉兒又開口道:“如果沒有夢夢,沒有我的身世和婚約,你會接受我嗎?”她不知道現在問這些還有什麼意義,但是這是她最想知道的事。

憬回過神,定定的看著玉兒,歎了口氣,輕聲說道:“玉兒,沒有那些如果,我的心里已經滿滿的塞了一個人,滿到我已經沒有心來想那些如果了!”憬說完,轉身離去……他並不想傷害她,可是卻比讓她抱著一絲希望,最後又破滅的好吧?玉兒癡癡的站在原地,雖然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准備,可是現實總是那麼殘酷,他居然連一個“如果”都不原給她嗎?緩緩蹲下身,將頭埋在雙臂間,任由淚水肆無忌憚的留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