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承諾


清冷的深秋,皇宮內也顯得冷清,鳳霞殿外,零散的幾個小太監在掃著落葉,遙兒落莫的站在門口。唉……娘娘已經昏迷了兩天了,群醫束手無策,宛貴妃有了身孕,一下變成了大家關注的對象,送禮的探望的,整天門檻都踩扁了,只有這鳳霞殿越來越冷清了,那些趨炎附勢的小人,以前娘娘受寵的時候,一個個像蒼蠅一樣的圍著轉,現在娘娘落難了,都跑的沒了蹤影!遙兒心里忿忿的想著。

“皇上駕到!”隨著李公公的聲音,身穿月白色長袍的翼大步往這邊走來,遙兒剛要行禮,就被翼打斷:“淑妃醒了沒有!?”話音剛落,人已經進了正殿,朝著寢宮走去。遙兒慌忙的跟上,道:“娘娘還沒醒呢,太醫剛來看過了,也沒有辦法!”

“知道了,下去吧!”翼急急的說完,朝著粉色的大床走去,遙兒識趣的退出房外,輕輕將門關上。翼輕輕的坐在床邊,看著昏睡的人兒,眉頭不由的皺緊,“夢兒,是我不好,別鬧了好不好?睡了那麼久,該醒了吧?”整理了一下被子,將她的玉手輕輕握在大掌中摩擦,他多希望她會像上次一樣,一下跳起來,然後抱著他,對他說她回來了。

“你總是那麼調皮,要我擔心!快醒了吧,我快撐不住了!”翼輕輕的將臉放在那只小手里摩擦,眼里有熱淚流出,濕了那小小的手掌。“你起來打我也好,罵我也好,求你了,別這樣懲罰我……”

黑暗中又傳來了隱隱的說話聲,我豎起耳朵,仔細的聽著,想要把這個聲音聽明白,可是卻什麼也聽不清楚,越想聽明白,聲音就越模糊,我置身與一片黑暗當中,已經不知道多久了,仿佛這里沒有時間的流逝,沒有任何的東西,就像上次那樣,唯一不同的是,沒有那道光點,自己就漫無目的的在黑暗中走走停停,連唯一可以回到現代的那個洞口也消失不見了。

不知道是隔多長時間,自己就會聽到有人隱隱約約的說話聲,卻聽不清楚,突的,臉上掉落一滴水,伸手摸了摸,哪來的水?疑惑的放入口中,咸咸澀澀的,是眼淚嗎?是翼嗎?想到這里,心猛的一疼,是他整天在對著我說話嗎?漫天的黑暗包圍著我,突然就開始想念翼溫暖的懷抱,要怎麼樣才能出去,要怎麼樣才能出去?

他該多擔心我,是他整天都在呼喚著自己醒來,心里越想越慌亂,急急忙忙的奔跑著,希望能夠跑出這黑暗,跑回到翼的身邊,自己輸了,輸的徹徹底底,輸了自尊,輸了驕傲。不管是不是他的唯一,都只想陪在他身邊,不管他是不是後宮佳麗三千,自己的一顆心早就系在他身上,拿不回來了,只要能在他身邊陪他,就已經足夠了。

離開了他,就像被掏空了心髒,剩下的只有疼痛,無邊無際的孤獨和寂寞。“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跌坐在地,滿臉淚痕的狂叫出聲,這時腳上那根腳鏈,在黑暗中發出微微的銀光,我呆呆的看著,忘記了流淚,那光猛的一下亮了起來,刺痛了我的雙眼,我忙閉上眼,用手擋住那刺眼的光芒……

緩緩的睜開眼睛,不再是無邊的黑暗,印入眼簾的是熟悉的粉色幔帳,我回來了?輕輕的動了一下手指,剛准備起身,卻發現翼坐在床邊,頭靠著床邊,沉沉的睡著,眉頭緊緊的糾結在一起,還緊緊的握著我的一只手。悄悄的半坐起身子,盡量不驚動他,伸出另一只手輕輕扶平他的糾結的眉頭,玉指順著他的鼻梁滑下,剛到唇部,那薄唇卻突然張開,輕輕的在我手指上咬了一口。

“啊!”我吃痛的迅速將手指收回,看著一臉壞笑的翼,就像做了偷窺被人發現了一樣尷尬,撫摩著微痛的手指,翼雙手一張,將我擁入懷中,下顎抵著我的頭頂,柔聲道:“剛才那是懲罰你的!”我的臉緊緊的貼在翼的胸口處,正疑惑著,翼又說道:“誰叫你讓我擔心了!”嘴角勾起笑容,他果真是擔心我的,只可惜沒有聽到他這幾日在我床邊都說了些什麼。我輕笑著說道:“以後,我再也不調皮了,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翼將我摟得更緊了,一對緊擁在床邊的人兒,溫暖了本來冷清的房間……也溫暖了彼此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