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婚約(2)


玉兒急急忙忙的追著冷炎到了後園,冷炎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玉兒幾步上前,一把揪住了冷炎,責問道:“為什麼?炎哥哥,你為什麼要答應我爹!”

“本就該是這樣!沒有什麼為什麼!”冷炎此時心里也異常煩躁,眉頭緊鎖,玉兒卻不罷休,抓著冷炎的手臂一點放松的意思也沒有,口氣堅定:“我不相信!你明明是喜歡田欣的,為何又要如此傷害她?”

提起甜心,冷炎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陣抽痛,緊緊的閉著嘴,不作任何回答,玉兒見冷炎痛苦的樣子,口氣緩和下來,輕聲說道:“炎哥哥,是不是我爹逼你的?你不用聽他的!”

冷炎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你不懂!”他怎麼可以自私的拿甜心的生命來做賭注?就算不能跟她在一起,他也甯願她活著,他又何嘗不知道這對她來說是多大的傷害,她眼中流露出的悲傷,他又怎麼會不懂?可是這一切都沒有她的命重要啊,也許她會受傷,也許她會恨,可是隨著時間的消逝,總有一天,她會想通,會想明白,會放下的。

玉兒看著冷炎,口氣堅定的說:“我不會和炎哥哥成親的,就算是爹逼你也沒用,我甯願一死!”玉兒說完,已是眼中含淚,轉身欲走,卻被一雙大掌緊緊的抓住了手臂,冷炎一臉的驚訝的出聲:“玉兒,你可別胡來!你必須跟我成親!”

“我不!”玉兒怒吼出聲,卻掙不開冷炎的鉗制,“玉兒,算我求你!”玉兒一驚,懷疑是自己聽錯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冷炎,冷炎一臉悲戚,聲音沙啞,又輕輕出口:“玉兒,算我求你,跟我成親!”這是為什麼?為什麼他會這樣低聲下氣的求她?

玉兒從剛才的震驚中緩緩回神,幽幽的開口道:“我要知道原因!”炎哥哥會這樣低聲下氣的求他,肯定是有原因的,他如此驕傲,若不是真是無計可施,又怎會來求她?冷炎輕輕的閉了下眼,語氣沉重的開口道:“我要霜凝露的解藥!”他知道,不給玉兒說明情況,也許她真的會甯願一死也不與自己成親,到那時,他又拿什麼去救她呢?

玉兒聽到這句話,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仿佛明白了幾分,顫抖著問出了自己的疑問:“你是說,田欣她中了霜凝露的毒?”也許只是她自己的猜測,不一定會是真的,一切僥幸在冷炎緩緩的點頭中全部瓦解。玉兒呆呆的愣在原地,她又怎麼能自私的為了自己的幸福,斷送了甜心的性命?罪孽,他爹爹的罪孽就讓她來償還?玉兒輕輕的開口道:“我知道了,炎哥哥!”

“你不要告訴欣兒,她什麼都不知道!”玉兒看著眼前這個為了救自己心愛的人,不顧一切的男子。頓時什麼都明白了,她認識的炎哥哥就是這樣,什麼都要一個人承擔,就算是再苦再傷,也都不說出口。他是如此深愛甜心,卻不得不一次次的傷害她,他的內心又該是怎樣的痛苦。比起炎哥哥,她作的一點點犧牲,算什麼呢?

“我都知道了!”玉兒輕輕開口,轉身緩緩的走開了。冷炎一個人獨自站在風中,對不起,讓他自私一次吧,他為了救她,居然犧牲了玉兒的幸福。他真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啊,可是他沒有辦法,除了這樣,他沒有別的辦法啊……

玉兒緩緩走到她爹的房間,輕輕敲了下門,“進來!”門內傳出上官原的聲音,玉兒緩緩推門進去,面無表情,上官原坐在書桌前,抬頭看了玉兒一眼,輕聲道:“想通了?”

玉兒眼神迷離,說道:“爹,你硬要拆散有情人?這又是何苦呢?”上官原放下手中的筆,緩緩走到玉兒身前,緩和了一下語氣,輕聲道:“玉兒,爹有爹的打算,你嫁給冷兒,也會幸福的!”

玉兒深吸了一口氣,“爹,不是和自己心愛的在一起,何來幸福之說?”上官原又何嘗不知道女兒的心思,可是他是鐵了心了,預期堅定的說道:“你只管聽話就是了!”

玉兒嘴邊扯起一抹苦笑,輕聲道:“我知道了,只希望我們成親以後,爹會履行承諾,放田姑娘一條生路!”說完,轉身出了房門,看著整園光禿禿的樹枝,陰霾的天空,毫無生機可言,留下的,只有一聲長長的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