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宛妃


跟著莫昭儀到了望月樓,那早已經是忙得人仰馬翻了,剛走進正廳,准備進去看看宛妃,卻見小德子一臉的鄙夷,伸手攔住了我們:“你們來干什麼?我們娘娘還不夠慘嗎?還想來落井下石?”

我並不生小德子的氣,畢竟他只是在維護自己的主子,但是我也不想過多的解釋什麼,卻聽莫昭儀愧疚的聲音響起:“德公公,你就讓我們進去看看吧!我們真的不是有意的!”

“什麼有意無意的,這里不歡迎你們,快走快走!”小德子說完,便用手來推我們,他也是著急瘋了吧?要不怎麼敢對我們這麼不敬呢?這宛妃有這麼一個心腹,也算是幸運了,雖說不喜歡小德子,但是這時卻覺的他真是為了主子連命都不想要了,倒還是可愛!

“都在干什麼呢!?”門口響起一個憤怒的聲音,小德子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看到來人,慌慌忙忙的下跪,顫抖著道:“參見皇上!”翼大步的走進來,將我和莫昭儀護在身後,冷冷的開口道:“你這個狗奴才,你剛才在干什麼呢?”小德子全身顫抖,卻還是壯著膽說:“都是柳淑妃害的宛妃娘娘,是她成心推娘娘下水的!奴才……”

“閉嘴!”翼憤怒的打斷了小德子的話,我見翼實在是生氣,忙開口道:“皇上,就不要跟他計較了,先進去看看宛貴妃吧!”畢竟自己現在擔心的是宛貴妃啊,沒空跟小德子在這里爭辨我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還不給朕滾出去!”翼說完,拉了我的手就朝房內走去,小德子忙退了出去。莫昭儀緊緊的跟著我們進了房間,房內,宛貴妃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衣服已經換了乾淨的,頭發卻還未干,嘴唇發白,不住的顫抖,畢竟現在是深秋了啊,那湖水該是多冰涼啊!

一位老禦醫替宛妃把了脈,開了張藥方交與身後的宮女,這才起身,朝翼行禮道:“參見皇上,宛貴妃只是感了點風寒,並無大礙,也不影響腹中的皇子……”

“什麼?!”翼驚訝的聲音幾乎和我同時響起,他剛才說什麼?什麼腹中的皇子?我聽錯了吧?看看翼,也是一臉的驚訝,老禦醫見我們如此驚訝,也是一臉疑惑的開口:“難道皇上還不知嗎?宛貴妃有喜了啊,已經快兩個月了啊!”

禦醫的嘴中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像針一樣紮在我的心上,偷偷的看了眼翼,一臉的不可置信,眼睛里卻帶著一絲驚喜?我在心里苦笑,畢竟是他的孩子啊,又怎麼能不高興呢?

“為什麼沒人告訴朕!”翼輕聲的開口,語氣里卻透露著威嚴,一個小宮女顫抖著跪到地上,顫抖著開口道:“啟稟皇上,是娘娘,不讓奴婢們說出去的!”

翼轉身看著禦醫問道:“不會有大礙吧?”表情已平靜了許多,眼中卻還是閃著欣喜的光,禦醫恭恭敬敬的道:“沒有大礙,只需好好靜養幾日!”翼點了點頭,看了看床上的宛妃,轉身出了門,我和莫昭儀呆呆的跟著翼出了房門,來到正廳,翼落坐在上坐之上,宮女們馬上奉上了茶水,翼輕輕喝了一口,將茶杯放在桌上,輕聲開口問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上前一步,輕聲道:“是我不小心將娘娘推下湖的!”我直直的看著翼,輕輕跪到地上接著道:“還請皇上責罰!”翼顯然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忙將我扶起來,“既然是無心之失,又何來責罰之說!”我心里一陣陣的疼,我知道他不會責罰我,可是卻還是接受不了宛妃懷孕的事實。

這時,莫昭儀“撲通”一聲跪到地上,道:“皇上,是臣妾……”

“都是我的錯,和莫昭儀沒有關系!”我急急的打斷了莫昭儀的話,既然翼不追究,她又何必跳出來認罪呢?莫昭儀抬起蓄滿眼淚的臉,驚訝的看著我。這時翼開口道:“既然朕都不追究了,就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