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過眼云煙


竹林深處,上官原緩緩停下腳步,冷炎輕聲說道:“義父,還請義父救救欣兒吧!”

“哼!”上官原冷冷的哼了一聲,凌厲的目光就像是要將冷炎看穿,“你居然為了她,三番兩次的頂撞我!”冷炎低著頭,不說話,上官原又冷冷的道:“你是不是愛上她了?”

冷炎點了點頭,輕聲說道:“還請義父放過她吧!”上官原的臉色變了又變,終于柔和下來,看著冷炎道:“你是有了婚約的人了,當初是你親口答應與玉兒的婚事,現在你卻又想反悔?”

“義父,當初我不懂事,玉兒她也有她自己喜歡的人,義父又何苦一直逼迫于我們呢!”他對玉兒,只是把她當家人一樣看待,玉兒說她有了喜歡的人,他是真心的祝福她能得到幸福的啊!

“我自然有我的看法!你必須得跟玉兒成親,不管你們兩個願意不願意!”上官原甩出這麼一句話,卻讓冷炎的心涼了大半,他知道,要救甜心,他必須得答應義父,可是如果她知道了,肯定會不願意的啊!要他丟下她去和玉兒成親嗎?他真的能做到?

“只要你答應我,我就給你解藥去救田欣!”終于還是聽到這句話從義父口中講出,沒想到,他一向尊重的義父,會這樣對他,難道真的和甜心說的一樣,他只是一顆棋子嗎?可是他要怎麼舍棄她?

“她沒多少日子了,你要是想救她,就趕快決定吧!”上官原不耐煩的催著冷炎,冷炎輕輕點了點頭,上官原拿出一個精致的小瓶子,說道:“這可以保她半年平安,等你和玉兒成親以後,我就會把解藥給你的!”

冷炎驚訝的看著上官原,為什麼?為什麼他都答應了,義父卻還不是相信他?緊緊的攥著拳頭,上官原接著道:“放心吧!我不會食言的,只要你跟玉兒成親,我就把解藥給她!”拳頭輕輕松開,冷炎輕輕接過那個小瓷瓶……

“我在冷月山莊等你!”話音剛落,上官原早已消失在夜色中,冷炎緊緊的攥著那個小瓶子,緩緩轉身,憂傷的背影溶入慘白的月光照射的竹林內……

冷炎一臉沉重的回到竹屋,甜心忙迎了上來,擔心的問道:“怎麼樣了?沒事吧!?”冷炎扯出一抹笑容,輕聲說道:“沒事!”甜心一臉的疑惑,剛想問什麼,冷炎忙打斷道:“我有話要跟你說,你跟我出去一會吧!”說完,轉身出了竹屋,臉心疑惑的跟了出去,“唉……!”屋內,老婆婆無奈的歎了口氣,“天意弄人啊!”

跟著冷炎出了院子,甜心被冷炎一臉凝重的表情弄的緊張,不自在的問道:“有什麼事情嗎?”冷炎轉身,拿出那個小瓶子,輕聲道:“把這藥吃了!”甜心疑惑的接過瓶子,但是還是將瓶子內的藥喝了。

“吃了這藥,我什麼都不欠你了!”冷炎看著她喝了藥,心里松了口氣,甜心卻驚訝的看著冷炎,他剛才說什麼?什麼不欠她了?

“你說什麼?我不懂!”甜心疑惑的問道,冷炎別過頭,輕聲的說道:“你既然已經沒事了,我要回去冷月閣了!你救過我,這次就當是我還你的!”

“什麼?”甜心愣愣的問道:“你還要回去嗎?他只是在利用你!你怎麼這麼傻啊?”

“閉嘴!”冷炎帶著憤怒轉身,冷冷的看著甜心道:“不准你這樣說我義父!”又是這樣的眼神?今天的一切都只是幻覺嗎?他費了那麼大的勁救她,就只是為了報答她的救命之恩?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你騙人!你不喜歡我嗎?你為什麼還要回去!”甜心沖著冷炎大聲喊道,聲音因為激動有些顫抖。冷炎別過臉,不屑的笑了笑,“我怎麼會喜歡你?我只是不想欠你什麼!”

猶如晴天霹靂,甜心呆呆的站在原地,眼淚奪眶而出,不放棄的扯著冷炎的衣袖,“你騙人,你騙人!我不相信!”冷炎厭煩的甩開甜心的手,一只草螞蚱隨手甩出,甜心愣愣的將它揀起來,輕聲道:“你騙我,你騙人!”

冷炎一把搶過草螞蚱,捏了個粉碎,冷冷的道:“我沒騙你,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說完轉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甜心呆呆的愣在原地,看著地上那只殘缺的草螞蚱,頹然的跌坐在地。他真的不喜歡她啊,他沒有說過喜歡她啊,一切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冷炎遠遠的看著甜心,心里像千萬把箭射穿了一樣疼,對不起!冷炎暗暗在心里說了這句話,轉身大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