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霜凝露


甜心剛剛走了幾步,只覺心口疼得厲害,一團氣憋在胸口,一張嘴“噗!”又吐出一口黑紅色的血……

又軟軟倒在冷炎懷中,冷炎心里一驚,一陣疑惑,不是都已經把掌氣驅散了嗎?怎麼還會這樣?看著地上那灘黑紅色的血,心里升起不祥的預感……

將甜心平放在床上,輕輕的拉起甜心的手,仔細的為她把脈。冷炎的眉頭越皺越緊,怎麼會是中毒跡象?難道義父掌上有毒?可是為什麼剛才卻沒有發現中毒跡象,發反而是將掌氣驅散了才發現?

突然看見甜心手腕處浮現出一條黑蔓線,冷炎心中暗叫不好!將甜心一把抱起,驅車往長安方向進發!希望可以趕得急,現在只有寄希望于玉兒的師傅“毒娘子”了。

義父這是成心要甜心的命,居然下了“冷月閣”的密制毒藥,“霜凝露”!對于這種毒藥,冷炎也只是聽說過,從來沒見過,聽說中此毒者,三天之內,若不能得到解救,就會化為一灘血水。冷炎從來沒聽說過此毒有解藥,但是玉兒的師傅是江湖上人人聞風喪膽的“毒娘子”,現在只希望她能救甜心了!

為了幫甜心驅散掌氣,都已經用去了一天,冷炎一路快馬加鞭,終于在第二天傍晚趕到了竹屋,冷炎輕輕松了口氣,若是再晚,可能就什麼都來不及了,忙將甜心往馬車上抱下,這時的甜心早已是臉色鐵青,嘴唇已變成黑紫色!手上的黑蔓線也已經快延伸到肩部……

冷炎急匆匆的抱著甜心也顧不上禮節,直匆匆的就闖了進去,老婆婆正在整理草藥,冷炎闖進來,她也不驚,輕輕的說道:“放里面去吧!”冷炎將甜心抱到客房安置好,老婆婆緩緩走了進來,“前輩!你一定要救救她啊!”冷炎看著老婆婆,著急的說道。

老婆婆示意他閉嘴,拉起甜心的手臂看了一眼,又把把脈,搖搖頭,歎了口氣,輕聲說道:“這上官原,下手越來越毒了!”

“前輩!”冷炎看著老婆婆,卻說不出任何話,這麼說是沒救了?這怎麼可以?他剛確定了對她的感情,不惜冒犯義父也要帶她離開,卻是害了她的性命?

老婆婆搖了搖頭,接著道:“上官原下毒的時候肯定也料到你會來找我,所以將毒封在掌氣內,只要一將掌氣驅散,這毒就會發作,而那時已經耽誤了一天,你就算再快將她送來,也要一天半,可惜這個時候來,我已經無能為力了!”

“前輩!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前輩,你救救她啊,冷炎求你了!”

“前輩!”冷炎虛弱的又叫了一聲,軟軟的坐在床上,已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冷炎因為使用內力過多,又加上一路奔波,能站在這里已經是奇跡了,老婆婆醫術如此高明,又怎麼會看不出呢?如此高傲的冷炎,卻在低聲下氣的求她。

“容我想想!”老婆婆陷入沉思,突然想到了什麼,接著說:“辦法是有一個,不過就看你和她有緣無緣了!”

“此話怎講?”冷炎聽到有希望救甜心,心里微微松了口氣,老婆婆又接著道:“這個辦法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延續了她一時的壽命,你再帶她回去求上官原救她,或許還有希望!”

“前輩!晚輩願意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