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反抗


“那你還將她帶回來干什麼?”上官原冷冷的開口!冷炎心里一驚,甜心無助的站在一旁,一臉的愧疚。開未等兩人開口,上官原又道:“沒用的人,還留著干什麼?冷兒,你現在就將她給殺了!”

甜心愣愣的看著冷炎,果然還是會有這麼一天,他會不會真的殺了她?冷炎皺著眉,看著甜心,低下頭,輕聲說道:“還請義父饒了她一命吧!”

“你既然敢違背我的意思?”上官原明顯的憤怒了,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冷炎對她動了真情了?如果不是這樣,冷炎又怎麼會違背自己的意思,還將這個女子帶了回來?他決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義父,孩兒沒求過你,這次就當是孩兒求你了!”冷炎輕輕的跪在地上!甜心嚇了一跳,他這是為了她嗎?他真的不忍心殺她,可是她不想讓他為難啊!

“你!”上官原指著冷炎,情緒非常激動,“啪!”的一聲,一個耳光狠狠落在冷炎的臉上,冷炎並不吭聲,甜心猛的擋到冷炎身前,將冷炎扶了站起來,對著上官原說道:“你憑什麼打他?你有什麼資格打他!他會聽你的話,是因為他尊重你,他把你當親人!可是你呢!”

“田欣!”冷炎急忙的出聲制止了甜心,她那麼說話,是會惹惱了義父的啊!甜心並不理睬冷炎,接著道:“你為了自己的私心,逼迫冷炎做一些他並不想做的事情!他對你那麼忠心,你卻一直在利用他!只是為了你自己那遙不可及的皇帝夢!”

甜心的話音剛落,上官原重重的一掌落在甜心肩上,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甜心便猛的往後退去,跌倒在冷炎懷中,“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暈倒在了冷炎懷里!

“義父!”冷炎也沒想到上官原會下那麼重的手,看著懷中已昏倒的人兒,咬咬牙,對著上官原說道:“義父若是不能留她一條命,就連孩兒一起殺了吧!”

上官原深吸了一口氣,氣得不輕,語氣顫抖著吼道:“滾!都給我滾!”冷炎將甜心打橫抱起,沉重的說道:“謝義父不殺之恩!”說完,抱著甜心,頭也不回的走掉。

找了張馬車,將甜心安頓好。看著眼前昏迷不醒的甜心,蒼白的小臉上沒有一絲血色,長長的睫毛覆在臉上,眉頭因為痛苦而緊緊的皺著,冷炎終于體會到什麼叫心痛了,當務之急是趕快找個地方給她療傷啊!

冷炎駕著馬車,匆匆消失在樹林內……

趕了兩個時辰的車,找了一家比較清淨的客棧,冷炎急急的將甜心放在床上,並吩咐小二不要進來打擾,小二退了出去,將門關好,冷炎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這要看甜心的傷勢,就必須得解開她的衣服,這男女授受不親,恐怕不太好吧?

冷炎著急的想了又想,最後還是輕輕的將甜心的衣服解開,將一邊衣領小心的拉開,甜心雪白的左肩上,一個青黑色的手掌印出現在冷炎眼前,冷炎心里一陣懊惱,居然是“黑風掌”!這義父下手也太重了吧!如果再不救她,估計她撐不了多久了!

輕輕的將甜心的衣服又系好,冷炎心里暗暗的想著解救的方法,這黑風掌的掌力不好退,必須是一個內力高強的人才能將黑風掌的掌氣打散,自己雖然可以救她,可是……那個方法怎麼行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