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初進冷月閣


甜心的臉變得鐵青,不停的咳嗽,呼吸越來越困難,完了,小命要在這里沒了?都怪自己這張快嘴,看著冷炎絕情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心里卻難受得要命,他真的可以輕輕松松的就要了自己的命?毫不猶豫的將自己殺死?

掐住甜心的手,力道漸漸放松,冷炎冷冷的威脅道:“我不想再聽到有人說我義父的壞話!”說完輕輕將手松開,甜心軟軟的跌坐在大石頭上,捂著胸口大口的呼吸,臉色漸漸有了好轉!冷炎看也不看,冷哼了一聲,轉聲大步走開!

看著他決裂的背影,說不清楚心里是什麼滋味,自己難道還指望他會舍不得殺她嗎?真是可笑,如果他義父要他殺了她,他肯定不會猶豫的吧?就像剛才一樣,豪不猶豫!

“休息好了,就走吧!”冷炎套好了馬車,對著甜心說道。甜心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上了馬車,馬車朝著江南飛奔而去……

到了江南,又出了城門!馬車左拐右拐,到了野外一個僻靜處,車停著下來,甜心和玉兒下車,甜心看著眼前的建築,微微有些驚訝,是一道紅漆大門,門口守衛都有好幾個!氣勢磅礴!跟王府有得一拼!門匾上書“冷月閣”。這麼明顯?不是殺手組織嗎?應該是很隱秘的才對啊?又朝身後大片大片的樹林看去,也看不出有什麼玄機,冷炎帶著玉兒和甜心直直的進了門。

門口把守的人見了他們,都恭敬的喊道:“少主,小姐!”一路上都有把守的人,戒備倒是十分森嚴,自己要是想逃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吧?剛進了院子,玉兒就叫著累,逃似的跑回了房間。真是搞不懂!

冷炎帶著甜心剛進大廳,冷炎就問道:“閣主呢?”一個管家模樣的人走了過來,恭敬的說道:“少主,閣主正在接見客人呢!”

冷炎點了點頭,看著甜心道:“找個客房,將她看住,沒我的允許,不得離開房間一步!”話音剛落,兩個彪形大漢就要上前抓甜心,甜心往後退一步,急忙道:“我自己會走!”

說完大步往外走去!跟著兩人進了一個房間,房門“砰!”的一聲被關上,那兩個人還在門口把守著,有這個必要嗎?這里戒備那麼森嚴,還有必要把她軟禁?她又沒長翅膀,還會飛了不成?

在這戒備森嚴的院子內,一間隱蔽的密室中,一個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微微彎著腰,說道:“主子,都是屬下等辦事不利,不過屬下已經派了冷炎去將柳夢夢給帶回來了!”

“什麼柳夢夢?”正對著中年男子面前,是一個厚厚的簾子,里面坐了一個黑色的身影,聲音中帶著憤怒,卻聽不出是男是女,因為聲音實在低沉的嚇人,詭異籠罩在整個房間內……

中年男子打了個寒戰,那詭異的聲音再次響起:“那人根本不是柳夢夢,還有,我讓你們除了柳夢夢,為何又會傷到南宮翼?”

中年男子冷汗已經冒了一身,顫抖著答道:“都是屬下辦事不利,心想趁此機會鏟除了南宮翼……”

“廢話,我還會不知道嗎?上官原啊,上官原,你差點破壞了我的計劃!”話音剛落,凌厲的掌風將簾子沖開,重重的落在了上官原身上,上官原朝後退了兩步,嘴角滲出血絲……“這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懲罰,下次就沒那麼簡單了!”

“是!”忍住劇烈的疼痛,上官原抱拳道。“帶回來的女子,你自己看著辦吧!”話音剛落,只覺黑影一閃,簾子輕動,位子上早已是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