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官玉兒


吃完飯,我坐在鋪了軟軟墊子的椅子上,喝了一口瑤兒剛端上來的茶,看著正在看書的翼,問道:“甜心什麼時候來看我啊?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什麼書那麼好看啊?翻了一遍又一遍的,跟這種不愛說話的人在一起,真是悶,不自己找點話題來活躍下氣氛,總有一天得憋死。

翼愣了一下,終于將手里的書放下,道:“她沒事,你養好了傷,就可以去看她啦!”說完又拿起了那本書,郁悶……走過去,將他手中的書奪了過來,一看,居然是論語?有沒有搞錯?有這個必要看了又看的嗎?

“你無不無聊啊?就這論語你還左看右看的?有什麼好看的?”翻了翻這本書,居然有好些繁體字都不認識,吐了吐舌頭,不過這論語嘛,還是知道的。猜都能猜到那些是什麼字了。吐了吐舌頭,用書扇著風接著道:“這麼大的人了,才來看論語,有點晚了吧?”

翼一臉無奈的將書奪過放好,看著我道:“不知道什麼是溫故而知新嗎?”有這個必要嗎?再看也不會長出朵花來?

“你慢慢溫吧,我去洗澡睡覺啦!”說完轉身朝他寢宮走去,還不忘了回頭提醒他一下:“你今天床讓給我睡,你不准上來睡,要睡哪?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嫵媚的笑了一下,轉身頭也不回的走掉……

這丫頭,沒大沒了的,怎麼說自己也是皇帝啊,她說不許睡就不睡了?那不是很沒面子?笑了一下,又拿起那本書翻閱起來,真是無藥可救了……

夜晚……一輪彎月掛在天空,靜的讓人害怕,一座簡陋的茅草屋里,上官玉兒坐在床邊,呆呆的看著眼前昏迷著的俊美男子,雖說臉上有刮痕,卻分毫不影響他的相貌,與柳姑娘的相公有得拼呢……

自己昨日從師傅那告別,回家去看望父親,卻不想,在一斷崖底發現了咽咽一息的他,還有另外一位女子,他們是什麼關系呢?怎麼會一同掉落斷崖?

“夢夢……夢夢……”南宮憬皺著眉,輕輕的喊道。玉兒無奈的搖了搖頭,從剛才她進來起,他就一直抓著她的手喊著這個名字,難道是那位姑娘的名字?跟柳姑娘的差不多呢!這男子還真是癡情啊!心里不免有些空空的,自己這是怎麼了?都是訂了親事的人了,還整天亂想什麼?

可是為什麼自己那麼想去了解這個男子,不自覺的被他吸引,她的親事,不過是父親一手操辦的,自己不過把那人當作是哥哥一樣的對待,就是為了這個事,自己賭氣跑到師傅那去玩了那麼久,生氣歸生氣,家還是要回的,總不能就這樣丟下自己的父親吧?

甩了甩頭,將腦袋里亂七八糟的事情都甩走,輕輕的將手抽出,轉身出了房間,進了另一個房間,玉兒坐到床邊為女子把脈,看著女子狼狽的臉,卻遮掩不了她的美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那麼漂亮的女子,難怪他會昏迷的時候都一直掛念著……

把完脈,玉兒起身出門,明天再去采藥吧,這些小傷自己還是能應付的,畢竟自己可是毒娘子的關門弟子啊!醫術自然也是不一般的了!

遇到了她,算他們命好,自己又做了回好事,不知能不能把父親的罪孽減輕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