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外邦使臣(3)


正當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我的時候,憬卻拍手笑道:“娘娘果然好文才啊!這個對聯可真是絕啊!我想在坐的沒人能對出來吧?”


我一臉驚奇的抬頭,有那麼難嗎?這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了?正想著,卻見大家都紛紛搖頭,輕輕看了一眼翼,正一臉贊賞的對著我笑呢……呵呵,真是不好意思了,隨便想了一個,居然都那麼難啊?


宛貴妃卻忿忿的說道:“能說出來不算好,要能對出來才算好呢,還請妹妹就快點講出答案吧?”


這宛貴妃,真是有空就鑽啊,一點都見不得別人好,能出上聯,當然就知道下聯了!也學著翼的樣子,輕輕的抬起杯子喝了一小口……


“撲……”天吶,這是白酒啊,辣死啦辣死啦……周圍傳來陣陣笑聲,嗚……我的淑女形象……沒事學人裝什麼酷嘛?


“咳……”不自然的咳了幾聲,緩緩開口:“書臨漢墨翰林書。”


“好啊!好!”傳來了陣陣掌聲,不好意思的福身道:“小女子不才,獻丑了!”說完坐下,卻正看見宛貴妃一臉怨毒的看著我,哼,看吧!隨便看……嫉妒死你……


這時那個使臣又道:“昭儀娘娘果然文才過人,臣這里還有一題,請娘娘賜教……”


禮貌性的點了點頭,道:“大使請說!”可千萬不要再是什麼對子了,我可對不出來啊……


正想著卻聽他說道:“請問是一斤棉花重,還是一斤鐵重?”


哈哈,居然是這個問題,我就不怕啦,心想喝口水,慢慢回答,卻聽宛貴妃輕笑出聲道:“大使這問題問的,當然是鐵重啦!”


“撲哧……咳咳……哈……”一口水又全噴了出來,看來想維持形象是不太可能了啊,忍不住的大笑出聲,那大使笑問道:“莫非娘娘有不同的答案?”


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水……笑道:“這一斤棉花跟一斤鐵,自然是一樣重!”


“怎麼可能是一樣重!”宛貴妃驚叫出聲,我忍住笑道:“娘娘,這都是一斤,當然是一樣重!”這宛妃,真是頭發長,見識短,想出風頭,也不能亂來嘛!


被我那麼一說,大家恍然大悟,宛妃也憋紅了臉,朝南宮翼懷里鑽去……當自己是鴕鳥嗎?最好能鑽出個洞來……!


那使臣抱拳道:“娘娘果然是聰明過人啊!再請問娘娘,有人一起炒紅豆和綠豆,待他炒好後,往碗里一裝,為什麼這紅豆和綠豆就自動分開了?”


“因為炒的是一顆紅豆一顆綠豆!”無聊不無聊啊?老拿這種問題來問人,不過看周圍人看我的目光,嘿嘿……還不錯哦,羨慕吧?這就是21世紀人的聰明之處……


“娘娘果真厲害!”說完抬起酒,說道:“微臣敬娘娘一杯!微臣甘拜下風!”說完一仰頭,將杯中的酒喝光……


這不是誠心搗亂嘛?我不會喝酒吖……抬起酒杯,想起剛才誤喝了一口,那種滋味……可真不好受啊,現在還要喝一杯下去,這不是要人命嘛?不管了……杯子一抬,憋著氣一口將酒喝了……


辣辣……辣死了……又忙喝了一口茶……這才覺的好受一些……一來二去的,不免又喝了一幾杯,喝習慣了,倒也沒剛才那麼難以下口了,就是這頭有些暈忽忽的……


摸摸滾燙的臉,聽到翼說:“朕特意為大使們安排了歌舞,大家一起欣賞吧!”


說完,一白衣女子款款走到中央……我搖了搖昏昏的腦袋,仔細一看,這不是甜心嘛?這身衣服是……


只見甜心著了一件白色絲質露臍緊身衣,肚子處綴滿了銀質的小鈴鐺,衣袖是一層一層的百合花袖,身下著白色荷花長紗裙,腰肩粉色紗帶,在後面打了個繃松的大大的蝴蝶結……頭發用羽毛固定,身後青絲用白色絲綢松松的紮住發尾……眉間用紅筆花了朵梅花……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自己暈忽忽的,不知怎麼的,就將這首詩給念了出來,又是一片叫好聲……


隨著音樂聲,甜心在舞池中緩緩起舞,南宮翼一連的驚訝,這不是前幾日看到排練的舞蹈,連那身衣服和配樂也不是,難道這還是這小丫頭自己編的?夢兒果然沒推薦錯人啊……想起剛才她那麼好的文才,不由的往她的方向看去,卻見她早已趴在桌上睡著了,這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