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真相(2)


禦書房內,肖昭媛和宣昭容兩人跪在大殿內,惶恐的看著上坐之人,冰冷的眼神掃射過來,渾身都忍不住顫抖……

“你倆可知罪!”冷冷的開口,聲音雖不大,但是卻充滿了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嚴。

“臣妾不知何罪之有!”兩人同時顫抖著答道。這死也不能承認啊,要是承認了,不就小命難保了嗎?

“真是勞煩兩位愛妃,居然這麼關心朕的身子呢,連朕都不知道身患何病,不想兩位愛妃卻如此清楚明白啊!”冷冷的開口,連上卻沒有一絲表情。

“這……臣妾不知皇上所說為何事……”宣昭容強忍住心中的恐懼,不緊不慢的回答道。而一旁的肖昭媛早就嚇的臉色慘白,早已說不出話了,宣昭容看了一眼一臉蒼白的肖昭媛,沒出息,這就嚇成這樣了。心里不屑的想道。

“哦?是真不知道呢?還是裝不知道?”南宮翼挑了挑眉,又接著道:“朕可不希望有人說謊呢!”

“皇上,臣妾確實不知道皇上所說是何事!”宣昭容依舊冷靜的開口。

“是嗎?”南宮翼危險的眯著眼,沒想到這宣昭容還如此沉著冷靜,隨後扯起一絲冷笑道:“可是卻有人在後花園聽到兩位愛妃談話呢。居然都派了人去找月亮草,不知為何現在卻不承認呢!”

什麼?有人聽到了自己與肖昭媛的談話,不可能啊,會不會是皇上想詐她的話呢?正想著,卻聽見旁邊肖昭媛一臉慌張的邊磕頭邊道:“皇上明查,臣妾沒有說過啊!”

就會壞事,這肖昭媛,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呢!狠狠的瞪了肖昭媛一眼,宣昭容忙開口打斷:“不知皇上所說是何人?臣妾確實沒有說過此話,不知為何有人想要陷害臣妾!”

“哼……”生氣的站了起來,南宮翼生氣的說:“看來宣昭容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朕本來想,要是承認了,朕就留你們一條命,現在看來……你們根本就不值得!想著對李公公道:“宣憬王爺!”

什麼?憬王爺?心中一寒……他怎麼會聽到我們的談話的呢,宣昭容正想著對策,卻見南宮憬走了進來,對著南宮翼抱拳道:“臣弟參見皇兄!”

“憬,你倒是跟兩位貴人說說,你都聽到了些什麼?”緩緩的坐下,南宮翼冷冷的開口。

“是。”南宮憬一臉平淡的說道:“臣弟今日進宮,正坐在後花園假山後休息。卻聽宣昭容和肖昭媛說,已經放出話說皇上得了重病,要月亮草才能根治,還說只要柳夢夢一去,便必死無疑。肖昭媛還說,已經在後山安排好了人,只等柳夢夢去了……還叫宣昭容等她的好消息!”

剛說完,肖昭媛驚恐的說道:“皇上,臣妾沒有啊,臣妾真的沒有說啊,請皇上饒命啊!”

看著肖昭媛慌亂得前言不搭後語,南宮翼心中冷笑一聲,說道:“既然肖昭媛沒說,又何來饒命之說?”

這時,宣昭容忙插話道:“皇上明查,臣妾們確實沒有說過,卻不知為何憬王爺要這樣誣陷于我們!”

南宮憬一臉平靜,抱拳道:“臣弟所言,句句屬實!”

揮揮手,南宮翼道:“帶玉兒上殿!”

“奴婢玉兒參見皇上!”玉兒緩緩走進殿內,跪下行禮。

“玉兒,朕問你,是不是宣昭容和肖昭媛,讓你去把月亮草的事故意說給柳夢夢聽的?”南宮翼喝了口茶,緩緩說道。

“皇上,奴婢不知什麼月亮草!”南宮翼心中一驚,不滿的看向李公公,李公公嚇得一個寒顫,伸手擦了擦冷汗。這個玉兒,他都說那麼明白了,她怎麼還是不知死活。這不是害了他嗎?

“哦?玉兒,朕知道你也是不得已,但是什麼樣的主子值得你替她們背上黑鍋?”南宮翼聲音柔和了一些,又道:“這事,恐怕不是玉兒想的那麼簡單,你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那在宮外的奶奶,可就……”說到這里,南宮翼故意停了下來。

這……奶奶,可是,我承認了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一樣的下場嗎?奶奶,玉兒注定無法照顧您終老了……

看玉兒臉色微變,南宮翼又接著說:“要是玉兒能夠說出實情,朕保證不僅不追究你的責任,還賜你房田,讓你出宮照顧你年邁的奶奶……”可不要不識好歹啊……

“皇上說話算數?”真的嗎?自己真的可以出宮和奶奶團聚了?

“朕乃一國之君,自然說話算數!”

“謝皇上,奴婢……奴婢確實是奉了宣昭容的指令,將月亮草一事故意說給柳姑娘知道的!”一口氣說完,心里一陣輕松,就算不能出宮,起碼自己也不用一輩子活在自責里了……

滿意的笑笑,看向宣貴人,冷冷的道:“不知宣昭容還有何話可講!?”

宣昭容早已是面色鐵青,真沒想到玉兒這賤人那麼靠不住,開口卻很是冷靜:“皇上又怎麼能聽一個宮女的一面之詞呢?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重重的歎了口氣,南宮翼道:“朕一直想給你一個說出實情的機會,可是宣昭容卻不珍惜,如此看來,也不能怪朕無情了!把人帶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