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陰謀(4)


南宮憬抱著柳夢夢,剛走了沒幾步,就看見前方,無數火把晃動,接著聽到有人喊道:“這里有人,這里有人!”

火把馬上向這邊聚集,待拿火把的人看清楚,驚叫道:“是憬王爺!”

南宮翼忙走過來,卻是自己的皇弟正抱著那個丫頭,看了一眼丫頭狼狽的樣子,眉頭不由的緊皺,不悅的問道:“憬,你怎麼會在這里?”

現在哪是解釋那麼多的時候,南宮憬焦急的回答道:“皇兄,待回去我再跟你細說,夢夢她受傷了,先帶回去處理傷口要緊!”

夢夢?叫得這麼親熱?莫非他們早就認識了……?看了一眼躺在南宮憬懷里,睡得正香甜的柳夢夢,心里怒氣更深了一層,可是在看到她還流著血的胳膊時,心中一驚,儼然是一道劍傷……

強壓住心里的怒氣,長手一伸,將柳夢夢從南宮憬懷中抱了過來……

感覺到一陣晃動,慢慢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卻是那張熟悉的冰山臉,咦……他怎麼會在這?難道是來救我的?怎麼可能……他怎麼會來救我呢……是我出現幻覺了吧!

晃晃昏沉沉的腦袋,仔細一看。真的是他……天吶,這……怎麼會在他懷里?

感受到懷中人的掙紮,輕輕的將她放下。她果然是討厭自己的呢……可以安然的躺在憬的懷里,卻不願意在他身邊多待一秒嗎?看著柳夢夢因痛苦而皺著的小臉,為什麼會有心痛的感覺……

嗚……腳好痛,根本站不穩了,苦著臉,緊緊的抓著南宮翼的胳膊,小聲道:“我……我腳扭到了……”早知道就不要亂動了,真是的……帥哥抱著不好嗎?干嗎那麼大反映……

輕輕的皺起眉,又將柳夢夢打橫抱起,轉身時,還不忘對南宮憬說道:“憬,你還欠朕一個解釋!”說完,大步離開……

貼著南宮翼的胸口,心跳的好快,臉也燙得要命,這是怎麼了,要是讓別人看到了,不是丟死人了,左右看了一下,郁悶,那麼多人,只好將臉埋在南宮翼懷里,作鴕鳥狀,看不到我……都看不到我……

看著慢慢走遠的人群,突然覺的心里空空的,為什麼……明明是他先救的夢夢……嘴角扯起一絲苦笑,搖著頭,往山下走去……

房間內,太醫號完脈,轉身對恭敬的對南宮翼說道:“啟稟皇上,都是些皮外傷,好好修養幾日,就會好了!至于腳傷,要多休息幾天了,這幾天內,恐怕都不能下床走動了……”

“恩,知道了,下去吧!”太醫聞言後,向南宮翼鞠躬道:“微臣告退!”說完便走了出去。

南宮翼在床邊坐下,我突然想起個嚴重的問題,急忙問道:“我都還沒問太醫,我的臉傷嚴重不嚴重呢?不知道會不會留下傷疤!”這真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呢,要是毀容了,問題就嚴重了呢!……

輕輕的幫柳夢夢掖了掖被子,輕聲道:“放心吧,不會的,你好好休息就是了!”

“哦”松了口氣,居然他說沒事,肯定就沒事了,不知道為什麼要那麼信任他呢,可是自己也沒有找到月亮草……那他的病……想到這里,不僅又是一臉愁容……

“怎麼了?對了,你還沒告訴朕,你為什麼要去找月亮草?”這小丫頭,又是聽誰說的月亮草,就算知道,為什麼又要犯險去找呢?一肚子的疑問……

“我……我……”該怎麼開口呢?總不能說我是為了救他吧?那不是太……“我……就是……覺的好玩!”心虛的開口。自己都覺的沒有說服力呢!

“說實話!”冰冷的聲音響起,南宮翼又皺起了酷酷的眉毛,咽了咽口水,用極小的聲音說道:“我,我是聽說皇上得病,要月亮草才能治好呢!”

什麼?是誰傳出這種謠言來的?自己什麼時候得病了?這麼說她冒險去後山,居然是為了自己?她這麼做,是關心我嗎?心里突然覺的很複雜,卻又有一絲欣喜,想到柳夢夢胳膊上的劍傷,又皺起了眉,這根本就是一個陰謀……是誰想害她?

看著南宮翼越來越陰沉的臉,嗚……就知道不能說實話,正想著卻聽到一個讓我哭笑不得的答案。

“我沒病……你好好休息吧,我還有些事要辦!”說完,徑直的出了門,將房門輕輕關上。他得趕緊去查清真相,到底是誰要害她,自己一定要保護好她呢……

呃……什麼嘛?還以為他那麼溫柔的口氣是被她感動了呢,看來是出現幻覺了……不過他剛才跟我講話的時候,第一次用‘我’,沒有再說‘朕’了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