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月亮草


折騰了一天,好不容易到了晚上,還要站這看著某人看書……這叫什麼事啊?自己舒舒服服的跟那看書,苦了我們這些小丫鬟,還得站一邊守著。也不能吵鬧……好困……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李公公憋了半天,實在憋不住了,終于“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南宮翼不悅的抬頭,卻看李公公慌忙的看了底下的人一眼,低著頭偷笑,順著李公公的眼神看下去,某人頭上出現了櫻桃小丸子式的黑線……

只見柳夢夢,站那正打瞌睡,頭一直的點來點去,這樣也可以?不會摔到嗎?有那麼累嗎?居然站著也能睡著了?正想著……某人不負眾望,歪了一下,猛的驚醒……

我居然睡著了?看著李公公在那掩著嘴偷笑,真是丟臉啊……尷尬的笑笑,卻看見一張臭了不能再臭的臉,摸摸鼻子,完了……肯定被他看到了,嗚……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小聲道:“實在是太困了,對不起嘛!”聲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

“再說一次?”眯著細長的眼,威脅道。

干嘛那麼凶啊,還不是他自己有病,現在都那麼晚了,自己看書,還偏要叫人守著,真是不知道李公公是怎麼忍受這種人的臭脾氣的,越想越生氣,抬起頭來大聲叫道:“我就是太累了嘛!不可以啊?”生氣的瞪著南宮翼,臭流氓,有什麼了不起的吖。我一整天都是低聲下氣的了,還要怎麼樣嘛?就想挑戰我的耐性……

“你好象特別喜歡頂嘴?”終于忍不住了?看她一天都忍氣吞聲的,還真是不習慣呢,現在看來,才是正常人嘛……

“不公平的事情當然要反駁了?你都把人當玩偶看嗎?”就算是皇帝也不能這樣吧?一點都不關心下屬,這叫變相虐待!

“噢?你真的這麼累了?我還沒睡,你就去睡了,你的意思是這就很公平了?”怎麼會為了這種小事跟她講理啊,看了一眼旁邊的李公公,一臉驚奇的站在旁邊,嘴巴張的都可以塞個雞蛋了。揮揮手道:“小李子,你先下去吧!”

“是!”慢慢的退著走了出去,關上門,這是我們皇上嗎?今天怎麼好象話特別多一樣,臉上還老是掛著笑,要知道,要看到皇上笑,是多不容易的事啊,一般都只有跟太後在一起,才會笑呢……

也是哦,他都沒睡,我們怎麼能先睡呢,這……不管了:“哼,誰要聽你狡辯啦,我才不在這里當傻瓜呢,先走了,拜拜!”調皮的笑了笑,沖南宮翼揮揮手,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門,“砰”的一聲關上門,笑著拍拍手,哈哈,跟我講理?不懂什麼叫講不過就跑嗎?

再也忍不住嘴角上揚的幅度,這小女子,就是能那麼容易就讓他變的輕松……

終于可以安安心心的睡覺啦,“咚咚……”剛躺上床,就傳來敲門聲,真是煩啊,“誰啊?”邊說邊走去,把門打開。忘了說明,自從升了官,房間也就成了單人居住了呢,哈……還不錯!

門口站著宮女玉兒,疑惑的問:“玉兒,那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玉兒不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夢姐姐,我想跟你聊會天,我睡不著!”說著徑直走進房。

真是……那麼晚了有什麼好聊的啊,我怎麼就那麼命苦啊!嘴上卻說:“有什麼事就說吧!”

“是這樣的……”玉兒一臉神秘的將臉湊過來,故意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月亮草啊?”

“月亮草?沒有啊,什麼東西?”我疑惑的問道,誰知剛一開口就被玉兒慌忙的堵上嘴:“噓……姐姐你可小聲點,讓別人聽到不好!”

什麼東西啊?那麼神秘?突然有了一點點興趣,玉兒看我不說話了,又接著說:“我剛才聽宮里年老的宮女說,在這皇宮後山,有一種很神奇的草,叫月亮草,這種草包治百病哦!”

“那又怎麼樣啊?”不懂,那跟我有什麼關系,我又沒病,玉兒又小心的看了看四周,朝我耳朵湊了過來:“聽說皇上有一種病,必須要月亮草才能治好!”

什麼?有病?不像啊,看他能吃能喝能睡,還能發脾氣,怎麼看也不像有病啊!?見我不說話,玉兒又道:“聽說皇上的病,是一種體寒症,偶爾才會發作一次,但是發作的時候會很痛苦哦,禦醫們都束手無策,就說要月亮草才能治好呢!”

世上還有這種病?”那什麼月亮草不就是在後山嗎?找人去采就好了吖!”這有什麼的呢?干嘛那麼神秘啊?

“采不到的,傳說這種月亮草,是在有月亮的晚上才會微微發光,要有緣人才能看見,皇上開始也派人去找了,可是都無功而返,後來也就沒去過了。”玉兒說完,很神秘的沖我笑笑:“夢姐姐,要是能找到這月亮草,可就是皇上的救命恩人了。”

我才不管什麼恩人不恩人呢,可是他怎麼會有病呢,真可惜,長那麼帥,什麼鬼寒症啊?難怪整天老是擺張冰山臉凍人。

“夢姐姐,皇上的病說不定也撐不了多久了哦,要是想發達的話,可要趁早哦!”玉兒說完這句話,就出了屋…………